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DAN mag vol.2

move generation

起點專訪 / 解剖皮卡丘的就是他 小田隆邀您進入穿梭幻想與現實的生命禮讚

KEEDAN SPECIAL INTERVIEW

解剖皮卡丘的就是他!

小田隆邀您進入穿梭幻想與現實的生命禮讚

這個事件要從 2015 年一次課堂中發生的趣聞講起。教授藝術解剖學的小田隆被台下學生要求畫出寶可夢靈魂要角皮卡丘的解剖圖,結果小田老師不疾不徐,用白板筆呈現出皮卡丘的骨架,讓台下學生驚呼連連,更進一步小田老師在隔日揭露右邊的新作,表示當時即興的繪製,尾巴部分用貓的尾骨不太恰當,還是要以鼠類才適宜;而且耳朵的部分與兔子相同為軟骨,所以不會有骨頭存在。如此詳實的詮釋經 SNS 社群大幅度轉載,興起一股討論熱潮,成為大眾討論焦點之前,小田老師其解剖圖在日本是出了名的精準,還沒進美術館就先被博物館邀請,參與各種古生物復原與解剖,其作品也成為許多年輕畫家學習的範本,成為日本最具代表性與知名度古生物復原畫家。

此度受谷居 Gu Ju 之邀,小田隆舉辦首次台灣個展【生命的痕跡|解剖幻想與現實的小田隆】,除帶來一系列與生物等比例大小之原畫,為展現對台灣觀者的期待與熱情,特別於開展當天進行 Live painting 創作,並以「台灣專屬」進行新作的繪製,讓所有觀眾都能親眼目睹小田隆以藝術家之姿呈獻的特別畫作。

「其實我只算是 part time 的藝術家。」開門見山小田笑著與我們表示,大學教美術解剖學,身為接受日本各博物館委託,將屍體去皮露骨製成標本的指標性代表,如何賦予這些不幸死亡動物新的生命,帶來傳承後世的教育意義,解剖過程往往讓小田老師感受,這些生物其實以各自獨特的方式精彩的活著,不論是資訊或者知識的獲得,其豐富的養分超越你我想像,如此的衝擊進而讓小田老師開始思考人類與動物,甚至古生物是用什麼樣的構造,在不同的形態與環境下生存著,所產生對生命至高的敬意,這樣的思維也成為小田老師創作的起點。

本次展出的作品幾乎都是哺乳類,包括人都是哺乳類動物,注意看骨骼與肌肉紋理,臉部表情會相當的多,所以哺乳類的骨骼與其他物種相比是完全不同的。「當我從哺乳類的生,看到漸漸變成骨骼,那種感受是相當奇妙的,以河馬為例,看到河馬頭骨圓滾滾的可愛感覺,很難想像他們在非洲其實是殺害最多人類的物種吧。」

註:身為陸地第三大動物,且為淡水物種中的現存最大型雜食性哺乳類動物(對的河馬並不是草食動物),河馬在非洲天敵較少的情況,一年殺人的數量遠高於非洲獅與鱷魚。

「在河馬旁展出的長頸鹿是經過動物園飼養的」,小田老師表示:「動物園飼養的長頸鹿,比起野生的牙齒特別不好,也比較會生病,當他變成了骨骸經過繪製,反而能從更多的角度,如頭骨的構造與牙齒壞掉的部分,幫助對生物有興趣的人進行另一番考究。」對小田老師而言,畫這些作品並不是紀錄他們的死,而是當成生物般呈現另一種活著的樣貌,以獅子與老虎為例,可以從頭骨的考究觀察老虎是公、獅子是母,創作的同時也不是單看著頭骨,而是去揣摩、想像如老虎腳掌貼地挺胸,那種威風的感覺,透過畫作所流露的生命感,唯有近距離欣賞原畫可以深切體會。

在系列作品中可以展現小田老師揉合美學與人類未來想像的代表,莫過於〈長翅膀的人〉這幅作品。乍見標題,我們最直接的聯想可能是神話中的天使,或者電影《X戰警》中的 Angel,然而小田老師眼中會長出翅膀的人,重點則是在手骨部分的發展。「從理性的邏輯來看,肩膀的部分是不會長出翅膀的,更不是從背後就會長出來,應該是像雞翅一樣,所以在繪製時是朝著這樣的方向,從手骨的指骨到手肘去進行延伸,另外在構圖的呈現,原本只有一半是人一半是骨骼,後來想到加入翅膀的進化,會有更奇幻的意味,〈長翅膀的人〉作品也因此而完整。」問到老師覺得繪製骨骼最困難的部分,除了手與腳,所有生物骨骼延展的尖端,其比例的拿捏是最費時的;烏鴉的部分是看著標本進行創作,後來融合有「太陽使者」之稱的靈獸八咫烏(三足烏鴉)元素,就真實感的拿捏幫他加上了一隻腳。

從小就熱愛繪圖,經常把廣告傳單的背後畫的滿滿,小田老師另一個喜愛的題材其實是機械,然而是否會想將人體或動物與機械結合,小田老師給了我們這樣的答案:「人體與動物本身已經是相當完整、成功的機械,所以我不會強加其他混合物或者人為的半成品,去破壞這分美好與純粹,這樣是不合理的。」老師也表示機械是硬的線條,然而生物是完全不同的走向。2014 年老師也曾發表貓咪與 Vespa 機車的作品,擬人化的呈現亦流露一分宮崎駿動畫般的奇幻感。

在人體與生物之外,小田隆老師曾進行建築的繪製,而這也是老師覺得最困難的題材之一。「要我去數玻璃窗的數量,不如去算脊椎有多少節我會開心許多,我沒辦法一直畫一樣的東西(笑)」另外最困難的無非是古生物的復原,畢竟我們看不到古生物過去活著的面貌,必須用很多的方式去推敲,這也不是由小田老師一人就能完成,要與大量的學者們攜手,一幅老師單人完成的作品,從早到晚畫的話可能費時四至五天,一幅古生物的畫卻可能費時二至三個月,中間亦包含 100 多封的信件往來。「古生物雖然滅絕了,對我而言他們並不是失敗的產物,在他們所屬的年代其實也曾大量的存在,而是種相當美麗的存在。」很好奇老師的作品沒有出現魚類的骨骼,其原因為何,「要數魚類的骨骼真的太困難的所以我不會畫,要說魚類就如同生物般的建築也相當合理。」小田老師笑著表示。

皮卡丘外動漫生物的解剖,2015 年 BRUTUS No. 790 特集《進撃の巨人》,小田老師特別以爬蟲類、哺乳類與鳥類的骨架為藍本,繪製由吉克變身的獸之巨人,閱讀起來相當精彩。寫到這您可能跟虎編ㄧ樣好奇,介於真實與奇幻之間,常有化石作為佐證的 UMA (Unified Memory Architecture) 未確認生物,這些河童、土龍與人魚等,從老師的觀點究竟是真是假?作為專業的古生物學者,曾實地看過這些 UMA 的骨骼,小田老師給了我們一個震驚兩千萬人的答案:「很抱歉,這些 UMA 其實並不存在,現代有專業的儀器做準確分析,然而可以理解古代人發現無法辨識的骨骼所進行的想像,這是情有可原的。」至於這些 UMA 幻想生物會不會成為老師創作的題材,小田老師謹慎的表示:「現有的生物數量已經是一種奇蹟般美麗的存在,那種化為圖像的感動與力道,足以支撐我繼續向前,所以現在重點還是會在現存的生物,以及重現過去曾生存於世上的生物上面。」

曾為平凡社、学研、集英社、小学館等知名出版社出品恐竜與古生物等豐富畫作外,玩具廠商相關題材也經常詢問小田隆老師的專業。圖中為位在大阪的 owners fish 所出品的 Desktop Model,廠牌旗下包含頭骨模型、骨骼模型皆由小田老師擔當全體監修一職。問到恐龍的皮膚色彩是如何推定,畢竟當代人沒有見過這古代陸地的霸者,小田老師表示:「恐龍的部分參考了爬蟲類的皮膚,相較哺乳類色彩的呈現是相當鮮豔的,所以依此去做皮膚色澤的設定。」而老師最喜愛的恐龍為雷龍(Brontosaurus)與暴龍(Tyrannosaurus),也讓人聯想起小時在電影院觀看《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那種初見恐龍的感動。而下一個老師想畫的古生物題材,是目前被視為活化石的腔棘魚,但可能還是先突破數魚骨頭那關(笑)。

首次於台灣進行 live painting 的主題,是以第二次來台灣時,在木柵動物園第一次欣賞到的白犀牛為素材,在三天的時間完成這幅畫,同時老師也對木柵動物園讚譽有佳,直說木柵動物園是個相當好觀察動物的去處,未來也會著手繪製一比一大小的白犀牛,如同本次展出的〈印度犀牛〉一樣

聊到未來希望往什麼方向前進,小田老師表示一來比起創作量,還有相當大的進步空間,心中還有很多生物題材尚未實現,目前會著重於畫出各式各樣的生物,二來現在所繪製的骨骼是從「生」的角度,詮釋生物另一種生命力的系列,現在老師也進一步解構創作的思路,反其道而行進行以「死」為主題的屍體系列創作,可能是在解剖過程中拍下的照片,進而以繪畫形式詮釋如此的狀態,這部分其實已經開始著手進行。

最後好奇請問老師接觸解剖領域久了,會不會就像 The Chemical BrothersHey Boy Hey Girl〉MV 裡的女主角般,見到每個人都看成骨頭,能辨識出其骨骼的排列,「用心一點看可以喔,像你們兩個人的頭骨就是差不多的型與大小。(指虎編與谷居主理人)」這一說惹得現場哄堂大笑。

看似理性的邏輯思維,卻延伸出詮釋生命的熱情與浪漫,小田隆的獨到美學,值得讀者朋友前往親身體驗,那穿梭幻想與現實的生命禮讚。

生命的痕跡|解剖幻想與現實的小田隆

展期|6/16(六)– 7/08(日)(週一公休)

時間|10:00-19:00(免費入場)

地點|谷居 Gu Ju (台北市大同區迪化街一段14巷38號)

開幕茶會

日期|2018/6/16(六)

時間|13:00-19:00(免費入場)

地點|谷居 Gu Ju (台北市大同區迪化街一段14巷38號)

活動|開幕茶會皆有 Live painting 及小田隆周邊滿額繪畫活動。

小田隆 Oda Takashi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studiocorvo

Twitter|https://twitter.com/studiocorvo

起點專訪 / 解剖皮卡丘的就是他 小田隆邀您進入穿梭幻想與現實的生命禮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