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風格 起點站

The Maker / 一場社會實驗的冒險計畫 AnOtherShoe

將人生風景實現於設計之上的設計師 Eugenia Morpurgo

interview & photo by Lucille

 

幾年時尚產業中,限定款的客製化鞋履儼然成為了品牌趨勢,從簡單的刻字到自由設定商品細節,擁有與眾不同的單品似乎成為打造個人特色的關鍵,本次 The Maker 專題特別造訪一位在客製領域中反其道而行的設計師 Eugenia Morpurgo,她不但打破了客製化鞋履所強調的「獨特」概念,反從修復與翻新之中延伸出獨一無二的「手工」美學,進化為個人專屬限定的鞋款。

初見 AnOtherShoe 設計師的契機,是在一間位於義大利米蘭,專為創作者提供科技與技術知識、工具的工作室空間 Wemake 所舉辦的傳統與數位蠟染技術發表會上,受邀講者之一的 Eugenia Morpurgo 身穿一件白色素T,頂著一頭微捲短髮與紅框眼鏡,與在座的各位創作者們分享著近期數位蠟染的實驗發現與布料應用。本回有幸在透過 WeMake 工作室主理人的介紹下,才得以造訪這位以人生作為技術與實踐追求的理想實驗者——Eugenia Morpurgo。

出生於水鄉威尼斯,Eugenia 除了設計師身份之外,同時也是一名大學教師,在近三年間不斷往返義大利波查諾自由大學與法國巴黎裝飾藝術設計學院任教科技與生產一科,今年個人工作室才剛從巴黎搬回自己的出生地威尼斯。編輯在約訪當天到達工作室,敞開大門映入眼簾的即是窗外一片植栽草地,當天氣候舒爽正好,陽光四溢,Eugenia 索性搬出了桌子與椅子,倒上冰茶,開始進行這場對談。

談起 AnOtherShoe 的創立起源,實為設計師  在 2011 年荷蘭設計名校埃因霍芬設計學院進修社會化設計碩士學位時的畢業製作計畫,當時 Eugenia 以 Repair Yourself 的想法為出發點,探討消費者在購買產品時所引發的行為,再將它導回設計的初衷之上。Eugenia 當時選擇設計鞋子,因為這是一般大眾都有需求基本單品,而根據過往的研究,鞋子這項商品在工業化前後的消費型態也產生了許多變化,從一般可修理的、客製的、甚至是 MADE-TO-MEASURE 訂製鞋接二連三的出現,到現代社會這些鞋款變得相當昂貴也難以取得。

 

 

大量生產的便宜鞋款,人們在穿久後難以保養、以至於壞了只能選擇丟掉,也因為這樣我開始有了不一樣的想法。

Eugenia Morpurgo

 

本著熱於追求社會實驗的精神,Eugenia 2015 年時決心與夥伴一同創立 AnOtherShoe,以雷射切割的精巧技術、手縫組合的可拆解式設計為主軸,在官網上將鞋子的打版公開,開放大眾自行下載製作,期許將自身的知識與技術定位為開放性資源的載具源頭,即使鞋款穿壞了也能以手工的模式修補,Eugenia 說道「在現代製鞋產業裡,大家在做的不外乎是以推出亮眼、特別的鞋款為終極目標,而當人們在購買那些鞋後,穿壞了也只能丟掉,在這樣的消費市場中我們想做的是透過推出基本款的鞋型,並提供製作鞋款的知識與技巧,在鞋款穿壞了以後能加進自身的想法與需求去修補它,像我永遠都是在重新翻新我的鞋底,而我男友則是鞋頭最容易壞,每個人的需求都不同,但藉由自己動手去重新改造它,到最後這雙鞋會比原本設定為客製化的鞋款還更具有個人特色。」

追尋創造了更好的自己 也為設計提煉出最好的養分

在數位科技設計領域擁有近十年豐富資歷的 Eugenia,從傳統技術的製作到數位生產的鑽研,這樣的熱忱使她在世界各地漂泊,不論是在異地工作或是參與各國的研究計畫,從巴黎到紐約或是非洲到比利時的工作經驗,儘管生活充實、行程滿檔卻始終都無法讓她停下腳步,唯有不斷地經歷與不同背景與學問的人們交流,吸收新的體驗才能讓她放心前往下一個目的地。在 2017 年 Eugenia 與 AnOtherShoe 工作夥伴曾受 adidas 總部之邀與總公司員工們分享自身製鞋技術與設計概念,「平常在世界各地參與工作坊或是受邀演講,與不同領域的專家交流,都能讓我以不同的眼光去看待 AnOtherShoe,甚至刺激我產生更多不一樣的想法。去年與 adidas 總部的交流,其中有人是專門負責美式足球鞋款開發的,一直以來我總是想盡辦法在減少使用縫線的同時也能達到讓鞋款維持一定程度的使用期限,那天在跟他們交流過後我才發現,或許我能換個角度思考,嘗試不使用任何的縫線去做做看,不過目前還在實驗中,還沒有做出來就是了。」Eugenia 笑著說道。


工作時的必讀經典-《Change Makers》、《The responsible object: A history of design ideology for the future》; 參照鞋款模型比例用-鞋履裁片們

簡單的計算與塗鴉發洩-筆記;台灣學生送的超好用-SDL牌美工刀; 在正式組裝前先以黏貼代替-紙膠帶;隨時保持桌面乾淨整齊-萬用小刷

Learning from every pain and gain 從運用資源到展開連結

「自己做設計師最難的就是賺錢,不過我認為現在的自己是相當幸運的。」Eugenia 說出了自己一路走來感到最困難的過程,「過去我經常過著四處奔波的生活,因為光靠做設計的收入難以維持生活,除了在教書之外,平常也必須為了推動像 AnOtherShoe 這樣的計畫奔波,像之前我搬到了巴黎,租了間工作室,卻偏偏找到在義大利大學教書的工作,那時我經常要兩國來回跑,教書時就住在相當簡陋的 hotel 裡,因為忙碌,生活裡難以跟人產生更深刻的連結,但我認為這些都只是一段過程罷了。」Eugenia 接著說道:「我是一個很樂觀的人,也不喜歡為自己的未來做長遠的計畫,但我很在乎自己做的設計甚至是每件事所帶來的影響,相較於其他設計師,我比較不屬於『自我導向』的那一方,我必須被設計的價值說服,而非為設計而設計,簡單來說我期望自己做的設計能跟社會或是與人產生關聯、有具體的影響。」Eugenia 進一步說道:「像是 AnOtherShoe 我希望能改變產業端以及消費者端之間的關係,儘管在前期必須靠著其他收入,或是給予工作坊、受邀分享技術與經驗才能獲得資金繼續做下去,不過就在我好不容易搬回來自己出生地的同時,上個月在米蘭也有製鞋公司想跟我們進一步討論生產 AnOtherShoe 鞋款的相關問題,我們內部也有在討論是否要進化我們目前所會的技術,從物料選擇到設計剪裁,也想往更好玩或是古怪(weird)的方向發展,哈哈!」

 

Eugenia 一生中彷彿不斷走在各個追求全新事物與新的學習體驗的道路上,每次與全新挑戰、轉折過程的交會對她而言都好比不同的人生風景,她不將挫折定義為失敗,只把困難當作學習的機會,在與各個城市與不同生長背景的人們長期相處之中,累積起來的得失更讓她堅信除了學會一己之長外,懂得創造影響力去跟當地社群產生關聯更是一門學問,在訪談即將結束的尾聲 Eugenia 說道:「過去的工作經驗讓我認識了許多人,不過我們的認識往往開始於當下,也結束於當下。以前的我總認為做設計最重要的在於理念,在經歷過這些磨練之後,我發現我創造了更好的自己,卻沒有與他人建立更深刻的連結,於是我開始去想追求與在地的關係連結,像我現在搬回了威尼斯,我要如何在這裡發展 AnOtherShoe,或是為這個社區和地方的人們做點什麼,貢獻自己的技術,創造一個讓我有歸屬感的環境,甚至是帶動改變,是我現階段期望能做到的事。」

Ask The Maker

Q1:推薦書單
《The responsible object: A history of design ideology for the future》
Q2:最喜歡的電影
近期看過最喜歡的《最酷的旅伴 Faces Places》
Q3:近期啟發你的一句話
Liberator don’t exist. People liberate themselves.
Q4:愛逛的店
La Beppa 這是全威尼斯最棒的店!從任何設計材料工具到民生用品通通都有賣!
Q5:印象最深刻的展覽
讓我印象深刻的展覽很多,沒辦法只說出其中一個,不過我很想推薦紐約古根漢美術館,那邊的場域空間不管展出什麼都將氛圍營造的很棒。
Q6:心中最經典的作品
一位年輕荷蘭設計師 Dave Hakkens 所做的 Preacious plastic 和 phoneblock
Q7:喜歡的品牌
我其實不是一個很時尚的人,不過我喜歡一些能同時具備好的質感跟好的質量的品牌,像是義大利時裝品牌 Pomanderre 和紐約天然的鞋履品牌 Feit。

 

 

 

我必須被設計的價值說服,而非為設計而設計,簡單來說我期望自己做的設計能跟社會或是人產生關聯以及帶有具體影響。

Eugenia Morpurgo Digital manufacturing designer / Founder of AnOtherShoe

 

 

AnOtherShoe

The Maker / 一場社會實驗的冒險計畫 AnOtherSho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