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態度 / 「西鬆平常就是西岸又鬆,我們的 Lifestyle!」跟著西屯純愛組領略 TaiChill 的西岸愛

「當那西岸的加州遇上西岸的台中,一拍即合的 TaiChill 既輕鬆也 for sure…」哎呀一個忘我編了句歌詞,在本回的主角面前簡直班門弄斧真的抱歉抱歉(擦汗)。身為新銳獨立嘻哈廠牌 Brain Zapp 旗下雙人西岸嘻哈團體,西屯純愛組醞釀多年的首張專輯《West My Time》,在 G-funk 的音樂型格中注入了濃厚的台灣味,透過日前於北中高三地展開的巡迴演出,徹底展現推廣西岸文化的熱情,也開創了「Taichill」的愜意視野,可說是目前台灣饒舌圈的當紅炸子雞之一。《West My Time》專輯有什麼值得細賞的趣味,是日編輯部特別深入 Brain Zapp 總部,在音樂、玩具與美女的相伴下,一場滿載西岸愛的對談也就此展開…

西屯純愛組
High Loc & Henry

近期 Henry 與 High Loc 在生活上有什麼感到驚喜或驚奇的趣事與我們分享

Henry:應該還是發片吧,能夠在唱片行看到自己的專輯真的很驚奇

目前有收到什麼印象深刻的回饋呢

Henry:被饒舌狂愛之家推薦啊!根本就是人生里程碑了此生無憾。

High Loc:西岸愛也是啦在同個高度。(全員大笑)

滿好奇讓兩位踏上饒舌創作之路的起點為何

Henry:我是國中開始聽國外的嘻哈音樂,其實是先從東岸開始,直到 2Pac 的〈Only God Can Judge Me〉還買了《嘻哈寶典》回來研究,正式寫歌就是在東海嘻研社,因為我們是僑光的,為了成發所以到東海,我記得挑了 Method Man 跟 Busta Rhymes 合作的〈What’s Happenin’〉當底,音樂超級快我根本對不上拍但還是硬寫,那就是我人生第一首歌了(大笑)。

High Loc:我是在高雄長大,國高中時有認識一些高雄的嘻哈掛,後來也認識了 L.B.C,當時有聽西岸但還沒試著自己寫,聽著他們把西岸唱的這麼流暢,高三的時候就跟我一個學弟開始試著寫歌。因為以前的 G-funk 一定會有一首「summer time」開頭的歌,記得取樣了 DJ Quik 然後做一首〈SUMMER TIME IN KS〉,後來大學在東海嘻研社與大家切磋交流,認識到 Henry 就開始陸續寫歌。

到目前為止有無 Henry 跟 High Loc 覺得影響自己最多的專輯

Henry:我是五角 50 Cent 的《Get Rich or Die Tryin’》,還有 Fabolous 的《Street Dreams》,那種街頭式的帥我很喜歡。

High Loc:我對於那種老西岸很著迷,像是 Twinz 的《Conversation》這種沒有在檯面上但又首首經典的歌手,2Pac 我當然是喜歡但 G-funk 這種類別就是你一喜歡你就會喜歡好幾個歌手或團體這種堆疊起來的風味,不同地區的 G-funk 還有不同的感覺這樣。

我自己喜歡西岸反而是從 N.W.A(Niggaz Wit Attitudes)開始

Henry:吼~那真的很硬而且那種 Beat 又很髒現在做不出來這麼髒的 Beat。

High Loc:聽了好像想搶自己家一樣(全員大笑),那種嗆到沒有在管生死的那真的是做出一個風格。

Henry:什麼叫屌,FBI 找上門才是真正的屌。

這邊也恭喜西屯純愛組《West My Time》專輯正式發行,透過這張專輯有什麼想與樂迷溝通的概念與想法

Henry:其實我們做音樂算滿隨性的沒什麼主旨在,真的要說比較像是我們的名片,一種自我介紹,告訴大家我們的喜好、係愛的歌路,然後讓台灣樂迷更認識西岸音樂。

是什麼契機與 BRAIN ZAPP 結識,進而一起玩音樂呢

Henry:最早是先認識 PEATLE,那時 PEATLE 發了專輯做台灣巡迴,然後我來台北看他表演,後台聊天時聊到 G-funk 滿可行的可以一起多做幾首,本來以為只是前輩的官腔講講(喂),結果後來接到電話說要不要來 BRAIN ZAPP 搞一下,你看大學生卻有廠牌可以協助,當然是要去啊同意啦,所以就這樣開始了。

High Loc:那時候真的有種被看見的感覺很感謝,但後來才知道 Schizyway 找我們只是單純因為我們住西屯區,但我們不是西屯人只是剛好住在那邊啊。(全員大笑)

Schizyway (BRAIN ZAPP 主腦)現在又是怎麼看西屯純愛組呢

Schizyway:我滿看好他們的發展性,不只是饒舌的天份,越挖他們可以發現越多長才。

High Loc:就像龍兄虎弟嗎?

Henry:阿就咖哩辣椒咩還是要號角翔起!

專輯錄製過程中有沒有覺得哪個環節是最具挑戰的

Henry:主要是相隔兩地,因為我們兩人平常還有工作,顧及品質錄製還是要到台北,通勤跟時間分配是最大的考驗。

High Loc:另外還有靈感吧,因為西岸是強調生活體驗,有時候寫歌會比較卡,像錄〈台灣製造〉時一度我們人都上來台北到錄音室結果歌都還沒寫好,因為真的太卡了。

Henry:不過我要讚賞一下豪哥(High Loc),雖然他都說沒準備好,但在現場寫的詞又超屌的。

如果真的遇到完全打結的時候,你們會怎麼突破瓶頸呢

Henry:我是會看電影。

High Loc:回想一些經歷有什麼能寫,或者大量飲酒讓自己進入狀況。

《West My Time》專輯中有哪首單曲最想推薦給大家

Henry:當然是一首都推薦,真的只能挑一首的話就〈西鬆平常〉吧,不外乎這首歌是我們團體出發的一個里程碑,回憶滿滿。像是 CAVE RECORDS 的主理 Scott 把我們介紹給 Schizyway,我們第一場活動也是 Scott 敲的,那時在陸地lùdì 50 張票賣了 80 張,完全是親友的愛真的很感謝。

High Loc:〈THUG LOVE〉能夠找好兄弟 HowZ、JAYRoll 一起寫那種 Pimp Song 的壞歌,我自己滿喜歡這首的 vibe,也是圓夢啦。

縱使表面嘻嘻哈哈,私下相當純情。對西屯純愛組而言,愛不只要表達,更要以行動證明。〈無法度按捺〉以 Why Not 的名曲前奏貫穿全曲,並首次公開以復古西裝扮相現身,將熱愛 90 年代華語流行樂的靈魂重新詮釋,打造充滿浪漫情懷的嘻哈新曲。

滿好奇〈想和妳再一次〉怎麼會想到取樣 WHY NOT 的〈無法度按捺〉,年代上應該跟兩位有點差距才對

Henry:這個部分其實是 Schizyway 的巧思啦(笑)。

Schizyway:我一直喜歡取樣一些台灣老歌的 sample,這樣持續在表演中進行也三四年,後來發現這個 beat 就丟給西屯,他們也很喜歡,所以就用起來了。

Henry:這首歌其實我們會在 KTV 唱。

High Loc:久歸久但 WHY NOT 現在聽起來還是很棒,就像許多 G-funk 歌手都是取樣他們從小就喜歡的音樂,這樣的意義也影響著我們,所以這首歌能這樣進行很棒。

Henry:希望 Schizyway 下次可以幫我們取樣李玟的〈愛我久一點〉。(全員大笑)

Schizyway:比較難的地方是談授權,這部分花比較久的時間。

哪一句歌詞的發想對兩位是最有感覺或者發想過程很難忘的

Henry:〈想和妳再一次〉的發想是想到我女朋友,因為我女朋友之前的戀愛經驗是被傷害的那一方,遇到我之前他覺得男生都是不好的東西,所以才有那句「妳說不相信男人也不想談戀愛 但相識是難得的 don’t u wanna try?」不想談戀愛的女生在個天時地利人和遇到不錯的人,何不試試看這樣。再來是〈催蕊〉,「打給 High Loc 說好 今晚 四點撤」,因為我們之前去個酒局,High Loc 說我們四點就要走但那個局太好玩結果玩到中午 12 點(全員大笑),所以這是個真實案例,像是「全家喝到十八」因為台中 18 離全家很近,如果嫌 18 酒貴就先去全家喝一輪再進去。

High Loc:〈西鬆平常〉裡有句「沒錢硬要買 CD 那是我習慣 生活不奇幻 倒是房間顯得糜亂」因為沒買 CD 櫃大學生又窮,但看到一堆很棒的專輯又一定要收,CD 一堆就房間亂丟這樣。

Henry:我有見證過 Lauryn Hill 的專輯就丟在床上,然後跟飛機杯放一起,那照片我還在。(全員大笑)

High Loc:另外〈UDLR〉有句「Hood VIP till I DIE, my ID ain’t John DOE Stay low key, sippin OE, you know me」,其實是跟我們喜歡的幫派饒舌歌手跟他們的生活方式致敬。

另一方面〈台灣製造〉是怎麼與校長大支產生聯結的

Henry:其實是副歌做好之後覺得如果可以加〈台灣SONG〉進來一定會超屌的,結果 Schizyway 就幫了大忙。

Schizyway:我聽了之後覺得兩首歌有滿大的共鳴,所以聯絡校長可不可以幫我們講「台灣SONG」三個字,校長很樂意而且超開心的,他說這首歌有跟他ㄧ樣在關心這片土地的事情。

西屯純愛組有一直提到「TaiChill」這種風格,像把西岸的加州跟西海岸的台中放一起,兩位覺得有什麼最大的共同點

Henry:天氣啦相較其他地方台中的天氣還有路大條就是一個步調很放鬆沒有壓迫感。

High Loc:相似的點應該是幫派文化(全員大笑),我是說那種兄弟情誼啦。

Henry:要記得如果前面停 ALPHARD 或者大 7 千萬不要叭不然會出事。

High Loc:還有夜生活吧也是很豐富,像台中的臺虎有個戶外的大陽台,三五好友去那邊吃東西喝喝小酒滿有感覺的。

Henry:那邊香妞也很多(大笑)。

是否有覺得最「TaiChill」的服裝或食物

High Loc:東泉嗎。(全員大笑)

Henry:台中真的是個氣候不錯的地方,所以素tee配個短褲、棉褲,就算穿個拖鞋,輕鬆就是 TaiChill,然後最適合的食物是「豬血湯」吧,我只要在台中看到有豬血湯一定會停下來吃,或者蒜泥辣椒沾豬血吃,還有旱溪臭豆腐超好吃。

High Loc:因為我是高雄人,口味其實偏甜一點,比較合的可能輕井澤吧,常常外地朋友來或者 10 點後不知道吃什麼就輕井澤處理,另外還有水牛茶店這種喝茶文化。

因為 High Loc 也有在 LESS 工作,服飾方面今年兩位有入手什麼最滿意的單品嗎

Henry:我買東西多是看心情,今年有買雙美國限定的 Nike,鞋跟有 LA 字樣的寶藍色阿甘鞋,L.C小光家的素 Tee 也很好穿。

High Loc:有要買還沒入手的,就是 Eazy-e 穿的那種黑灰條紋 Charlie Brown Polo,找了許久剛好高雄的 DOOBIEST 還有,下次回高雄就會買回來。

手機或串流最近有什麼常聽的音樂

Henry:奧克蘭的饒舌歌手 Ramirez,他可以把 G-funk 音樂做超級細很棒。

High Loc:我最近是聽回 New jack swing,或者一些以前的團像 The Good Girls,還有 Heavy D & the Boyz。

從 18 年〈Summertime Chillin〉到現在《West My Time》專輯發行,兩年多下來覺得彼此最大的改變為何

Henry:最大的改變是體重吧胖了 10 公斤有希望大家引以為戒,做音樂可以嘻哈做人不要太嘻哈胖的跟西岸 OG ㄧ樣。(笑)

High Loc:我想做事方面心態比較沉著,不會動不動核爆,也比較懂的表現自己,因為更了解這個產業,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做什麼事也更了解。

如果沒有限制, Henry 與 High Loc 最想合作的對象

Henry:亞洲統神!我是萬年統粉,最早我就看他的實況台還花錢訂閱,還有買蹦蛙商品,如果統神有看到這則訪問,來我們來合作一下啦一定會很屌。

High Loc:台灣的話 L.B.C 還是比較熟,另外就是李英宏,我覺得他是相當棒的西岸製作人,另外還有 SJIN (史今)。

有什麼想要嘗試還沒有進行的挑戰嗎

Henry:拍 SWAG 吧開玩笑的,我的話未來很想開日本料理店,別看我這樣其實我滿喜歡做菜的,或者開間雞湯專賣店。

High Loc:有機會很想在疫情後到加州長住一段時間,感受那邊的文化,探索冒險一下。

最後用一句話形容西屯純愛組,兩位的回答是

異口同聲:西鬆平常。

High Loc:就是一個西岸又鬆,但這就我們平常的 lifestyle,把西岸的方式融合在我們的生活裡不用假裝。

Henry:〈台灣製造〉就是很好的代表,許多好友、貴人我們肝膽相照,一起為台灣饒舌音樂盡一份心力。

The Wall Live House 滿員的歡呼與高唱依舊在耳邊徘徊,洋溢夏日風情的〈Just Another Player〉、集結 HowZ 與 JAYRoll 的〈Thug Love〉,Lil Yudy 與 8 Ball 團員 J-King 熱情跨刀的〈Street Life〉、與 JAYRoll 回憶過往夜店狂歡的派對名曲〈催蕊〉、夥同西岸老大哥蛋頭打造,火力十足的〈UDLR〉,當然還有取樣大支〈台灣SONG〉的〈台灣製造〉,在西屯純愛組的《West My Time》中,西岸不只是悠閒的 chill,更滿載兩肋插刀的兄弟義氣,誰說復古不能是當代新價值呢?就讓西屯純愛組帶您領略來自 TaiChill City 的西岸愛吧!

西屯純愛組 – High Loc & Henry Official Fan Page

Brain Zapp Official Fan Pag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