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帶路 / 讀衣識人 時裝設計師周裕穎、陳劭彥、蔡宜芬的春夏秋冬

讀衣 IV 藝術時尚跨界展

先問大家一個問題:「平日你選擇今天要穿什麼衣服,會用多久時間?」對於人們而言,衣服不只是禦寒蔽體,是一副盔甲,更是一封自我介紹信,像外界傳達:「我是什麼樣個性的人」。穿上不適合的衣服,不僅自己不自在,旁人看你也會覺得卡卡的。

P1090814
讀衣IV策展人董陽孜老師認為,漢字的筆觸線條比起其他文字更有著豐富的想像空間。此次董老師以四季的「滴翠、荷淨、月華、寒松」,與時裝設計做結合。

這就是此次參加由台灣當代藝術家董陽孜佬師所發起的讀衣計畫,if&n 主理人蔡宜芬對於「穿衣」這件事的解讀。「我在鄉下地方長大,對我而言,穿衣服如同身處大自然,要讓自己與旁人放鬆,但放鬆並不是邋遢,而是自在的優雅。」正如蔡宜芬詮釋董陽孜老師四季的「滴翠、荷淨、月華、寒松」,用自己原有的服裝輪廓,「翠我想像的就是遠方山巒上的蓊蓊鬱鬱,我將翠的筆畫幻化成山稜線,再用花苞袖洋裝傳達所謂的荷花,對我而言,秋天是一個色彩很豐富的季節,閃閃的亮片正如水滴到海面所引起的波光粼粼。」蔡宜芬說自己最喜歡的是「松」,也就是冬季,「董老師寫的松,筆觸非常豪邁壯闊,正如我想像下雪的景致,非常地震撼。」

對於蔡宜芬而言,四季就有如一幅幅風景畫。

輕鬆也能夠很優雅! _ 服裝設計師蔡宜芳

周裕穎用二手Recycle的衣物來表達四季的Recycle,春夏秋冬各以運動衫、牛仔、風衣與羽絨衣來呈現,最困難的就是夏天,抽鬚花了200個小時。

同樣的四季,到 JUST IN XX 主理人周裕穎的腦海裡就成了一個Cycle,「我覺得四季就是一個循環,春夏秋冬一個輪迴之後,再度春夏秋冬,我最近投注頗多心力在永續時尚這件事,將二手衣拆解重製,我就想用Recycle來呈現所謂的 Cycle。」周裕穎接受專訪時這麼說:「Polo 運動衫代表的春、牛仔象徵夏、風衣傳遞的秋、羽絨衣描述的冬,全都是用到處找回來的衣服製作,最大的挑戰就在於『沒得選』,找到什麼狀況、樣式的二手衣,就得用這些素材來做,只能單純在腦海裡有個輪廓,直接放在人檯上面立裁。」

秋天的解構風衣看得到 Burberry、還有周裕穎父親的皮帶扣,冬天的羽絨衣直接剪出數個洞,讓裡面棉絮掉出來,最難的就是夏日的牛仔,「這些抽鬚用了我們 20 天、200 個小時手工慢慢抽,再將之定型總共有20公尺長,」周裕穎說:「你站遠點看,就能看到董陽孜老師的荷淨兩個字。」周裕穎想讓大家思考的是時尚與永續,「很多人都說時尚是最浪費的一個產業,衣服不穿了只能丟,我一直在想的是如何讓時尚能夠永續。」我問周裕穎若單純是一個觀看者,那個設計師的作品最讓他想「讀」,「陳劭彥吧,他的作品說出了時尚的下一步。」

四季是一個Cycle,我就想到用Recycle來相互連結。 _時裝設計師周裕穎

第四次參與讀衣的設計師陳劭彥,把四季融合在兩個看似裝置藝術,實則是兩件衣服裡,看似複雜,卻是陳紹彥想以最單純的手法,探索所謂服裝的可能性,激發觀看者的想像力。陳劭彥也刻意不將衣服穿上人檯,而是單純掛著有如裝置藝術,以 3D 動畫方式呈現衣服穿在 model身上的感覺。「對我而言,四季不停地在變化,我用扎染的方式來呈現,春夏的顏色是一種條紋狀,蕭瑟的秋冬則是放射狀,雖然我定義了春夏與秋冬的顏色,但有些人看了會覺得我認為的春夏其實是偏冷色調的秋冬,這就是服裝的可能性。」

陳劭彥的春夏與秋冬,有如一個視覺震撼的裝置藝術。
陳紹彥此次請到林嘉欣合作3D動畫,呈現他操刀的四季穿上身是什麼模樣。
服裝設計師汪俐伶以光的移動來表現書寫的筆觸與筆畫。

Daniel Wong

高勝忠(沙布喇∙安德烈)

另外還有設計師汪俐伶連結蜘蛛網與荷葉生長脈絡,用光的移動來表現書寫自體,Daniel Wong 結合東西方特色,色彩濃烈,擁有排灣族血統的高勝忠(沙布喇安德列選擇了樹皮、小米、檳榔葉等大自然做出春秋冬三季變化。

讀衣藝術時尚跨界展,不只是在傳達時尚的可能性,就如董陽孜老師所說:「漢字是我們日常用的文字,一點、一豎、一撇,各種型態線條架構而成。」衣服也是我們日常所需,兩個日常生活元素做結合,也是只有漢字才能做得到。

黃薇

讀衣IV 藝術時尚跨界展
時間:11/2~11/11
地點:台北華山1914文創產業紅磚區西一、二館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