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二十 / 黃子佼:「台灣不缺創意,缺的是被哈的機會!」

起點二十 / 黃子佼:「台灣不缺創意、缺的是被哈的機會!」

讓我們將時序倒回1990年代末,哈日風潮正盛的時代,那個網絡資訊還未如此發達普及,我們只能每個月到雜誌瘋買BOONGET ONCOOL TRANS,想要的單品只能透過水貨店入手。2000 年裏原文化打開了台灣人的視野,加上BANGCOOLSMARTO等雜誌的風行,黃子佼在台北東區開了A Bathing Ape 專門店,一張帶有老國、劉麗強、金旺等人在西門町的雙開合照,意味著屬於台灣的潮流世代正式來臨,這些受到各式潮流洗禮的人,不少人後來開了店、自創品牌,台灣漸漸有了屬於自己的街頭文化。從1990年代至今,這20年,哈日、哈韓、哈美,潮流文化起落更迭,KEEDAN特別以此為題請來不同領域的人,聊聊他們所看到的台灣潮流20年。

說到台灣潮流文化20年,親眼見證並參與這一切的就是這篇專訪的主角—黃子佼(佼哥)。對於6、7年級生來說,許多人是因為黃子佼的 ⟪不負責音樂講座⟫、 ⟪元氣唱片行⟫而接觸日本音樂,從《佼佼說日本》、《洒落講座》《佼頭牌潮流大補帖》的著作認識日本潮流、裏原宿,拿著《哈日上路許可:東京短期滯在攻略》在東京街頭按圖索驥。2000年,當黃子佼在台北東區開了A Bathing Bape,我還記得當時的興奮,我們居然能在台北就買到正規的Bape,更不用提之後的good-choice、good-looking與日本餐廳OBASAN。

你的人生總是要在可控制
的範圍內做點突破與挑戰,
才會有更多回憶!

從小就哈日,看動漫、聽日本流行音樂,看明星雜誌,後來自覺成熟了,不再追星,開始看潮流雜誌,發現這些店還真的挺有趣的,按照黃子佼的說法是:「逛了就會想買、買了就會想賣~」

黃子佼:當時我創辦的PLAY雜誌總編輯 Annie 是 Bape 鐵粉,她又跟葛民輝熟,就透過香港拿到了非官方代理,在台灣開了Bape 專門店,某種程度就是拿了一筆錢讓我的總編輯開心,不會想離職(羨慕)。那個時代的店鋪租金算便宜,但進貨成品非常高,燈芯絨褲快破萬,西裝也要2萬多。回想那一段過程,我很開心有過這麼大膽的投資,也因此跟日本品牌有所接觸,但更多的是遺憾。我的愛牌不只Bape,我也超級喜歡Revolver、realmad HECTIC 、BountyHunter,裏原宿那一區真的每兩步就有一家很有趣的品牌,我遺憾的是自己能力有限,沒有機會把這麼多好的牌子帶進來給台灣朋友。

2004年開了good-choice有彌補遺憾了嗎?

黃子佼:進貨庫存真的一件很恐怖的事,會讓人很不快樂。開店勢必得有些妥協,賣一些你不喜歡但消費者會買的東西,當時進了KAWS版畫,完全賣不掉,我只好賣大家會買的Keroro,後來的good-choice完全四不像。小眾與大眾相比,大眾才能讓店活下去,但我喜歡的是小眾,後來終於體悟,當客人比較快樂,現在叫我再做,我絕對不幹。

台灣不缺創意,
缺的是被哈的機會,
當你被哈,
說什麼別人都會買單!

黃子佼:2000年的日本潮流圈真的是百花齊放,集結了各類創意,進而大爆發,品牌不只是做衣服,店裡放的音樂、空氣裡擴散的氣味、設計內裝,地點的選擇,真的是綜合藝術的最高境界。你會覺得開一間店可以這麼有趣,樓梯天花板就有空山基的噴畫,店不只是賣場,而是一個Gallery,各種跨界,保險套也可以賣。你以為沒哏了吧~還有~沒哏了吧~還有~讓我腦洞大開,沒有什麼事不可以,「不設限」、「沒有極限」是這麼多年我從日本學到最大的收穫。

黃子佼:「以前Bape都會出Catalogue,這個成本實在是太高了,會讓人覺得他們真的把衣服很當一回事,又免費的,太了不起了。Bape衣服當然貴,但投資也沒在客氣,是一種我賺你那麼多錢,我也回饋你一些紀念品的誠意。」

黃子佼:「這些很酷的人其實都蠻有赤子之心的,UNDERCOVER 怎麼會出大象(笑),他們還出過六角板這類像是給小朋友用的玩具,什麼都可以賣,你可以說他搶錢,但對我而言就是創意,潮牌不是只能很酷,其實有著各種的可能性。」

黃子佼:「 台灣塗鴉真的起步的很辛苦,回頭看其實20幾年前日本潮流品牌早已經出過各種塗鴉用具,這組RECON就是例子,真的太不可思議了,重點是我買了而且還留著。」

黃子佼:「你去XLARGE當然就是買大猩猩,誰能想到會出耳機,音質什麼都不重要,重點在於不設限,是我們經歷過時代與改變的紀念。」

的確,潮流從來不是單一面向,不僅僅展現在衣服,而是存在我們生活的「街頭」,必須是反應當地人們的文化,與想法、生活方式、日常經歷有所連結。佼哥認為各個領域都是風水輪流轉,有段時間哈日,那是他們發展的頂端,現在日本到了一個瓶頸,台灣的機會來了,要創造出屬於我們文化。

黃子佼:因為我們哈日,他們端出什麼菜,我們全盤接受,現在哈韓也是同樣狀況。台灣品牌用料可以打趴一堆國際品牌,積極度、團結度都比以前好,還有藝人帶頭,例如JJ的SMG與藤原浩的合作,我們要找到的是如何才能被「哈」。社群是一個機會,過往我們每個月眼巴巴等雜誌,現在奈良美智每天發twitter告訴你自己在幹嘛,LV也會買臉書廣告,因此我們包括po文、分享的速度要是以前的兩倍。台灣品牌普遍都不錯,沒有大問題,現在就是要「做大」,自己的氣場要ㄍ一ㄣ出來,只要我們把自己的事做到極致,只待機會一來,就能一步登天,前提是你一定得ready,Supreme就是最好例子,誰會想到 LV會上門合作,藝術也是,以前沒人會料到KAWS能進拍賣場。

VISUALL TAIWAN EXHIBITION 的陣
容不可能再出現。

我好奇地問親身參與台灣潮流20年,有哪件事讓佼哥印象最深刻,他立刻回答:「VISUALL TAIWAN EXHIBITION。」2006年舉辦的VISUALL TAIWAN EXHIBITION,集結DEVILOCK 遠藤憲昭, JUICE陳冠希,FUTURA、Stash、KAWS、Kostas、Russ(SSUR)、Pushead、WK Interact、Jakuan、Eric So 與 7STARS ,10組創作人以DEVILOCK 為主題發想,在台北市西門町電影主題公園舉辦展覽,當時Eric So,Pushead,李璨琛,7STARS與FUTURA等都有來到台灣,當看到這些赫赫有名的創作者在自己面前,還能採訪,的確讓我非常震撼

黃子佼:現在很難會有像陳冠希與遠藤這樣的瘋子,搞個world tour,DEVILOCK不算很大的品牌,卻願意花這些時間精力,還有成本。現在這些咖都已經上位,想要看到這樣等級的陣容再次集結,不可能了。

黃子佼多年來的收藏都在這間工作室,每一樣都是他花時間,慢慢整理擺放。

以前沒那麼多「新」,只好戀舊;現代資訊快速很不錯 ⋯⋯ 快慢各有好壞,我們要去順應每一個時代的變化。

與一些從2000年初期就持續關注台灣潮流的人聊過,都覺得過去的潮流圈對於自己喜歡的東西,會一直挖資料,直到瞭解透徹,人人心中留有一把判斷的尺,這麼形容好了,「我有我態度」,有人說是「羅曼蒂克」,黃子佼則認為是「專情」。

黃子佼:但很抱歉我們已經走到這個資訊快速流通,看一個秀要發10篇限動的時代,很累,想法視角也不再如此單純。換個方式想,對我這個資訊焦慮症而言,資訊很快就很爽,以前只能看著奈良美智與 Stella McCartney的合作流口水,現在只要上網搜一搜,就寄到家,雖然我很想回到1990年代,但不得不接受時代的轉換。

我問佼哥這個「不得不」是種「說服」嗎?

黃子佼:我覺得這個時代是把人性的真實面給勾了出來,證明了每一個人其實都是喜新厭舊。現代人不會拿昨天貼文出來看,只會滑新的限動,以前的我們因為沒有新,只好戀舊,現在我們說服自己資訊快速很不錯,說不定古代(1990年代,2000年代)的我們是在享受自己的慢活節奏,兩個都對,兩個都有好有壞,最重要是我們要去順應每一個時代的變化。

從在台北東區開設A Bathing Ape 專門店開始,20多年過去了,黃子佼的興趣收藏愈來愈廣,但對於潮流的關注並未減少,畢竟,與當代藝術也是因潮流才連結,他,仍在潮流這條路上持續前行!

Produce _ Sam Deng
Photo _ Lisihte
Concept _ Sofia Shen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