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搜査線 / 風暴擴大 H&M 與塗鴉藝術圈的戰線一觸即發

如同 McDonald’s 般快速便利,所謂的 McFashion(快速時尚),以歐洲為中心席捲全球,成為近十年服裝產業的重要趨勢。雖然豐富的款式與平易近人的價格,滿足消費者們對於時尚的嚮往,得以在日常進行各式的搭配,然而在精神與視覺的愉悅之後,物質資源供過於求的消耗,與在原創性產生的爭議,也越來越成為浮上檯面,讓人深思的焦點。想先請問各位朋友,對於「塗鴉」,您會覺得是藝術,抑或只是一種表現手法,我們先不做定奪,圖中我們看到來自瑞典的時裝公司 H&M,近日店舖外的櫥窗受到塗鴉客不留餘地的「巡禮」。是什麼原因讓塗鴉客們群情激憤,甚至連指標藝術家 KAWS 都罕見的打破沉默出聲,本回的起點搜查線,就帶讀者朋友了解這個事件的起末。

提到 H&M,或許有些讀者對年初以黑人小孩為模特兒,身穿「叢林裡最酷的猴子」(coolest monkey in the jungle)服裝,被視為極具種族歧視意涵的設計,連曾為其代言的加拿大歌手威肯(The Weeknd)都大為震驚,公開表示絕不會再與其合作的新聞記憶猶新。而近年 H&M 與塗鴉藝術家引起的衝突,可回溯至 2012 年 H&M x Maison Martin Margiela (MMM) 聯乘的發表。當時這個於世界各地創造搶購熱潮的聯乘販售之際,位在比利時布魯塞爾遠方的 Maison Martin Margiela 品牌零售店門面,被法國藝術怪傑 Kidult 進行大幅度的塗鴉,並在右下角註記「OUR MISERY, NOT YOURS!」(這是我們的苦難,不是你們的),對應當年 Kidult 提出的「Your Luxury Is Our Misery」宣言,他曾表示這些大張旗鼓打著時尚名號的品牌,將塗鴉視為賺錢的工具,卻一點也不了解其文化內涵,如果真的喜愛塗鴉文化,應該會很高興 Kidult 「贈與」的作品才是。

上述事件雖然不算直接的與 H&M 產生正相關,無獨有偶 www.kidultone.com 於這個月初免費贈送 100 件,僅需自付運費的 “DEATH NOTE” Tee,在背後列上了 H&M,以及一月在多倫多店牆獻上「TORTURE」噴漆,可以想見 Kidult 早就「觀察」這品牌很久了。

而於紐約布魯克林區 Williamsburg 一處手球場進行拍攝,H&M 近期釋出的「New Routine」運動系列廣告,在進行後空翻的牆面正是在洛杉磯知名塗鴉藝術家 Jason “REVOK” Williams 的作品上,廣告推出之後,Revok 隨即指控 H&M 在未經創作者允許下盗用其作品並作為商業用途,H&M 方面則是訴請法院認定 Revok 的塗鴉是破壞公物的非法創作,並不適用於版權保護法,並表對外表示 H&M 尊重每位藝術家,然而「街頭藝術」與「塗鴉」實際上是破壞行為,並非正當創作,因此並不受到版權的保護。此話一出自然引起塗鴉圈的熱烈關注,包括 #fuckhm、#payrevok 等 hashtag 開始在 SNS 社群蔓延,連出身街頭塗鴉的 KAWS 也打破沉默,在限時動態發布畫著「R.I.P H&M」的圖樣,表示不會允許這樣的公司未經授權,任意使用塗鴉藝術家作品心血與文化,為了商業利益去販售產品。

要說盜用的話這其實並非 REVOK 作品的第一次,THE HUNDREDS.com 在 2014 年就曾指出,義大利指標設計師 Roberto Cavalli 品牌副線 Just Cavalli 推出的 Graffiti 塗鴉系列,未經許可使用了塗鴉藝術團體 Mad Society Kings 成員 Revok、Reyes 與 Steel 2011 年在舊金山小拉丁區 Mission District 的聯合牆面創作進行商品販售,最後雙方是以和解收場。

對應《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曾刊登 Graffiti Is Young, Cool, Creative – Let It Happen 專文,知名歌手 John Mayer 2006 年單曲〈Waiting On the World to Change〉,請到塗鴉巨匠 Futura、Tats Cru 與 Daze 創作與歌詞相連的圖像,KAWS、Banksy 等藝術家作品讓人爭破頭也想納入收藏,塗鴉是否為藝術,智慧財產權是否不再侷限於傳統媒介,能夠為街頭藝術家多一分保障,對於公共場合與私人財產進行的塗鴉視為創作或者惡意破壞,也必須從每個事件牽涉的情境、法律層面進行檢視,非單一標準而概括全部。至於接下來街頭藝術圈將如何進行串連,H&M 後續會有什麼行動,這個事件值得讀者朋友們繼續進行關注。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