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態度 / 「重點在平衡與作品展現的生命力」一探菊地健的創作之聲

起點態度

「重點在平衡與作品展現的生命力」

– 一探菊地健的創作之聲

似冬季的寒冷卻透露著和煦溫暖的陽光,彷彿是為了迎接這位來自東洋的貴客,自 2000 年起逐步在日本印地安風格銀飾展露頭角,在立川市的工作室 KEN KIKUCHI 中以完全予約的方式,不假他人之手製作的職人堅持,並貫徹自身的風格與理念,打造讓人心神嚮往的銀飾傳奇,獲得許多知名指標的大力支持。

就算要費時數個月的等待,那細膩帶有生命感的老鷹,與將銀視為畫布揮灑的唐草雕刻,更讓 KEN KIKUCHI 的作品多了一分自在愜意的藝術性,仍讓許多銀飾愛好者趨之若鶩。本次在海外代理 Dawn Rise (昇日屋)的邀請下菊地健先生再次來台,也讓編輯部得以更近距離體會,那逐步進化的大師之路。

菊地先生從事銀飾製作的起點可否與我們分享

菊地健:最早是高中的時候,那時要送心儀的女生東西,後來想到自己製作飾品應該很帥吧,就做了戒指送給對方,結果被同學發現紛紛都說做給我吧,就這樣開始產生製作銀飾的興趣。

前往美國學習製銀技術的過程,當中有什麼有趣的回憶

菊地健:天氣好熱啊(笑)要說最有趣的回憶應該是一次我撿到了老鷹的羽毛,結果剛好有車經過,駕駛還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有老鷹的地方,感覺有點微妙,不過身處前輩們待過的地方,當中實際摸索,體驗了當地銀匠製作的工法與堅持,加上結合當地文化與自身的體驗,調整出適合日本了解印地安文化的呈現方式,KEN KIKUCHI 也在這樣的想法下逐步成形。

多數人提到印地安銀飾必會聯想到的納瓦霍(Navajo)族主要分佈在俗稱四角 (Four Corners) 的美國南部靠近墨西哥區、亞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猶他州與科羅拉多州,複雜的語言構成甚至在太平洋戰爭時期被當作密碼使用。有別於 Zuni 和 Hopi,身為第一個製作銀飾的部族,Navajo 是約在 19 世紀中末開啟了這項技藝,在此之前印第安人配戴的銀飾,都是從墨西哥人身上購買或交換,透過第一個銀匠 Atsidi Sani 從馬匹的裝飾延伸至首飾等飾品創作,像是將銀幣溶解,或感謝大地恩惠使用貝殼、珊瑚、獸骨等串成項鍊,到後來 Route 66 完工延伸的觀光商機,讓印地安銀飾成為熱門的紀念品,爾後 1937 年,透過立法規定,真正印第安人製造的銀飾才能在蓋上「Reservation Made」的刻印,於國家公園及紀念碑販售。光看伊勢丹百貨固定販售豐富的陳列,就可知印地安風格銀飾已與當代時尚有著密不可分的關連。

菊地先生覺得自己品牌最大的優點,特別注重哪些細節,創作的靈感來自何處

菊地健:我最重視的是平衡,不只是作品細節間的平衡,還有與訂製作品的人配戴上的平衡;要說創作的靈感來源還是在美國的時候,看著老鷹展翅在空中翱翔展現的那種肌肉感,我曾把老鷹的羽毛對著太陽,當我看到陽光下羽毛展現的紋理,甚至羽梗透出那細微的血絲,那種震撼我一輩子忘不了,所以在任何作品上的靈感都是從此而來,平衡之外的堅持就是展現更接近真實的生命力, 不假他人之手自己完成。現在這支羽毛也傳承給 Nick,讓台灣的朋友可以透過實品感受 KEN KIKUCHI 細膩的一面。

欣賞菊地健作品的最大魅力莫過於唐草的呈現,菊地先生是從什麼時候專注於唐草的雕刻

菊地健:我從 16 歲學習銀飾製作,大概是 18 歲左右開始鑽研唐草,19 歲完成了自己第一個唐草作品。我覺得唐草最有趣的地方,就是讓銀如畫布般,可以在上面自由的作畫,表達我的想法,所以我很喜歡使用唐草雕刻進行創作。

KEN KIKUCHI 在執業中有無遇到最大的挑戰

菊地健:我每天都會思考對於銀飾有沒有更不同的表現方式,要說最近的挑戰,應該是把金跟銀融在一起,因為他們的熔點不同,除了像雕出印地安酋長帽把金敲進去外,另個今年的嘗試就是在金、銀之間加入了玫瑰金,甚至將蓄光材質融合銀飾創作的 P-64 Night Flash,持續探求讓人感到驚訝的設計與呈現。

聊到在請問目前售出的作品中,菊地有無收到使用者最印象深刻的反應或回饋,菊地先生表示在工作室經常會收到客人的感謝信或者贈禮,「但要說印象深刻的話,曾經有位媽媽帶著在學習芭蕾的高二女兒到工作室參觀,到現在還是不時會想起。」菊地先生分享著在那對母女看著作品的時候,中間很神奇的彼此開始聊一些人生的問題,女兒也分享著對於追求夢想,想成為芭蕾舞者面對的困難與煩惱,「後來有件作品女兒很喜歡但還沒有經濟能力母親要付錢,我直接說這個給妳我現在不收妳錢,等妳成為一位專業的芭蕾舞者,再回來跟我訂製其他作品也不遲。」這種讓一般人難以想像的約定,卻也反應了菊地先生看重作品與喜歡作品者的那種真性情。

「另外應該是因為作品結交了 Aerosmith(史密斯飛船)主唱 Steve Taylor 與歌手 JJ 林俊傑兩位重要的朋友吧」,雖然語言並不相同,但透過音樂菊地先生與兩人建立了共鳴,兩人也透過在工作室觀看製作銀飾的過程,感受到日本銀飾的魅力,到現在仍保持相當友好的關係。「JJ 說他的〈丹寧執著〉就是因為我得到了靈感,當中比較快的節奏就像是我在敲打銀時的工作模樣,讓我深感榮幸也相當不好意思。」

就像是已故「異形之父」H.R.Giger 為 Korn 樂隊主唱 Jonathan Davis 設計那獨一無二的麥克風架,JJ 林傑在演唱會中所著用的「EXCALIBUR 1.0 聖劍」,可是全球唯一的夢幻逸品。「當我第一次與 JJ 見面握手,我發現他是比較容易流手汗的人,所以後來收到了為演唱會製作麥克風的委託,我考量的不只是針對演唱會的是視覺感,還有 JJ 在使用上的方便性。」除以難購得的「4 號全金老鷹白金頭」作為麥克風的主視覺,網罩以下的管身線條皆由菊地先生親手打造,也跟著到演唱會現場確定使用無虞,也因此讓菊地健與 JJ 更增加了一分難解的革命情感。

銀飾或多或少會面對所謂「量產」的現象,對此想請問菊地先生在商業與創作間如何取得平衡

菊地健:產品其實靠機器去生產就可以,不過每項 KEN KIKUCHI 對我來說都是作品,作品要親自透過我的手去做才會賦予價值,有創作者的靈魂在裡面,這是我對於購買者的責任,就算再辛苦身體出狀況,我還是會完成每一項交付的作品,親自交到每一位手中。我會持續這樣到不能做為止,也不會讓機器破壞掉 KEN KIKUCHI 該有的堅持。

昇日屋主理 Nick 也分享了在代理 KEN KIKUCHI 的過程,每次到工作室菊地先生都是拿出半成品跟他逐步確認每項客人的訂製細節,接著幾天的時間,就是在工作室陪著菊地先生,看著他做完每項作品,不過他人之手。菊地先生至今沒有弟子,就算因過度勞累曾造成短暫失明,對談間菊地先生反倒相當豁達,表示這樣一個人也不會有什麼牽掛,可以專心在工作上面。

曾有都市傳說菊地健喜歡邊播 AV 邊工作,這件傳說的真相如何

菊地健:男生會看很正常吧(大笑),有些人會說菊地健很喜歡大胸部的女生,其實我從小喜歡《魯邦三世》裡的女主角峰 不二子,他的身材完美,而且胸部很大,就像是我心中的女神,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謠傳我喜歡胸部大的女生,然後就收到一些成人相關的禮物,因為隨意放在工作室中,就變成喜歡邊播 AV 邊工作了,實際上當然不可能這樣。

菊地先生曾多次分享對《魯邦三世》的喜愛,Monkey Punch 老師也在今年過世,對菊地先生而言這部作品帶給自己什麼意義



菊地健:Monkey Punch 老師的過世讓我相當難過,我從小就對《魯邦三世》相當喜愛,延伸到魯邦相關的東西都很想要擁有,不能擁有我就自己做,像是愛車 Ford Model A 就跟動畫中魯邦的車子一樣,然後有一年 KEN KIKUCHI 的聖誕限定品,我就用唐草做了一把魯邦使用的 P38 手槍,可以說品牌一部分受到《魯邦三世》很大的影響,當然還有我最喜愛的峰 不二子。

如果以台灣為主題,菊地先生會想進行什麼樣的創作

菊地健:誒~~~把小籠包當成不二子的感覺好了,剛好不二子的胸部就跟小籠包一樣。(大笑)

心中有無覺得最適合 KEN KIKUCHI 飾品的服裝搭配

菊地健:我想 KEN KIKUCHI 可以符合各個不同的身形風格,在接受客人的訂製時,甚至像婚戒等委託,其實我會看著他的服裝、身形與給我的印象,在他的作品做了一點調整,打造專屬他的銀飾,希望這些作品都是可以長伴在使用者身邊,而且他們是真心喜歡而愛用。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KEN KIKUCHI(@iamkenkikuchi)分享的貼文 張貼

就像軍人重要的兵籍牌,希望 KEN KIKUCHI 可以成為陪伴大家重要的一份子

休息的時候菊地先生喜歡從事什麼活動,有什麼特別的喜好或收藏

菊地健:其實我沒有把工作當成工作,反倒是興趣般隨時保持要做些什麼的狀態,收藏的話應該是 AV 吧(大笑),開玩笑的,像是不二子的公仔,或者古董車是我很喜歡的,或者品嚐海鮮。

我們知道菊地先生很喜歡衝浪,滿多朋友到日本也會做此活動,是否有推薦的浪點呢

菊地健:我喜歡浪大又快的地方,千葉的浪太慢了,京都的舞鶴這邊滿適合我。

在工作與生活上,菊地先生有無想要嘗試而還未進行的挑戰

菊地健:腦袋有太多想法了,除了銀飾之外其他還有想嘗試的東西,我想 Nick 如果少訂一點作品我就有時間了。(笑)

接下來有無對於品牌的期許與展望

菊地健:不久之後我可能有新的企劃會發表,這個部分可以請大家期待一下,另外就像對軍人來說相當重要的兵籍牌,希望 KEN KIKUCHI 可以成為大家每日配戴相當重要的一份子。

最後如果用料理形容自己的作品,菊地先生的選擇是

菊地健:壽司,根據客人不同的喜好 order,做出專屬客人最愛的東西。

訪問中這張不經意的笑容,正好成為虎編與菊地健先生本次對談的註腳。親切的對待媒體及與會貴賓,拍照時擺出如《JoJo的奇妙冒險》中的迪奧站姿,介紹作品中感受到對於創作的熱情,仔細看手環內側的簽名反而不是刻的,而是如唐草般藉由器具一道道鑿出,就像賈島在《劍客》ㄧ詩中流露,那十年磨一劍的匠氣,我想在諸多印地安風格銀飾中,KEN KIKUCHI 確實有著值得細賞的獨到魅力,適合喜愛飾品的您親自體驗。

KEN KIKUCHI Official Web

Dawn Rise Official Fan Page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