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搜査線 / MADSAKI 的藝術魂 超展開

連那位世界知名的藝術家都讚嘆不已

(pic : honeyee.com)JUICE Taipei 近期宣告了 CLOT 最具識別的代表系列 Alienegra 將以荊棘迷彩再次回歸流行市場。除販售迷彩短袖 tee、迷彩連帽上衣、3M 反光短褲和迷彩內褲,JUICE Taipei 更販售限定款式黑色荊棘斗篷、雙面短褲、以及黑荊棘皮帶,已為台灣的流行市場掀起新的話題。在這背後其實有一位功不可沒的存在,本回的起點搜查線,就帶各位讀者朋友認識這位去年曾來過台灣的藝術家,Kazuki 與 EDC 的好朋友 – MADSAKI。

1974 年出生於大阪的 MADSAKI,過去曾於紐約名校帕森設計學院(Parsons School of Design)就讀建築系,奠定了藝術方面的基底,熱愛自行車的 MADSAKI 爾後在美國居住擔任郵差,直到 2001 年 911 當日被一輛無視紅燈的車撞上失去了工作,貧苦之中對大蘋果背後的真實社會有著深切的體悟,爾後加入以 David Ellis(曾擔任 Geisai 藝術節評審之一) 為首的紐約藝術團隊 Barnstormers 一員,四年的時間中,在學習雕塑與塗鴉的過程重新建立對藝術的認知,堅定以藝術為生的志向,之後便開始使用 MADSAKI 的名字進行藝術創作。

綜觀 MADSAKI 至今的創作可以歸納出三個關鍵性的轉折,2005 年回到日本的 MADSAKI,經友人介紹認識了 UNDERCOVER 的主理高橋盾(Jun Takahashi),在當時對時尚並不感興趣的 MADSAKI,受到了 JUNIO (高橋盾) 同樣喜愛繪畫的影響,兩人便一起在當時 UNDERCOVER 的工作室進行創作,對應當時 04、05 年 UC 的怪物與內臟系列,兩人共同的手繪創作就像是暗物質對上黑洞般,其作品為服飾產業投下一顆震撼彈,當時於中目黒舉行《INTERMISSION》展推出的美術設定集《INTERMISSION MADSAKI x Jun Takahashi | UNDERCOVER》,至今仍是許多時尚與藝術愛好者必備的珍藏,也因高橋盾的關係,讓 MADSAKI 躍升象徵日本街頭流行的重要砥柱,進一步受到廣泛的注意。

第二個轉折相信許多朋友並不陌生,早先在《INTERMISSION》展覽籌備時,MADSAKI 在 UNDERCOVER 工作室認識了來訪的陳冠希,一拍即合種下了合作的因子,2006 年起 CLOT 經 MADSAKI 設計的 Alienegra (Alien+Negro 字彙) 系列,將荊棘與迷彩結合的「荊棘迷彩」圖樣,從最早的綠、白、紅等色,到以沙漠迷彩為基底融合荊棘元素,為 CLOT 帶來爆炸性的好評,爾後包括 EDC《讓我再次介紹我自己》的藍荊棘圖樣, CLOT 使用荊棘迷彩的多項合作與單品開發,也讓 MADSAKI 的名號打響亞洲地區,成為知名的藝術創作者。

而所謂的 Alienegra Face(或者 ERGA Face)系列,源自 MADSAKI 以建築學底蘊進行的「UNTITLED」系列創作,從帶有工業性的線條曲線與角度對稱讓人聯想至部落般的面具,爾後增加更多的題材,也帶有金屬樂團般的即視感。2010 年 “MAN IS IN THE CAN” IKASDAM by MADSAKI 個展,與迪士尼合作下以米奇為基底的系列創作,在當時渋谷現已閉館的 PUBLIC/IMAGE.3D 藝術空間,以及上海進行展出,更透過 TOKYO CULTUART by BEAMS 的協助,經 COSMO LIQUID 主理原型師近藤智製作立體作品,也讓 Face 系列增加了一分玩心的趣味,另外透過好友倉石一樹的協助,也為 MADSAKI 帶來 adidas 等更多合作契機。

而運用幾何性的題材以及自身喜好的作品,有兩個代表的作品在此做個介紹,左邊是 2010 年 MADSAKI × EFFECTOR “fuzz – KILLER WHALE”,以殺人鯨為題材,將黑白兩色融入夏目光教於 2004 年成立的眼鏡廠牌 EFFECTOR 其代表型號之一 fuzz,為原生其音樂性的 EFFECTOR 增添一分藝術的視覺感;右邊為 2007 年 Beams 與 MADSAKI 結合 Vans 推出三方聯乘,由 MADSAKI 對自行車喜好投射出的單車惡魔,推出 Slip-On 與 Sk8-Hi 鞋款。以“Act Local, Think Global”標語印於鞋頭前端的設定,來自於 MADSAKI 不時強調需要跳脫出身地與居住地,與世界接軌的創作概念。

(pic : hidden-champion.net)約 2013 年左右 MADSAKI 經歷了一次創作的低潮,當時突然不知道該怎麼進行創作的 MADSAKI,將覺得人生短暫,心中不安的情緒與憤怒,轉化為一連串以英文呈現的 F WORD 與俚語,這類以噴漆罐進行的創作為 MADSAKI 帶來心理層面的舒壓,也開啟了用挑釁語彙進行繪製的方式,正當 MADSAKI 思考著這樣算不算藝術,其中一幅白色背景下以黑色寫著「HOLY FUCKING SHIT」的作品被德國的藏家相中,也開啟了這類彷如過去紐約街頭或地鐵車廂被恣意擾亂的塗鴉標語呈現。

(pic : ARTSY)第三個對 MADSAKI 藝術之路重要的轉折,在於將塗鴉式題材延伸至翻玩的構想,2015 年名為「WANNABIE’S」的個展,MADSAKI 將展場裝置成一個藝術拍賣現場,並將達文西 (Leonardo da Vinci)、馬諦斯 (Henri Matisse)、畢卡索(Picasso)等西方藝術大家的作品重新繪製,此作法讓當時完全不認識 MADSAKI 的村上隆在 Instagram 發現,並買下了馬諦斯 (Henri Matisse)的「DANCE」仿作,這幅 107×168 的大型作品,在 2016 年於橫濱美術館的 「村上隆的 superflat collection」 收藏展中出現,也成為 MADSAKI 與村上隆的首次見面。

2016 年參與過富錦街 Heather Grey Wall 開幕的讀者,應不難對擔任來賓之一的 MADSAKI,其豪爽的個性有著深刻的印象,雖然很不巧, MADSAKI 的個性是村上隆第一印象討厭的那種,但其作品的後座力卻持續吸引著村上隆想更近一步認識 MADSAKI,除購買多幅畫作外,更建議 MADSAKI 轉以好萊塢電影題材進行繪製,甚至歡迎將其知名的微笑小花惡搞,並在村上隆於中野的藝術空間 Hidari Zingaro 舉行「HICKORY DICKORY DOCK」展,說真的這種笑臉容易聯想至 2012 年的恐怖片《SMILEY》,看似開朗的笑容下,藏著的是一絲生命經洗滌過的悲傷與惆悵,如此的藝術家個性受到村上隆的認可成為好友,藉由 Instagram 上的推薦,讓 MADSAKI 這種以獨特角度檢視、批判社會與世界的風格,得以真正跨進藝術界,成為藏家們的新選。最近 MADSAKI 則是以太太 lommi 為題材進行一系列創作,同樣受到廣大的討論與迴響。

在藝術的領域之外,有兩本可能讀者並不陌生,在台灣亦有進行販售的書籍,那就是《正確的 FUCK 使用方法》和《正確的 BITCH 使用方法》。由經常與《POPEYE》和《BRUTUS》雜誌合作的繪師 NAIJEL GRAPH 擔當插畫繪製,內容部分濃縮了總監修 MADSAKI 每天生活工作用到的詞句,在《正確的 BITCH 使用方法》甚至特別感謝 EDC 提供了「Bitch Made」一詞,可說是相當具惡趣味的兩部作品。在本回起點搜查線的最後推薦給讀者朋友,下次看到 Alienegra 系列,可別忘記 MADSAKI 這位重要的推手喔。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