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風格 起點站

Time Maker / 專訪 Shoetree 跟他的鞋履植栽

把球鞋當花器就不怕氧化了

看到這位日本創作者SHOETREE的作品時,我腦海裡立刻跳出物理學家霍金的一段話:「記得仰望天空,不要低頭看腳下,請保持一顆好奇心。」看似有些哲學, SHOETRE E讓即將分解氧化的球鞋,成為不同生命的載體,從腳下來到了眼前,他接受《KEEDAN》專訪時這麼說:「我讓球鞋復活。

有時候我們需要用新的視角去看,就能發現隱藏的美好,我們正處在一個沒有框架的時代,這是一個創造新事物的絕佳時刻, SHOETREE ,本名杉本浩介就是最好範例。

「我的青春期正是在球鞋熱潮1990年代,」 SHOETREE 用的形容詞很有趣「Air Max狩獵」。收藏許多球鞋,想當然有不少鞋被遺忘在角落鞋盒裡,不見天日(鞋迷都懂),「與其讓鞋氧化,不如重新給予生命,」SHOETREE結合在花店工作的經驗,讓鞋成為了花器。

並非把植栽直接放到球鞋裡這麼簡單,首先,你得擁有確定不會再穿的球鞋,「我會用水加速球鞋的劣化,速度快1-2年,有些則需要3年。」於是乎,我們看到1993年的 AIR FORCE MAX 、1996年的Air Max 96、1995年的Air Max Penny等,在SHOETREE手中都成了花器。

「好多Air Max?」我問SHOETREE,他笑著回答:「小時候每次要求爸爸買Air Max給我,都得求半天,特別是Air Max 95發售時,我還是小學生,是我很憧憬的一雙鞋。」

SHOETREE 為了舒緩球鞋崩解的速度,會在鞋身、鞋底覆蓋半永久的苔,但成為花器的球鞋並非永生,植物也有賞味期限,這也是吸引 SHOETREE 的誘因。「植物生長、枯萎,根莖伸展,逐漸包覆整雙球鞋,」 SHOETREE 用「臨場感」來形容,即便是枯掉,也會在球鞋上留住痕跡,「每天變化的現實狀態讓我很著迷。

SHOETREE exhibition
2018/5/14 – 2018/5/29
10:30 – 20:00 everyday

ISETAN Shinjuku Men’s Building 7F
3-14-1, Shinjuku, Shinjuku-ku, Tokyo

Time Maker / 專訪 Shoetree 跟他的鞋履植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