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站前與戰後 森山大道攝影書展「記錄1972-2020」

展出從 1972 年發表至今最為恢宏的攝影企劃

出生於大阪,經歷日本戰前與戰後晃亂的年代,以標誌性粗糙高反差粒子、失焦、晃動,加上黑房後期製作技巧,表達強烈的攝影風格而聞名的日本攝影師森山大道,代表作包含《紐約》、《犬的記憶》等外,還有從 1972 年開啟的《記錄》作品,至今已發表 43 期,從早期已絕版的作品至今年 1 月甫發表的《記錄43号》,這回展覽將完整呈現森山大道最為恢宏的計畫,而主辦 moom bookshop 為了表現森山大道透過「累積」所堆積而成的影像群,此次展覽文宣更特地製作成寬度 86 公分的長條型海報,於展覽會場免費索取。

「每一冊對我來說都是生存的證據,都是重要的一冊。『記錄』就像『電力、自來水、瓦斯』一樣,是所需之物。因為有『記錄』的存在,我才能一直精力充沛地面對每一天。」

森山大道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記錄1972–2020:森山大道攝影書展 展期 | 2020/2/21–4/5 . 2006年,與森山大道一直保持著合作關係的AKIO NAGASAWA出版社主理人長澤章生與森山在新宿咖啡廳閒談。「要繼續出記錄嗎?」長澤沒來由地突然冒出這個問題。「記錄⋯⋯是那個記錄嗎?」森山詫異地回答。 . 「對啊就是那個記錄。」長澤答道。 . 猛然的提問,讓森山陷入陳舊的久遠記憶中,那已經是距離彼時34年之久的事情。34年前的1972年,森山剛好34歲,在日本攝影界已累積了些名氣。那年,甫發表一本新書《写真よさようなら(攝影啊再見)》,猛戾劇烈且帶有衝擊性的表現手法撼動著日本攝影界,極為傑出的作品卻同時也聳立了一面他無法跨越的高牆,那就像是可以被預期般,進入巔峰之後的徬徨。 . 在此同時,森山的生活漸漸地被忙碌的雜誌工作所填滿,為拍照而拍照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其對於攝影的情感也越顯浮躁。 . 傾聽自己內心聲音而按下的快門,坦然與自身對峙,這樣所拍出的照片卻沒有可以發表的舞台,森山感到無力且惋惜。兩年前的《Provoke》雜誌,還能讓他的熱情得以宣洩,在《Provoke》討論休刊的會議上,只有森山說了不,卻仍無法挽回解散的命運。森山對於創作的激進態度仍然不減,自此卻缺少舞台發揮。 . 最終,森山決定透過自己出版一系列小冊,試圖讓自身經歷與影像產生連結。不置入任何宣言,一冊16頁的規模,沒有固定主題,單純集結自身喜愛的作品,自己設計、自己編輯,連名字都取得很樸實——「記錄」。 . 《記錄1号》在1972年7月出刊,之後更邀請西井一夫為此刊物撰文。體材形式保有高度的創作自由度,促使自己能夠與緊張狀態的現實生活互相拮抗。然而卻在短短一年之後再度面臨休刊命運。《記錄5号》的發表正值全球性的石油危機下,導致印刷費增加了兩倍之多。森山無法負擔便停止出版。雖然只有短短五期,但精神卻如同名稱所述,若能夠記錄自己生命的短小歷史,那就不能說是毫無意義。 . 如此間隔數十年,森山已越過當年的低潮,成為國際眾所矚目的攝影家。2006年,在出版人長澤章生的催生下,引領森山繼續此計劃,復刊《記錄6号》。該計劃成為森山每年固定發表的作品,以一年2至4冊的頻率出刊。不刻意安排出版時程,而是不定時地將堆積的照片集結,從不為此感到疲憊。 . 「每一冊對我來說都是生存的證據,都是重要的一冊。『記錄』就像『電力、自來水、瓦斯』一樣,是所需之物。因為有『記錄』的存在,我才能一直精力充沛地面對每一天。」 . 2020年1月,森山發表了《記錄43号》。沒有任何主題,僅在於記錄。曾在《記錄》書中收錄了倫敦、巴黎、台北、馬拉卡治⋯⋯等地的影像,然而並非為了要拍攝巴黎風光而到達巴黎,也不是為了捕捉台北街景而來到台北。一切只是因為工作的關係造訪該地,而他的生命中有一段時間是在這裡度過,因此在這裡拍照而已。 . 「『下雨的話,就應該寫下——下雨了。』英國現代小說家毛姆曾如此說過,因為很喜歡毛姆的這一段話而製作了記錄這本書,我肯定是這樣想著攝影這回事的吧。」——森山大道 . ▎展覽資訊 . 展期 | 2020/2/21-4/5 地點 | moom bookshop 時間 | 12:00–20:00 每日營業 展覽頁面 | https://moom.cat/exhibition/record/ 協力|Akio Nagasawa Gallery | Publishing

A post shared by moom bookshop (@moom.cat) on

記錄1972-2020: 森山大道攝影書展

展覽日期: 即日起至 4 月 5 日 12:00–20:00 每日營業
展覽地點:moom bookshop
(台北市大安區忠孝東路三段 251 巷 8 弄 16 號)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