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態度 / 「比起做自己,找自己才是人生中較真實的狀態」跟著 YELLOW 黃宣一起來場《浮世擊》

曾是林立古著舶來的二手街,也是台灣自創品牌的發源地,在這蔚為代表的「美國街」中,台灣、香港、日本與歐美,各方文化群聚造就了這個區塊的風華絕代,進而演變為台北重要的流行樞紐。2014 年座落西城巷弄之中,Dawn Rise 昇日屋以最快最齊全的方針網羅時下人氣品牌單品,為消費者提供無需出國排隊,也能輕鬆擁有的購物體驗,面對今年嚴峻的疫情,Dawn Rise 團隊仍不改為愛好者帶來驚喜的初心,勇往直前選擇歷史悠久的美國街將活水重新注入,名為「DawnRise Lab」的最新企劃,也在日前正式開幕,沈浸在開幕的歡愉中有位嘉賓特別吸引自身的注意,雖然未能以〈獨上C樓 feat.范曉萱〉奪得金曲獎「最佳單曲製作人」,在第十一屆金音獎入圍「最佳新人(團)獎」、「最佳現場演出獎」、「最佳另類流行歌曲獎」等多項提名,YELLOW 黃宣特別親臨 DawnRise Lab 擔當開幕大使,在這個落雨的十月天,更讓人懷念那個舒適午後的愉快對談。

第一次見到 YELLOW 的演出是什麼時候呢?記得最早是在 The Wall Live House,不過印象深刻是去年金音獎與 Leo王共演〈.MERCY Rule〉,不只是表演充滿狂氣與張力,尤其是那句「記得要去投票」讓虎編開始回頭認識黃宣,從〈羊皮先生〉、〈Meniere’s Buzzing〉到〈不開燈俱樂部〉,揉合 Jazz、Soul、R&B 與更多前衛嘗試解構出的「Cyberfunk」,以及流露對時尚與藝術的品味,成為虎編開始 follow 的創作者。這邊也順帶一提與虎編熟識,同時也是黃宣好友的 Luke,除同樣有著 futura 的原子球刺青,像是過去的「裏花蓮」企劃或者結合設計師 BS.P 的「首陀羅伏擊」,現在也以「洋薊企画」開始著墨線上公益音樂節「旭日東昇音樂節《庚子之疫 .囡仔起義》」等更為大型的活動企劃,記得曾收過贈送的起士蛋糕裡附上特別訂製印著洋薊企画的蛋糕刀,經詢問才得知製作的目的是自身可像蛋糕刀般,將市場平等劃分,讓大家都能受益一起讓環境更好,真的是別出心裁。私心認為 Luke 與 YELLOW 如果持續將彼此的企劃與創作能量串連,台灣產生如 King Gnu 那樣的怪物集團應該指日可待。

本身熱愛美國西部、牛仔文化,自然不會錯過印地安風格銀飾,固定配戴的全皮牛仔帽傳承自父親手中,也因此請到 YELLOW 黃宣擔當大使更顯得格外合適。Dawnrise Lab 是職人菊地健品牌 KEN KIKUCHI 亞洲區唯一官方授權的代理商 Dawn Rise 昇日屋推出結合流行藝術的全新指標,無獨有偶 KEN KIKUCHI 正好是黃宣近期相當注意的品牌。「我剛剛才跟 Nick(昇日屋主理)聊到說如果 goro’s 的感覺像印象派,KEN KIKUCHI 就是寫實派了,像是突顯想像中老鷹與羽毛肌肉的張力賦予生命力,這種感覺其實和我的音樂理念有著不謀而合的默契。」對此黃宣進一步表示:「我的音樂作品在我之外就是個獨立的生命,這個生命與聽者共鳴產生漣漪,經歷自由且不同生命的成長,我覺得自由且寬廣的生命緯度該是包含所有閱聽者的感受,而菊地健將靈魂注入作品之中透過打磨、唐草,交付至客人手中,陪伴客人成長,這種職人思維是讓我相當欣賞的。」

對於 Dawnrise Lab 成立的想法 Nick 也特別說明:「愛車的人會加入車友會;喜歡手錶的人也有手錶的社群,但往往可能選擇一間咖啡廳或交誼空間而不是一個專專門空間,因此 DawnRise Lab 的成立,讓銀飾與流行文化愛好者可以在此交流,我想可以為這個市場帶來一些新的活力。」 KEN KIKUCHI 之外,聊到 DawnRise Lab 的當代藝術藏品,像是與 Dior 合作的 Daniel Arsham,以及神秘的塗鴉刺客 Banksy 黃宣自己也收藏一些相關小物與 KAWS 公仔,對於丹寧大廠 Lee 的企業娃娃 Buddy Lee 更是如數家珍「Buddy Lee 是我覺得很酷的玩意,20 年代出現,98 年出過一次復刻,後來包括 Lee 130 週年用 Buddy Lee 與 READYMADE 合作等,讓美式風格增加更多有趣的色彩我個人很喜歡。」

菊地健的作品本身就很有存在感,比起作為是別的老鷹要從小鷹戴起累積相當的使用時間,黃宣建議像他搭個素 tee,從羽毛做選擇是相當適合入門的方式,而且很有味道。這天黃宣還著用了曾獲得東京新人設計師時尚大賞小塚信哉(SHINYA KOZUKA)的 Baggy Pants。將印象中的工作服注入時裝的因子是 SHINYA KOZUKA 的最大特色,台灣方面可至 2gr4er.com 查詢。

身為一位時空漫遊者,同時開創了 #CYBERFUNK 的新語彙,藉此機會當然要問一下黃宣,自己有無喜愛的 Cyberpunk 作品。原來除受到許多人喜愛的《阿基拉》,喬治魯卡斯於《星際大戰》前執導的處女作《五百年後(THX 1138)》,可說是成為黃宣建構獨特世界觀的起點,右手臂內側的「HAB0319」,正是將自己化為電影中的編號工人之一,電影中主角的編號 1138 不僅沿用至《星際大戰》的共和國指揮官 CC-1138,也因一句台詞誕生了星戰中的 wookiee 武技族。

「只要繼續保持神祕、富有暗示性,夢就會持續迷人,但危險的是,一旦它被解釋,就會變得毫無意義。」 — 費德里柯費里尼

今年受到肺炎疫情影響,台灣很幸運的處在相對自由的環境中。在這視為重整與檢視的一年裡,黃宣興奮的與我們分享了上半年完成了繼《都市病》和《馬戲團》後,自己相當滿意的新歌加精選《浮世擊YELLOW FICTION》。「當全世界的藝術家著重於精神文化的提升,反而是一件好事」,黃宣認為不能說因禍得福,如果能夠注重精神層面的提升,轉化對世界不同的看法,滿鼓勵大家透過不同的創作,汲取不同的能量,了解自己對於生活的定義,進而找到自己。「我一直以來的創作理念,就是盡量用中性的方式構築一個架空的空間,『浮』代表《都市病》、『世』代表《馬戲團》,而『擊』是一種深度死亡的體驗,閱聽者可以從中獲得不同的體驗,去進行一場超時空漫遊。」或許就像今年大熱的電影《天能》,導演克里斯多福·諾蘭構築了一個時間無法預測的想像空間,黃宣引用了名導費里尼的名言:「只要繼續保持神祕、富有暗示性,夢就會持續迷人,但危險的是,一旦它被解釋,就會變得毫無意義。」對應至黃宣的作品,細賞中會發現常常很多詞不具意義,然而少了詞句的指向性,多了自由品味的體驗,也讓每首作品因聽者而完整,更能享受這篇非線性故事集結而成的狂想詩集。

欣賞不同的文化,保持好奇心進行多方理解,透過 DawnRise Lab 的開幕,黃宣也與我們分享很多人說做自己,但人終其一生是不可能了解自己的,做自己有時某種程度會被期待所綁架,所以找自己才是人生中比較真實的狀態,在這過程中才會不斷學習與成長,不只用於創作,找出適合自己的搭配風格亦是如此。隨著 YELLOW 首張完整專輯《浮世擊YELLOW FICTION》問世,黃宣特別預告接下來將有場接合音樂、藝術、時裝,禁酒令時期的黑手黨為繆思的「Groove Mafia」活動發表,請大家密切注意。

DawnRise Lab
地址:台北市昆明街 96 巷 1 號
營業時間:13:00-22:00

YELLOW Official Fan Pag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