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DAN mag vol.2

move generation

起點搜查線 / 時代的眼淚 原宿系少女的時尚聖經《Zipper》雜誌宣告停刊

紙本雜誌的盛行,往往與文化的脈絡息息相關。當 2015 年從月刊改為季刊,一股不尋常的氣息也開始蔓延。繼日本辣妹發源誌《egg》、滿載龐克、蘿莉與騎士風格的《KERA》、著重少女街頭時尚的《CUTiE》與今年二月宣告結束,象徵日本流行文化的重要街頭時裝刊物《FRUiTS》,有「原宿系少女時尚聖經」之稱的《Zipper》雜誌,也宣布將在 12 月 22 日發刊後,結束自 1993 年祥伝社創刊發行 24 年的光輝歲月。

從 60 年代起接收大戰後美國帶來的西洋風潮,70 年代蔚為時裝雜誌代表的《an・an》,數次以專題介紹這象徵年輕人文化的發信地,位在東京都澀谷區,圍繞明治神宮、代代木公園、竹下通、表參道、國立代代木競技場一帶的原宿,至今仍是日本街頭文化的領頭羊。自由、大膽、個性與多元搭配,正是原宿風格最大的魅力所在,而《Zipper》雜誌於日本流行史重要的定位,在於確立了「原宿系」這個重要的詞彙,以 10 代至 20 代前半為 TA(Target Audience 目標對象群),《Zipper》成為祥伝社另一代表男性雜誌《Boon》以外,專門於女性流行時尚的刊物,以原宿為中心介紹第一手的流行、文化信息,堅持提倡女子展現其獨特個性,並在當時於雜誌連載以《NANA》作品走紅全日的少女漫畫作家矢澤愛老師最新作品,進一步合作獨家聯乘,也奠定了後來在成熟豔麗的「赤文字系」外,以混著搭出率直俏麗的「青文字系」風格。《Zipper》孕育出哪些於當今造成影響的模特兒呢?

其他如曾為當紅讀模,現專注演藝事業的青柳文子、充滿甜美氣息的專屬雙胞胎模特 mimmam,個子雖小卻俏皮可愛的瀬戸あゆみ(瀬戸Ayumi)等,展現《Zipper》對於女子流行極高的敏銳度,不僅在年輕女性間大受歡迎,就連許多服裝業界人士、或是嚮往服裝流行業的設計者,也都以《Zipper》的撰稿思維為學習目標。

有別於《FRUiTS》雜誌主理人青木正一曾揭露,景氣的蕭條開始改變了新一代年輕人的購物與搭配思維, 2015 年起這種狀況變得日益嚴重,不僅在穿搭上失去了創意與活力,造型上也逐漸遠離雜誌所要求的標準,《Zipper》對外表示隨著讀者的喜好與流行造成媒體的風格產生巨大改變,整個廣告環境也產生劇烈的變化;雖然自 2015 年因應此狀況將月刊改為季刊,仍無法為持續的虧損進行止血,故在此停止了實體印刷的發行,未來將考慮以新的形式回歸市場,並表達對於讀者支持的衷心感謝。

當我們思考著景氣或者快時尚流行下,是否扼殺了服飾搭配的多元性與創意,受到居藝廊 G.Gallery 邀請即將於 12 月來台,過去曾為《egg》雜誌創意製作人的攝影師米原康正,曾道出了這樣一段訊息:「過去原宿由前輩們創立特有的文化,當竹下通成為了觀光區,大家將焦點轉往裏原宿,年輕的小店有著無限的活力,也產生群聚效應,但大人們認為建更大的商店可以聚集更多人,所以藉由漲房租將這些創意人才被迫遷離,外資大型商店林立下,廉價品牌不斷進駐,雖然我們沒有意見,但買衣服的人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無知貧乏;而在媒體面,即便是年輕取向的雜誌,做出來的卻是 4、50 歲總編、營銷人員們理解的東西,年輕人的文化沒有在本質上紮根,彼此追逐簡明易懂的形式,只要趕上潮流,先賺一筆再說,等這波流行退燒後,再去尋找新的流行,沒有一絲連貫性。」

寫到此時,腦中不禁響起中國大陸搖滾先驅者崔健,在〈不是我不明白〉一曲唱到:「不是我不明白,這世界變太快。」世界變動太快是否無形之中成為一種擋箭牌,當文化的一部分由傳媒所形塑,傳媒究竟該擔任什麼樣的角色,如何在商業與提倡獨立自主中取得平衡,《Zipper》的停刊,再次為我們的流行文化,留下一個值得深思的註腳。

起點搜查線 / 時代的眼淚 原宿系少女的時尚聖經《Zipper》雜誌宣告停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