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裝復興 / 紐約男裝週能否走出自己的獨立性?

今年 CFDA 終於推出紐約男裝週(New York Fashion Week: Men’s),以往美國的設計師都到歐洲發表男裝:Thom Browne、Hood by air 在巴黎、 DKNY、Calvin klein 則在米蘭等。剩下較小的設計師品牌有些選擇在紐約女裝週時發表,有些則獨立出來以各種形式發表。從 1990 年代開始紐約就一直沒有男裝週,什麼原因讓 CFDA 決定增加一個男裝的發表日程。其中除了現在美國經濟比起歐洲復甦以外,還有男裝本身在市場上開始佔有更多的份量及銷售。

根據 CFDA 的執行長 Steven Kolb 指出,美國的男裝編輯以及買家已經看到很多本土設計師的天份,他們覺得是時候推一把了。過去美國的服裝產業因應需求,大多較實際和銷售取向,沒有像歐洲的發表上總充滿各種可能和元素。隨著近幾年極簡及街頭服裝的高級化,美國的男裝設計在這塊開始有了更多變化,將不同的元素以簡單、時穿的方式融入日常中,反觀過去這些經典老牌 Ralph Lauren 、 Tommy Hilfiger 所塑造出的本土映像及文化呈現出對比。而近十年的男裝銷售開始快速成長,顯現出社會結構上男性市場的消費增加,從男士復古髮型 barber shop 回歸、手工單車文化等,所帶動的周邊以及精緻化男性結合生活產業。雖然男性在服裝產業上總銷售的金額還不及女裝的銷售量,但成長速度卻比女裝更快,有男裝復興的趨勢。
紐約男裝週的登場對於整個服裝產業上日程的改變,往往大家會有許多不同意見。好的方面,對於許多美國本土的設計師,如果沒有那麼大量的資金到歐洲辦秀,則可以利用這樣的機會在紐約男裝週中發表,且有將市場與創作做為一個整合的方式,如同 Public school 的設計師 Dao-Yi Chow 所說:這可以使我們更有效率的讓每一季和市場做連結。Thom Browne 也認同紐約也該有自己的男裝週,它很開心美國紐約也能有自己的男裝週,也願意支持這樣的事情,且即使在紐約也擁有可以製作出手工西裝等級的男裝,如同他現在在做的事。
但也有不少評論及報導,除了幾位設計師比較用心,在規劃上如同歐洲動態的發表 John Varvatos 、 Duckie Brown 等,大多都只是以靜態排列的方式呈現,甚至有些已經早在歐洲時已發表完畢,而只是再次呈現同一個系列,或將主線和手工訂製部分放在歐洲發表,而在紐約則發表副線品牌。似乎整個氛圍沒有像歐洲三個城市的時裝週,處處充滿驚喜與新鮮的主題。往年經過倫敦、米蘭、巴黎的發表和 Pitti Uomo,這些買家與男裝編輯通常都是工作告一個段落,開始休息渡假的時間,而紐約男裝週的出現延長了工作日程,且大部分美國設計師都已在歐洲發表或有 showroom ,這些買家已經習慣在歐洲期間同時將美國設計師的作品一起瀏覽訂購。因此有不少評論對於這樣的改變,有不看好的聲浪。
在 1990 年,Helmut Lang 曾獨自將時裝發表從巴黎帶到紐約,且改變時間日程,提早在歐洲服裝發表前,第一個率先展出,影響也帶動了紐約的時裝產業直到現在。這次的男裝週的登場,是否也會造成這樣廣大的效應與迴響,我想最終的決定還是取決於消費者。看這些銷量是否可以如同趨勢和大家的預測一般提昇。設計師 Michael Bastian 所說的:成功最好的印證,會在於我們的系列是否獲得更多關注以及產生更多市場交易,不管怎麼改變日程與地點,最後 銷量 還是成為大家所依照參考最實際的數據。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