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部屋 / 30select 主理人 Issa:「我想要過的生活全都在這個家裡!」

起點部屋 /
30select 主理人 Issa
這就是我要的生活方式

訪剛開始,30Select 主理人 Issa提出一個問題:「你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這個答案可大可小,每個人都曾經憧憬過這樣、那樣的生活狀態、有過懵懂的想像,Issa說:「但其實『那樣』是『怎樣』?幾乎都回答不出來,我們只會說要或不要,是一道選擇題,並沒有一個明確的大方向規劃。」

因為搬家,選擇題變成了問答題。

「我們之前住得很遠,我又不愛開車,我跟太太只能靠大眾交通工具,想搬家很久了,這次決定一定要搬到很市中心的地方。」很幸運地找到捷運站不遠、大馬路旁的房子,另一個問題出現了,「以前住的房子 40 多快50 坪,現在只有 27、8 坪,不用想也知道勢必得清掉不少東西。」

生活就像一個空口袋,等待著你去裝,裝什麼有什麼。從年輕至今的收藏,過日子的積累,「以前房子大,不想看到的堆到一個房間,把門關起來,眼不見為淨就好。因為搬家,我知道勢必得進行斷捨離。」Issa 說:「『丟』是斷捨離一定會有的動作,但不是要你捨棄全部,是要你適度整理自己,我先問自己:『到底想傲過什麼樣的生活?』」這是個問答題。

你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方式?

20201112 issa c-9199

20201112 issa c-9191

斷捨離是一門生活整理術,將不需要東西斷絕,捨得放棄沒用的廢物,離棄對物品的執著。看似簡單的三個字,其實更像是重新審視自己的過程,什麼值得留下,什麼該斷然放棄。「你看現在的書櫃,只剩我舊家的 1/5,公仔是很直觀的,我想要我喜歡的東西都在我看得到的地方,而眼前所見一切都與我有連結。」

喜歡的物品都有該處的位置,都在眼前是Issa的堅持,例如與丸三色等藝術家合作的30夏日爽爽杯、黑膠唱片等。

斷捨離是重新審視自己的過程

這麼說更清楚,Issa 家屬於看得見的收納,「我認為漂亮的空間就是你在使用的空間、有生活感的空間,」Issa說:「設計師很好,但你想想喔,花了畢生積蓄買了房子,找了設計師,你卻沒有想好自己想過的生活,等同於設計師幫你設計了你的未來。」設計師操刀的空間沒有不好,清水模,很美,卻不會讓 Issa 心動,「太乾淨了,假如我有錢弄了那樣的房子,我住進去到底會不會快樂。」

Issa 跟老婆討論很久到底要不要沙發,在舊家有沙發,回到家直接躺著,很廢,新家客廳沒有沙發,「我們真的要這麼不廢嗎?」就放了張躺椅,半廢。

椅面往後斜,會有種窩著感的餐椅。

平椅面,強迫你抬頭挺胸的工作椅。

美國老電影椅。

北歐設計之父Alvar Aalto的經典椅,現在不少圓板凳都源自於他的設計。

Issa 在家裡隔出一個工作區同時做為倉儲,「我們絕對不讓這區的東西溢出來,一旦擺不下,意思就是在銷售上要加油了。」

Issa 坦承自己與老婆都是貪心的人,想要這樣、也想要那樣,喜新厭舊,加上戀物癖,很容易喜歡這個櫃子、那個椅子,「我們決定用 Deco 的方式來塑造空間調性,所有一切都是可以移動的,因為現在的樣子,幾年後的我們不見得還會喜歡。」Issa強調自己學乖了,喜歡一樣東西會先想好家李有沒有它的位置,有,才能帶回家。

德國設計師Christian Dell 操刀的經典凱薩燈。

Paul Smith 與英國燈飾品牌 Anglepoise 聯名的 Type75 桌燈。

在法國跳蚤市場找到的老燈。

漂亮的空間就是你正在使用、有生活感的空間

Issa 家東西不少,但不顯亂,如同Issa所言,書、公仔、黑膠唱片、相機都有該處的位置,唯一散落各處的就是椅子,「我承認這是病,我愛椅子、愛燈(應該還愛很多東西吧)。」不同型態的凱薩(Kaiser)燈、Paul Smith 聯名的Type 75桌燈,還有好多把椅子。「這是美國電影椅,這兩把是北歐設計之父 Alvar Aalto 的作品,IKEA的圓椅就是源自於它,廁所前的椅子是朋友店收掉時出清的,我原本想放在店裡,沒想到買了沒多久,我店也收了,要斷捨離也得讓東西陪我一段時間吧。」

採訪結束,Issa 走到黑膠唱盤播放器,「我以前想當DJ,後來發現要買好多同種類的黑膠才能接歌,太貴了,現在變成我的娛樂(另一個坑)。」他放起了南方之星⟪TINY BUBBLES⟫,坐在躺椅上,此時,愛貓米乓將腳伸向了唱盤,刷起了碟,一個悠哉的午后。

Photo _ Lisiht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