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風格 起點站

建構華人音樂全新意象 / 激膚樂團 & APRIL RED 特別專訪

KEEDAN SPECIAL INTERVIEW

建構華人音樂全新意象 / 激膚樂團 & APRIL RED 特別專訪

一邊的熱情生於騷動的年代,堅持成為面對問號的唯一信仰;一邊將溫度與世界化做熾紅與純白的戀慕,為無機電子帶來滿載生命的詩意,由主唱安卓雅、貝斯手尤世儒組成的激膚樂團(My Skin Against Your Skin),集結主唱少詩及 DJ Code 的 April Red 紅,分別於近期帶來睽違許久的創作專輯 – 激膚的《問號 Questions》、與 April Red《你的世界渲染了我 》,為華語樂壇激盪全新的化學效應。

不約而同以紅色系呈現專輯的視覺,並同樣在兩人音樂配置下跳脫形式的框架,建構多元的音樂風貌。共同參與本回的對談,這才發現激膚樂團與 April Red 早在過去海外的征戰下,奠定無須言語的默契,而且現在兩團有著一致認同的目標,就是打造華人音樂的全新意象。一邊充滿多汁的辛辣,一邊靜謐空靈的神韻,不禁也讓人更加期待將於本週降臨 Legacy 傳 音樂展演空間,融合視覺與聽覺,充滿感官饗宴的專場演出。

左起:April red DJ Code、主唱少詩、激膚樂團主唱安卓雅、貝斯手尤世儒

近期在生活上有無感到驚喜或有趣的體驗。

卓雅:4/15 號就要專場了,最近的生活就是滿鐵血紀律。做音樂的人很容易當夜行動物,但可能 12 點上床結果三四點就爬起來了(笑)。另外我的朋友,為《天黑請閉眼》製作配樂的盧律銘有建議我要好好顧嗓子與身體,所以最近都在調作息跟養生。然後等專場結束我一定要去看《一級玩家》!

世儒:最近大概有種事情很多,但怎麼規劃還是會有變數的時候,所以就是好好的把眼前每件事情做好,目前就是專注即將到來的專場。

少詩:
面對工作大部分其實是有點焦慮的,紓壓的方式就是看看其他演出者,最近看的是江蘇衛視的《中國樂隊》,你可以看到中國不同類型的音樂人,每個人有自己的故事,也有自己創作音樂的過程,看這些樂手的表演感覺滿舒壓。

Code在這次專場我們第一次真正的跟鼓手、Keyboard 手結合,六七次的排練中其實激盪出滿多火花,可能一個不經意的節奏,鍵盤手不小心彈出一段,都會讓我有新的想法冒出,這跟我們兩人配置練團時是不一樣的感覺。

在近期巡迴中有何印象深刻的心得。

卓雅:去年的時候我們進行世界巡迴到俄羅斯,紅也有一起去,第一次面對戰鬥民族前,心中充滿著許多幻想,以為他們會跟熊搏鬥這樣,結果當地樂迷其實滿 nice 的。

世儒:我出發俄羅斯前一天頭撞到,眉毛上面縫了幾個傷口,然後貼了一個叉,結果演出時台下樂迷以為那是造型還高喊「Rock n Roll」,帥到我回到台灣也繼續貼著。

少詩:戰鬥民族看起來真的很高大,但其實滿善良,去年我們在荷蘭海牙 PIP 演出的時候,有許多學生很喜歡我們的音樂,結果從海牙追我們到阿姆斯特丹,為的是再次看我們表演,相當窩心。

Code我還想說世儒前一天是在哪裡戰鬥了。(全場大笑)

2010 年成立,由女主唱安卓雅及貝斯手尤世儒組成的激膚樂團(My Skin Against Your Skin),發表首張單曲《Jealous Lover / DirtyBabe》,隨後即受邀參與國內外各大音樂祭表演,2011 年在加拿大 NXNE 演出後,當地媒體就以「天生的搖滾巨星」,拜倒於安卓雅獨特的舞台魅力。2012 年以同名EP《My Skin Against Your Skin》,一舉奪得第三屆金音創作獎「最佳樂團」、「最佳搖滾單曲」與「最佳樂手」三項殊榮,並入圍第二十四屆金曲獎「最佳樂團」,走過海內外大型音樂祭與成員更迭的洗禮,首張完整專輯《問號 Questions》示意著強勢回歸,更為進化的音樂堅持。

激膚在 1 月推出了新專輯《問號 Questions》,April Red 則是在去年底推出《你的世界渲染了我 》,請兩方談談新專輯想要傳達的意念,跟過去相比做了哪些突破,製作過程有何印象深刻的部分。

卓雅:這次我們將新專輯取名為問號,對我們來說「問號」是每個人ㄧ生不斷經歷的東西,許多人一直追尋答案,而在聽完整張專輯可能會有丟了一個問題出來的感覺,像是〈Who You〉、〈生存的城市〉,當中其實想傳達,不論我們身處哪一個世代,時間或性別,唯一不變的應該是保有一個堅持,而這也是當代相當難維持的,因為太多五光十色的誘惑吸引著我們,所以堅持也成為一個相當重要的信仰。

世儒:2012-13 年時我們得到金音獎並入圍金曲,那時本來是要發專輯的,但因預算考量發了同名 EPMy Skin Against Your Skin》,然後經歷鼓手離開來到兩人編制,面對邀約不斷的演出企劃,中間團員有不同的人生規劃,我們也一直想著兩個人該怎麼做,這時遇到了同是兩人編制的 April Red,一起去了很多地方演出,在這樣傳統與電子的交流下,讓我開始去思考,如果跳脫形式單純討論音樂,其實是可行的,所以我們兩個開始甩開傳統樂團的侷限,各自創作一些東西,形式電子化之後,能融入的元素也更多,除了傳統樂團的搖滾,也有電子的成分,以及原本就喜愛的嘻哈與 R&B,《問號 Questions》這張早該推出的專輯,也轉變成最近整理完的作品。

少詩:一直以來我們呈現的是比較東方調的電子音樂,在《你的世界渲染了我 》,我覺得這個世界有許多與眾不同的獨特音樂,經常的感動我們,所以這張專輯試著銜接世界的意念,藉由我們的音樂可以帶給更多人感動。最大的突破,就是將電子音樂的可能性發揮到最大的極致,所以我們與日本北海道、俄羅斯、以色列、澳洲與台灣的傳統樂手合作,希望讓東方角度的眼界變成一種世界觀,包容更多音樂的可能性。

Code俄羅斯古琴 Gusli 是個類似豎琴的三角形樂器,當初在中古世紀從歐洲傳過去俄羅斯,北海道愛奴族的弦樂器 Tonkori 造型很像一把劍,以色列的部分有波斯小提琴 Kamancha,以及波斯羊皮鼓 Frame Drum,很像一個扛在肩上的巨大鈴鼓,接著是一位法國女生吹奏的是澳洲的傳統樂器 Didgerdoo,台灣的部分我們請到四分衛的吉他手虎神哥,主要就像阿儒(世儒) 說的,音樂有很多可能性,我們希望儘可能的嘗試,然後激盪出不ㄧ樣的火花。

少詩:製作過程印象最深的應該是,說跟國外樂手合作簡單,然而實際聯繫上其實相當困難,所以我們先在網路上研究,從 Youtube 尋找少數民族的音樂,挑選許多後從資訊透露出的蛛絲馬跡去尋找可能的聯絡方式。

Code以色列的那位中東樂手就是最難聯繫的,他的影片都是在沙漠背景彈奏相當的帥,當時我們 mail 過去希望合作都沒有回應,後來加了臉書訊息也沒回,我們還收到他按紛絲專頁讚的邀請,之後反而是我們把歌曲傳給他後,他立刻回應這樣的音樂他可以,來合作吧這樣(笑)。

由台灣第一位登上世界最大英國 Glastonburry 音樂節的 DJ ─ DJ Code 所組成的雙人電音團體 April Red 紅,過去曾改編知名民歌〈橄欖樹〉入圍第四屆金音獎最佳電音單曲,並受邀於國外各大小型音樂節演出,首張大碟《你的世界渲染了我》,除台灣製作陣容找來四分衛吉他手虎神、雷光夏及電子音樂人邱比參與製作,更邀請來自日本、以色列、法國及俄羅斯的樂手合作,解構民族樂器的歷史傳統,以結合東西方文化的音樂型格,打造更具生命力的電子旋律。

近期參加最印象深刻的現場演出。

卓雅:比較有趣的應是去年我參與了 Legacy 第九屆正宗華語金曲之夜,那時舌哥(Legacy 總監)擔當 DJ 放了伍佰〈最初的地方〉,有時做專輯或音樂,可能會有種顛沛流離的感覺,聽到那首歌的當下,突然有種深刻的感動,算是自己最近最印象深刻的部分。

世儒:應該說兩年前看到看到瑪丹娜(Madonna)的表演,讓我覺得這輩子最好的演出都在那場發生了。近期比起看表演, 反而更享受與認識的朋友相遇抬槓的有趣過程,像是傷心欲絕發專輯那次專場跟許多老友相遇,結果大家突然有個共識是,我們都是藉由演唱會相聚,關心彼此的生活近況這樣(笑)。

少詩:去年在國外的時候反而不是看到國外樂團而興奮,而是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的 Chin Chin Club 看到來自中國的 DJ Mickey Zhang ,他在創作中也融合了東方的元素,呈現方式比較 TECHNO,現場演出讓我印象最深的橋段是,在 TECHNO 中結合哥哥的古箏,帶給我很大的震撼。

Code那個中國的樂隊叫 WHAI,算是中國迷幻音樂的代表。哥哥叫張巍,本身彈古箏之外還練太極,弟弟 Mickey Zhang 算是中國指標性的 TECHNO DJ,也常常支援哥哥的樂團演出。演出後我們也有機會雙方進行交流,是一次相當愉快的經驗,

手機中常聽的音樂人 / 團體可否與讀者分享。

卓雅:我推薦的是在電影《黑豹》(Black Panther)有參與原聲帶歌曲製作的 SZASolana Rowe,另外還有與 SZA 同樣入圍今年葛萊美(GRAMMY)的 Childish Gambino

世儒:常聽的是美國饒舌歌手 Post Malone,說來奇怪,一個嘻哈歌手最近也都在傳統的音樂節進行演出,像是今年的 FUJI ROCK 等,後來才了解 Post Malone 原來也有玩樂團的背景,當歌手之前還去樂團應徵吉他手,什麼音樂都聽,只是現在饒舌變成了他的 icon。另外還有 Travis Scott 合作的任何一首單曲我都喜歡。

少詩:最近聽的是澳洲新生代歌手特洛伊·希文(Troye Sivan),新歌〈My My My!〉聽了會有種心胸開闊的感覺,最近慢跑都會聽這首歌。另外還有雙人電子團體 Young Juvenile Youth,算是柔的電子很適合睡前聽。

Code除了都在想專場的設計與樂曲的編排,常聽的應該是 Skinnerbox 的〈Gender〉,特別是瑞典 DJ 兼製作人 Axel Boman 的混音版本。

服裝方面想請問喜愛的風格,以及喜愛的設計師或品牌。

卓雅:相較學生時代,現在已經沒有特別鍾愛的風格或品牌,可能是因為做音樂的關係,會發現不同品牌都有他們的美感,自己也會隨著心情選擇不同的服裝。

世儒:純欣賞的話我會選擇 BALMAIN,因為他很華麗,那真正對自己的設計始終如一到陰間的,我想 Alexander McQueen 那種從最髒亂、腐敗之中找到獨特美感的風格,是我跟卓雅相當喜歡的。

卓雅:我們 2015 年那時在英國 Glastonbury 表演完回倫敦,發現有 Alexander McQuee 的展《野蠻的美麗》( Savage Beauty),立馬拜託朋友幫我們訂票,一下車馬上趁搭機的空檔趕去看,有種心滿意足的感覺。

少詩:我比較喜歡古典結合創新的服裝,所以會選擇混搭的方式居多,也滿符合我們的音樂風格。

Code之前比較喜歡簡約的風格,現在會選擇一些有花卉圖騰的單品。

接下來在 Legacy 的演出,有何可透露給讀者的部分,今年的規劃與目標可否與我們分享。

卓雅:在這次演唱會的部分,我們想把過去編制呈現的不同風貌集結在一起,除了找以前的吉他手 Michii 跟我們一起玩,還有請到先知瑪莉的 Roger 與我們共演。新專輯的上半部比較符合過去大家印象激膚一貫的躁動,下半部 B Side 則是比較電氣、緩慢的節奏,反而有種「城市情歌」般的意味,先知瑪莉一直帶給我一種都會般的浪漫,我們也常稱呼 Roger 為城市琴人,所以能邀請到他我覺得更貼近專場想呈現的氣氛。另外還有一位神秘嘉賓,透露大家是為 DJ,然後團名跟嘴巴有關,這樣應該很清楚了吧(笑),接下來的規劃就是繼續寫歌。

世儒:一直以來我們經歷了許多不同的編制,從兩個人、四個人、甚至出現過雙鼓手,搭配 DJ 等。比較可惜的是本來我們跟紅都要找謊言留聲機的 DJ 力仁與鼓手 Krish 來玩,也符合我們對樂團編制的想法,因為紅早我們兩天專場,不想增加他們的負擔所以沒有提出,結果最後我們兩邊都沒有找,早知道是不是好朋友們我們專場辦一起就好了(笑)。

少詩:在這次的專場我們有特別與一位油墨藝術家謝欣翰合作,在專場中可以看到油墨投影的呈現,他所屬的團體野青眾我們也相當喜歡。接下來會希望有更多時間創作新歌,想快點推出第二張專輯。

Code謝欣翰(白油 BIO)他是在水缸上滴顏料,然後運用傳統的投影機呈現獨特的視覺感,之前也參與野青眾「百野繞境」的跨年活動。另外今年也會有我個人創作專輯的發行,敬請樂迷們期待了。

用一句話形容自身的團體,大家的選擇是。

卓雅:我們很騷!希望下個世代迎接的是騷世代。(全場大笑)

世儒:多汁多肉(笑)。

少詩:不隨波逐流。

Code創造華語電子的經典。

April Red 紅 你的世界渲染了我 紅白電子派對
日期:4 月 13 日
時間:20:00 入場 20:30 開演
地點:華山 Legacy 傳 音樂展演空間
售票資訊:https://goo.gl/zLDrDA

My Skin Against Your Skin 激膚樂團
「Questions」專輯發佈演唱會
日期:4 月 15 日
時間:19 : 30
地點:華山 Legacy 傳 音樂展演空間
售票資訊:https://goo.gl/KhKrtV

建構華人音樂全新意象 / 激膚樂團 & APRIL RED 特別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