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態度 /「從來不是風格侷限我們 而是我們定義風格」血肉果汁機特別訪問

在去年 11 月預告霸氣重生,並在簡單生活節、萬華大鬧熱、以及台中 Legacy 殺翻每個現場,經過了團員的更迭,戴上新一代豬頭面具 GIGO Phycho,現在的血肉果汁機就像《足球小将翼》的大空翼攜手岬太郎,加上日向小次郎、三杉淳與若林那樣夢幻,有著太子哥與虎爺的庇佑,他們不僅將繼續粗殘台中,從中港方程式脫穎而出,更要躍上玉山高喊「我是一隻瘋狗, 爽喔!」,一路建宮蓋廟有大家陪伴,面對每位 Golden 太子 BROS 感謝勞力,隨著即將攜手美麗本人登上大港開唱南霸天舞台,主唱 GIGO 特別號招所有新舊樂迷:「還沒有看過血肉的朋友歡迎來看,不能說保證但一定 9 成愛上,如果沒有死掉我們會繼續做更創新的音樂,請各位拭目以待。」

首先請問各位近期在生活上有無感到驚喜或新奇的體驗



Matt: 我跟阿霖第一次去體驗做耳機,那種 silicone 灌到耳朵裡的感覺…我真的不會形容阿霖你說一下那感覺真的太新鮮。

阿霖:他就是叫你嘴巴張開含個東西,然後一個氣球塞到你的耳朵很裡面,從小到大沒有這樣被入侵過就好像《駭客任務一》那樣。灌耳模大概十分鐘時間,耳機製作會等差不多一個月這樣。

金毛:離開重金屬圈很久了,現在回來最驚喜的就是重金屬的 Live 真的很帥,大家真的很熱血。

彥文:因為還有正職工作,還要練團練鼓時間分配上滿緊的,不過也很新奇感覺有點逼出極限的感覺。

GIGO:驚奇的事還好,可能是遇到些反省的狀況暴瘦六公斤,不過每次都會在朋友那喝酒然後聊出些有趣的東西也滿新奇的。

血肉


團員們踏上音樂之路的起點,可曾受到何者或事件的啟蒙

Matt:真的要說一開始是因為哥哥參加熱音社,國中開始彈吉他影響著我也想彈,加上喜歡的都是樂團音樂,後來也有到MI音樂學院(Musicians Institute)進修,要說最大的感觸就是加州 MI 在好萊塢那怪物真的太多,可能一個亂七八糟在 club 表演的樂團就是超強。

GIGO:你說的亂七八糟是像 Steel Panther 那樣嗎。(全員大笑)

金毛:以前跟朋友組團,巧合之下認識一位貝斯老師,從他那邊也學到了演唱會是怎麼進行跟音樂怎麼玩,後來覺得這應該可以養活自己就開始投入這個領域學習更多技能。

彥文:因為家裡開餐廳的關係有樂隊(百花紅大酒家),小時候爸媽發現我好像對爵士鼓很有興趣,後來滿玩具鼓給我感覺好像很會抓節奏,就這樣沒有受過正規訓練有時在家幫忙,到高中進熱音社才開始跟老師學。

阿霖:以前在網咖打 CS 那時一直被爆頭,想生氣但看對方好像是個大哥也不能怎樣只能憑實力,後來朋友塞一片 CD 給我說:「bro 給你個東西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實力」結果一放是 Linkin Park 第一張專輯《Hybrid Theory》,結果配著音樂居然一路贏,你知道在那之前我都聽周杰倫,那時就感受到這音樂的奧妙性就是有嘶吼,配上吉他、貝斯鼓還有 DJ 真的很沸騰,所以因此開始學吉他,那時都是 Mr.BIG 那些,我還跟老師說:「老師我只要會一首歌,Slipknot〈People = Shit〉就好,我去就是要頭甩到爆」,結果老師教完我那首就說我可以畢業了,後來一路玩到認識仲宇(GIGO)這樣。

GIGO:我最早是因為姊姊聽很多音樂,那時他桌上有閃靈、Marilyn Manson,聽了之後帶去學校跟同學分享,結果同學哥哥介紹我 Slipknot,後來高中認識阿慶(前吉他手)跟阿中(前鼓手)跟他們滿有共鳴,就因此玩樂團了。這個時候阿慶其實還不會吉他,結果他去跟老師學阿中也去,老師都叫他們指法、〈Sweet child o’ mine〉跟彈大悲咒我記到現在。(全員大笑)

阿霖:感覺很不錯我也來練一下。

現場演出前會有什麼必做的事情,演出中可曾發生什麼難忘的事件與我們分享

GIGO:拉筋吧。

阿霖:對拉筋,還有精神答數,而且演出前看著大家一起做的時候你也會跟著做,有做真的有差受傷值會少一點不然我跟仲宇其實全身是傷,金毛也是身體有經過一些淬鍊。

延伸一下很好奇 GIGO 每次演出這樣吼,平常會做什麼保養

GIGO:就抽香菸吧~~吸。(全員大笑)沒有啦就是喉糖,然後少吃巧克力那些甜的東西因為會刺喉嚨。

Matt:然後要說演出難忘的事就是演出完內褲就會破掉,還是台灣本土品牌已經破兩件了。

阿霖:Matt 還有拍照傳到群組…真的很激烈太認真了。

GIGO:以前有一年演出在台中,正中午表演睡起來我們就去開場,我也沒有暖身,結果是唱到〈泡茶〉吧,節奏下我頭一甩下去背立馬拉到,演完脖子就歪一邊所以暖身真的很重要。

這邊恭喜血肉《GOLDEN 太子BRO》專輯的推出,這次專輯覺得面對最大的挑戰,希望透過此專輯傳達給樂迷什麼概念或想法,推出至今可曾收過什麼有趣的回饋

阿霖:好像沒什麼挑戰,應該這樣說,多了很多強勁的子彈讓我把這個東西打起來,以前是我跟仲宇兩人埋頭苦幹做這些事情,能看到的只有眼前,這樣沒辦法看得更廣做到其他領域的事情,這次像金毛、彥文、Matt 加入,Matt 還是我們首席製作人,在聲音、編曲上做了很多設計;金毛在 vocal 跟吉他都有做他的 beat,還有對我們呼吸的調整,光他們兩人進來,說真的這張專輯其實很輕鬆,進錄音室我們東西丟,大家一起編曲,出來就是很完美的東西。

Matt:補充一個那時候是發想〈誕辰〉的時候,因為彥文以前有打過舞龍舞獅,不知道什麼靈感我就說彥文就交給你想我們幫你編曲,〈誕辰〉的鼓點就是來自彥文的創意。

GIGO:要說專輯的概念《Golden 太子 Bro》就是很白話、正向,遇到問題筆直的往前衝就好了,講得很簡單結果 fuck 我原地打轉 1 個多月,在來這也是張感謝樂迷的專輯,感謝大家一路以來的支持。

阿霖:回饋基本上《Golden 太子 Bro》推出到現在出現一個很罕見的狀況,以往專輯推出都會受到一些樂迷的質疑,《深海童話》推出時,有些喜歡 GIGO 技術流的朋友就曾經提出疑問我們是不是變流行了,《Golden 太子 Bro》出來其實我一直都在期待有人批評我們這樣才會知道東西我們需要補強,結果到現在我們還沒收到什麼正面的批評說我們這張不行,所以現在的感覺有點抖 M,期待人家罵但又罵不到,大家的評價都是好的這目前真的始料未及。

自 2020「萬華大鬧熱」龍山舞台聽到血肉演唱〈Daddy Daddy〉等新曲時,說老實話已經倍感驚喜,直到《Golden 太子 Bro》的問世,綜觀整張專輯,〈太子哥〉可以聽到如 Marilyn Manson〈mOBSCENE〉裡的拉拉隊口號,〈中港方程式〉有如 8 bit 的電玩感,最後取樣 Limp Bizkit〈Nookie〉的 beat 可說神來一筆;與 ØZI 合作的〈玉山〉不用說,已經被有些樂迷賦予「台式 Travis Scott」的美名,〈愛情99〉可說是對 Body Count 名曲〈99 Problems BC〉粗殘的延伸外,〈Daddy Daddy〉滿載 Limp Bizkit 式的精髓,開頭唱下去一度以為黃立行來助陣,與樂團好兄弟 Beyond Cure 主唱 BAT 攜手的〈我是一隻瘋狗, 爽喔!〉,以及〈感謝勞力〉帶著一絲 Trap 般的迷幻,更叫人印象深刻,還有更多驚喜藏在專輯裡,我想比起以往,《Golden 太子 Bro》不僅讓初次嘗試血肉的樂迷也能輕鬆融入跟著大聲合唱,在金屬的基底上將不同風格一以貫之,更顯得自在且迷人,完全呈現血肉果汁機無法預測的未來性。

阿霖分享了關於〈中港方程式〉製作的花絮:「在做〈中港方程式〉時,仲宇就曾跟我說希望有種 8 bit 的感覺,然後我覺得金毛在一些 beat 與嘻哈上的想法已經走在別人前面也超越我們以往的眼界,所以溝通跟製作過程都很順,就像開車到很緊繃旁邊一定要放罐伯朗咖啡,相當的 chill。」聊到震撼簡單生活節的〈玉山〉,曾經詢問過 ØZI 那邊的感想,原本對於設兩套器材能不能在血肉上場時完美銜接,是覺得小小顧慮的地方,結果不僅演出順利,還獲得相當高的好評,對此 GIGO 表示:「那時其實只彩排過一次,大家都很強而且都 on 在那個狀態上,就很順的上台很順的演完,跟以前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吉他加金屬在國外或許不足為奇,但在國內其實罕見,透過呂士軒的介紹認識了米奇林,因此呈現與 ØZI 合作的契機。「重點是 ØZI 並不排斥,他在國外就是聽這些東西,有些合作如果一開始對方就有某些堅持,之後可能就難走的順。」GIGO 分享 ØZI 那邊一開始就表明要血肉的東西,而且聽到 demo 時相當興奮沒有需要調整的地方,「最重要感謝 ØZI 是配合〈玉山〉填詞譜曲,但我覺得他寫的很好,真的很厲害。」阿霖也感謝米奇林這段過程推動很多,也帶給血肉更多的信心將作品完成。

如果從專輯中挑選最想推薦的單曲,團員們的選擇是

GIGO:〈感謝勞力〉。

Matt:〈玉山〉的起承轉合很棒,該重的就重。

金毛:我選〈我是一隻瘋狗, 爽喔!〉,這首真的很實驗。

阿霖:我選〈中港方程式〉。

彥文:〈愛情99〉。

如果沒有任何限制,血肉果汁機有無最想合作的人選

GIGO:沒有限制會想跟國外的音樂人交流,Travis Scott 就很棒啊。

阿霖:如果 Travis Scott 能聽到我們的音樂我會超開心。

GIGO:或者 Linkin Park 的 Mike Shinoda。

聊到這很好奇,你們是否會介意被冠上 Nu Metal 的名號

異口同聲:完全不會

GIGO:我想血肉做的音樂就是我們的音樂,不是曲風涵蓋我們是我們涵蓋曲風,等等我就把限動打上去。(全員大笑)要說宮廟核心嗎,阿霖的詞加上我的聲音跟詞,還有新血們發揮創意,血肉不管怎麼走就是長這樣。

視覺的部分再次請到布雷克black操刀,當初是什麼契機與其合作,有沒有印象深刻的小故事與我們分享

GIGO:我跟布雷克是以前滑板就認識的朋友,他這次把台中許多有的沒的景都記錄下來,然後放進專輯設計,這些東西走在街上可能看不出所以然,布雷克就是厲害在集中在一起感覺就變得完全不同。

近期在串流有無感興趣的音樂人或團體
與我們分享

阿霖:我很喜歡一個有點英搖、Indie 又有點 City Pop 的團叫 PREP,很適合夜深人靜開車的時候聽。

金毛:風子K4ZE,血肉的開場曲〈I Want It More〉就是我編曲然後跟 K4ZE 合作。

彥文:近期爆紅的溫蒂漫步,歌曲都滿浪漫的,而且不會從他們的歌聽到別團的影子。

Matt:最近剛發新專輯的 A Day to Remember,專輯可以感受到滿大的突破很屌。

GIGO:我都聽 Bossa Nova,像 Stan Getz,他的歌大概 1978 年就在做,現在聽還是超好聽有種躺在棉花糖的感覺。

阿霖:我另外要推薦一個就是 Matt 幫粗大Band 製作的單曲〈告訴我〉,如果你是個龐克仔你一定會愛死這首歌,就像早期 Blink-182 那種熱血到不行的感覺。

延伸一下現在有沒有什麼曲風是血肉特別有興趣嘗試的

異口同聲:Bossa Nova(全員大笑)

GIGO:有想過工業宮廟好像會很帥,有種 Cyberpunk 的感覺。

專注宮廟文化到現在,可否請問你們覺得宮廟文化最有魅力的地方在哪

阿霖:我覺得是故事性還有色彩,然後我去一間廟看最久的就是天花板,那種設計真的是全世界只有台灣有,然後他的色溫、色調、味道跟音樂類型,完全只有走進廟才能體會得到這種溫暖,越老的廟我越愛。

我有一個做木工的朋友他那時有個夢想是做廟裡的繪畫,後來被個師傅拒絕,他說你除了是來做這藝術品,內心必須很虔誠因為你下的每一刀,畫的每個動作都是灌個能量進去,就像他寫歌詞我寫音樂,大家一起做音樂都會灌一個能量進去,我都是這樣思考所以做出來的東西必須是正面的,宮廟文化帶給我們的影響就是這樣。

今年血肉有哪些可透露的企劃,團員們有無想要嘗試還未進行的挑戰

阿霖:持續做新歌,找新的人合作。

GIGO:我想跟阿霖騎摩托車放鬆一下,或者挑戰高空彈跳。

金毛:想漸漸轉幕後製作。

彥文:早睡早起(笑),不然做小彥有約。(全員大笑)

Matt:繼續把音樂就好。

如果用一道料理或飲品形容血肉,團員們的回答

Matt:健達出奇蛋。

GIGO:健達出奇蛋不錯。

彥文:佛跳牆好了。

金毛:也像拿鐵,跟咖啡配很好,跟紅茶配也不錯。

2006 年自台中發跡,音樂風格從早期 HARDCORE(硬蕊)和 Grindcore(碾核),到後期的 METALCORE(金屬蕊),新一期的作品則開始帶回 NU-METAL(新金屬),以臺灣傳統旋律及台語歌詞為基底出發,並在 2021 年粗殘台中發行的第 10 年拾回初心,血肉果汁機重製粗殘台中,重溫璀璨故鄉的最新力作,相信會是今年不被忽略的精彩專輯,也期待您的傾心聆聽,進而跟著一起殺翻現場。

Flesh Juicer 血肉果汁機 Official Fan Pag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