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搜査線 不相像的雙胞胎 UNDERCOVER 2018 春夏「Janus」系列之圖像解碼

相較於《鬼店》,藝術家 Cindy Sherman 生活與工作間的切換更值得咀嚼

一般講到 UNDERCOVER 的整體風格,會用超現實、唯美以及最著名的詭譎,即便品牌有著鬼手、鬼后等標誌性圖像,甚至是 2014 秋冬系列的吸血鬼妝容,都未曾將 UNDERCOVER 與驚悚做聯想,而這也是 2018 春夏女裝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原因。取名為 Janus 的系列名稱,是來自古羅馬的門神,有著一老一少的兩張面孔,代表開始也是結束,是英文中一月 January 取名的參考來源,Jun Takahashi 高橋盾用 Janus 來比喻每個人都有兩個面向。

(pic:Fashion PressWWDwynnenator,

2018 春夏風格定調在 50 年代的優雅,頭巾、尖頭鞋、連身裙、小提包以及彼得潘領皆為代表單品,而除了連身服外,也加入西裝、工裝、晚宴禮服等不同取向,且包含一貫的印花和人像圖案的穿插,有趣的是有幾套服飾擁有雙面穿的功能性,就像是呼應人類裡外不同的個性,至於成雙成對的模特兒,則是向經典恐怖電影《鬼店》中的雙胞胎取經。

(pic:HIGHSNOBIETY

在觀看 UNDERCOVER 2018 春夏發表會時,開頭灑下詭譎的粉色燈光,耳邊響起《鬼店 The Shining》的開頭曲,瞬間令人卯骨悚然,雙雙入對的模特兒點上連身裙,彷彿聽到經典的台詞「Danny,play with us,forever…」,高橋盾刻意在壓軸安排身穿青藍色連身裙的雙胞胎,更在其中一位服裝上加入紅色垂線,血腥味十足,其實這並非是 UNDERCOVER 第一次用仿雙胞胎來呈現展示會,2004 年春夏 Languid 系列將正常與解構後如同溶解的兩種版本,同時亮相於伸展台,觀賞者更能輕鬆比較兩者差異,此季則偏向詮釋藝術家 Cindy Sherman 真實生活與作品中自己的反差。

(picPinterest

Cindy Sherman 是美國著名女人像攝影師,她的鏡頭下大多是畫著大膽彩妝的女性,強烈的視覺正如同此季 UNDERCOVER 般,高橋盾和 Cindy Sherman 大約是在六年的東京認識並成為朋友,「她的生活很普通,但沉浸於創作的她是完全不同的一個人」高橋盾如是說,由此啟發並將她的攝影貫穿系列,譬如下圖左為 Cindy Sherman 就讀紐約州立大學布法羅學院時期的的自拍作,右側則是佈滿她作品中屢屢使用的大紅唇元素,一則黑白、一則鮮豔。

(pic:Now Fashion, TATE, 10

1977 年 Cindy Sherman 開始了她的無題電影停格系列 Untitled Film Still,將自己打扮得摩登且時髦的 B 及電影明星或雜誌模特兒,用毫無瑕疵的畫面疑忌帶著隱憂的眼神來製造諷刺感,訴說社會對女性刻板印象下的無形壓力,系列到 1980 年共發表 69 張的影像,且收入為一書於 1984 年發行。

(pic:SZ Mag, Design Observer, TATE

80 年代開始 Cindy Sherman 往彩色照片發展,開始尤物雜誌封面、偉人、怪誕、時尚名媛以及丑角等不同時期,全程依舊由她一手包辦,從構想、布景、花妝到拍攝,至於完整 Cindy Sherman 的作品皆在 MoMA 博物館網站有詳細的整理。

(pic:Saatchi Gallery, Twitter by AMBUSH, The Broad, Style Zeitgeist

而這之中有一個相當有趣的亮點,高橋盾使用了 Cindy Sherman 替 COMME des GARÇONS 1993 秋冬系列拍攝的形象廣告,怪異、黑暗的色彩讓人看過便無法忘卻,高橋盾一再再度的向他起蒙恩師川久保玲致敬。或許這系列除了代表 Cindy Sherman,更是暗指高橋盾本人,從他不苟言笑、彬彬有禮的外表下,Gyakusou 的運動、Uniqlo 之 UU 的簡單,或是跟 Supreme 的派逆都是可以想像,但龐克搖滾樂?詭譎怪誕風格?只能說奇才的思想不被外在侷限,或著說究竟是日常生活代表他;亦或這些作品才代表他,問題在高橋盾對次季的說明中有了解「Everything in this world is upside down and inside out. No one knows what reality is anymore.」。

(pic:hintfashion-press

via:WWDwynnenat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