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DAN mag vol.2

move generation

包容溫柔與原始的顫慄之聲 / 台灣實驗電子音樂創作者 Meuko! Meuko! 獨家專訪

photo & text by Lucille

端躁動,虛無縹緲,若是初次聆聽 Meuko! Meuko! 之作品,可能會認為她的音樂難以定義,其實 Meuko! Meuko!  的音樂或許不需要任何文字束縛,她玩電子,喜歡自行隨機取樣各式聲響,同時在現場演出中結合多種沈浸式虛擬影像、儀式劇場等元素,觀賞她的演出就像是一場探索視覺與聽覺的實驗冒險,永遠無法預期下一秒的身體情緒反應,處在當下盡情接收她音樂中所包容的溫柔與「原始」,絕對會是一場令人難忘的顫慄體驗。

現為台灣當代獨創性實驗電子音樂創作者的 Meuko! Meuko!,前身為台灣知名電氣搖滾樂團《閃閃閃閃》主唱,當時以融合輕快電子節拍與日本澀谷系玩味元素為主軸,在台灣獨立搖滾場景備受矚目,其後雖面臨因病休團的命運,然而對音樂的不懈鑽研卻從未停止。2007 年,Meuko! Meuko! 開始以個人名義沈潛於噪音實驗的音樂領域之中,儘管漫長的自我尋找過程沉悶難熬,卻也重新淬煉出她現下不凡的獨有特質。2014 年,Meuko! Meuko! 開始在線上音樂分享平台 Soundcloud 發表作品,主題囊括暗黑的沉悶聲響、噪烈的電子節拍,前衛至底,實驗至極的精神開始吸引美國、瑞士等國外廠牌關注,擁有高度創造力的她,去年於日本廠牌 Kool Switch Works 下發行數位 EP《About Time 關於時間》,結合台灣民俗特色與鬼神符號等元素,展現更大膽、更讓人流連忘返的迷離曲調,其中釋出的 EP 同名歌曲 MV《About Time》,便以倩女幽魂為原型,描述一段民間奇幻愛情故事,看她身穿自製道袍遊走於日本街道,搭配飄緲的呢喃奏樂,彷彿更讓人貼近她奇幻的異想世界。

Meuko! Meuko!《About Time關於時間》MV一推出即大受好評,更帶領她走入國際音樂場景的目光之中。去年她同時也參與了紐約F is for FENDI 與Boiler Room合作的時尚派對演出,新銳的電子聲響率先引起英國《Wonderland》雜誌的注目,並受邀聯乘Fendi展開BTS : F is For FENDI x Meuko! Meuko! 的獨家企劃。

Meuko! Meuko! 的音樂隱含著黑暗中的沈思,訴說內心世界與當代社會中的掙扎面貌,去年Fendi為迎向九十週年的里程碑,品牌為宣示年輕化的決心而發展出F is for一系列創意企劃,除創立專屬數位平台之外更尋找多位代表千禧世代精神指標參與演繹,影片中Meuko! Meuko! 詮釋Fendi 2017早秋系列服飾,配上《About Time》中的口白配樂將F所能代表的freaks、fearless、freedom詮釋得淋漓盡致。

今年 Meuko! Meuko! 仍持續著充實的音樂活動,除了七月六日即將發行的全新 EP《鬼島 Ghost Island》之外,五月更受維也納國際音樂節之邀前往演出,並在歐洲展開一個月的巡迴表演,從瑞士為起點,一路走訪奧地利、丹麥、柏林、英國、斯洛伐克、義大利,七個國家、十座城市,本次起點趁著 Meuko! Meuko! 在義大利米蘭的巡迴終站,與她一談歐洲之行的收獲以及對未來的嚮往。

Special Interview with Meuko! Meuko!

能否與我們分享本次巡迴中印象深刻的事情?

這次巡迴總共有十場,最後兩場在斯洛伐克和米蘭的演出,是在準備返台前臨時多加場的,在這次歐洲巡迴裡發生了許多美好的事,當然也有一些意外插曲,當我從哥本哈根結束表演準備出發去柏林的時候,當時還有和我一起巡迴的 VJ 團隊 Naxs.corp 同行,我們不小心錯過了班機,當下在機場真的快崩潰了,而且那天表演地點是在傳說的電子音樂聖殿 Berghain,自從我得知能在那裡表演時就一直很興奮,所以我那天在機場整個人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內心拼命想要沉住氣卻還是忍不住流下了兩滴眼淚,到最後抵達現場時觀眾已經開放進場了,我只能直接硬著頭皮上場。當時身上還帶著從機場一路蔓延的怒氣和狂氣,輪到我時我就直接以甩頭的 Metal Band 式表演開場,因為 Berghain 裡面規定禁止拍照錄影,所以在當下的氛圍裡觀眾跟我的演出真的是很極致地融為一體,我還記得在台上甩頭後我流了滿身汗,頭髮也都濕到看不見觀眾的場景,而且表演當天我只穿著白色的洞洞背心,最後因為太熱我索性把內衣脫了變成半裸狀態在台上繼續表演(哈哈),當下的感覺真的超自由!超級爽!最後這場無預期的即興演出還得到了 Berghain promoter 的讚賞,而經歷這場表演後也有一種音樂事業又達到一個高峰的感覺,很開心有這段難忘的經驗。

近期即將發行的《鬼島 Ghost Island》新 EP,能否與我們談談其中想傳達的意念,以及這次創作的靈感來源?

這次的《鬼島 Ghost Island》新 EP,比起以往,我心裡開始有了更大的藍圖。鬼島這個詞現在台灣的年輕人應該都知道,但我的想法非關政治理念,而是想把一些現代年輕人心裡嚮往自由的意念傳達出去,不過最後能完成這個 EP 的關鍵契機是來自我之前做了一個關於未來的夢境,在那個夢裡我和一群像是來自未來的孩子們不停被人追趕,流竄街頭,直到某天清晨大家在街頭四處覓食時,其中一個少女在漫步中步入了一間神殿,當時大霧瀰漫在空氣中,像是置身雲端般,大門口還有許多巨大深色的動物銅像,多到讓人難以進入,而在她眼睛看著這些動物神像的同時,刹那間她感應到數千年前的歷史畫面,在夢中我看見了戰爭、看見了人類互相殘殺、摧殘各地佛陀、諸神神像的畫面。而眼前這座廟宇,即是眾神像經過了數千年後轉化而成的歸屬地,而我夢中的少女在回神時才發現,原來這座寺廟正飄浮在雲端之中,遠看更像是一座漂浮的島嶼。在我夢醒後,我便開始有了將這座漂浮的島嶼與我們所稱的鬼島作為連結投射,因為對於我個人來說,我其實一直很想追求自由,由於自小家裡並不是很有錢,沒辦法供我好好學音樂、上補習班、當然也沒辦法出國唸書,我以前覺得我是一個很典型被困住的人,不過在做完這個夢後,我發現自己好像可以感受到去追求一種自由、與過去的自己和解的力量,也因此製作出這張《鬼島 Ghost Island》,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蛻變。

其中率先推出的單曲《眾神廟》有何想傳達給讀者的訊息?

雖然我常結合一些台灣民俗元素、鬼神符號,但我自己本身其實沒有宗教信仰,但我想藉由不論是《鬼島 Ghost Island》這張新 EP 或是《眾神廟》這首單曲,嘗試傳達出一種和解的概念,不論是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和解、國家與歷史、人與人之間的和解,在這各個複雜關係之中,希望能詮釋出一個很平靜很自由的境界,人與動物還有土地共存的和諧感。

談談妳的音樂滋養,是什麼想法啟發妳將電子音樂與科幻儀式、台灣民俗特色、鬼神符號等做連結?

我的音樂之路其實蠻辛苦的,由於我爸以前是樂團的鼓手,家裡經濟狀況並沒有很好,所以也很難讓我去學樂器,不過開始接觸音樂應該是我小學的時候,家裡有水電工來裝冷氣,還送了一台 Panasonic 的卡帶隨身聽,當時我超興奮,還記得自己買的第一張卡帶是范曉萱的《自言自語》,從那時起就開始每天聽音樂,之後存錢幫自己買了一台 CD 隨身聽,就一直沈溺在各個唱片行之間,然後用直笛抓歌、抓旋律(哈哈),到了國高中後開始接觸樂團圈、跟著玩樂團,也在那個時期認識了旺福樂團的肚皮,由於我不會任何樂器,有一次他叫我去試唱看看我就試了,他覺得我的聲音很特別,很適合日本那種澀谷系樂團的感覺,所以就有了《閃閃閃閃》這個樂團,雖然之後因為我生病所以休團,不過我還是很不想放棄音樂這條路,就開始自學怎麼做 DJ,從零開始慢慢累積成現在這個樣貌。

至於加入民俗元素的部分,由於我三歲之前是住在泰山的小土地公廟旁邊,小時候常常搬著小板凳跟鄰居小孩一起看野台戲、歌仔戲、這是我小時候記憶中最快樂的時候。所以這整張 EP 包涵夢境,可以說是我想把記憶的根源展現出來,我想這是潛意識中自然而然發生的,而非是在塑造一個神論形象、信仰。我長大後也是一個很喜歡逛廟的人,雖然我沒有宗教信仰,只是在逛廟的時候能感受到一種很平靜的 vibe,加上平常也有隨處取樣的習慣,所以就會把自己聽到的聲音給記錄下來,加在自己的音樂裡面。

擁有到訪世界各地的演出經驗,與在台灣的演出經驗相比,在文化層面或是氣氛感受上有沒有什麼特別之處能與我們分享?

其實我以個人身份 Meuko! Meuko! 在台灣演出時並沒有得到很多 solo 的表演機會,反而是之前在日本市場發展,還有這次來歐洲整個巡演下來,才開始覺得自己的音樂有比較受重視的感覺,包括觀眾的接受度、Promoter尊重你的感受度、同時對待藝人的層面都是(但不是在講台灣的壞話啦)。我這次來歐洲巡迴發現這裡的觀眾都好可愛,也比較能夠接受 ambient、環境音樂的曲風,我還蠻驚艷的是當我放完舞曲後突然放 ambient,他們跳完也不會走開,反而會去聽、會去跟著感受,但相對若是在台灣 club 市場的話,我這種實驗性的音樂大家還沒有太習慣,如果突然放起 ambient,通常觀眾是會離開的,但我還是有一群同樣在玩音樂的朋友們很支持我,像是 Forests 森林的 Jon Du,很感謝他們常常找我一起去表演。但這次歐洲巡迴也有讓我感受到跟台灣相像的地方,其中有一場在東歐的斯洛伐克演出,我發現當地的年輕人跟台灣的年輕人之間有一些相似的氛圍,因為東歐一些國家會受到北邊俄羅斯的政治打壓,那我們則是不斷面對來自中國的成長壓力,雖然他們有些人反對這樣的說法有些則否,但我可以感受到跟台灣年輕人彼此間那種壓抑的能量有些相像,而他們的地下音樂發展速度也和我們類似,也是才正要開始發展一些比較實驗音樂的領域。

 

我一直很希望能在一個最自然的環境裡面演出,最理想的狀態是希望能同時跟舞台劇作結合、一起合作裝置,可以讓我的觀眾感受到身心靈跟音樂、環境是徹底結合的狀態,希望可以把他們帶到宇宙去感受自己的心靈,如果是在一般 livehouse 表演的話,感受上的驚喜比較容易被侷限、被預期,而觀眾也只能看著你表演,所以我會比較希望大家能被圍繞在自然環境下去感受我的音樂。

Meuko! Meuko!

在服裝跟造型選擇上是喜愛什麼樣的風格,或是欣賞的設計師、品牌?

我私底下喜歡穿男裝大於女裝、並不會特別喜歡什麼名牌,也很喜歡去買夜市的路邊攤貨,風格則以 oversized、工業風、後網路科技感、不規則剪裁為主,基本上簡單可以快速出門就好,我有時還會穿已經破洞的荷葉邊 T-Shirt 出門,但還是有一些很重要的穿衣哲學,像是鞋子一定要 10 公分以上的厚底(哈哈),T-Shirt、外套一定要 oversized 或是短版,去 party 的話小可愛一定要辣,也特別喜歡洞洞衣、肚兜或泳裝的單品,總之上下半身的搭配比例還有特別材質的選擇對我來說很重要。欣賞的設計師或品牌其實蠻多的,主要會吸引我的是一些有自己強烈特色或是機能方便的品牌,像是:COTTWEILER 、KIKO KOSTADINOV、DVMVGE MYOB、 Maison Margiela、CARHARTT WIP 等,台灣的則有 IRENE SJ YU、JENN LEE 這兩個設計師品牌。

曾經受英國雜誌《Wonderland》之邀參與 F is for Fendi x Meuko! Meuko! 的特別企劃,對妳而言,當音樂與時裝碰撞,當中有沒有產生有趣的化學反應?

當初收到他們邀請採訪的時候,我超級驚訝的,想說真的嗎?真的是我嗎?(哈哈)也很感謝他們的欣賞。其實我覺得音樂跟時尚可以是一種互相需要的關係,如果創作者不喜歡的話當然也可以不用,不過我是可以接受的,因為當觀眾看到一個 artist 出現時,他們看到自己喜歡的 artist 在台上穿著自己感到舒適、喜歡的服裝在表演,我相信他們心中也會有更貼近這個 artist 本身個性的感覺,而若將音樂與時裝做結合,可以讓創作者變得更好,我想這也是一件好事情。每個人本身個性與喜愛的穿衣風格不同,如果我今天染了一個新的髮色,或是買了一件自己很喜歡的衣服穿在身上,其實在做音樂或是表演時,那個張力對我來說是更有力量的。

妳認為的台灣電音場景、派對文化是什麼樣貌?當中有沒有特別喜歡的創作者?

我覺得台灣的文化其實蠻自由的,也是一個很自由的民族跟島嶼,我們很可以接納各國的音樂跟文化,在電音場景跟派對文化的發展也一直持續努力了很多年,跟柏林那種嚮往自由而努力的氣氛其實蠻相像的。創作者的話,其實我比較不會直接去崇拜別人,反而是在認識與了解一個創作者後,才會去更加喜歡他的作品,所以我蠻欣賞自己身邊的一些朋友,像是柯智豪,他本身有很多劇場音樂的創作經驗,也可以做很實驗的音樂,還有音速死馬、Forests 森林的 Jon Du。

在巡迴結束後,接下來的計劃與目標可否與我們分享?

之後還是可以希望可以多跑世界巡迴演出,目前也在規劃首張專輯的製作,創作上希望自己的音樂技巧及想法都能夠再提升,繼續擴展創作概念的藍圖。下半年的演出計畫還在醞釀之中,不過 11 月 2 日我會主導一項活動,邀請我目前在瑞士的音樂廠牌 Danse Noire 老闆 Aisha Devi 和一位中國當代藝術家陳天灼和他所率領的中國劇場藝術團隊 Asian Dope Boys 來台首次公演,詳細資訊日後會再陸續釋出!

 

 

Meuko! Meuko!

Ghost Island 鬼島》Full EP

發行日期:7/6

發行商:Danse Noire

包容溫柔與原始的顫慄之聲 / 台灣實驗電子音樂創作者 Meuko! Meuko! 獨家專訪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