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圖文 / TNF100 越野跑 越想知道怎麼跑

越野跑 越想知道怎麼跑

拯救海星大作戰

_photo SamDeng
_text SamDeng
起點圖文

越野跑 越想知道怎麼跑

_photo SamDeng
_text SamDeng

賽事結束到現在已經幾天過去,我的股四頭肌卻仍然在哀嚎著,怎麼樣好言相勸,他仍然拒絕進行任何疑似跟樓梯有關的動作,哎呀,就是這麼固執,真的沒轍。從金瓜石回來,付出的代價換來了對越野跑多一些些的確認,我很清楚地知道,The NorthFace 舉辦的這個 TNF100 活動不是從我比賽當天早上四點起床一邊吃著麥片(一邊擔心等等會不會很想上廁所啊)開始,也不是用一邊抽筋一邊下坡,半走半跑趕向終點卻聽見遠方的主持人已經開始頒獎的記憶做為結束。

在早上吃麥片的同一張餐桌,我用辣得要命的多力多滋配著可以寫完賽時間的台虎,心想,跑步這件事真是很近又很遠,可以在很近的地方跑很遠,也可以跑很遠的地方…跑很遠,不管我低落的幹話技能,跑步肯定是每個人都有的經驗,卻也都大大不同的體驗。有句話是 “You don’t stop running because you get old, you get old because you stop running”,大腿抽筋的同時,我好像又想起年輕的事。

天黑就摸出門,來到瑞芳車站時仍然陰陰的,山下在追火車,山上人生地不熟的我們上演追公車,提前開跑即使沒追上,也算是賺到暖身,展開未料的一天。

其實我是跑過山的,小時候的印象,在台灣地理中心所在的虎頭山,我沿著黑色的柏油路往上跑到山腰,攀著崎嶇的泥土小徑下山,從土地公廟旁鑽出來,是在沒有路跑風潮、我連三打三籃球賽是什麼都還不知道的時候的事了;好些年前,讀過一本書〈BORN TO RUN  天生就會跑〉,書裡頭描述的有好大一部分是關於越野跑的內容,早已斷了與山林關係的我,印象早已經模糊,看著書裡頭所描述,在山徑上上下下的這項「運動」已經是理解不能,這兩年也許有接觸路跑,但是越野跑這件事,就像是沒有跳進池子裡,是不可能知道游泳是怎麼回事的。

跑個步到底要做多少準備?實在是看個人定義,但「越野跑」這件事的確需要在心理或裝備上有些認識,我畢竟只是個沾醬油的,不敢多說些什麼,但是仔細算算,撇開不知道哪來的傻勁去報名不提, TNF100 今年的賽事,我還真的跟了不少,從 2019 TNF100 發表記者會 開始,跟著去朝聖了 神級跑者  鏑木毅 後來也旁觀了幾次 江晏慶教練的訓練課程(還記得在八里好漢嶺上課那天,雨勢真是大到想重新評估人生),經過幾個月的挫勒但,比賽當天,我跟 10K B組的跑友們一起站在起跑點聽著皇后樂團的 We Will Rock You 響起,隨著賽事展開,面向這從未深入過的山林,心裡真的是有幾分激動的。

雖然知道在裝備補給上得要多些準備,尤其是飲水跟營養品的部分要更小心,畢竟在山林越野不比城市路跑,自己是要皮繃緊一點,別的不說,鞋款的挑選更是關鍵,與其說是跑步,更多的路段都帶有登山的性質跟危險性在內,因此,「外底顆粒要大一點的鞋子」是每個有經歷過越野跑的朋友會想要提醒我的一點。

但即使如此,以路跑為主的我,對於越野跑到底是圓是扁真的沒有頭緒,還記得參加訓練課程的朋友回來跟我說「今天在山上好像在游泳,我們是撥著草、攀著樹枝、手腳併用才有辦法前進」的時候,再加上前晚跟跑友閒聊時被恐嚇這次路線有硬到,不自覺地我眉頭一皺「這案情真不單純,事情不妙啊。」

在這次 TNF100 10K 賽事過程裡頭,慘烈的無限上坡跟無限下坡之間,貂嶺古道的一段就讓我體會了這所謂陸上行舟,乘著芒草破勢前進的過程,雖然後方的風光無限,但是剛從燦光嶺古道補給完,勉力稱過一路上坡,鑽出林蔭之後再繼續來的這一段爬升真不算是享受,尤其是在想回家的念頭已經開始竄出頭的賽道後段。

更沒料到的是捱過上坡之後,原以為是迎接勝利坦途的金瓜石地質公園步道卻是擊潰我的最後一擊。開開心心地裝完黑松沙士(也許這就是個錯誤的開始),低估了在山上鬼混五個小時後的身體狀況,從草山戰備道一個閃燈左轉重新看到海景,迎面而來的寬廣古礦道根本是邁向成功的坦途(握拳),也許也是興奮之情難掩,我的大腿也開始雀躍地抖動,先是左腳股四頭肌,硬挨了兩個轉彎,自我按摩放鬆了一下,起身轉彎,右腳大腿也情不自禁地跟著加入抖動慶祝的行列。

那就坐下吧。今天不急。

身前身後芒草漫漫 我的步伐也慢慢

越野跑跟路跑相比,大概就像衝浪跟在泳池裡游泳的不同吧。有個浪人朋友跟我說「在海裡頭,你就像洗衣機裡的一件衣服」。

山或海,MASSIVE 巨大而厚實的能量迎面而來,似乎只能選擇一頭撞上或是學習如何與之相處。

從仰望著無耳茶壺山,跑到低頭找無耳茶壺山,上上下下,但怎麼樣也別想翻出佛祖的手掌心。

2019年TNF100的10公里路線在賽前做了更動,因為安全緣故取消了半屏山登山步道的路段,的確,前一晚的超大雨是讓人還在台北的我都覺得心驚膽跳,更是難以想像100K的選手是怎麼在這樣暗夜豪雨的狀況之中,鑽入山林裡頭「跑來跑去」(雖然說後來也不得不強制中止了賽事),隔天一大早,帶著更動路線的消息,頂著陰雨天氣前往勸濟堂出發處的我們其實多少是有點憂心的,雖然後來天氣穩定下來,但是起起伏伏的狀況也不是只包括天氣跟路線,好吧,路線其實是一直起…一直起…然後一直伏一直伏…

在稜線上頭卡住幾個小時的狀況更是完全意料外,今年堪稱慘痛的教訓之後,未來對台灣越野賽的規劃與推動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值得關注,卡在擁有絕美風景的燦光寮山上,左擁無邊際森林海,右眺望基隆山基隆嶼想著晚上要師吃什麼,我自己對於成績的想法真的是被拋到九霄雲外去,甚至還有點樂得輕鬆,前方甚至還有跑友使出 NBA League Pass 之術,開始關心起爵士跟火箭的戰況!這樣的經驗肯定是人生只有一次,新交的朋友開始交換 Line 或是跟陌生跑友隨口八卦起前方戰況,一兩個小時帶著忐忑的心情,狐疑著擔憂到底前方狀況是能夠有多糟,導致一路回堵成這樣,偶爾借過的救護人員,背著大包小包醫療器材一路往前方支援,緊張的氣氛跟難以按耐的不滿情緒用緩慢的速度累積。

事情這樣發展,我也只好求助 靠北越野 了。

向左走向右走

沒想過賽事會有可以選擇的情狀出現

除了在山稜線上關心 NBA 的難得經驗之外,各種跑步的正式活動之中,會有「自己決定是否繼續跑完比賽」的機會大概也就這麼一次,因為嚴重塞車還有選手受傷的關係,我在山上塞車的時候也收到了大會建議原路折返的通知,所以當我一路終於排隊垂降下來之後,理論上是得要循原路折返結束這帶點荒謬的一天。

在向左轉繼續本來的10K路線或是向右轉沿原路折返的告示前面,我瞄了瞄後面還在排隊下山的人群,也評估一下前面的路途或許最多就是剩下一半的長度(後來發現根本錯估),這次的決定說不上聰不聰明,跟毅力與否也沒太大關聯,但是就結果論,堅持走原有路線完賽讓我留下一生難忘的決定。

I need to run this day off.

一路北上討生活,在台北也算是住了好幾年,但是這片山林到底是什麼模樣卻是陌生的,也許從 GOOGLE MAP 可以看得到綠油油的一片,但是這山頂稜線待上兩小時,用眼睛看著眼前鮮有人跡的廣大森林,我勉強自己要記下這難得的模樣;回家一查,網路上的燦光寮古道連3D導覽的模樣都有,但若是沒有親身跑過走過,我腦中沒有絲毫印象,決定繼續沿著大會路線跑沒多久,就進入了燦光寮古道,慢慢的速度越來越大膽,每一步都深陷前晚大雨留下的濕軟泥土之中,但好加在又在我還沒滑倒前允許我抽腳離開,我一邊閃躲低矮的樹枝,放低重心又帶著速度往前,勇敢抵抗會不會摔死啊的恐懼,追隨著前人幾百年來去的痕跡。

說到痕跡,Leave No Trace(LNT)無痕山林是這次大會很吸引我的一個設定,不供應水杯也不希望大家留下任何殘留,活動完賽後,主辦單位也派人沿著賽道清掃,這是「謝謝球場、球場我愛你」跟「謝謝大海」一樣的基本禮儀,應該要是全民共識的一個原則,沒有那個珍惜的心情,感動也將大打折扣。關於越野跑,有太多的學習還需要進行,但至少我很高興我有了個開始。

在我們活動結束回家的之後,LNT的責任仍然在持續著,不只是 The NorthFace,不會只有 TNF100 賽事的那兩個小時,活動人員在檢討之後,這兩天仍有工作人員要再次入山去做最後的收尾工作,替這 2019 年的越野賽做個結束,因為賽事有許多需要被檢討的細節顯露出來,這波因為 TNF100 所挑起的興趣跟議論仍方興未艾,品牌究竟會如何回應大家的期待是個需要智慧的選擇。

今年的賽事我的確帶著期待入山,痕跡不留在山林而是在心中,歡喜或是埋怨,我的情緒跟著山林古道峰迴路轉。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嘿,下次我們什麼時候再上山去?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