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部屋 / 任性大叔 鄭逸庠 留給自己的空間溫度

起點部屋 /
任性大叔 鄭逸庠
留給自己的空間溫度

般而言,體溫大約是 37℃,人體最舒適的溫度大約是 25℃ 左右,這是生理部分。情感面感覺到最舒服的溫度則就因人而異了,有人偏好清雅冷調,有人被包圍著才會溫暖安全。相同的是人是恆溫的動物,正如這次 ⟪KEEDAN⟫ 拜訪的屋主,創意工作者鄭逸庠(表哥)用植物、用紙張、用光,還有最重要的就是人,調出屬於這個家的溫度,至於是幾 ℃?表哥笑說:「是讓我感覺最溫暖的溫度。」

植物的溫度 「生命」

的確,生活屬於每個人自己的感受,不屬於任何人的看法,這間位於台北大安區的老公寓4樓是讓鄭逸庠(表哥),逐漸自在輕鬆地做回最真實自己的場域。打開門,連續面的落地窗引入充足的自然光,「很幸運的是房子前方是一大片公園綠意,毫無遮檔,」更與表哥家位於窗前的植物姿態,彼此呼應。「我一直是很在乎生命的人,這些植物對我而言,不只是裝飾,更是朋友,」表哥笑說:「我還會跟他們對話。」(用「他」而非「它」,因為植物是有生命的)

跟植物對話?這邊只能請大家自行腦補一位中年大叔對著植物喃喃自語的畫面…

鄭逸庠(表哥)說自己被植物包圍很有安全感,這些植物就像自己的朋友,偶而還會對他們說說話。

連續面窗戶的前方錯落著 30 多盆植物,各自枝芽伸出,在客廳撐開一叢綠意,表哥緩緩地在綠葉圍繞著的工作桌前坐下,「沒那麼恐怖啦,我覺得植物聽得懂人話,像這個大葉之前長滿蚜蟲,我就用布每天一葉一葉慢慢地擦,跟他們說:『對不起,我沒有好好照顧你,才讓你生病,』沒多久他們復原之後,現在長超好的。」草木生長有時除了本能,還需要覺察,只要人們能夠適時看出他們的需求,生命自然能延續,安慰著我們。

跟朋友要來的木栈板當成茶几,還有在好樣本事買到的舊玻璃瓶,都留有前人的溫度,這也是表哥最重視的人味。

紙的溫度 「戀物」

充足的日光融合著鎢絲燈的黃光、木頭、綠意,空間裡流洩的音樂與香味,這麼說好了,鄭逸庠(表哥)的家讓人覺得很溫暖、很寧靜,但我卻有一種這個空間隨時都在「動」的感覺,不是真的在動、應該是一種「活著」,也就是表哥說的「生命力」吧。植物、原本活著樹木成為的木頭,包括跟朋友要來做為茶几的木栈板、老燈,都仍然留存著前一位擁有者的生活痕跡。

幫 DPT 辦開幕活動時,邀請了日本藝術家YOSHIROTTEN來台灣,當時他創作的一幅畫現在就在表哥家裡。

第一次到倫敦,在東倫敦跳蚤市場找到的熊,是表弟黃一峯(知名髮型師)送我的,載滿著親人與旅行的記憶。

植物、木頭,Uncle Jack買來的老燈,以及好友寫的咖啡書,共同塑造了屬於鄭逸庠(表哥)家的溫度。

鄭逸庠(表哥)布置家裡時,會先將大件家具定位,包括鐵架、木頭書櫃、架子都是他自己畫圖,量身定做,再將喜歡的東西陳列出來,包括各式各樣的雜誌、藝術品。

做為一個感性與理性是 8:2 的創意人,表哥最珍惜所謂的人味,對於一般人來說,越是微不足道的細節,在愛好者眼裡就更值得傾注自己的情感。請他挑幾樣有故事的收藏,「很難耶,每個都是一段記憶,」表哥說:「表弟(知名髮型師黃一峯)送的熊是自己第一次去倫敦的記憶,一對小矮人擺飾見證了我的店從無到有再到無,偶然在東倫敦買到阿根廷藝術家 Gustavo Ortiz 的畫作,搜尋之後才知道他這麼有名。」

還有在表哥家裡每個空間都能看到的紙張,「我戒不掉用手觸摸到紙時的興奮感,」表哥說:「為什麼用這種紙質、為什麼是這個尺寸、這樣的字體,都是必須要親手觸摸到才能瞭解。」ZARA 活動的海報、幫 BEAMS 做活動時的宣傳單,或是一本本早已絕版的雜誌、獨立刊物,陳列,對,不是放而是陳列在表哥的家裡,這是戀物而有的溫度。

在東倫敦跳蚤市場買到,阿根廷藝術家 Gustavo Ortiz 的作品,表哥喜歡他的用色,以及用貼紙塑造的立體感。

這是表哥的視聽室,暈黃燈光讓人放鬆,同時也成為一景。電視後方的布料是好友SYNDRO設計師到國外參展時,幫我買回來的手工地毯,完全捨不得鋪在地上。

人的溫度 「鄭逸庠」

家早成了一個展演的舞台,居住者是當然的主角,就看你演的是獨腳戲還是群戲。在 2018 年之前,從事創意企劃的鄭逸庠(表哥)是群戲裡的一角,將熱情燃燒到極致,各場活動都見得到他,「我記得是辦 niko and…的活動,人多到炸,有一個 KOL 迎面走來,我不知道該跟他說什麼,那一瞬間我覺得夠了。」

表哥用「社交恐懼症」來形容當時的自己,他讓自己在檯面上完全消失,刻意讓大家都以為他常駐中國,他不是停下來,只是讓出更寬更透的時間與空間來認識自己。「其實一個月我有一半時間都在台北,只是我寧願把時間用來跟自己相處,而非交際。」表哥這麼介紹 2018 年前的鄭逸庠,「搞創意的,人面很廣,很會穿搭。」至於2018年到現在,「同樣搞創意,但是一個任性的感性大叔(大笑)」

這個住了8 年的家,記錄著鄭逸庠(表哥)不同時期的生活歷程,熱情且擅於交際的創意人,現在是個愛宅在家的任性大叔。這個家的溫度未曾改變,同樣是表哥感到溫暖、待得最輕鬆的溫度。

Photo _ Lisihte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