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DAN mag vol.2

move generation

起點現場 / 亞運直擊! TISSOT Time Keeper 的分秒必爭

起點現場 / 亞運直擊

TISSOT Time Keeper
分秒必爭

們人在雅加達亞運現場,看著男子 200 公尺決賽起點處,包括台灣最速男楊俊瀚等 8 位選手,緩緩步上標示順序號碼的賽道,讓心情專注冷靜,雙腳踏上設有4個感應裝置的起跑器,時間倒數、槍聲響起,比賽開始。相對站在彎道側忘情吶喊的我們,計時器、終點線旁,以及控制中心裡來自瑞士鐘錶品牌 TISSOT 的 25 位工作人員,冷靜專注看著場上與電腦螢幕所有狀況與數據。「當第一位跑者觸動感應器,我們開始紀錄每位運動員每一個細微的動作,起跑點發生所有的事,」與第五度成為亞運官方計時的 TISSOT 同屬 SWATCH 集團,SWISS TIMING 運動服務營運長 Pascal Rossier 說:「當首位跑者衝過終點線,計時就停止,這並非官方最終時間。你們看到終點線這兩個裝置,這是電子感應器與高速攝影機,徑賽很多時候選手彼此靠得很緊、目視甚至是同時衝過終點線,Photo Finish 就能藉由每秒1萬張的高速攝影,判讀哪一位選手的肩膀先通過終點線。」

楊俊瀚一個踉蹌,與日本選手小池祐貴幾乎同時衝過終點線,大螢幕顯示兩人成績同樣是 ”20.23”。等待結果的幾分鐘對選手觀眾而言有如一世紀漫長,藉由兩台不同角度,萬分之一秒為單位的高速攝影機,負責監測的專家判讀出楊俊瀚以 0.001 之差,屈居銀牌。這千分之一秒包覆著一層又一層情緒,但至少是科技公平判讀的結果,並非人為的自由心證,如同Pascal Rossier 說的:「選手們為了比賽挺過長時間的嚴苛訓練,最後卻是因為『人』而分出勝負,若是我,很難心服口服。」

You can only do sport if you love sport, You can only do sport if you participate in the game.

TISSOT CEO Francois Thiebaud

380位工作人員
6100天
40種運動,460+個項目
380噸器材

的確,時間會帶來混亂的失序,時間亦會帶來平靜的秩序。場上的選手、場邊的觀眾,就像 TISSOT CEO Francois Thiebaud 說的:「每個人都專注於零點零幾秒裡發生的事,彼此生命在此時此刻產生更多的情緒連結。」這也是 Pascal Rossier 稱團隊為 ”Time Keeper” 的原因,「我們的任務是真實精確且完整管理、傳送並解讀精細至萬分之一的時間,Time Keeper 不只記錄時間與分數,全部擁有起跑線的比賽都由 TISSOT 負責。即使不是現場觀賽,專業監測人員運用這套系統彙整分析選手、裁判等背景資訊與數據,還有特製圖表讓看電視、網路的人能夠同步瞭解選手與比賽過程。」Pascal Rossier 自信地表示:「沒有 Time Keeper,任何一項比賽都無法舉行。」

 

 

場地自行車不只計時還得統計分數,劍擊比賽的武器是所有運動項目移動第二快的物體,僅次於子彈,選手穿的服裝連結計分設備,藉以判讀選手是否被750克的力量刺中,感應到選手被刺中,系統會立刻播放刺中動作前三秒與後兩秒的影片,這還不是最困難的。Pascal Rossier 說:「同時包括陸上與水上的現代五項與鐵人三項,在不同環境進行,監測人員得瞭解每項運動,例如游泳就必須判別碰觸終點線是選手的手還是波浪,」Pascal Rossier 用:「 Quiet Complex 」來形容。

 

 

TISSOT 做為 Time Keeper,不只擁有技術,瞭解並熱愛該項運動,總裁Francois Thiebaud 的詮釋更說出包括選手、觀眾,還有 Time Keeper 的心情:「 You can only do sport if you love sport, You can only do sport if you participate in the game。」

TISSOT CEO Francois Thiebaud說:「負責紀錄解讀時間是很危險的一件事,因為勝負就在0.00幾秒之間,我們的任務在提供絕對正確的時間。」

起點現場 / 亞運直擊! TISSOT Time Keeper 的分秒必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