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風格 起點站

暫別城囂,到北海秘境重拾生活與人的溫度 — PAPA 在三芝

當你想念家人和生活,來這裡吧!

A GIFT FROM BELOVED PAPA

— papa at Sanchih

暫別城囂,到北海秘境重拾生活與人的溫度

都市中的美髮屋走入山間的溫室咖啡屋,將主理人兆民引入三芝郊區,放下20年來週週滿檔預約的理由,算是一段相當溫馨卻也令人深深發省的家庭故事。訪談當天,我們坐在溫室的木門邊,陽光和煦地灑落在兆民哥的笑容上,回憶著兩年前為父親打造這片工作空間期間的互動,兩人眼角的淚珠還一度禁不住午後高溫而在臉上化開。

是民宿、溫室、咖啡廳、美髮廳、木工工作室,也是離世父親留下的禮物,這由兆民花上整整兩年,一草一木、一磚一瓦親手構築的空間,算是他人生的新起點,而對所有跋山涉海,也要預約到此喝杯咖啡和剪髮的人來說,更是遠離城囂、尋找思親共鳴的最佳秘境。

專屬爸爸的秘境

來到 PAPA 在三芝的門口,副店長「小心」就靜靜坐在白色小柵門後頭等候,在四周一片油綠矮叢的襯托下,毛色薑黃的小心和佇立在一旁的木製告示牌顯得特別亮眼,「預約制、沒預約不要進來、#溫室、#剪髮、#工作室」木牌上的白漆寫著這幾個大字。除了這低矮的柵門入口,綠叢後方就沒有任何高牆或遮蔽物,樹枝後還若隱若現地露出一座溫室屋頂。若路過此處,又沒有仔細注意到這低調的告示牌,一不小心就會錯過。

跟著小心的步伐踏上石梯,主理人兆民就站在一幢灰黑色的宅邸門口,帶著親切的笑容與我們招手。趁著住房客人還未 check in 前,兆民先帶我們參觀這身兼民宿和美髮工作室的空間,「這棟是前地主留下來的,購地後有稍微裝修,原本單純是要拿來當作爸爸的木作工作室。後來家人來這裡玩的時候,都會順便要我幫他們剪頭髮,就想乾脆整理出一個比較完善的空間。這兩年比較多時間待在三芝,以前台北的常客也偶爾會想到這裡找我理髮,但一般到這裡喝咖啡或住宿的客人臨時想剪,我都還是會說要另外預約。」面對編輯臨時興起的剪髮提議,他帶著微笑回應。

漫步走向隱身在花園綠地旁的貨櫃溫室,眼前的景色讓人不禁驚呼;陽光通過佈滿天花板的綠藤和溫暖的木窗,大片灑落於石子地上,搭配仿舊的鐵件、木桌椅、還有兆民哥親手打造的大型的木製吧台,完美貫穿窗外的景色,雖然沒有一般咖啡廳強烈的空調,此時搭配微微吹拂的自然風卻是最佳享受。

兩年多前父親離世,兆民花了一年半的時間將原本的農舍重整為民宿,並延伸了理髮空間,而這間貨櫃咖啡廳,除了水電和屋頂的溫室,大部分的結構和裝潢設計,皆由兆民與和幾位朋友一磚一瓦搭建而成,「 長桌旁那張扶手椅,我陸陸續續花了一年才完成。爸爸走後,我就這樣在這裡待了兩年,慢慢地把這裡搭建起來。」

在三芝開始人生的新起點

生活重心移至此後,原本在平溪老家的民宿也交由朋友經營,台北市區開業多年的髮廊和咖啡廳,也交由別人打理,兆民說一方面也是想減少工作量,多些時間旅行、陪陪家人,又怕這裡的工作讓自己分身乏術,所以目前也只開放週四和週六接待提前預約的客人,就看自己的行程與步調安排,沒有設立招牌,也沒有固定的營運時間。

至於問到為何店名是叫「 PAPA 」在三芝,兆民則笑回:「我英文不好,單純覺得 PAPA 講起來不會這麼直接。我提供的明信片背後也是寫著 PAPA I LOVE YOU,就像一般台灣人會比較不好意思直接說『我愛你』,而 PAPA 聽起來好像就沒這麼彆扭。」

從馬不停蹄的髮型設計工作,到三芝蓋溫室、泡咖啡,人生有如此大的轉折點,最初是因為八年前祖母過世,深刻感受到人生無常,兆民開始重新省視失衡已久的事業和家庭生活,他決定放下部分工作,和父親找個能一起做做木工、好好生活的世外桃源,而選擇買在依山傍海的三芝,就是為了方便讓爸爸去海邊採集漂流木。

沒有花俏的菜單,這裡僅提供兆民的手沖咖啡,並不定期更換的甜點、手工餅乾。採訪當天,兆民還特地為我們打了一杯薄荷檸檬汁,他說平常和爸爸做完木作,兩人也會一起打杯果汁、沖杯咖啡,邊喝邊聊天。

「 小時候父親當礦工,家境並不優渥,一家子就在五、六坪大的平溪老房裡,搬到台北後爸爸就到傢俱工廠上班。知道當工人很辛苦,出社會後就一直努力賺錢,希望給家人好的生活。22 歲正式當上髮型師,十多年來就一直把工作擺在第一位,等到自己有能力讓父親安心退休,也意識到該多播時間陪伴家人時,爸爸在三年前就突然因急性白血病和心臟腫瘤住院。其實五年多前就先把這裡買下了,但整理進度很緩慢,直至 2014 年才把爸爸的工作室裝修好,想不到沒多久他就不敵病魔離世,本來還幫他換了一台新車,也只好忍痛退了。」

憶起在醫院陪伴父親長達一年半的過程,還有那些躺在工具房的木工器材最終沒來得及讓父親使用,兆民的心中仍感到遺憾。

為了留住與父親一起做木工的回憶,兆民在民宿和溫室裡放了許多父親留下的作品,結合母親種植的綠色植栽,成了溫室和民宿裡最療癒人心的擺設。

父親留下最珍貴的禮物

「 這裡原本要是送爸爸的禮物,他走了後,成了爸爸給我的禮物。我想就算他晚十年走,我一定還是會很惋惜,畢竟子女對父母,永遠都會覺得自己做得不夠。」環顧每件勾起父子回憶的木工作品,字句裡載滿了無盡的思念。

除了將對父親的想念轉化為打造 PAPA 在三芝的動力,兆民也在溫室咖啡廳的一角,提供多款自製明信片,讓客人能在此寫下想對父親說的話,「 每當幫客人檢查郵票時瞥見一些暖心的字句,都會特別感動,我相信爸爸看到這些明信片,一定也會非常開心。」

目前,他也正著手準備設計五十款明信片,預計每款要印到五百張,除了放在民宿、咖啡廳,也打算將他的金旺化為行動郵寄車,期望能讓更多人透過這些寫有思念話語的明信片,及時對家人表達愛。

” 這裡原本要是送爸爸的禮物,

  他走了後,成了爸爸給我的禮物。”

找回生活和自我

除了為了父親決心放下庸碌的工作,邁向嶄新的慢生活,兆民更想從20年來服務業以客為尊的習性中尋回自己,堅持有預約才接待,並嚴格掌控來客量和時段,「 因服務業養成的個性,自然會對客人多包容一些,所以剛開業的時候,偶爾還是會讓路過的人進來參觀,也會有人進來聽到喝咖啡要預約,就露出不悅。後來認真想想,以前捨去了很多東西,就為了賺一點錢,要現實一點的話,我倒不如直接回去全職做美髮。但我現在想學著不去勉強自己,並多花點時間專注在生活和自己想做的事情上。」

兆民說,以前開店要養員工,一定得算得很精,但他現在不想把盈利擺在第一位,目前 PAPA 在三芝有營運的日子,就只開放早上十一點到下午四點,且每組客人到店的時間都會分段安排,就是自己希望能周全照顧到每位遠道而來的客人,提供最好的環境和品質。

「 哪天我走了,你想我,就來海邊看看我。」心繫著父子之間的約定,如今他安身於這緊鄰大海的溫室之中,隨時能遙望遠方思念父親,同時向來到這裡的客人,分享著這份親情的可貴與溫暖。

暫別城囂,到北海秘境重拾生活與人的溫度 — PAPA 在三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