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浪漫 / 時光倒轉 跟著 HOT ICE 重返製鏡之都福井

起點浪漫

時光倒轉

跟著 HOT ICE 重返製鏡之都福井

月閃過臉書主頁的一項消息突然勾動我內心的情緒,立足於安和路,為台灣眼鏡生態帶來革新思維的 HOT ICE 宣布,將在 10/25 日結束為期 20 年的光輝歲月,與眼鏡愛好者們珍重再見,而後的維修服務將由天母愛瑪精品眼鏡 接手延續,目前更將多數販售所得捐贈「罕病兒童生活醫療照護計畫」,為這即將劃下的完美句點再掀討論熱潮。

Arthur 林大哥擁有對眼鏡產業無比的熱忱,妻子 CoCo 姊以過去操刀服飾品牌的基底與對市場的敏銳度,兩人齊心,將眼鏡定位在不僅是配戴,更能夠把玩、品味的遠瞻視野,開拓一條全新的革命之道,現在許多市面亮眼的一線品牌,都曾是他們慧眼獨具覓得的璞玉。自己最早接觸眼鏡都是流行品牌出的款式,BAPE、BALANCE、NBHD、MOTIVE,到 N9 x 泰八郎時開始注意手工眼鏡這詞,並在 HOT ICE 大開眼界,不再只是追求品牌,而是從不同臉型挑選框型、適地制宜挑選眼鏡,成為合乎禮節的最佳配件,而手工眼鏡獨特的溫潤,也成為自己ㄧ生必備所好。

10 年前一次難得的機會,虎編受到 HOT ICE 邀請同行,深入日本國內唯一擁有上百年歷史的眼鏡聖地 – 福井縣鯖江市,藉此也邀請大家一起走入時光隧道,感受福井這世界聞名的工藝之美。

一般講到手工眼鏡可能您心裡的想像是這樣子吧:遠離熱鬧區域的工房,在一片蟲鳴鳥叫離群索居中,老師傅一個一個製作各個零件再行拼湊,產能有限物少所以為稀,更凸顯其價值所在。

還是要說喔不能說上述的做法沒有,不過所謂手工眼鏡的製作,虎編看過的是,品牌設計師做出設計與確定的造型,接著由工房的職人們進行各零件的製作、焊接、打磨、調整,最後組裝品管,許多細節是無法完全透過機器生產,需要手動操作調校。如果現在才感到震驚,到底所謂手工眼鏡該怎麼樣去看待,或許就像壽司師傅吧,捏製的手藝、食材的選擇、料理的呈現,其實有很多層面值得細心品味,這正是日本傳統工藝的迷人所在。

從板材鋸出內外造型、透過低溫加熱決定弧度、眼鏡在手工拋光之前,粗整的板料會進入研磨機進行第一次拋光。網路搜尋多半會告訴你研磨機裡會放入「那智石」與泥狀的「房州粉」,不過各家的研磨與時間是特別所在,杉本圭的作品則是加入木塊與竹塊等物品,讓板料的特質更加突顯。

通常一支眼鏡的製程裡,最困難的地方是哪個環節,印象中是在鉸鏈與蝶番的焊接,不僅要鑽孔精準,在極短的秒數內焊上,只要有一分偏差板材就如同報銷,所以這部分的執行需要倚賴熟練的經驗與技術,這也是日本眼鏡的專業之處。

算算至今杉本圭品牌的型號推出超過百款,在當時 KS-23 剛揭露之時,我們正好是首見作品的幸運兒。如圖品牌故事所述,杉本圭彥先生因工作意外失去兩隻手指,仍持續鑽研製鏡技術,從 8mm-12mm 板材的運用自如,特殊切削下鏡架與鏡腳那緊密契合在一起的曲線,摸下去那種滑順、一體成型的感覺好像再次重返掌中的溫潤,也難怪 2010 年那時 IOFT 獲得馬場圭介在內的各界評審一致讚賞,並獲得當年度最佳眼鏡的榮耀。

「一旦你決定好職業,你必須全新投入工作中。你必須愛自己的工作,千萬不要有怨言,你必須窮盡一生磨練技能,這就是成功的秘訣,也是讓人敬重的關鍵。」 - 壽司之神小野二郎

福井要怎麼去呢,從東京可以搭北陸新幹線到米原轉搭「白鷺號」或「雷鳥號」,或搭東海道新幹線到米原轉搭「白鷺號」,我們選擇的方式是在新大阪搭雷鳥號特急,大約三個小時的車程即可到達福井。2018 年《秋刀魚》也與《LIP》雜誌推出「微住」提案。往西可達日本海,往東還能看到覆滿白雪的山巒,現在還有全球三大恐龍博物館之一福井縣立恐龍博物館,以及住著超過 30 隻貓的越前市「御誕生寺」,相當值得大家花上三四天,在這現代與傳統兼容的好地方盡情探索。

1934 年川端友枝先生在日本福井縣建立了 Clover Factory,從最早的訂單製作,到後來提供各式高級原料,家族第三代掌門川端知幾(Tommy)特別以 OuterMost Design 為名,將自身對於時尚、音樂與藝術的敏銳度,與家族工房悠久的技術結合,不只在鈦合金的運用上純熟,鍍膜與金工更是獲得日本皇室青睞,也因此受到 HOT ICE 的注意,在當時進而引進台灣。

曾被 m-flo 成員 VERBAL 選擇配戴,JOHN LAWRENCE SULLIVAN × OUTERMOST 的聯乘至今仍是相當經典的設計,而在品牌總是能夠看到 Tommy 愛貓「Qoo」的身影,今年在 Tommy 的通知下,有過一面之緣的 Qoo 已成為小天使了。

以代表幸運四葉草與貓咪 Qoo 的剪影作為識別,並堅持「用最遠的視角檢視,進而做出最好的產品。」OUTERMOST 當時可說在 SUNPLATINUM 太陽白金與 TITANIUM 鈦合金的製作技術傲視全鯖江,尤其當時實地看著 Tommy 熟練地將金屬加熱延展,然後捲曲纏繞成可彎曲的鏡腳,那種親臨的震撼仍停留在心裡,或許是談話投緣,後來被 Tommy 邀請至河畔賞櫻,縱使現在已見不到結束的 OUTERMOST,品牌對於美感的呈現仍長在虎編心中,至今也和 Tommy 固定聯繫保持不錯的關係,期待疫情早日歇息的一日,可以前往福井 Tommy 開設的咖啡廳 & Ampersand ,再次好好相聚。

綜觀日本的製鏡歷史,尾浪榮造社長與坪田真哲設計師開創的木調浪漫,仍是讓人不時提及的名字。因對大自然的喜愛成為創作的繆思,木調浪漫帶來的最大變革就是將板料賦予徐徐如生的木紋感與色澤,卻不影響配戴的舒適,就連白山眼鏡與 EFFECTOR 當時也借助木調浪漫的技術推出木紋款眼鏡。當年跟著大哥大姐拜訪尾浪社長,印象中社長的心思放在運動型眼鏡的改革,並增加上掀的功能,打算轉至中國的工廠進行。後來的故事…就是在台灣坊間看到許多低價的木紋眼鏡…不過仿木紋鏡臂搭配 10 年以上的板材,木調浪漫與職人伊部幹雄的合作至今依舊是相當傑出的作品。

當日本已有讓全球稱羨的悠久工藝,何不以此為基底將歐洲框的復古與優雅重新構築,以更好的品質呈現,Oliver Goldsmith 就是如此洞燭機先的先行者之一。1962 年於於倫敦創立,不論是 Michael Caine 在《Harry Palmer》電影配戴,或者 Audrey Hepburn 於《Two For The Road》著用,透過大螢幕作品早就讓 Oliver Goldsmith 歷史留名,且 OG 讓眼鏡跳脫日常使用的框架,成為時尚的重要配件更是不在話下。至 Andrew Oliver Goldsmith 接手後親自操刀,委託日本眼鏡廠商製作生產,將六十年代炙手可熱的各式經典復刻,使 OG 流露更為濃烈的復古氣息。Andrew 是位相當親切幽默的長者,從日本至後來來台舉辦品牌活動,皆有幸與其進行交流,印象最深的是他老人家很愛寶礦力水得 Pocari Sweat。

當我們不是專業人士,對於日本眼鏡不得其門而入,有什麼了解的管道,其實位在大阪,由金子眼鏡 ( Kaneko Optical ) 設立的 THE STAGE 是相當值得一訪的名所。位在大阪市中央区伏見町的 THE STAGE 將福井·鲭江的製鏡理念透過此地傳達,並擁有相當豐富的眼鏡文獻、周邊與製作工具,帶人實際體驗日本的眼鏡歷史,當然金子眼鏡旗下的諸多名門,也可在此購得。

對 HOT ICE 而言 20 年的歲月有三個重要的品牌:木調浪漫、MOSCOT 以及 Oliver Goldsmith,何其有幸曾與其中兩品牌的主理進行交流,而現在火紅的 TVR 與丸山正宏,更扮演著手工眼鏡承先啟後的存在。還是要說自身對眼鏡的認識與品味的養成,全都因 HOT ICE 而起,就算時光飛逝,對這裡的愛始終從未停歇,所以 10/25,我會在 HOT ICE 的最後一天夜晚去挑支眼鏡,然後看著鐵門緩緩拉下,把眼淚留在心裡,將熱冰最後的風采留在記憶裡。不論早已是眼鏡的玩家,或者剛踏入門開始認識,都歡迎到 HOT ICE 走走,感受「玩眼鏡」的獨特魅力吧。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