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態度 / 這個世代的喜怒哀樂 輕饒舌新星 「沒有才能」最懂

20210107 anti talent c-3022
起點態度

輕饒舌團 沒有才能

唱出這個世代的喜怒哀樂

主持人拿起麥克風說:「讓我們歡迎『沒有才能』!」你會覺得是在開玩笑,還真有其團,答案是真的有一個來自花蓮,成員都是大學生的輕饒舌團體就叫做「沒有才能」。對若欣、裴拓、碩美三人而言,「沒有才能」已經不是大家所理解的形容詞,而是一個名詞,「代表著我們,」若欣說。

裴拓
Rapper / Vocal
馬偕醫學院醫學系

若欣
Vocal
世新大學口語傳播系

碩美
Rapper / Vocal
台灣大學戲劇系

關於沒有才能

Rapper 裴拓、碩美,加上 Vocal 若欣,這三位花蓮長大的年輕人, 18 歲時創作了花蓮高中的畢業歌 ⟨還是要有長頸鹿才能⟩,在音樂社群街聲獲得「嘻哈榜冠軍」、「全類型冠軍」、「2019年度歌曲No.3」,讓大家注意到原來有一個這麼年輕的輕饒舌團體。

裴拓:「大家好,我們是『 沒有才能 』,我們的輕饒舌是和緩、舒服的。」

最初三人窩在地下室,用簡陋設備錄製 ⟪還是要有長頸鹿才能⟫ 時,並沒想組團。

碩美:「所以我哥嘴砲我們沒有才能,我覺得這四個字念起來還蠻順口的,那我們的團名就叫『沒有才能』好了。」

若欣:「只有你一廂情願要組團。」

裴拓:「幹嘛取團名,又沒有要組團,但放上 youtube 時有個名字還不錯。」

後來正式出道了,有想要改團名嗎?

裴拓:「若是我們真的很強,團名還是叫沒有才能,代表我們很謙虛,如果我們很弱,叫沒有才能,那也很合理,怎麼解釋都通,是個進可攻、退可守的團名。」(三個人異口同聲大笑)

關於動物

「沒有才能」從  第一首發表的歌曲 ⟨還是要有長頸鹿才能⟩,數位 EP ⟪烏鴉 烏鴉⟫、單曲 ⟨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 都跟動物有關,包括最新單曲 ⟨後山親友如相問 匯錢不然不要問⟩,雖然歌名沒有動物,創作靈感依然是動物,台大醉月湖畔的兩隻白鵝。

碩美:「嚴格來說只有 ⟨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 是這樣,其他都是誤打誤撞,只是想要一個統一的命名方式,大家看到歌名就會有知道是我們的歌。」

若欣:「我們在寫⟨晚點再想 晚點在想⟩ 的副歌時,突然有個狀聲詞『嗚呀』出來,碩美就在上面寫烏鴉,後來才延伸成 EP 名字 ⟪烏鴉 烏鴉⟫ 。」

既然跟動物似乎有著無法分割的緣分,KEEDAN:「認為其他兩人像什麼動物?」

裴拓:「黃若欣是魚吧!」若欣:「為什麼?」裴拓:「記憶力真的很差。」(大笑)

裴拓:「我覺得碩美比較火,不是火爆,是比較情緒化,恐龍吧,啊,神奇寶貝那種噴火龍。」

若欣:「噴火龍感覺蠻適合的!」

碩美:「我不是處於一個呆滯的狀態。就是處於一個火爆的狀態。」(現在呢?)「呆滯吧!」

碩美:「裴拓是那種瀕危生物,找不太到。」

若欣:「裴拓是生活在海底最深層的浮游生物,真的沒看過思想這麼奇怪的一個人,很常會蹦出一句話,感覺有意思,問他,他又說沒有意思。」若欣接著補充:「他上次看著我說:『你像天上有一隻豬,我把牠射下來。』我問他是在罵我豬嗎?他又說不是。」

裴拓:「是啊!」(全場大笑)「若欣說這句話沒有邏輯,我說有啊 就嗆你啊!」

若欣:「他會用那種暗諷,轉移注意力,明明他在罵我,我又會笑得很開心。」

裴拓:「他就一直笑啊,很爽。」

碩美:「若欣像海鮮類。」龍蝦、蛤蜊、干貝、蝦子,現場眾人提出各式各樣的答案。

裴拓:「若欣是魚類,靠直覺行動,答案是鯰魚。」

若欣:「我眼睛很開,還蠻多人說我像的。」

關於創作

宋詞有云:「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 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我們認為的 20 歲應該是無畏懼,其實他們並不是強說愁,是因為對未來有所期望,產生些不安。如同 ⟨這世界吵得只剩白歌 ⟩ 的靈感是來自裴拓聽到一句歌詞「I don’t want to die so young,I got so much things to do。」

裴拓:「因為我們年紀還小,才特別會害怕吧,可能是對未知感到恐懼,怕什麼事都做不到。」

KEEDAN:「 感覺裴拓很悲觀~」

若欣:「他真的蠻悲觀的,我每次說寫快樂的歌,加入裴拓的詞之後就會變得比較悲,讓我們有憂鬱系團體的感覺。」

KEEDAN:「談談高中到大學這段的改變~」

碩美:「高中可以肆無忌憚地瘋狂逃避責任,大學真的不行。」 

若欣:「上大學之後自己住,很多事都得自己處理。」

碩美:「裴拓變成肩膀愈來愈大的男人。」

裴拓:「自己要愈來愈強。」

後山親友如相問 匯錢不然不要問

⟨後山親友如相問 匯錢不然不要問⟩ 這首歌的靈感來自於裴拓跟碩美有天在台大醉月湖畔散步(欸~怎麼有點浪漫),看見兩隻白鵝踏著步回家,讓這三位從花蓮上台北唸書的少年人想家了,所以 ⟨後山親友如相問 匯錢不然不要問⟩ 的英文歌名就是「 Homesick」。

裴拓:「⟨後山親友如相問 匯錢不然不要問⟩ 從寒假開始寫,當時看到臉書、IG大家都回家了,我們還得待在台北寫歌,是那種想回家卻不能回的矛盾心情。到了四五月,變成了既想回家又想留在這裡繼續努力的矛盾,這首歌就是在講這種心情。」他繼續講著:「我打給我媽,『喂』、『幹嘛』、『就想打給妳』、『不可能,你一定有什麼事』,最後我只好回說:『我沒錢了』。」(編按:裴拓演的很真心,這邊就原話重現)

訪談到最後,我問裴拓、碩美跟若欣,上來台北有什麼感覺嗎?

碩美:「人很多、沒有自己的空間。」

若欣:「我覺得步調太快,沒有時間好好停下來,常會過到不知道今天星期幾。」

裴拓:「每天事情塞超滿。」

KEEDAN:「那可能是因為你們同時兼顧工作與學業。」

裴拓:「抽掉其中一塊會比較閒嗎?」

碩美若欣同時說:「不會,他們會找其他事把時間填滿。」

回家,看似很日常、每天都在做的兩個字,卻是很多離家打拚的人想卻無法做到的事,因為他們每天回的是住處而非真正的家,最新單曲⟨後山親友如相問 匯錢不然不要問⟩  寫的就是這樣想回家,homesick的心情。我問若欣、碩美與裴拓:「那你們現在想回家嗎?」

「想回家了!」裴拓、若欣、碩美異口同聲地說。

Produce _ Sam Deng
Photo  _ Lisihte
Video Edit _ 潘彥昇
Concept _ Sofia Shen
Outfit _ plain-m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