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帶路 / 噴塗貼疊點 REACH 帶你走進 無限 – 塗鴉俱樂部

起點帶路

噴塗貼疊點

REACH 帶你走進 無限 – 塗鴉俱樂部

喜歡塗鴉嗎?這可不是晴子對櫻木的提問,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塗鴉過,從小時候紙上亂畫或者學生時期畫課本寫字在課桌椅,如同《塗鴉鬼飛踢》作者畢恆達教授曾如此說著:「自古以來,塗鴉便是『我寫故我在』的一種表現,幾乎每個人都曾以塗鴉抒發心情。」透過不同的時空及文化背景,塗鴉產生了全然不同的創作形式和社會意義,過去可能成為弱勢者的表達工具,現在則成為創意者表達的手法之一,更是種行動藝術的徹底展現。

台灣在 2000 年左右受到美國街頭文化影響,隨著嘻哈、街舞、滑板運動興盛,各式的風格塗鴉開始林立,美國街的壁面,店家的鐵門,到電箱、河堤各個地方,一度還產生環保局視為有礙市容,塗鴉活動與當代雜誌卻推波助瀾的有趣現象,現在許多景觀或者品牌合作就會將塗鴉列為選項,甚至過去這些年如 VISUAL 展、ALL THE RAGE 台北國際潮流藝術展促進國外塗鴉藝術與台灣的交流,也是許多前輩努力下讓我們得以看到塗鴉更多的創意呈現。

今年有 9 位(現為 8 位)塗鴉狂熱者開創台灣史上新例,將塗鴉帶進美術館落實「塗鴉藝術」的展現,如此的視覺衝擊形塑了「無限 – 塗鴉俱樂部」這場美術館等級的大型饗宴,人說京劇有生旦凈末丑五角,塗鴉卻有噴塗貼疊點甚至更多技法,其中究竟有何奧秘,這天透過台灣塗鴉先鋒 REACH 的帶領,我們也走進了這個,引人無限嚮往的異想世界。

關於無限 – 塗鴉俱樂部

位在金山的朱銘美術館以「無限」為題,聚焦天地之間的日月輝映與自然循環,將長達 90 公尺的中央長廊兩側壁面,化為塗鴉創作者揮灑創意的舞台,邀請 BLACKZAO、COLASA、DEBE、DISK、DZUSONE、MR.OGAY、REACH、SEAZK、SONG 九位塗鴉大家於現場創作,並以極少見維持一年的展期開放遊客觀摩,在全球疫情嚴峻的當下,期盼透過塗鴉藝術頑強不屈的創作精神,為世界注入生生不息的活力。

「無限 – 塗鴉俱樂部共分作三個環節」

REACH 帶著我們走進第一展覽室,第一個環節就是在展覽室兩側延伸的牆面,塗鴉俱樂部成員們的作品在此為期一年時間,讓觀者得以近賞體驗塗鴉藝術的各式技法,沈浸在無限的自由創意之中。

第二個環節是 BLACKZAO、COLASA、DEBE、DISK、DZUSONE、MR.OGAY、REACH、SEAZK、SONG 每位的作品展示,對應長廊的集體創作可以更明確感受到塗鴉俱樂部成員們在風格與技巧上做的展現與突破。

無限 – 塗鴉俱樂部第三個環節,第一個部分陳列了塗鴉人使用的相關器具,也紀錄了塗鴉客們在硬體技術上的演進。「最早的時候我們曾用過液體鞋油改造成自製用筆,容量高外攜帶創作也方便;另外作為每位塗鴉客識別的蛋殼貼紙,儘管造價比一般貼紙高五六倍,最大的特點就是貼了後很難除去,一定會留下痕跡。」而在過去國外的噴漆與台灣價差三倍有,在專業塗鴉噴漆品牌誕生之前,多半是先由前輩們嘗試市面上較好取得的品牌,經口耳相傳後廣泛使用,其中台灣皇品的 PP 不僅便宜,噴頭又可更換,台灣塗鴉噴漆品牌 FASTER COLORS 也自皇品訂製適合塗鴉的漆色畢竟一般使用與塗鴉用還是有其差異。

現場除特別呈現各種噴頭噴出來的效果,甚至也有人將澆花器自行改造,後來藝術家 Craig “KR” Costello 的顏料麥克筆品牌 KRINK 乾脆直接推出成商品,據 REACH 表示澆花器噴的範圍廣而且音量小,可說是進行非法塗鴉的利器之一這點就當做個小秘密外,Marc Jacobs 曾開設的書店「Bookmarc」就與 KRINK 合作過,MINI 更曾一台霧黑的 Cooper S 讓 KR 先生進行創作,記得過去 KR 作品也在 The Base Taipei 出現。講到國外的噴漆品牌像是知名的 KRYLON、被視為最佳塗料的 MONTANA 等,如同火力展示般一字排開,讓觀者一探塗鴉客的兵器譜是何模樣。不過知彼也要知己,塗鴉時記得保護自己口罩絕對不能少,不然長期吸入造成甲醛中毒這就不好玩了。

同樣身處第三環節,二樓展區的一角展示了與塗鴉歷史有關的活動文物,除畢恆達教授的《塗鴉鬼飛踢》、REACH 所著《塗鴉人:轟炸臺灣》、收錄台灣塗鴉的《Graffiti World: Street Art from Five Continents by Nicholas Ganz and Tristan Manco》外,2006 至 2007 年,由普騰電子與 FRESHNESS MAGAZINE 創辦人之一 Dan H.攜手,結合各國塗鴉好手的「Intermix 液晶電視塗鴉活動」,也難得看到周邊呈現。

當中最想推薦的是《WILD STYLE》與《STYLE WAR》兩部相當重要的影片,由 Charlie Ahearn 在 1983 年上映的《WILD STYLE》不僅就字面上介紹了當時美國流行「WildStyle Graffiti」,更是第一部以嘻哈為主題的電影,由 MC Busy Bee 貫穿整部電影介紹了 70 至 80 年代嘻哈音樂的發展,以及與藝術、籃球、街舞、地下鐵塗鴉等文化的關聯,甚至可見年輕的 DAZE、Futura 等塗鴉好手出現其中,EDC 曾明確表示 你想知道真正的 Hip-Hop 是什麼,透過《WILD STYLE》你就會知道原本 Hip-Hop 的精神、文化、態度是從哪裏開始,《WILD STYLE》的出現也影響後續整個世代至今。

時序銜接《WILD STYLE》之後,由 Tony Silver 和 Henry Chalfant 兩人製作的《WILD STYLE》將鏡頭拉到黃金年代的紐約,那時塗鴉完全不被視為藝術,僅是傳播的媒介更是犯罪行為,但透過街舞、饒舌與塗鴉的串連,從導演、當時紐約市市長 Ed Koch、警察、舞者、地鐵站員與大眾的訪問,以及眾多成傳奇的塗鴉藝術者分享,勾勒出 80 年代紐約的都市風貌外,也帶大家認識這些文化之美,絕對有站上藝術殿堂的一日。

有個地方或許在無限 – 塗鴉俱樂部廣大的展場裡自己沒注意到,不過相較於國外塗鴉(Graffiti)、DJ、MC 與霹靂舞被視為嘻哈的四大元素,在台灣塗鴉與嘻哈有一個關鍵的連結,就是我們曾報導過的 Key Maker 系列中,同為塗鴉先驅的呂學淵在當時京華城對面,台北機廠北側市民大道舊宿舍為 MC HOTDOG EP《犬》封面繪製的塗鴉,以及熱狗早期單曲的塗鴉簽名,我想這正是台灣嘻哈與塗鴉相輔相成的開始,至今仍叫人難忘。而呂學淵從 POP Aritist Shop、花園盃的催生到現在 Barber Shop 的設立,現在的 Ryan 持續以自己的方式,與摯愛的美式文化並行著。

無限 – 塗鴉俱樂部成員特別對談

過去學習美術出身,同時喜愛繪畫與滑板,從中感受到街頭文化與塗鴉的衝擊,讓 COLASA 自 2000 年起投身塗鴉創作,且混合不同媒材的表現技法給予觀者強烈的印象,因此受到 CHANEL、NIKE、VANS 等國際品牌青睞,逐步將塗鴉的反叛個性與藝術相融,開創全新的創作視野。

「我選擇創作的元素是水,他在大自然中可大可小快慢自如,而且也象徵著『自由』,所以我運用下筆的筆觸像是把噴漆的效果放大,也讓構圖有種慢慢匯聚的意味。」值得一提的是過去曾看過 FUTURA 將噴漆罐倒置點出像彗星的感覺,這邊 COLASA 則是使用畫筆做出同樣效果,相當有趣。

DISK

2007 年前尚讀高三的 DISK 因通勤前往臺北車站,卻在附近被一幅塗鴉吸引久久不忍離去,後來這幅來自「瘋狗」的塗鴉成為 DISK 進行創作的轉捩點,2010 年以「2010 塗出嘉義」為起點,開啟了 DISK 的塗鴉之路。「我選擇的元素是火,火可以燒毀事物但又可以做菜,對我來說有種二元的對立感。」

相較於戶外塗鴉的緊張感,能夠在第一展覽室創作有種安逸的感覺下,DISK 以火神為命題,左邊有犬,右側的魚則是隱喻生活中水深火熱的感覺;在這如大型畫布的塗鴉有趣的點是,DISK 運用覆蓋的技法滾筒來回上了八次之多,每一個蓋過底圖底色的瞬間,同時因新的想法重新下手,細節可以說相當細膩,我們常說左手只是輔助,這邊對 DISK 來說,就如同身處街頭草稿只是參考。

DZUSone

曾設立以塗鴉藝術為主題的服飾品牌 2COLORS S.A.W,並自 1998 年投身創作,立足高雄的 DZUSone 過去汲取美國街頭文化的養分,當 2007 年與 REACH 一趟法國之旅,在 Auberive 與 Sete 兩地參與「GRAFFITI STORIES」塗鴉藝術展覽,與各國好手的交流中發現華文藝術的契機,進而開始一系列以中文為繆思的創作。

「我選擇的元素是土,特別的地方是用『乾』『坤』二字代表天地,也有種土地破碎的感覺。」面對這次多人的集體創作,DZUSone 表示最大的挑戰在於工具,考慮到室內的抽風,罕見的長時間使用筆刷創作,卻也因此讓筆刷可以呈現出噴漆「點、灑、潑」等技巧,也只有在這次展覽中可以讓觀展者一次將塗鴉的所有面向盡收眼底。

SONG – 頌君

受嘻哈文化影響接觸塗鴉,爾後沈浸日式漫畫風格洗禮,將美式塗鴉結合日式元素,開創特殊的塗鴉型格,在去年推出自身設計角色「堅強少年 TAKUMASHII SYONEN」公仔,並監製了相當精彩的開頭動畫,對 SONG 頌君而言自己在無限 – 塗鴉俱樂部扮演的角色,就是讓觀展的大家可以更輕鬆的進入整體營造的氛圍之中。

「我使用堅強少年作為這次的命題,一方面好像他很堅強帶著甲蟲的面具跟英雄一樣,但其實仍是個鄉下小孩的身軀有著膽小的一面,就像我們在生活中一邊面對,一邊內心還是會想逃避。」雖然使用全油漆創作等乾花了不久時間,看著捕蟲網裡隱喻的夢想或渴望,受到成長經驗裡看著家裡花店的花花草草,用了藤蔓(或也可說是蝴蝶)轉化,自己的夢想也往前邁進了一步。自認身處於塗鴉的中世代,SONG 接下來期許可以銜接前輩與新生代促進更多交流與對話。

「非法塗鴉仍是我們的根,現在也有一些合法區域設立,能夠從哪些方面讓台灣的塗鴉文化更讓人了解與接受是我一直在想的,希望可以促成更多世代間的合作。」

Mister OGAY

第一次初見黑雞先生 Mr.OGAY 的作品是在 17 年「餐桌禮儀」個展,對於什麼是美,什麼是醜,透過黑雞筆下衣不蔽體的裸男,反而呈現超脫大眾想像的新意。

這次選用的元素為金,黑雞將傳說中的神祇「蓐收」與裸男識別結合,並加上了鮮少繪製的龍,手上拿的正是象徵塗鴉的三寶外,腹部寫的「TUNGLIFE」正是將愛女名字喜愛的故饒舌歌手 2Pac 腹部刺青「THUGLIFE」結合。

「算起來我是塗鴉史上被民眾檢舉次數最多的創作者吧(笑)」,雖從 2000 年開始進行塗鴉創作,一開始的黑雞其實是充滿難過與懷疑的,「用裸體為題材很容易被放大鏡檢視,長輩們都說會教壞小孩,這樣的自我審查小朋友卻看得很開心,後來我在心態上做了點調整,透過我的作品反而增加了觀察社會與人與人反應的機會,更讓我確定堅持如此的風格是對的。」聽著那第一次到紐約就因塗鴉被警察逮捕的黑雞侃侃而談,透過幽默詼諧的語彙顛覆這社會既有的價值,就和姊姊一樣保持特立獨行的態度,我想黑雞代表的,正是塗鴉貼近次文化的那一面吧。

對了在本次無限 – 塗鴉俱樂部,每位成員其實都在展牆留下了彩蛋,而黑雞藏的喜愛的壽司,你能找到五個嗎?走趟朱銘美術館就知道。

BlackZao

與同樣來自台中最粗殘的血肉果汁機持續合作,除打造大型專場與周邊視覺,從 2016 年入圍金曲獎最佳專輯包裝的《GIGO》,《深海童話》在 2019 年奪得全美獨立音樂獎專輯包裝設計,到最新推出專輯《GOLDEN 太子 BRO》,已然等同血肉專屬設計師的「 六號病毒街頭藝術創作團體 / VIRUS NO.6 CREW」成員布雷克,對於投身塗鴉創作的起點可說記憶深刻。

「2000 年的時候嘻哈音樂正進入一個高峰,台中反而沒有分塗鴉、嘻哈、街頭或龐克,呈現一種相當多元的狀態,當時在台中中山堂感受到這股文化帶來的力量開始動筆,後來有活動需要圖像視覺,因此開始了創作之路。」特別選用風這個元素與陰陽、街頭符碼相連,布雷克表示:「風有一種無形無相的感覺,跟我以藝術與精神世界連接的感覺接近,從中我加入了如石窟裡的佛像,與街頭塗鴉常見的簽名,由於都做彩度比較高的創作,這次使用單色特別新鮮,也使用大量的筆刷取代噴漆。」

對比 2000 年現在被稱作「Taichill City」的台中,布雷克認為塗鴉在這座城市反而在民風上有相當的接受度,稍微離開市區也有很多地方可以創作,甚至遇過爸爸幫女兒購齊道具請布雷克指導塗鴉,全新的能量我想正在台中醞釀之中。

曾受 G-SHOCK、CarharttWIP-TW、Road To Ultra 等知名品牌/活動邀請創作,對於書寫字體、幾何與色彩運用已達爐火純青的境界,無限 – 塗鴉俱樂部裡最高且帶著長捲髮的型男 DEBE,其作品在現場帶給我相當深的印象,不僅是那如 FUTURA 原子球塗鴉的月球,也保留了讓其他塗鴉者加入作品的活性。「月球代表著人類對文明的追求,背後可能還有神秘的高等文明,所以我讓月球有呈現速度感的意味,並讓 COLASA 與 SEAZK 的作品加入其中。」乍看對比鮮明的黑與白,透過 DEBE 手中擅長的漸層與不同技法呈現,同時能與其他作品處於平衡可說相當精彩。

對於 DEBE 而言接圖是與創作者進行交流默契培養最直接的方式。聊到從中想起的回憶,DEBE 提起與 REACH 同行的 2017 年的 POW! WOW! Hawaii。「當時我倆做了 DNA 的螺旋,一人一條乍看一體,細看則是有著各自的特色,可以用接圖的方式創作相當有趣,歡迎有在塗鴉的朋友進行嘗試。」目前因個人理念不同於塗鴉俱樂部的整體規劃,DEBE 已退出塗鴉俱樂部下,更讓作品顯得珍貴。

SEAZK

身為「 六號病毒街頭藝術創作團體 / VIRUS NO.6 CREW」成員之一,乍看之下 SEAZK 的作品充滿著手做之後留下的髒污,其實這全來自他與成長環境的連結。「我在台中清水長大,小時候家裡較艱辛,在當時能夠用筆跟紙作畫是種很大的奢侈與享受,長大後接觸滑板跟街舞,後來與高中學弟布雷克研究塗鴉、畫圖,很多活動也會有塗鴉的需求,因此讓我一頭栽進這個自由且可以抒發壓力的世界,所以我選擇以木作為主題,代表尋根且不忘本。」

曾完成台灣環島塗鴉創舉,為蔡依林 7-11廣告設計場景,並於黑熊部落、覺醒音樂祭等大型活動進行現場創作,在這次愉快的創作之中,SEAZK 特別在做好的圖上再用砂紙磨過,不僅從中可以發現全新的面貌,也可以在磨的過程出現全新的想法,與自身多元化跟獨數一格的畫風思想相呼應。

REACH

「台灣塗鴉人才的確不多,我們也希望有更多人投入這領域,所以才要做這樣的事,辦這樣的展。」一語道破現今台灣塗鴉場域遇到的問題,身為一位塗鴉 OG,創立台灣第一個塗鴉聯盟 SOUL SKOOL,舉辦台灣第一檔塗鴉展「SOUL SKOOL 塗鴉展」、於 Over the Infuence 等國外藝廊出展,並著作《塗鴉人:轟炸臺灣》一書,希望觀者可以看到台灣塗鴉在路邊以外一些不同的面向,2018 年曾參與朱銘美術館「藝術長廊」企劃於館內進行創作並舉辦藝術家工作坊,如此的因緣際讓 REACH 與朱銘美術館進行聯繫,也開始籌備國內有史以來第一次走進美術館的塗鴉大展。

「展覽籌備時小孩才一歲多,自己處於兩頭燒的狀態,不過每天下午就到頂樓拍高雄的夕陽特別有感覺,於是我就爭取以太陽為創作主題。」人生的大半奉獻於塗鴉上,完全沒有打草稿直接創作的習慣展現了 REACH 的深厚底蘊,這次招集大家組成塗鴉俱樂部,前期有超過 16 天的時間大家住在一起,一起到第一展覽室創作,「最大的挑戰應該是彼此間磨合吧。」REACH 表示每個人的步調快慢不同,統籌上難免擔心進度拖累,不過看到最後的成果相當開心。

「免不了有人靠北說盡找些老面孔,但說的也沒錯,台灣塗鴉人才的確不多,但都很屌,也感謝把塗鴉歸類在『藝術』。」 我想無限 – 塗鴉俱樂部,真的在台灣塗鴉史留下一個難以抹滅的註腳吧。

塗鴉跟一般藝術形式不同,不只看一幅圖完成的時間,你必須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研究監視器、觀察路人、注意警察出現的時段,從不是一面牆乾淨的等你,如此生理、環境與心靈的壓力下,皆造就這些克服的塗鴉客們獨特的心理特質,我想正如同朱銘美術館裡這盞大燈籠所寫「藝術的種子種活在心田」,心裡想呈現的是藝術,表現而出的自然是藝術,塗鴉亦是如此。

我們對於台灣塗鴉未來會是什麼樣的光景總感到好奇,「對我來說塗鴉的發展一種是成為興趣,或者與品牌合作,不然就是走進藝術的層次,端看塗鴉客希望到達什麼程度」,REACH 覺得這兩年雖是塗鴉走進當代社會最好的時機,但還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不斷尋找每個機會。其實這次無限 – 塗鴉俱樂部還預設第四個環節,REACH 期望能建立台灣塗鴉的歷史脈絡,只是當中許多資料的拼湊,有些過去的塗鴉客可能已不在線上,確切的考證需要相當時間,這部份不禁讓人期待是否可能在這一年的展期中,可以親見第四個環節的呈現。

塗鴉尚有著許多學問,在進一步暸解之前,除可參考與 Plain-me 與其合作的「塗鴉俱樂部 graffiti social club」聯乘,也歡迎抽空來到朱銘美術館無限 – 塗鴉俱樂部,感受這股足與歐美並駕齊驅的創作能量。

相關資訊

無限 – 塗鴉俱樂部

展覽日期:
2021年2月12日 – 2022年1月2日

開館時間:
10:00 – 17:00 .
每週一休館,國定假日照常開放

展覽地點:
朱銘美術館 第一展覽室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