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搜査線 / Chanel N°5 100 歲還是如此魅惑有女人味

我的名字是 CHANEL N°5,由知名時裝大師 Gabrielle Chanel(Chanel 女士)在1921年,與沙皇宮廷調香師Ernest Beaux 所創作的香水,我的創造者稱我為「香水界的革命」,我的出現讓當時以單一花香調為主、瓶身裝飾性極強的的香水,看起來都有點過氣,畢竟,我是第一個概念性的香水。

這麼形容好了,CHANEL N°5 有如一束鮮花,一束專為女人調製,融合格拉斯出產的茉莉、來自馬達加斯加及馬約特的依蘭依蘭與每年只綻放三個星期的五月玫瑰,有如實驗室用的簡約瓶身,角度俐落,如同結晶體的透明度,瓶蓋就像是喚醒巴黎芳登廣場的鑽石。《感官之旅》作家 Diane Ackerman 這麼描述的味道:「它的高音部,你首先聞到的香是乙醛,」然後發現有格拉斯茉莉、五月玫瑰,還有鈴蘭、鳶尾草和香油樹,這是澎湃樂章的中音部。最後是有著久久繚繞的低音部。」她說:「香草根、檀香、西洋杉、香草、琥珀、麝貓和麝香鹿。低音部幾乎源自動物,是古老的氣味使者,伴我們越過林地與草原。」

我的創作者 Chanel 女士曾說:「不擦香水的女人沒有未來。」 其實 Ernest Beaux 早在 1913 年就創作出這款原名為 Bouquet de Catherine,不巧碰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一切停滯,直到改名為 Rallet1,才重新上市。1921 年Chanel 女士在標示著1~5號、20~24 號的10 種香水樣本裡,選擇了「5」,原因很簡單,因為5是她的幸運數字。Chanel 女士希望這款香水無法被輕易複製,Ernest Beaux 大幅增加格拉斯玫瑰的比例,並首度使用乙醛融合發揮,調製了綜合茉莉、玫瑰、依蘭依蘭、檀香、麝香的 CHANEL  N°5 ,成為香水界百年來不可取代的經典,女人味的象徵畢竟,連性感女神 Marilyn Monroe 都這麼說:「我睡覺只穿 CHANEL N°5。」

CHANEL N°5 就入如此有女人味,如同迷藥一般,Chanel 女士曾在身上灑了香水,跟俄國作曲家 Igor Stravinsky偷情,他的妻子質問:「為何你最近如此魂不守舍,是誰在你身上下了迷藥?」Chanel女士得知此事非常高興,因為正如她所想,沒有主香調的 CHANEL N°5如同迷藥,讓女人迷戀,讓男人神魂顛倒,不只使用者喜歡,他們的情人、丈夫也愛。

二戰結束後,美國大兵在康朋街的Chanel店外大排長龍,只為買一瓶香水回美國送給自己朝思慕想的另一半,CHANEL N°5 更是第一支進入紐約 MoMA 美術館的香水,由大師 Andy Warhol 操刀,以CHANEL N°5 為主角的畫作,就被珍藏與 MoMA。

CHANEL N°5香水除了最經典的 Chanel N°5 之外,還有2006 年,由 Jacques 重新詮釋的 CHANEL N°5  香氛低調奢華版,以及 2016 Jacques 兒子 Olivier Polge ,Chanel N°5 家族帶來的新香水 CHANELN°5 L’EAU 清新晨露淡香水。

 

Chanel 女士這麼說:「一個衣著優雅的女人,同時也應該是個氣息迷人的女人,讓自己充滿女人味。」噴香水也是有技巧,噴在皮膚上效果會比噴在衣服上好,皮膚上的溫度、血管的流動,會讓香味產生美妙的變化,尤其是噴在耳朵後面、脖子、手腕等部位都是很好的選擇,Chanel女士說的更有說服力:「將香水塗在你想要被親吻的地方。」

CHANEL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