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Maker / 愛冒險的工具狂和實驗家 — Rick Wu

Risk Studio

The Maker

愛 冒 險 的 工 具 狂 和 實 驗 家
— Rick Wu / Furniture Designer —

次見到 Rick 的作品約是五年多前,還記得那午後天氣正好,陽光灑進富錦街的放放堂(funfuntown),結合厚實柚木桌板與黑鐵著腳於一身 Maker’s Table,就隨著銜接處的黃銅螺絲在展示窗邊低調地發亮;雖然名為著重功能與耐敲槌的「手作者工作桌」,桌體中央的纖長的 X 字金屬架和細節處的鐵牌 Logo,卻又讓這極具工業感的家具帶有幾分優雅,在周邊的家飾品、雜誌和植栽的映襯下特別賞心悅目。當時透過放放堂(funfuntown)老闆蕭光的介紹,才得以認識這位對鐵件家具充滿熱情的年輕設計師。

五年過去,Rick 從一人工作室至今成立了無所不包的設計品牌 RISK STUDIO,在商業與個人創作間持續拿著畫筆和焊槍,努力建構他對鐵件與家具的熱忱。

從朋友訂製的一張桌子開始

憶起創立品牌的起點,Rick 說他製作的第一張桌子是來自朋友的訂單,為了台北國際書展和手作工坊活動特別訂製的,在沒有預算和形式限制下,就這麼不計成本地畫圖、挑選材料,在家中客廳的一角拿起工具敲敲打打,連螺絲都是親手製成,而當時的成品也成了後來自創品牌家具的雛形。也是因為這筆友情訂單,讓 Rick 的作品在書展上被放放堂老闆相中,後來鼓勵他成立個人品牌。

工設系背景為 Rick 打下穩固的設計基礎,還是學生時為了省錢就經常自己動手 DIY,連現在台北住的家,所有的家具、輕裝潢,都是他花了一年多一點一滴親手打造。但 Rick 大學的畢製作品其實和家具搭不著關係,對機械結構很有興趣的他,在當時設計了一台腳踏車模型,直到三年前有機會至英國的腳踏車私立學校進修短期課程,才真正手工實作了「能跑」的腳踏車,進而磨練他的鐵件工藝。

是天馬行空的 Designer
也是親力親為的 Maker

聊到他正式成立工作室開始承接商業案後一路的心得,Rick 分享道:「大學時期的訓練著重的是想法,所以作品多半還是拿著圖和材料去給廠商做,後來透過自修鑽研:書籍、網路教學、請教工廠師傅,慢慢摸索下手作技術才逐漸成熟。能親手做的好處就是可以掌控品質,出來接案後常會遇到圖拿出去廠商不願意做的狀況,說我的設計給他們出難題,而且訂量少又費工,不然就是打樣出來品質不理想,中間需要經過好幾度修改,現在自己能做,懂得一些技術問題,也比較好跟配合的師傅溝通。

但一般消費者通常不會去看手工家具背後的成本、工藝品質,更別說要花幾萬塊買張桌椅放在家裡,況且市面上已充斥著非常多便宜的複製家具。因此,獨立設計師若要單靠高門檻的鐵件家具創作來生存,在台灣會非常辛苦。」

除了個人家具品牌,Rick 也接受客製化訂單和商業案合作。他最喜歡挑戰客戶的難題,藉機實驗未嘗試過的製作方式,並將之化為創作的養分。

THE MAKER’S DESK
  • 與客戶溝通的橋樑 — 筆記本
  • 保持好的精力 — 維他命
  • 紀錄腦中的想法 — 色鉛筆
  • 討厭發名片 — 名片盒
  • 修飾零件 — 砂輪機
  • 精準的掌握零件 — 游標卡尺
  • 隨時隨地快速方便的測量 — 捲尺
  • 加工前的定位 — 大力夾
  • 承受焊接時的高溫 — 手套
  • 製作前要絕對的量測 — 直角規
  • 生命之水 — 單品咖啡

從拿著鉛筆的 Designer ,真正成了戴著手套、技術「還算」純熟的 Maker,他認為自己整整花了五年,也就是今年,才敢說是邁入比較穩定的階段,「前幾年可能還是會遇到一些技術上沒辦法控制的狀況,但透過幾回商業案的考驗、實驗和摸索,累積經驗值,做出來的產品品質也才更佳穩定。」在接案訂製案佔滿目前 80% 行事曆的狀態下,他並不認為自己失去了創作與商業間的平衡,挑戰客戶出的難題成了 Rick 在忙碌工作中保有新鮮感和熱情的心態與方法—透過客戶指派的功課,在有限的預算、時間內,交出在自己能力範圍內最好的作品,哪怕是虧錢,都要堅持讓交出去的東西在水準之上。

「一個家具做壞,它就會在客戶的家裡或一個空間中醜五年、十年,甚至更久。雖然最近我才開始學著『擇善固執』,但我還是會告訴現在的夥伴:有空間就要盡量去修正,到自己真正滿意為止,畢竟一件作品交出去它就回不來了。」

Rick 也謙虛地認為,自己稱得上是一位產品設計師,但很難有耐心去達到所謂「職人」或「工藝師」的高度;對於手作的要求,也只要能以現有的能力和技術,盡量去實踐所想便已足夠:「我認為『職人』是個很偉大的角色,還是以設計師這個角色為基礎,再去思考如何將自己的想法與工藝結合。而且技術是比不完的,永遠都有比你更厲害的人,但至少精神上,我們可以向職人看齊。」

「技術是比不完的,永遠都有比你更厲害的人,但至少精神上,我們可以向職人看齊。」— by Rick

No Risk No Fun!
享受當個觀察家和愛冒險的實驗家

採訪過程中,我們邊聊邊隨性地在工作室裡參觀、摸摸黑鐵(長駐工作室的監工老大),目光除了被牆面上玲琅滿目的工具、海報吸引,還有兩張全開的手繪行事曆,貼近一看,上頭寫滿了會議、交期和工作夥伴的行程。Rick 笑說,雖然現在的生活幾乎都被工作佔據,下班或放假只喜歡待在家裡,偶爾忙裡偷閒,才有機會趁假日去爬山、騎腳踏車,但他從沒有因為工作而感到彈性疲乏,或少了創作靈感、想法枯竭的問題。

對 Rick 來說,充實自己最好的方式就是觀察生活中的一切:「我喜歡坐在咖啡廳或公園裡,當個『路上觀察家』,幾年前在歐洲獨自旅行七個月,最常做的事就是拿個筆記本坐在街邊素描、紀錄想法。我覺得所謂體驗生活、充實靈感,並不需要很假掰地去什麼高級露營場地或觀光景點,就算去生活百貨挑選用品、看到路上的廣告,都能帶給我很多想法;如果是我會怎麼設計眼前的醜看板、小北百貨裡一百元的筷子跟十元的筷子做工差在哪裡,思考生活中的『選擇』是件很有趣的事。」

和 Rick 聊天就像老朋友一樣放鬆,我們邊訪談邊在工作室閒晃,欣賞這位工具狂整齊有序的收納傑作,也和監工老大「黑鐵」玩了起來。 

或許也是這種很懂得在生活中作樂的個性,面對繁複粗重的製作、緊湊的交期(編輯半年多前下訂的鐵信箱,也終於能在他下個月的行事曆壓上交貨日)Rick 總是能讓心情和思考保持彈性。

不過,他期待 2018 年能稍微調整腳步,目前也已為工作室增添了正職夥伴,希望能有更多時間投入於品牌的創作中,突破最初單純滿足個人喜好的設計,嘗試創造能與各類型的使用者互動,且能適應更多空間的起居用品和家具作品;實踐 ”RISK” 的衷旨 — “No Risk No Fun” 當個貪玩、愛冒險的工具狂和實驗家。

Ask The Maker
Q1:推薦書單:《包浩斯》— 如果不是「包浩斯」,世界不是你眼中所見的樣子、《最後一個知識人》— 人類是無法脫離社會的群居生物
Q2:最喜歡的電影:大快人心 (1997)
Q3:近期啟發你的一句話:擇善固執
Q4:愛逛的店:整條太原路的五金材料行
Q5:印象最深刻的展覽:走進海澤維克工作室
Q6:心中最經典的作品:Konstantin Grcic — Flos May Day Table Lamp 圓錐工作燈
Q7:創作的堅持:不用假材質,如:貼皮、仿皮、仿金屬
Q8:最享受家具製作的何項流程:做出第一個,也就是 001 號樣品,但一樣東西做到第 3 個就沒耐心了:)

“No Risk No Fun” 當個貪玩、愛冒險的工具狂和實驗家。

Rick Wu The Founder of Risk Studio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