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搜査線 – 三首不可錯過的 Nas 單曲

喜歡饒舌音樂的讀者請勿錯過《Illmatic》專輯

(pic via: Supreme)

街頭勁旅 Supreme 在新一季的單品露出中,一款肖像 Tee 的呈現引起眾家的一陣騷動,這位合作對象來自紐約皇后區,父親 Olu Dara 是位知名的爵士樂手,弟弟是饒舌樂團 Bravehearts 的 Rapper Jungle,而這位主角寫下了饒舌系譜中難以撼動的樂章,而他,就是在當代更有著「街頭詩人」美譽的 Nas。

其實在 Supreme 與 Nas 合作之前,2008 年應 Nas 於東京 ZEPP TOKYO 展開特別公演,STUSSY 與 NEXUS7 就曾與 Nas 展開三方合作推出聯乘短 Tee,本季 H&M 的音樂系列,也選擇 Nas 蔚為經典的專輯封面作為商品,為了幫助讀者朋友進一步認識這位東岸的饒舌砥柱,本回起點搜查線再次與老莫 ILL MO 老師合作,帶來三首不可錯過的 Nas 單曲。

N.Y. State of Mind (1994)

雖說 Supreme 與 Nas 的聯乘中,出現在肖像下方的「Nasty Nas」字樣,源自於 Nas 的別名,然而來自 1994 年《Illmatic》專輯中〈NY State of Mind〉單曲,有別於〈Empre State Of Mind〉帶出許多人心中的大蘋果,或許更詮釋了那分華麗之下重重的危機,讓人進一步認識那個在紐約皇后區,每日與生死拼搏的 Nasty Nas(在歌曲最後的 scratch 亦出現了 Nasty Nas 的呼喊)。〈NY State of Mind〉巧妙的運用低音提琴與畫龍點睛般的鋼琴和弦,以及美國爵士小號樂手唐納德‧拜爾德(Donald Byrd)作品〈Flight Time〉、Hip Hop 歷史上最具影響力組合 Eric B. & Rakim〈Mahogany〉的取樣,帶出一絲劍拔駑張的緊張氣息,真實呈現 90 年代的黑人貧民區,在槍枝、酒精、幫派、女色、古柯鹼與大麻間險象環生的拉扯,道出每個人雖然看似有自己的選擇,然而侷限在自己想見之中,就像身處於無形的監獄,一步步受到紐約的壓榨,讓下層的人只能冒著生死與犯罪的風險得到一絲喘息的空間。相當緊湊的詞韻 flow 編織出值得一再玩味的故事性,再怎麼弱肉強食,這裡仍是孕育 Nas,並讓他深愛的所在。〈NY State of Mind〉受歡迎的程度,連 Alicia Keys 都曾以自身的方式演繹其單曲;在傳奇製作人 DJ Premier、Pete Rock、Large Professor 與 Nas 激發的化學反應,如果您剛接觸嘻哈音樂,那麼被譽為史上最佳饒舌專輯的《Illmatic》,您絕對不可錯過,高度的創作質量讓整張專輯,每首單曲都有著一枝獨秀的優異呈現,更適合作為認識 Nas 的入門專輯,也因為這張專輯,奠定了 Nas 「街頭詩人」的決定地位。

If I Ruled the World (Imagine That) (1996)

1996 年對於美國饒舌音樂界是個極度動盪的年份,在這年 2Pac 因槍殺而身亡,Nas 於當年推出的第二張專輯《It Was Written》,在〈The Message〉單曲中一句「fake thug,no love」引來 2Pac 的不滿,〈Street Dreams〉單曲被控取樣了 2Pac〈All Eyez On Me〉,讓這張專輯營造了不小的話題,然而〈Street Dreams〉啟蒙了後來的 Lupe Fiasco,整張專輯又有著 Foxy Brown、Havoc、Dr. Dre、Mobb Deep 、自身所屬團體 The Firm 等眾星拱月的優異表現,加上 DJ Premier、Nas 極度推崇的 L.E.S.與 Dr. Dre 等聯手製作,讓《It Was Written》專輯再次感受 Nas 的成長,在藝術家的個性下,將人從底層的努力、得到成功與知名的歡愉、握有權力之下營造的敵人與迷失、經歷人生的苦難後對於未來的期許,藉由辭韻鉅細彌遺的訴說著,再次獲得相當的迴響。〈If I Ruled the World〉單曲取樣自 80 年代饒舌團體 Whodini 的〈Friends〉,與饒舌歌手 Kutis Blow 的同名單曲,並請來當時因第二張專輯《The Score》,獲得千萬銷售聲勢如日中天,Fugees (流亡者合唱團)當家女主唱蘿倫希爾(Lauryn Hill)與其合作,在歌詞中道出 Nas 期許境內黑人不再受到壓迫,各個種族皆能免去歧視獲得平等的待遇,下一代的年輕人不用為了現實環境而感到憂心,進而快樂的學習成長,這樣烏托邦式的浪漫,也成為喜愛饒舌音樂之外的普羅大眾,認識 Nas 的代表作品。

One Mic (2001)

2001 年對 Nas 而言可能充斥著多方面的折磨,在這年母親罹患癌症,與女兒呈現緊張的關係,被外界視為死對頭的饒舌帝王 Jay-Z,在第六張專輯《Blueprint》中〈Takeover〉單曲,暗諷 Nas 的私生活外,也抨擊在《Illmatic》專輯之後 Nas 已沒有精彩的表現,年底延續《Illmatic》概念的《Stillmatic》專輯,Nas 以〈Ether〉與〈Got Ur Self A…〉單曲為首,一掃灰霾的氣勢,以全開的火力帶出一張回歸街頭說唱的鉅作,在 R&B 歌手 Amerie、列為史上百大歌手之一的瑪麗布萊姬(Mary J. Blige)、布魯克林幫派饒舌大將 AZ 等好手跨刀合作下,讓《Stillmatic》獲得多方好評,並在當年拿下 Billboard 專輯榜第五名。〈One Mic〉在取樣 Phil Collins〈In The Air Tonight〉下,看似輕柔的節點與追求簡單生活的渴望,隨著越漸激昂的宣言將氣氛帶至高點,突然將情緒收回帶出「all i need is one mic」的低語呢喃,這種三溫暖式轉折產生三段 flow 的高低起伏,讓〈One Mic〉單曲甚至被譽為嘻哈版的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名曲〈Stairway to Heaven〉,穿透靈魂的呼喊,要將此首單曲視為唱功與情緒鋪陳的教科書,亦相當合適。

 I Can (2003)

身為老莫老師之外,虎編的私心推薦,取樣樂聖貝多芬(Beethoven)逝世四十年後才被人在遺物中發現的鋼琴獨奏小曲〈給愛麗絲〉(Für Elise),在以自身單曲〈Get Down〉的起頭下,輔以〈給愛麗絲〉的知名旋律,在三大段落中,藉由古往今來的故事道出 Nas 對於非裔新一代的期許:遠離毒品、凡事沒有不勞而獲、一切皆要努力練習、小心面對在外的各項誘惑、潔身自愛;多讀書、多學習,進而有能力改變這個世界,一句「I know I can,Be what I wanna be,If I work hard at it,I’ll be where I wanna be.」綜觀各式的饒舌作品中,其實是極具正面意涵與教育意義的一支作品,至今仍讓人難以忘懷。

出身自爵士樂世家的 Nas,自幼受到父親 Olu Dara 音樂上的薰陶,然而幼年遇到的教育制度,將聰明的黑人小孩編至放牛班,以致後來的快克販毒時期,讓這些來自街頭的小孩,為了求生提早面對了社會的黑暗,也因此揭開 Nas 詞句的糖衣下,流露出的是文化、社會與種族撕裂中,每個真實與血淋淋的故事,造就了 Nas 縝密思維下,如此刻骨銘心的饒舌詩句,更值得讓人好好品味每一首作品。對於 Nas 有興趣的讀者朋友,除可參考 2014 年 Nas 成長與創作歷程的《Nas: Time Is Illmatic》紀錄片,也別忘記 Nas 在 2014 年,曾在饒舌悍將 Dwagie 大支的邀請帶來〈不聽 Feat. Nas〉 這首精彩的合作。喜歡品牌圖像設計的同時,也期待更多讀者朋友認識合作對象的經典來由,相信也會更加有趣。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