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圖文 / 遊走移動舞台間的攝影師 宿昱星

移動 隱身於舞台前後

移動,隱身於舞台前後

攝影師 宿御星

_photo 宿昱星
_text 宿昱星
起點圖文

遊走移動的
攝影師 宿昱星

_photo 宿昱星
_text 宿昱星

移動 隱身於舞台前後

相較於上班族,攝影工作經常需要移動到不同的場景,見到不同的人。這對我本身的性格來說其實是一種考驗,常常在不停轉變心境的過程中會覺得疲乏和消耗。但是在拍攝表演或派對時,幾乎都能讓我有觸碰內心的體會。

2017年Looptopia Festival的Martin Garrix

時常在節目開始前就進入空蕩蕩的人造空間,室內或戶外,讓人感到無聊甚至不安,我思考著必須移動到什麼位置才能得到想要的畫面等待人群慢慢聚集,表演開始,聚焦舞台發生的一切。演出經過一段時間,猛然把眼睛移開觀景窗望向場內人群,常會驚覺現場的空氣已截然不同。眼前一張張臉龐不同於日常的漠然,顯示強烈的情緒,隨音樂和視野裡的景色起舞,高低起伏。看似相同卻又不同的人們聚集在這裡,建立現在這個氛圍。這些人平日從事不同工作,不認識彼此,搭乘不同的交通工具而來,擁有互不相干的人生。藉由種種因素來到這裡,沈醉在相同的氣氛,從無到有搭建了一個新的場景。每場演出不論大小形式或類型,都是這樣一個個獨立獨特的時空。它不一定完美,但很真實,充滿感情。激情或是落寞,快樂或哀傷,有些人振臂狂歡,有些人獨自在角落等待。我喜歡想像每個人有什麼各自的故事,好奇他們的生活由哪些大小事構成才會產生此刻的表情。不同故事碰撞出一個只屬於當下的新故事,這有點像是社會快速濃縮的縮影,帶點因果的味道。

我們的人生無法停止向前移動,只能不斷進出截然不同的場合,彼此的人生,為了得到視野中一切唾手可得和遙不可及的事物。在這過程中我們或許迷失或許麻木,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需要某個場合聚在一起,釋放平時無法自由表達的情感,構成不同於日常生活的風景。大聲吶喊的嘴巴,瘋狂跳舞的肢體,此起彼落的大笑,寂寞黯然的等待,這些都是我最期待拍下的畫面。最重要的是當他們凝聚在一起,造就了當下無可取代的片刻。

2017日落春浪的Steve Aoki

和線上音樂誌編輯到現場拍攝專訪相片,也順便拍攝一些演出畫面當做素材。我從場地最後方奮力穿過人群擠向台前,希望能清楚拍到台上的藝人。但隨著眼前燈光、舞台效果和藝人的撩撥,被群眾激情感染的我也慢慢退到人群之中,跟著大夥上下跳動,配合音樂節奏按下快門,有時甚至將身上的相機高舉過頭,紀錄下這些熱烈的時刻。

「連觀景窗都不看了」

獨立音樂派對的場地通常很小,燈光很暗,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很靠近,也看不太清楚旁人的表情和反應。開始的時候人不多,大家戒心也比較強,這種情況開閃光燈拍照非常尷尬。所以我通常會先去喝幾杯酒,等到氣氛熱鬧了,再進場跟大家一起玩。人們跳著舞,我也跟著搖擺,連觀景窗都不看了,把相機推到一叢一叢的人群中按下快門。面對面的距離,可以得到最真實的反應和情感,但要消除刻意拍攝與被拍攝的壓力,一起享受這場派對才能做到。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