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風格 起點站

起點獨家專訪 海盜團的結盟 Jesse 和 Monte 結識到合作完整揭露

讓 Jesse 與 Monte 親自告訴各位,他們兩位的結識經過,以及深入了解這次合作的背後故事。

以街頭次文化與音樂元素衝擊本地服裝的 Slightly Numb,從 2010 創立至今不斷地將主理人們熱愛的音樂元素灌注其中,從嬉皮、電子音樂、龐克搖滾等音樂,都可以從 Slightly Numb 歷年的服裝系列發現蹤跡,這也說明了主理人們對於音樂的熱衷與想像。Slightly Numb 對音樂與服裝的熱情不僅是影響了本地,更透過身兼日本知名樂團 RIZE 主唱及 The BONEZ 主唱的 Jesse McFaddin,將這股熱情與渲染力傳播到東京,可透過這篇 起點獨家直擊 來回顧。

但 Jesse 與 Monte 這兩號人物是如何湊在一起的?又是如何發展出這次 Slightly Numb Tokyo Pop-up Store 的呢?這對台灣街頭服裝品牌來說無疑是重要的里程碑,現在就透過起點編輯部的獨家專訪,讓 Jesse 與 Monte 親自告訴各位,他們兩位的結識經過,以及深入了解這次合作的背後故事。

Slightly Numb Tokyo Pop-up Store 形象幕後花絮

Slightly Numb團隊因應東京期間限定店前置作業赴日拍攝Jesse與土屋安娜著用限定單品之影像期間更透過Jesse介紹結識了日本Electronicore名團Crossfaith並邀請團員全體著用Slightly Numb秋冬新作一同為這次的Pop-up Store拍攝宣傳影像在正式的影像發表前我們先來品嘗這支精彩的幕後花絮其餘的我們暫時不多說八天後的10月24號我們東京見The documentary of the photo shooting tripThis time the Slightly Numb Team went to Tokyo to shoot the lookbook photographs with Jesse and Anna, and we also invite Crossfaith that introduced by Jesse to wear our AW items for the Pop-Up Store.Before the images come out, let’s watch this wonderful documentary film, and see you on 10/24!

Slightly Numb 发布于 2017年10月16日

about Jesse

 (RIZE / The BONEZ Vocal)

曾以 SORA3000、JROC、MR.13、大和EMCEE 等名義進行音樂活動的 Jesse McFaddin,為日本傳奇吉他手 Char 竹中 尚人之子,母親為知名作詞家元 model Kanna S. McFaddin。2000 年與金子ノブアキ、TOKIE 發表的「ROOKEY」專輯,為當時的樂壇投下震撼彈。目前除 RIZE 之外,也與 Pay money To my Pain 的 T$UYO$HI 與 ZAX,元 RIZE 的 NAKA 合組 The BONEZ。

about Monte

 (Slightly Numb Founder)

Slightly Numb 是由非常熱愛音樂的三人共同創立,擅長透過音樂做為主題式的發想,而 Monte 便是品牌中的靈魂人物。從 2010 年創立至今不斷以話題性形象衝擊本地服裝文化,有感於 90 年代已逝的搖滾英雄 Kurt Cobain 那陰鬱、反逆又矛盾的人生,取其遺書中親筆的一段做為品牌名稱,並且將三人喜愛的音樂灌注服裝,在都會與街頭中取得了獨特的平衡感。

近期觀察到的新鮮事物?

Jesse:最近發現到跟朋友一起工作的困難,真的是非常艱難,讓我覺得好像如果單純的與朋友一起玩樂會更好。這是因為過去跟朋友一起想做一件事情,都只是說說而沒有辦法好好去執行它,但最近突然讓我有種好像可以與朋友一起完成工作的感覺,因為大家都已經從小孩成長為大人,Monte 也是,我也是,雖然年紀有點差距,但我們仍處於同一個世代,認真去做的話,還是有可行的機會。

Monte:我身邊所有在一起很久的情侶都分手了(笑)

手機中最常聽的音樂?

Jesse:我最常聽的真的是自己專輯,The BONEZ 的。

Monte:RIZE。

最近最常聽的一首歌?

Jesse:最常聽的歌現在還在錄音,是接下來要發表的新歌。

Monte:Good-day。

今年最讓你印象深刻的演出?

Jesse:今年五月在日本橫濱的大型音樂活動 GREENROOM FESTIVAL,主要舞台是需要購票進入的,但是在前往主要舞台入口路途中,有一個 VANS 的舞台 HOUSE OF VANS(可參考本站報導過的台灣場,是做一個 Free Live 的演出,那場活動辦得超~級棒,讓我很難忘!

Monte:我今年辦了 hype x Coca Cola 的活動,印象最深刻是聚集了五百位名人,而且都是自願前來參與的,不是透過我們人情發來的,完成這件事對我很重要,像是讓我在自己的 Life List 打了個勾,讓我自己的籌備能力、企劃能力以及各方面更升級。

與 Monte 的 Slightly Numb 展開合作的起點?

Jesse:我跟 Monte 原本就是好友,認識 Monte 所主理的 Slightly Numb 這個牌子也已經七年了,也知道 Monte 一直想把這個牌子帶進日本,由於我一直忙著表演以及專輯的事情,所以將這件事情不斷地延後,因為我覺得如果不是在完全準備好的狀態就將 Slightly Numb 帶進日本的話,反而會沒有辦法留下些什麼,所以才一直到現在才真正帶來日本。與 Monte 的合作並不只是因為我跟他是朋友,而是我本身非常喜歡Slightly Numb,所以常常會穿去表演。今年將 Slightly Numb 帶來東京的主要契機,是我去年到台灣表演的時候,把我的後輩們(像是 Tom 跟 Rob)一起帶了過去,讓後輩們跟 Monte 的 Slightly Numb 團隊互相認識並團結在一起,讓我覺得這次不會是只有我跟 Monte 兩個人,而是有彼此的 Family 在支撐這整件事情,也讓我意識到我們可以做得更大更好,所以完成了這次的 Slightly Numb Tokyo Pop-up Store。

看見 Slightly Numb 服裝,會讓你想到什麼?

Jesse:讓我想到 party,同時也想到台灣演出結束後,在操場喝的那杯酒,非常快樂(笑)

We take care them, We fix them, No one gets left behind, That's the PIRATE STYLE!

認為彼此的通同點是?

Jesse:我們都會有把人聚集起來的力量,但我覺得不是因為長得很帥所以大家會聚集起來的那種,而是有些搞笑或很傻的地方,或者是克服過很多困難然後又再一次重來的這些特質,這些才是我吸引人,讓他們向我靠攏的地方。

Monte:我們都有群眾聚集力,不是因為我們能力很強或是因為我們是超級天才、偉人、偶像,而是 Jesse 和我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會想讓我們身邊的每一個人過得好,或許看到一個人是需要幫助的,不管他有多爛多糟糕,就算已經無藥可救,我們還是會伸手去救,因為我跟 Jesse 都是一樣喜歡不平凡生活的人,賺錢不是為了買好車好房,是為了讓大家一起開心。

Jesse:其實我倒是覺得 Monte 跟我比較像海盜,如果你帶了 10 個人,就要有 10 人份的食物跟酒,不會只有 人份,因為我們彼此照顧,不讓任何人落單,一起出航、環遊世界,這就是海盜。我跟 Monte 也都會很認真聽別人的問題,如果不懂就是真的不懂,虛心接受並且會發問,很多人可能覺得發問很丟臉,但我覺得要當一個領導者就是要很勇於去發問、去了解,才能引領船隊前進。

與 Monte 碰面時大多聊些什麼?

Jesse:最常聊自己的夢想,我想要怎麼做,未來想要變成什麼樣的人,但要產生那些 idea,就不可以只有工作,而是要盡力去玩樂,玩的時候才有新的創意、新的想法跑出來,日本的工作態度就是一心一意認真地工作,不停地加班,假設有一位社長擁有一百億的資產,難道他是 24 小時不停地工作嗎?不是,他可能去旅行、跟家人吃飯、睡覺,從容地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再反觀那些上班族,可能每天忙碌十幾二十個小時,但他們是有錢的嗎?生活是與心靈是富裕的嗎?並不是,所以要找到自己心中的那份從容,不可以全部都被工作填滿,這才是真正的生活之道。

「要找到自己心中的那份從容,不可以全部都被工作填滿。」

有觀察到 Jesse 日常生活中對鄰居不論長幼都是很親切的,但自己製作的音樂卻是很叛逆很具衝擊性的,是如何取得這中間的平衡點?

Jesse:街訪鄰居都認識我,也對我很親切,可能是因為從我奶奶那一代開始吧!因為奶奶是醫生,所以大家生病就會到我家看醫生跟打針,直到我爸爸那一代甚至我這一代,鄰居跟我家族依然有很深的連結。如果你問我為什麼把 Jesse’s Shop 開在戶越銀座這,而不開在原宿,雖然開在原宿的話一定會賣得更好,但是如果開在原宿,那個「我」就不見了,因為我的根在戶越銀座,是我土生土長的地方,所以我把店開在這裡,因為這個地方就代表著我這個人。但如果是 Slightly Numb 的話,因為是從海外來的品牌,所以必須要在原宿這種很多人的地方,讓大家看見。

這次日本限定的 Slightly Numb 服裝上有印著 Media is not the god 字樣,兩位最痛恨媒體的地方是?

Jesse:洗腦,像我們接受的教育都是老師說一位學生好,那他就是好學生,老師說一位學生不好,那他就是壞學生,但誰能保證是不是百分之百的對或錯?電視上說的也不一定是對的,新聞媒體都說北韓不好,但那是領導人的問題,說不定北韓的民眾背地裡也有在玩滑板,說不定他們腳底板有刺青來反抗政府,因為不好的是他們的領導人,而不是媒體口中所說的北韓整個國家。有個實際例子讓我痛恨媒體,就在四、五年前接近聖誕節的時候,有個媒體廣告來跟我談,希望我拍攝一組商業廣告,會刊登在表參道的某大樓廣告,當時廣告商的人邀請我跟父母以及女兒拍攝家庭照,因為我身為樂團主唱,身上有很多刺青,而且那時候已經離了婚,是單親爸爸,然後我父親一樣是搖滾樂手,他們覺得我們能夠代表新式的家庭型態,所以才找我們。當廣告完成後的幾天我到原宿去看,才發現我身上的刺青全部被修圖塗掉了,我非常的生氣打電話給廣告商問他怎麼回事,他只說是上級的指示,我說你應該告知我的,但他們並沒有,並且非常不尊重的直接把我刺青塗掉,我很生氣地要他剃光頭並且裸體下跪來跟我道歉,但他們並沒有這麼做,而且廣告還是照樣刊登,WTF。

Monte:Media is not the Goød 代表著雙關語。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為了製造給大眾的吸睛度,運用強烈的字眼,或是不真實的揣測去捏造事實。它能扶你上天,也可以一秒把你打到底,我們想透過服裝表達這個訊息,媒體不是一切。

音樂與服裝在兩位生活中代表什麼?

Jesse:不管是音樂或是衣服都是表現我個性的方式,但不表示說我今天穿了秋葉原就代表我是個很胖很自閉的宅男,但那就是可以表現出自我內在和個性的方式,像是喜歡龐克的人會把龐克元素服裝穿在身上,滑板人會將滑板的服裝穿在身上,這對我們來說就是 Fashion,「Fashion express your 性格(seikaku,中文意即個性)。」

Monte:音樂與服裝對我來說是接收與傳遞訊息的方式,藉由音樂接受來自世界、文化、心靈以及與人與人之間的訊息,再透過服裝傳達我們的態度與訊息出去。從沒寄望過可以藉由自己或是我們團隊影響到甚至幫助世界上任何人,只是想要傳達訊息跟記錄下我們所認為的完美年代與時刻。一直以來每個人去判斷一個不認識的人,第一眼要判斷是什麼樣的歸類,就是從服裝所傳達的訊息開始,近而去判斷對方想透過服裝表達的訊息是什麼,來閱讀一個人。

最想透過音樂和服裝傳達給觀眾的事情是?

Jesse:我不是只為了賣衣服而做衣服,而是想把我喜歡的東西呈現出來,在這麼多品牌裡面,有人也與我一樣喜歡同樣東西,就算是無意間走到店裡,然後覺得「哇,這就是我想要的」這種感覺,我想要把這個快樂分享出去,音樂也是一樣的想法。

Monte:音樂不是萬能,但沒有音樂萬萬不能。Life goes on.

從年輕時候對音樂的熱情,到有如帶領一整團海盜般的船長,Jesse 和 Monte 兩人身上能夠找到不少特點與共通點,而這樣的組合會在日本及台灣兩地衝撞出什麼樣火花,相信你我都很期待,而起點編輯部也從 Monte 口中聽到,除了本次的 Tokyo Pop-up Store,之後還會有許多秘密活動在策劃當中,在此就不多做透露,請持續鎖定起點的第一手報導。而近日 Slightly Numb 也釋出了2017 秋冬系列完整形象,可以透過本站介紹來一睹為快。

起點獨家專訪 海盜團的結盟 Jesse 和 Monte 結識到合作完整揭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