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態度 / 我思故我在 《妖怪人間》男主角 石知田

DANS7695
起點態度

我思故我在

《妖怪人間》男主角 石知田

訪這件事其實很有趣,有時是推翻對這個人原本的想像,有時訪完會覺得:「 果然如此 」,是一種印證。有時正襟危坐,按照原本的訪綱一問一答,有時在聊天過程,像是投捕手,丟一顆球出去,看對方用什麼方式回你。訪問公視奇幻劇《妖怪人間》男主角石知田,就像是傳接球,完全跳脫原有主題,訪完會有種:「喔~ 他是這樣想法。」

⟪ 妖怪人間 ⟫ 的試映會上,在影片的結尾問了這麼一句:「你是妖怪還是人類?」我很好奇在戲裡原本是人類,後來發現自己擁有妖怪能力,能夠控制火焰的石知田,會怎麼回答。「妖怪與人類並非對立,會認為妖怪都想變成人類,完全是從人類觀點去看,所謂誰是主體、誰是客體,就看你用什麼角度來認定。」這樣想法就像是石知田人生觀的投射,又或者,是種生存哲學,沒錯,是「哲學」。這麼說好了,哲學是對生命種種提問做出可供參考的解釋,同樣也為自己出題、解題。在與石知田的對話過程,我有了這樣的想法。

「 我很喜歡一句話:『我思故我在』,」石知田說:「 我會為角色做功課,在準備《妖怪人間》的角色時,我看了吳明益的⟪苦雨之地⟫,講述著許多台灣生物,甚至是無生命的存在,延伸到這次演的鹿計,我的理解他是一個很執著又理想化的人,在前半段眼神就有小鹿般眼神,到後面因為面對的景況,會逐漸變化(就先不劇透)。」

我盡力讓自己的褶痕不明顯

石知田的形容很有趣:「最初的鹿計是沒有『 褶痕 』的人。」的確,活著這件事充滿粗粗的顆粒,如愛如痛,用力磨擦著皮膚,人必然多少有著褶痕。「每個褶痕都是演戲的養分,但我努力讓自己的褶痕不要太明顯,保持中庸,」石知田說:「所謂的中庸並非我站在中間一直不同,而是瞭解了兩端的好與壞,找出自己能認可的平衡點,也就是 be water!」演戲也是如此,每個角色的投入都會有石知田本身的某些個性在其中,殺青了,必須完全抽離,但免不了受到角色的影響。「我很喜歡一個日本演員山田孝之,演什麼像什麼,但他演的每個角色,你都可以看得到山田孝之的個性。」會想挑戰 ⟪ AV帝王 ⟫?「我會喔( 大笑 )。」

be water!

在與石知田的對話過程中,一直出現「活著」、「生存」這兩個詞,「我小時候就思考過所謂的生死,」石知田說:「國小時爺爺過世,我就在想靈魂到底存不存在,死後又去了哪裡。現在很多人都說要找到活著的意義,那麼選擇自殺的人,是否也代表著這個動作對他們是有意義的。」

或許有人會認為石知田想太多,但對他而言,思考是存在的證明,結束了《妖怪人間》裡鹿計這個角色,完全抽離?「鹿計讓我找到前進的方向,」石知田說:「從對立到改變,熱血到黑暗,我知道了自己為什麼要前進、還有前往的方向。」石知田又會如何融入到下一個角色?「請大家等著看囉。」

《妖怪人間》
播出時間:即起於公視、NETFLIX,每週六 9 點一次播出兩集

Photo _ DanDan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