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實、親切與感動 – 與濱田英明的起點對談

平實、親切與感動

— 與攝影師濱田英明的起點對談

 

 

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遠也不會知道你將拿到什麼,因孩子出生的一個決定,讓一位網頁設計師踏上全新的旅程,五月天、田馥甄、桂綸鎂、盧廣仲,小松菜奈等巨星,都曾出現在他的鏡頭之下,被其營造的獨特氛圍所打動;溫暖、繽紛且明亮的風格下,蘊藏著每個等待人細心挖掘的故事,如此的風格成為許多新一代攝影愛好者的繆思,甚至,出現了所謂「濱田風格」的拍攝討論,這位當代受到注目的攝影師 – 濱田英明,正是本回編輯部與其對談的起點人物。

日本寵物生活品牌 free stitch,自 2002 年起以簡潔具高質感的設計,建立飼主與寵物間的橋樑,提供充滿愛與美好的生活提案。2014 年起,free stitch 與濱田英明合作名為「ONE DAY」的攝影企劃,在「LIFE WITH A DOG」的概念下,長達三年時間的持續記錄,多達 26 組家庭,透過日本攝影師濱田英明的鏡頭,溫柔的傳達出人與毛小孩間生活的愛與美好,也堅定訴說著「家人」間的羈絆;為此企劃而感動的小器藝廊,特別於台灣舉辦第一次 ONE DAY 攝影展,近 20 件攝影作品與 free stitch 週邊,並邀請濱田先生來台舉行講座,為入秋的台北,注入一道暖心的旭陽。

ABOUT Hideaki Hamada

Photo credit: Shingo Mitsui

1977 年出生於兵庫縣淡路島。現居大阪的濱田英明,當初於晴れときどき部落格記錄兩位兒子的成長,於網路間造成熱烈迴響,35 歲時從設計師轉職成為全職攝影師,2012 年起以《赤子》(Haru and Mina)以及《大誌雜誌》(The Big Issue)系列作品發跡,目前廣泛活動於美國《KINFOLK》、荷蘭《FRAME》等雜誌,並於日本展開廣告、雜誌等相關拍攝。作品部分目前有《Haru and Mina/Hideaki Hamada’s Family Album》 (台灣 2012)、《ハルとミナ》(Libro Arte 雜誌 2014)、《ひろがるうみ 海遊館のほん》(二見書房 2016)、《ONE DAY》(free stitch 2017)。

最近其實有一件事情讓我感到相當興奮

我是出生在淡路島這個小島,而現在是住在大阪這個關西主要的城市,因為工作的關係常常去東京,所以如果是為了工作方便我應該是要住在東京,東京許多工作上的夥伴也問我怎麼不乾脆搬到東京,但其實我很想回到我的故鄉,然後我找了很久,最近在淡路島上找到一間我很心動的獨棟洋房。除了面向海,要進入房子的路口有點像會被吸進去的感覺,縱使過去不是算方便,但一次居住至少會是一週,又可以讓我得到完全的放鬆,很想把它直接買下來,這件事是讓我最近最興奮的事。

Photo credit: Shingo Mitsui

成為攝影師的起點,主要是因為他們的誕生。

高中的時候我聽了許多西洋流行音樂,就覺得大學可以念外文,當進入関西大学文学部英語英文学科時,發現進去後學的是莎士比亞這些文學,跟當初想的完全不一樣,因此不太去上課,學生時期都在玩樂團,在那時也發現自己是屬於喜歡發布一些訊息讓人知道的個性,藉著音樂傳達我的想法讓大家知道。出社會後我發現就算對於音樂再喜愛,我終究沒辦法靠它吃飯,那時是一邊在設計公司工作一邊玩團(Songbird 樂團),後來慢慢放棄了玩團,在設計公司做到了 35 歲,真正讓我很想拍照的契機我想是因為我們家小朋友晴(Haru)與皆(Mina)的出生,要拍小朋友的照片,講真的父母要拍自己的小朋友不用任何理由,我很自然的拍,放到網路上分享,結果出現遠超過預期的迴響,慢慢的這些回想也化為具體工作上的邀約,甚至台灣方面詢問要不要出攝影集,辦展或工作等,因爲同時在設計公司工作其實有點心力交瘁,最後在抉擇下,決定專心走攝影這條道路,所以真的是拜小朋友出生所賜,才有現在身為攝影師的我。

Photo credit: Shingo Mitsui

台灣真的有將我拍的作品稱之為「濱田風格」?

真的有人這樣講嗎?如果真的有所謂的「濱田風格」,那絕對不是我自己說的,可能是看到我作品的人,大家這樣去歸類,要問我什麼是濱田風格,我並沒有辦法具體的解釋。多數人可能是從顏色或 tone 調去識別,但對我而言,顏色或 tone 調是可以隨時改變的,我覺得我的風格是在我內在思考的方式以及我怎麼去面對我要拍攝的主題。

「其實對於自己身為一個觀賞者而言,我覺得濱田先生作品最大的魅力是,讓每一張照片不是只有照片那樣看得出美,而是能感覺到每一張照片好像要告訴我些什麼的感覺。」採訪中編輯試著將一直以來欣賞作品的感覺分享給濱田先生。

「我很高興你會這樣想,每一張作品裡確實都隱藏著我想要傳達的訊息。」濱田先生表示:「但大多人提起濱田風格時,可能著重在拍攝的外貌,這個部分其實是比較可惜的,我希望我的照片可以表達,讓更多的人不分種族、出身背景,但能夠有共通的記憶,激發共鳴,這是我希望大家看了我的作品可以有的感覺,作品的美是必要的,但我不希望人家看過就過去了,所以更進一步說明,我希望我的作品在美之外,可以變成觀者去反思自己內在的開關,可以讓大家思考更多不一樣的想法。」

濱田先生也在採訪中舉了一個例子:「我拍家人與孩子的照片,並不是要讓人家有我的小孩很可愛吧這樣的感覺,而是希望看的人可以回憶起自己的童年時代,或小時候值得記憶的生活片段,這才是我希望喚起觀者的感覺。」或許這種概念,用禪意中見山不是山的意境,更能一言以敝之濱田先生的獨特之處。

對我來說並沒有底片與數位孰優孰劣的問題

在工作上,大概有八成其實我是使用數位相機的。我會按照我的工作內容、當下狀況與條件等等,去選擇用底片或數位拍攝。像 ONE DAY 企劃一開始是在網路上發表,一組至少就要 50 張照片,按照這樣的規格,如果使用底片機會是非常傷本的,再加上需配合飼主可以訪問的時間,有很多第一次拜訪的地方拍攝,在這些外在限制下,又需要高數量的產出,時間與光線不一定能依自己所需掌控,這部分我們後來就是選擇數位拍攝。數位部分目前使用機種的爲 CANON EOS 5D MARK IV 。

Pentax 67II 這款自 1999 年推出,於 2009 年停產的中片幅相機,除不遜於德國工藝的 Takuma 鏡頭,操作簡易外也擁有柔和的散景,縱使只能裝十張底片,因重量有「坦克車」的別名,仍獲得許多愛好者的青睞。也因為過去濱田先生在攝影的摸索期,發現自身喜愛的作品皆來自 Pentax 67,這段緣分也牽動了他使用 Pentax 67II 作為底片拍攝的夥伴。「每按下一次快門都讓我感到相當珍惜,甚至我還記得每個使用底片機拍攝的當下。」濱田先生如此表示著。

這當中我們請問了對於濱田先生底片機的魅力為何,濱田先生表示:「底片機有很多地方都需要嚴密的控制,但很多是控制不了的,數位相機多半不會超出我的設定,其實就是多拍一點,然後上電腦可以選,再花很長的時間去調整顏色,但這些底片不行。就像是如果我們用數位拍攝,可能眼前已經有一個明確的目標,所以我盡可能到達那個目的地,甚至可以進行多方調整,到越接近我的理想越好,但底片一直到沖洗出來前,並不知道拍出來的結果如何,這不是完全可以靠自己的意識去完成的,但也因此底片拍攝給了我很大的期待,有時會給我預期外的驚喜,這部分應該是最大的魅力。」

Photo credit: xiaoqi +g

我想「ONE DAY」企劃帶給我最大的感觸是

為什麼會有三年這個時間,應該是說 ONE DAY 企劃一開始,就沒有決定要多長時間拍攝完成,拍著拍著拍了三年,雖然暫時告一段落,但也沒有說不會再拍。很感謝提出企劃的 free stitch 寵物用品公司給我如此的彈性,因為他們的支持,讓我可以這樣一直拍下去花了三年。

三年時間,我拍了 27 組相片,我想帶給我最大的感觸就是,要養寵物這件事情,需要下多大的決心,與多強的覺悟。其實三年之中,就有三組的狗狗過世,有因為意外,或者老死,打從一開始你要跟一個生物一起過日子,你知道因為歲數的差異,他一定會早離開自己,要抱著這樣的覺悟去和他們生活,對我來說真的要下一個很大的決心,也更讓我重新思考,所謂的時間與家人的看法,在與這些家庭的互動之中,有了全新的省思。

原刊載自大誌雜誌 No.46 期專題〔部落。日常〕
攝影作品提供—濱田英明 Hideaki Hamadai
設計—聶永真 Aaron Nieh

對於台灣印象最深的工作經驗 我抱持著許多感謝

包括五月天《自傳 History of Tomorrow》專輯、大誌封面中具空氣感的 Hebe 田馥甄、《SOUP》雜誌那清新中帶點神秘的 Nana 小松菜奈,亦或 HereNow 特輯那帶領我們領略大稻埕另面美感的姚愛寗,很好奇在台灣的工作經驗中,最讓濱田先生印象深刻的是哪個部分。

「印象最深刻其實不是與明星或歌手,而是與大誌(Big Issue)的合作,當時我們在東海岸花東進行拍攝,當時為了拍攝原住民花了一個禮拜,一方面我是島上長大的人,東海岸與西岸是完全不同的景觀,某種程度海濱的感覺有點讓我回想我的故鄉淡路島,當我站在東海岸望著太平洋,感覺水平線再過去就是日本了,拍攝起來也更有感觸;而當時於深山拍攝的照片,後來被蔡英文總統於選舉時使用,拍的時候是 2013 年,到選舉時使用其實有一段時間,但自己在台灣拍攝一系列原住民照片時,從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的照片會被總統候選人使用,而且使用的人後來成為台灣的總統,對於台灣許多事情我是非常感謝的;台南我滿喜歡的,而我最有感覺的地方是高雄,這裡是我來到台灣第一次去的地方,我在 35 歲以前並沒有出過國,這是我第一次為了拍攝而出國到達的地方,所以高雄對我來說,是有一分特殊情感的。」

Photo credit: Shingo Mitsui

從過去靜靜欣賞濱田先生的作品,到有機會面對面與其對談,更進一步認識濱田先生的攝影理念,同時也為自己帶來更多層面的省思。濱田先生曾分享一個讓自身相當有感觸的話:「在這個情報這麼多,瞬息萬變的時代,我所拍的作品也身處在這些洪流之中,可能很快就會被掩沒,但對我來說,我想要表達的日常生活,並不是很新奇很稀有的,這些藏在你我之間的細節,如果能夠讓觀賞者發現,進而獲得感動,這種感覺,值得我花一輩子努力做這份工作,也是我最大的使命感。」溫暖之中帶著堅定的熱情,並渲染至每一張濱田先生的作品中,不單只是大家所認知的色調、色溫,更蘊含著每分獨到的思維。也期望這篇對談的分享,能讓讀者朋友在欣賞小器藝廊「ONE DAY」攝影展時,有不一樣的火花產生。

ONE DAY  LIFE WITH A DOG

地點:小器藝廊(+g)
時間:9/2(六)~9/17(日)  週一~週日:12:00~20:00
地點:台北市赤峰街 17 巷 4 號
電話:02-25599260

You might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