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情享受我們的反差感吧」- 與女僕搖滾樂團 BAND-MAID 的起點對談

繼金曲獎後將服侍 SUMMER SONIC 的世界舞台

提到秋葉原,除了豐富的玩具、動漫,以及位在激安殿堂內的 AKB 劇場,相信「女僕」也是大家不會錯過的聯想。如果穿著哥德式的女僕服裝,所演唱的卻是充滿本格色彩的正統搖滾,結合如此反差特色的女僕搖滾樂團 BAND-MAID,超乎想像的萌式搖滾體驗正式席捲台灣。藉著本次金曲獎頒獎典禮暨國際音樂節 Golden Melody Awards & Festival 邀請 BAND-MAID 來台演出,藉著與團員們的交流,讓我們進一步認識這支席捲海外,並即將登上 SUMMER SONIC 的搖滾勁旅。

ABOUT BAND-MAID

結合樂團的「BAND」以及源自歐洲的女僕「MAID」(メイド) 字義,2013 年 7 月以女僕姿態出道的搖滾樂團 BAND-MAID ,由原先於女僕咖啡廳打工的小鳩 MIKU(吉他手&主唱)為主軸,加上彩姫(主唱)遠乃歌波(吉他手)廣瀬茜(鼓手/隊長)MISA(貝斯手)所組成。團員穿著可愛的歌德風女僕裝,結合正統實力派硬式搖滾樂風,於視覺及聽覺上形成強烈反差的衝突美感,樹立了獨樹一格且前所未見的女僕硬式搖滾。雖然唱的是正統搖滾,團員從日常就從一而終的保持女僕世界觀,除以「主人、公主」稱呼歌迷之外,更將現場表演稱為「服侍」。每當開場時打招呼時都會說:「歡迎光臨~主人、公主」,還會帶動觀眾一起用左手及右手在空中比出愛心並喊出魔法咒語「Moe~Moe~Kyun!!!」,彷如親臨女僕咖啡廳,看到的卻是本格派的搖滾演出。

BAND-MAID 因外型與音樂上建構的「反差」感,吸引許多樂迷嘗試其作品。首支 MV「Thrill」在網路上發表後,短短兩個星期之間迅速累積 200 萬人點閱率,也因獨特風格不僅在日本國內,更受到海外樂迷的注目及青睞。2016 年 3 月受邀至美國西雅圖 Sakura-Con 音樂祭進行演出,吸引近 3000 人海內外樂迷到場聲援。同年 5 月也決定了英國的「服侍」之旅,6 月透過英國唱片公司「JPU records」於歐洲地區發售唱片,締造相當不錯的成績;2017 年首次舉行日本全國 6 個地區 8 場巡迴演出,其各地公演票券更場場都被迅速秒殺搶購一空,同年 4 月到台灣拍攝第 2 張單曲「Daydreaming」PV 及封面照,在本月 6 月 23 至 24 日受邀出席台灣的音樂盛事 – Golden Melody Awards & Festival 2017 金曲獎頒獎典禮暨國際音樂節演出,接下來更將參戰世界級音樂盛會 SUMMER SONIC,BAND-MAID 已於世界各地正式颳起一股女僕搖滾的風暴。

1. the non-fiction days
2. モラトリアム
3. you.

4. REALEXISTENCE
5. alone
6. Day dreaming

7. FREEDOM
8. Don't let me down
9. Don't you tell me

最近在生活上覺得驚喜或有趣的事情。

小鳩ミク:最近在搬器材的時候穿著高跟涼鞋,結果一下子鞋就壞掉了,今後大家要記得搬器材的時候絕對不要穿高跟涼鞋 ぽ~。

成為音樂人的起點,團員有無受到何音樂人或團體的啟蒙。

MISA:我喜歡 The Smashing Pumpkins(非凡人物樂團)

廣瀬茜:我受到 MAXIMUM THE HORMONE(極限賀爾蒙)的影響滿深的。

小鳩ミク:以前我在秋葉原的女僕咖啡廳上班,因為我非常喜歡女僕服裝也很可愛,如果今天可以作一個穿著女僕服裝,但是演出很帥搖滾樂的樂團,一定非常好玩,所以就一起成立了 BAND-MAID,自己最喜歡的樂團是東京事変 ぽ~。

彩姫:[Alexandros]

遠乃歌波:我是受到吉他大帝山塔納(Carlos Santana)的啟蒙,很希望有一天可以在墨西哥跟他一起合作演出。

關於女僕服裝的設定與意義。

小鳩ミク:一開始我們的服裝其實滿統一的,並沒有特別要找其他的女僕服裝,但重點一定要有「圍裙」這個元素,而且要是黑白色調,這樣才有女僕的感覺;隨著樂團慢慢活動到現在,就變成這樣的基準,但是團員們會有不同獨特感女僕服裝 ぽ~。

參與金曲獎到目前的感覺,在表演曲目的安排有無特別的設定。

小鳩ミク:能夠受邀來台相當開心 ぽ~。在活動前我們遇到前輩 GLAY 有碰面聊一下,主要是跟前輩們說可以在這次金曲獎一起工作,感覺相當開心與光榮;第一次在台灣服侍我們的小姐與主人,希望認識 BAND-MAID 的朋友,或者還不認識 BAND-MAID 的朋友,都可以透過我們精選的歌曲,盡情享受我們的演出 ぽ~。

所謂的女僕咖啡廳(メイド喫茶),最早可追溯至 2001 年於秋葉原電氣街成立的「Cure Maid」,當時也結合 cosplay 服裝廠牌「Cospa」進行服裝的設計,以維多莉亞時期的女僕服裝為基底,為客人進行服務。除了咖啡廳所見的桌邊服務外,女僕咖啡廳的特色,在於與客人的豐富互動,從聊天、桌遊、欣賞動漫與唱歌,還有拍照後於照片上進行豐富的塗鴉作為紀念,以往大家覺得只有所謂的「御宅族」才會去女僕咖啡廳,其實除了外國遊客,為數不少的上班族其實下班後不見得會去居酒屋,反而喜歡待在女僕咖啡廳。如此成功的次文化也渲染至其他場域,皆出現以女僕為號召的店舖,或者 2005 年起出現的執事咖啡廳類型,皆是女僕咖啡廳概念的延伸,並拓展至日本各地甚至世界各國。目前在秋葉原最具規模的女僕咖啡廳,應屬 2005 年成立,結合女僕與偶像經營的「@home」,如果到秋葉原不知該從何體驗女僕咖啡廳文化,不妨從此處先進行體驗吧。

如何看待可愛金屬 (可愛いメタル) 於世界市場的風氣,有無特別想超越的目標。

小鳩ミク:比起可愛金屬啊ぽ~,我們比較不會拘泥於被歸類在哪裡,而是扎實的將我們的音樂推廣到全世界,讓全世界知道 BAND-MAID 是誰。當然一定會有想要超越的目標,那就是「世界征服」ぽ~。

〈Daydreaming〉單曲於台灣拍攝的緣起,對於成員來說台灣的感覺。

小鳩ミク:四月的時候我們第一次來台灣,進行〈Dreaming〉的拍攝,當時在事前進行場地挑選時,看到基隆八尺門阿根納造船廠的景色,就讓我們相當想來看看,最後在這邊以及林家花園進行 PV 拍攝,呈現出的影像,跟單曲想表達的意境相當符合,讓我們有種選對地方的感覺。台灣真的感覺相當炎熱,但我們的鬥志絕對不會被炎熱打倒的 ぽ~。除了代表的美食都嚐過,臭豆腐還是不太敢外,九份真的是個不錯的地方,希望可以到更多地區看看 ぽ~。

對團員而言最有意義的單曲。

小鳩ミク:全部都是 ぽ~,因為都是我們用 100% 全力以赴的作品 ぽ~。

成軍至今可曾有感到不甘心與不滿的部分。

遠乃歌波:有的時候還是會有人用外表來決定我們,在那個時候會感到不甘心,但也會因此更加努力,也很想跟大家說,請來看我們的表演吧,一定會讓你們有不一樣的感覺。

對於秋葉原與女僕文化於日本發展的想法。

小鳩ミク:秋葉原的女僕文化已經成為代表日本的重要文化之一,不論是其他國家的小姐與主人因為 BAND-MAID 成為認識秋葉原文化的契機,或者因為 BAND-MAID 而對搖滾樂產生興趣,作為兩種文化之間的橋樑,我們是感到相當光榮的ぽ~。

團員們喜愛的動漫作品。

廣瀬茜:最近的妖怪物語最新版我很喜歡。(團長是成員中最喜歡動漫畫的)

私下對於服裝的搭配想法,有無喜歡的品牌與設計師,喜愛逛的地區。

MISA:我喜歡鮮豔的顏色跟帶點魔樣感覺的服裝。

廣瀬茜:私底下穿洋裝比較多。

小鳩ミク:我穿 T-shirt 比較多,而且是 BAND-MAID 的 T-shirt,現在也不太出去逛街,直接自己樂團官網點一點下單就好ぽ~。(全場大笑)

彩姫:黑色系的服裝。

遠乃歌波:我喜歡帶有蕾絲與小碎花,夢幻感的服裝。

今年參與巡迴與演出,團員有無印象深刻的部分。

小鳩ミク:五月開始 BAND-MAID 展開全日本 6 地(8公演)的「初 One-man お給仕 Tour 2017」巡迴,不僅在首場東京 Kinema 俱樂部舉行的演出,每一場的售票都是秒殺結束,這是印象最深刻的部分 ぽ~。

即將於 SUMMER SONIC 2017 演出,團員的心情與接下來對於樂團的期許。

小鳩ミク:這是我們成軍以來第一次參與國際性的大型音樂祭,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知道我們的音樂,我們彼此也會更加努力,希望能有更多機會參與海外音樂祭的演出 ぽ~。

用一句話形容自己的音樂,團員的選擇是。

小鳩ミク:反差 ぽ~。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