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態度 / 自肅時只能待在家時,她卻做了一本藝術書 – 專訪日本彩妝師 Yuka Hirac

起點態度

自肅時只能待在家時,
她卻做了一本藝術書

專訪日本彩妝師 Yuka Hirac 關於創作

photo _ Yuka Hirac
special thank _ Bebe Ko

自由有多麽可貴,因為 COVID-19 病毒的攻擊,日本在三月底宣布進入「自粛」,沒有強迫規定國民不能外出,自粛(じしゅく)一詞完整表達日本人講話的微婉態度,期許人們自律、好好待在家,減少不必要的外出。歷經半年的封鎖生活,2020 年也讓人們真正思考生活的價值以及自由的渴望。

那麼,敵不過疫情,意外來的「假期」,創作者又怎麼獲得精神自由的狀態?

生活在東京的創作者 Yuka Hirac 是許多雜誌、平面廣告及藝人指定的彩妝師,在這波疫情之前,她忙碌於工作,受到疫情的影響因而工作量大減,待在家裡的時間變多了,她卻享受這突然的「假期」,在家中與助理一同創作,從 4 月 6 日上傳了第一張創作作品於 instagram 持續至 5 月 27 日,作品集《53 DAYS VISUAL DIARY》便是集結這 52 天的創作。

工作因為疫情受影響,當時的心境? 以及當時日本業界的狀況?

日本疫情大約在三月底爆發,原本的工作也接二連三的取消,說實在一開始我很不習慣,非常熱衷於工作的我,突然被迫放了一個長假,真的挺不習慣。不過我適應力很好,馬上調整好生活,所以心情上沒有受到太大的衝擊。

日本圈內業界完全大停擺,有些案子直接無限延期,另外有些案子,客戶也會開始猶豫還有沒有繼續執行的必要,因而被取消了幾個拍攝。

突如而來的「假期」,Yuka さん 原本有什麼計畫嗎?

因為疫情爆發來得太突然了,在疫情爆發前,我每天工作都很忙,所以突如其來的停擺,我也是挺措手不及,計畫也可說是完全沒有,原本生活重心都圍繞在工作。

Yuka 過去的彩妝作品。

創作應該是秉持著主觀,而不是客觀上去滿足某一個人才對,保持熱情與一點點任性是很重要的。

如何開始這個日記的呢?

原本不是設定日記形式創作。我的助理正好就住在我家隔壁,原本想趁著自肅時期,兩人一同來做一些練習,不過當我一開始創作就停不下來,變成每天都做一個小作品,也就這樣不知不覺累積成像日記般。

這本創作靈感聽說許多都來自 Yuka さん   在街頭散步看到的風景,疫情前後,散步的心情有什麼不一樣?

以前我很常在早上去工作以及晚上結束工作返家時的路途中尋找靈感,不停地觀察每天經過的街道。但是在自肅時期,散步反而成為一個更有目的性且必要的事情,也擁有更多充裕的時間,如同冒險般,我開始在人比較少的時間出門散步,比方說一大清早或是大半夜,我的散步路線變得更加自由,看到的風景也有所不同。

hirac-yuka-52-days-visual-diary-07
hirac-yuka-52-days-visual-diary-05
hirac-yuka-52-days-visual-diary-06

一件作品大約花多少時間構思,還是前一天會想好今天要做什麼呢?

如果是工作的話,因為必須考量客戶及合作對象,這種情況就一定會先做前置作業、預先構思靈感。但是當我在做自己的個人作品時,我偏好以「突發奇想」的方式,我喜歡「製造錯誤」或是「保留意外」,特別珍惜這些意料之外的東西,對我來說這些所謂的「失敗」更是一種「趣味」,可惜這些東西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笑)。

那《52 days visual diary》收錄的作品,有哪些是最喜歡或製作時印象深刻的作品嗎?

全部都喜歡!
硬要挑的話,我特別喜歡封面這張以及其他腳系列的作品。在作品集裡,我嘗試用特殊妝的假皮膚去製作胸部、腿等的素材,這些我都非常喜歡。

在創作的過程中,有很多時候是一個生活上的小動作所延伸出來的靈感,比方說洗掉手上顏料時,看到被沖淡的顏料從指縫中流下來,顏料經過肌膚紋理,讓指紋變得明顯時,都帶給我不少靈感。

都是利用家裡現成的東西創作嗎? Yuka さん 是不是也有一個材料百寶箱?

創作時,基本上都是從手邊現有的材料去發想,比較不會侷限一定想使用某樣材料的時候,所以比起特別外出找尋材料,我更常先觀察生活當下有哪些能拿來創作的小道具。

自肅期間會覺得失去自由嗎?

會!在這段期間不能旅行,也不敢去搭電車,所以我很常會打開 Google Maps,發現有些想去的地方,其實可以走路到得時,就會乾脆用散步的方式移動。

雖然失去了以前「平常」擁有的自由,但是時間卻增加了很多,我後來覺得其實將這些時間拿來創作也不賴,只是一開始對突如其來的悠閒,真的挺不能習慣的。

 

經歷這場疫情戰爭,生活及工作上最大的感變?

生活上的步調重新被破洗牌,但同時也是一個機會去面對自己,對我來說,也是一個投入自己想做的事情中的好機會。在前陣子,可能因為疫情趨緩,工作又突然忙碌了起來,其實在自肅期間已經養成的「新作息」,突然又要調整,還蠻不習慣的(笑)。

今年初,我一如往常回了老家一起過年,當時誰也沒想到因為 COVID-19 變成這樣,那也是我最後一次見到爺爺,因為東京的疫情一度變得很嚴重,被迫無法離開東京,老家的人也排斥我們回去。在年邁的爺爺過世前,我透過視訊見了爺爺最後一面。

 

因為沒站穩,許多人因為這次疫情丟掉工作,Yuka さん對於想成為妝髮師的年輕人有什麼建議。

這個世代資訊情報取得很容易,大家看似接收了很多情報,但並不全然了解。

之前曾經到學校授課時,當時班上想成為彩妝師的同學們讓我非常驚訝,心裡想「現在的孩子是這麼的沒有戰鬥力。」當我在上課時,學生們都很乖,但當我請他們「創作」時,他們卻都各自拿著自己的作品反問我「這些作品正不正確。」創作應該是秉持著主觀,自由發揮,而不是客觀上去滿足某一個人才對,所以我覺得比起學習技能(當然基礎的技能是必須的),保持熱情與一點點任性是很重要的。

還記得最初翻開《52 days visual dirary》有點看不懂藝術家 Yuka 想要表達的, 突然目光停在手指上黏著胸部及腿的畫面、以及將臉塗黑成為花布的作品,被勾起了共鳴。Yuka 以顛覆彩妝的思維,帶有幽默及玩味的巧思,在自肅期間化解社會緊張。如果沒有疫情干擾,就不會讓 Yuka 的生活有改變,也不會促使這本作品及誕生,Yuka 最後說到「2020 年是一個前所未有的一年,當然希望以後不會再有這樣的一年,有許多人失去家人,但對於我們這些還能奮鬥的人來說,這是一個 reset 的好機會,許多人一定像我一樣,在這期間改變了想法甚至價值觀,有一種在這一年重生的感覺,我想以後回頭看這一年,肯定是難以忘懷的。」Yuka 是如此直接地面對挑戰,將危機成為轉機,繼續創作下去。

《52 days visual diary》Yuka Hirac

台灣販售資訊:朋丁Pon Ding (台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一段 53 巷 6 號)

about Yuka Hirac

1980 出生於福岡,2006 年至英國留學,從倫敦時裝學院畢業後,留在倫敦工作多年,
於 2013 年回到日本,在 Vogue Japan、ELLE、GINZA 等雜誌都能看到 Yuka 的作品,
Yuka 也替許多品牌打造形象以及廣告妝容,具創意力的表現手法,
是許多品牌合作的彩妝師。

http://yukahirac.com/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