生活風格 起點站

「享受每個破壞與創造的樂趣」- 與 SBTG 主理 Mark Ong 的起點對談

獨到的創作思維在此一拳公開

6 月 9 日於華山傳 Legacy 音樂展演空間所舉辦,台灣首場 House Of Vans Tour 活動,在當時集結 P!SCO、TRASH、9m88 與 Leo 王精彩的音樂演出,以及 CityMarx 代表傅星翰、球鞋插畫家 Hazzy Boom、當代藝術家 COLASA、台灣最後一間鑄字行 – 日星鑄字行,與貫徹南加州騎士手繪文化 – AIR RUNNER 多面向的藝術呈現,超過上千人次的參與嗨翻了華山的夜晚,成為 2017 上半年度具代表性的文化活動。而 HOV 活動的另一場焦點,莫過於曾與塗鴉藝術家 Dave White 及 Methamphibian,在 2007 年造訪台灣參與 SNEAKER PIMPS ASIA TOUR ,與擔任 2010 年 DC X ROYALEFAM 繪畫藝術大賽嘉賓,世界知名鞋履客製單位 SBTG (Sabotage),睽違多年再次抵台參加公開活動,透過 Vans 的邀請,將位在新加坡的 SBTG 公房完整移植至 HOV 會場,並帶領品牌、媒體、藝人與 Fashion Icon 等與會嘉賓,實際進行鞋履的改裝體驗,成為 House Of Vans Tour 台北站最耀眼的一個註腳。藉此難得的機會,起點編輯部特別與 SBTG 主理人 Mark Ong 與 Sue-Anne Lim 夫婦進行交流,更多關於 Mark 的創作思維,也在此一一浮現。

ABOUT SABOTAGE (SBTG)

1979 年出生的 Mark Ong,受到 80 年代文化的影響甚深,年輕時曾於新加坡知名的 Temasek Polytechnic(淡馬錫理工學院)研習視覺傳達,而後在部隊服役的過程,建立對各式軍事元素的喜愛,當中亦包括受專精於各式迷彩的英國品牌 Maharishi 其影響,奠定日後的設計根基。

2003 年由 Mark Ong 與 Sue-Anne Lim 夫婦成立的新加坡藝術創作單位 Sabotage(SBTG),起開啟球鞋手繪與二次改造的創作生涯。2006 年與 Nike Dunk Low SB 的一場聯乘,不僅掀起了 CUSTOM SNEAKERS 的熱潮,也讓過去這種非官方公認的改造鞋履,可以被官方承認並與之合作,受到全球鞋履愛好者熱烈的歡迎。有別於一般手繪的高完程度、專業性與藝術感,吸引了眾多國際一線品牌,與 SBTG 推出聯乘作品。SBTG 的作品圍繞著 80 年代的搖滾、龐克、滑板、軍事與 B 級恐怖片等元素,近年更追本溯源加入 60 年代胡士托的嬉皮型格,流露出獨一無二的視覺感,讓 SBTG 至今仍活躍於國際鞋壇。追求獨立的視覺藝術,努力並崇尚自由創作,現已三人組進行的 Sabotage (SBTG),已成為當代最為成功的 Custom 藝術單位。

近期有無感到驚喜或有趣的事。

Mark:近期我們參加了在東京 GREENROOM FESTIVAL 音樂祭中舉辦的 “House Of Vans” 活動,也是我們第一次與 Steve Caballero、Tony Alva、Eric Dressen 這些傳奇人物見面。其實自己從來沒有想像過會跟他們有見面的一天,當天看到了這些在心目中超過三十年的偶像真的是個很棒的經驗。我們都是代表 Vans 出席活動,他們代表 Vans 進行參訪,我們負責主持 Vans Workshop。

參與 House Of Vans 活動至今,有無感到印象深刻的部分。

Mark:台灣是我們參與 House Of Vans 活動,繼新加坡與日本的第三站。我覺得參與 Vans 的活動是相當與眾不同的經驗,在活動現場時,大家氣氛就像一家人一樣。所以巡迴期間感覺一點也不像在工作,反而像到處見老朋友般的親切。印象最深的部分當然還是與 Steve Caballero 見面,能夠跟他們玩在一起簡直就跟做夢一樣。

SU:我覺得可以見證 House of Vans 在新加坡,日本,台灣的處女秀是一個很酷的經驗。

SBTG 與 Royalfam 兩者之間的差異為何。

Mark:Royalfam 原本是個成立於台灣的的公司名稱,主要是進行服飾的製造。後來我們發現很多人都對於我們的品牌名稱感到困惑,所以我們最終就決定捨棄 Royalfam,現在只使用 SBTG (Sabotage) 這個名稱了。

成為藝術家的起點,取名 Sabotage 的原因為何。

Mark:以前當我還在設計學校的時候,平面設計這堂課,老師要求我們必須想一個自己的品牌名稱來做為練習。一直到畢業以後我都一直使用 Sabotage 這個名子,之後贏了比賽,Atmos 直接跟我訂了 72 雙鞋,當時也沒有機會改名,就一直沿用到現在了。(笑)

Sue:Sabotage 的感覺就像是去藉由「破壞」的過程,讓他變得獨一無二。

Mark:就像是「hey your shoes have been sabotaged. 」,你的鞋子被非法入侵了。

Mark 之前其實有回去做一些 art 的創作,現在又回來做 customizing,過程中有什麼心情上的變化。

Mark:事實上我們在做《Acoustic Anarchy》這系列展覽的時候,當時我們有看見一個集龐克與驚悚風格於一身的電影海報,那個影像給了我許多靈感,但是礙於球鞋的體積我一直無法把它表達出來。於是我們發現我們因該要停下手上的工作,找時間把這些靈感表達在其他體積較大的素材上,表達出來後再從這些創作上擷取靈感並且再重新應用到鞋子上。

說到這想請問 Mark,Vans 對你的意義為何。

Mark:Vans 與其他品牌相比,更像一塊畫布可以讓我們盡情發揮。甚至當 Steve Caballero 拿起剪刀把 Full Cab 剪成 Half Cab,那樣的衝擊其實某程度成為我進行鞋履改造的繆思,我覺得 Vans 可以吸收更多圖案跟概念,還有其他我從來沒有使用過的元素。鞋型而言 Sk8-Hi 與 Old Skool 是經常進行創作的媒材,不過我最喜愛的還是 Authentic,因為他是相當具歷史性的代表鞋款。

不論是 art 的部分,或是 customize 的部分,這些創作的能量是從哪裡獲得呢。

Mark:我覺得我們的能量來自於我們想要成為"獨立的個體"這樣的精神。我們一直在質疑市面上面的商品,並且覺得"我們因該要表達我們自己對於這些東西的看法",因此我們都有去 DIY 手邊任何東西的習慣,這就是我們進行創作的能量。

提到「Sabotage」,自然不能忽略收錄於 1994 年《Ill Communication》專輯,由美國著名 Hip Hop 組合 Beastie Boys (野獸男孩)演唱的單曲。這支帶有當時警匪風格的 PV,曾在 1994 年入圍五項 MTV 音樂綠影帶大獎,2009 年〈Sabotage〉則被 MTV 音樂綠影帶大獎選為「最佳遺珠之憾」得獎 MV 之一。值得一提的是野獸男孩的前身,為 1979 年組成的 Hardcore Punk 樂團《The Young Aborigines》,而 Mark 對於 Beastie Boys 的喜愛,有些影片中也會剪入〈Sabotage〉歌曲片段。

過去對於鞋款客製的概念,可以追溯至 Nike 與 Vans 等網站的 iD 服務,甚至更高端的 NikeLab Bespoke iD,提供更頂級的客製化服務。但這些固定的選項總是會讓人想有多一點變化的可能,這樣的需求也形塑了 Custom 文化的誕生。在 SBTG 之前,韓裔設計師 Methamphibian 開創了客製鞋款的先河,不過 2006 年,SBTG 與 Nike 聯乘的 Nike Dunk Low SB “SBTG”,被譽為非官方製作打入主流的最佳範例,不僅讓世界認識了鞋屢的客製文化,也讓 SBTG 成為至今最成功的藝術單位。

2010 年由台灣設計師 Rob 成立的 Hollywood Heartbreaker,以破壞,髒污舊化,改裝拉鏈,金屬铆釘等工序親手改造,讓球鞋呈現與眾不同的風貌,其匠心獨具,在 2011 年受到曾與 NIKE、New balance、Reebok、Puma 等品牌合作的 SBTG 肯定,並受邀加入旗下 Curated Artist project,作品在 SBTG 官網販售;爾後與陳冠希旗下品牌 CLOT 合作,重新改造 NIKE CLOT Tennis Classic AC TZ,以及和 Jumper 聯乘的 AIR JORDAN P- 45,皆以優秀的成績奠定其品牌地位。近年 Hollywood Heartbreaker 也以具獨特視野的 Urban Aesthetic 服飾,持續其原創的設計。

自 SBTG 最初的創作開始,帶有龐克性格的「Acoustic Anarchy」系列成為 SBTG 發想的核心基礎,2012 年透過新加坡單位 FLABSLAB 展出其系列的相關平面與立體作品,開創了 SBTG 在鞋履創作外的美學因子;2013 年於法國 Galerie Steph 進行的「Acoustic Anarchy Redux」個展,Mark 進一步向世界展示了其吸收歷史與次文化的豐厚底蘊,也因此吸引了更多單位與之合作,開創另一波鞋履、服飾結合藝術創作的熱潮。

Mark 在服裝上面也有做很多的創作,有什麼品牌或設計師是有在注意的嗎。

Mark:許多來自日本的品牌都給予我靈感,它們總讓我覺得 “哇,原來還有這麼多可以表達的方法啊”,所以我在吸收這些靈感之後我會再加上我自己的風格到我的衣服上。加上現在我們團隊多了像我老婆 Sue,還有 Corey 這些幫手,我有更多時間可以去動手客製服飾了,他們現在都負責大部分的手繪,而我則是負責大部分的設計發想。

對於同樣進行 customizing work 的單位,有誰讓 Mark 特別注意的。

Mark:Hollywood Heartbreaker 我們在過去就建立相當深受的情誼,儘管 Rob 喜愛原創設計的本質轉移到服裝設計上,還是會關心他的近況;另外有一個我們常常提起的朋友,我記得他是跟我們來自同一個時代的。這個設計師叫做 Sekure D,來自澳洲,他是一個非常有才華,技術的藝術家。我們通常都會交換一些情報跟技巧。至於新世代的客製玩家的話,我們還沒有注意到任何人。

一天之中如何安排跟分配創作的時間?

Su:我們早上的時候會先開生產會議,把我們的應辦事項一一列出來,並且把工作分配給我們的成員。我跟 Corey 是負責手作繪製,Mark 則是構思設計與未來的走向。

Mark:現在我常常塗鴉,我想也許從一個角色上面的創造,可以把它延伸到服飾以及其他物品上面。這很好玩,我覺得我好像回到學校上課發呆時的感覺一樣。

會有什麼想要進行創作,但尚未實行的物件呢。

Mark:近年除了鞋子外,包括 Marshall 音箱、TIMEX 手錶或 Happy Socks 襪子都有合作的經驗,真要說的話我滿想嘗試傢俱的。我們在家裡的沙發被飼養的兩隻貓給抓爆了,我曾用補丁的方式進行縫補,但還是被抓到填充物跑出來(笑)。我覺得那就像是一塊有互動性的藝術品一樣,當下看到沙發的慘樣就開始幻想上面有補丁的樣子,而且也很有故事性,如果有機會我滿樂意進行傢俱類的創作。

過去我們受到街頭文化影響甚深,現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總是令我們感到困惑。有哪些話是你們想要分享給現在的年輕人的?如何找到新的習慣?怎樣才能做自己?

Mark:我們是成長於次文化崛起的時代,現在則是流行文化的時代。就像流行歌曲一樣,你可能喜歡一首歌但是沒有辦法跟它有共鳴。但是當你聽一些獨立音樂的時候,有些歌詞是可以深入你心的。我總是喜歡對年輕一輩說:「嘿,你們現在覺得很新穎的東西,其實是來自那個年代的東西,當時發生了這些事情所以才產生了這些設計。」 我總是試著跟別人訴說歷史的重要性,歷史是一切,你現在身上穿的東西都是過去連環效應下的產物,所以先去了解歷史吧,你會從中發現更多有趣的部分。

什麼時候發現已經成為歷史上一個重要的角色了?

Mark:我一直都知道啊。(笑)歷史上的重要性是一回事,但是在新加坡這個沒有太多自己文化的國家裡生活,能夠成為藝術歷史的一部分,是我在很久以前就可以預見的事。居住在新加坡的人,大部分都在跟隨潮流,未來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但是總會有一群熱於鑽研的角色,了解歷史並且忙著做他們自己的事。這也是我為什麼選擇將根留在新加坡這個我成長的地方,我希望在這裡繼續創造歷史。

用一句話形容 Vans,Mark 的選擇是。

Mark:DESTROY AND CREATE。

能夠與世界級的大師對談,對於起點編輯部來說是一次難能可貴的經驗。Mark 所率領的 SBTG(Sabotage),對於成長時所經歷文化與歷史的專注及熱情,將其化為每一件創作與改裝作品的元素與筆觸,並基於對土地的認同,深耕新加坡的美學與流行文化,也正因為對歷史的了解,才能從中挖掘更多值得玩味的故事。在許多朋友投入創作的當代,編輯部也在此分享過去 USUGROW 與 NOZAKA 提供的心得:除了行動力,敢接受失敗的勇氣,加上本回 Mark 所建議,帶著熱情進行歷史與文化的多方暸解,這三項新準則,相信可以提供讀者朋友新的思考方向,也期待下一次 SBTG 的造訪,能再次帶給大家感官與思維的多方衝擊。

「享受每個破壞與創造的樂趣」- 與 SBTG 主理 Mark Ong 的起點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