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二十 / NEU!主理人鄭伊伶:「叛逆就是街頭文化!」

起點二十 / NEU!主理人鄭伊伶:「叛逆就是街頭文化!」

讓我們將時序倒回1990年代末,哈日風潮正盛的時代,那個網絡資訊還未如此發達普及,我們只能每個月到雜誌瘋買BOONGET ONCOOL TRANS,想要的單品只能透過水貨店入手。2000 年裏原文化打開了台灣人的視野,加上BANGCOOLSMARTO等雜誌的風行,黃子佼在台北東區開了A Bathing Ape 專門店,一張帶有老國、劉麗強、金旺等人在西門町的雙開合照,意味著屬於台灣的潮流世代正式來臨,這些受到各式潮流洗禮的人,不少人後來開了店、自創品牌,台灣漸漸有了屬於自己的街頭文化。從1990年代至今,這20年,哈日、哈韓、哈美,潮流文化起落更迭,KEEDAN特別以此為題請來不同領域的人,聊聊他們所看到的台灣潮流20年。

黃子佼的專訪裡,我寫過這麼一段話:「與一些從2000年初期就持續關注台灣潮流的人聊過,我們都一致都覺得,過去潮流圈對自己喜歡的東西會一直挖資料,直到瞭解透徹,有人的更有感情:『羅曼蒂克』。」這個「有人」就是本篇的主角鄭伊伶。

應該大部分人對「鄭伊伶」這個名字有些陌生,但你肯定逛過她開的店,例如台灣第一家女生街頭選貨店GARDEN GIRL,還有Xlarge、Paul Frank,與時尚選貨店NEU!。先來介紹一下伊伶,在台南長大,青少年時期愛看余光音樂雜誌的西洋流行排行榜,Steven Spielberg的電影每部都有看,開始著迷嘻哈、龐克搖滾、塗鴉、民運抗爭等次文化。影響伊伶最重要的人是名導演Sofia  Coppola,「她的電影、音樂、穿著,是我認為全世界最有品味的女人。」

我只是想做有趣新鮮的事

23歲認識原本的合夥人,1997年在台南開設了第一家女生街頭選貨店 GARDEN GIRL,引進當時美國最夯的X-girl、Paul Frank、Freshjive等品牌,反應很好,當年還上過 中華日報。這讓她興起了代理 Xlarge 的想法,8個月後就在台南 GARDEN GIRL旁邊開了全台灣第一家 Xlarge 專賣店,請記得,那可是1998年,台灣對所謂美式街頭潮流還很懵懂的時代。接著伊伶進軍台北,2000年初期Xlarge與Paul Frank專門店開幕時,雖然因為當時台灣潮流媒體尚不發達,留存的資料照片甚少,也不像現在會舉辦邀請一堆KOL衝人氣的活動,但在我們這些經歷過的人的心中,可是一等一的大事件,六七年級生說起Xlarge,會是2000年初期的那個 Xlarge。「Xlarge 是X世代(1965年~1980年出生的人)的產物,因為反抗、蔑視、譏笑、顛覆而紅,Paul Frank的招牌猴子 JULIUS,個性鮮明討喜,當年聲勢遠遠超過日本卡通人物,」伊伶說。

「2000年左右的潮流圈真的很好玩,雖然資源有限、能找到的資料也不是很多,但因為我們都在做自己喜歡的事,願意付出時間與精力去研究,更懂得珍惜。」

的確,記得2000年的那個時候,大家有事沒事就在東區巷弄晃,每家店去串門子,沒有特定目的,就是閒聊最近有什麼新鮮事,伊伶在2011年開的時尚選貨店NEU!更是我必到之處,NEU!真的是大大開拓了不只是我,應該說是台灣整個潮流圈的眼界,原本有這麼多或許名氣不大,但非常好玩、有創意的品牌,記得我問過伊伶:「到底去哪找到這些品牌、妳怎麼敢進?」

知名導演Sofia Coppola是影響鄭伊伶最大的人,「她選的音樂、拍的電影,是我認為品味的最佳代表。」

這個問題在20年後,我又再次問了伊伶,她是這麼回答我的:「我只是想做一間好玩新鮮的店。」NEU!真的引進了非常多或許名字沒那麼熟悉、設計卻夠狂的品牌,例如Steve Aoki、荷蘭設計師Bas Kosters、UNIF、MARRIED TO THE MOB、KAREN ZAMBOS等,相信很多人都是因為NEU!才知道這些品牌。「我就是想做些不一樣的事,當然潮流本來就是會跟著年紀,因為興趣的轉變,會買會穿的品牌有所不同,不過,無論那個世代,新的事物才會讓人興奮是不會改變的。」

現在自創品牌與生產的便利,讓有夢的人能更快速得到名與利,給了大家另一個成功的管道,沒有不好,但什麼事變得愈來愈流於表面化。

的確,人生如賦格,同一個框架裡的主題一再重現於變奏之中,年紀,的確是讓人對主題愈來愈熟悉的過程,即使它可能因此少了熱切。X世代與現在的潮流圈已經全然不同,這也是伊伶先是將NEU!從敦化南路巷內搬到了一品大廈1樓,2017年毅然決然結束實體店面,轉而網路銷售的主因。「現在自創品牌與生產的便利,讓有夢的人能更快速得到名與利,給了大家另一個成功的管道,沒有不好,但什麼事變得愈來愈容易流於表面化,有個樣子就好。加上社群發達,網紅崛起,很多人買東西只為了發IG,不會去瞭解設計的前因後果,不夠深。現在凡事都要快,1、2天就out了,資訊來得太多太快,不會那麼珍惜。」

以前的潮流很羅曼蒂克

伊伶說:「2000年的X世代是非常珍惜得到的每一樣知識、每一個設計,對喜歡的人事物是可以投盡全部精力,很熱血,是一個蓬勃且美好的年代,我們那一代的人,怎麼說呢,很羅曼蒂克吧!NEU!販售的品牌,很多主理人、設計師都成為好朋友,例如 Steve Aoki,直到現在他來台灣會找我玩,最近疫情變得比較嚴重,他也有傳訊息問我們好不好,很有情的一個人。」

過往販售品牌的主理人,很多跟伊伶都成為好友,例如Paul Frank、Steve Aoki、Bas Kosters、kostas seremetis等。

叛逆就是街頭文化

對伊伶來說,現在的潮流除了容易流於表面化,也太規矩了,「現代人會怕,」伊伶說:「怕自己穿得與眾不同,旁人注目的眼光,怕自己身上某個圖案引發議論,之前NEU!有賣的荷蘭設計師Bas Kosters曾經2015年曾經把屌的形狀搬上秀場,放到現在還是很威,我相信沒有人敢穿上街,但這樣的設計就是很好玩,讓人的血瞬時熱了起來。」

「叛逆就是街頭文化,」伊伶現在看好的是韓國設計師品牌,「他們很敢玩,設計風格與手法就像我在2000年初期看到的歐美街頭文化,例如WKNDRS就曾出過光著屁股放屁(你說的是屁話)圖案的牛仔褲。」

以前資源訊息都很少,大家懂得好好珍惜,現在則是讓有夢的人更快擁有名與利!

大概是從XLARGE在台北東區開店時就認識伊伶,真的很多年,但這是第一次跟她好好聊對於台灣潮流的看法,也第一次拜訪她在台南的家。看到她的家,有一種果然是鄭伊伶的感覺,很多畫作、設計單椅、很多公仔,很多對對伊伶有意義的照片,還有過往開店留下的紀念,我問她佈置概念,她笑了笑說:「憑感覺,我不會care這是誰的設計,只是很單純地將我喜歡的東西放在我所處的空間裡。」

我想這就是所謂的真心喜歡吧,雖然伊伶老是嚷嚷著自己已經是上一代(我也是),不過,透過這次訪問我瞭解到了,世代的確在變,都有不同的生活方式與喜好,但對於自己喜歡的事的熱情與堅持,每個世代都是一樣的。

此時,我想起了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樹寫的這段話:「不管全世界的人怎麼說,我都認為自己的感受才是正確的,無論別人怎麼看,我絕不打亂自己的節奏,喜歡的事自然可以堅持,不喜歡的怎麼也長久不了。」這說的是從2000年就在台灣潮流圈的鄭伊伶,也是曾經或正在喜歡潮流的你跟我。

最後,我問了曾經開設GARDEN GIRL、XLARGE、Paul Frank、NEU!與Joyrich的伊伶,還有在開店的計畫嗎?她想了想,「或許吧,我有想過開童裝店,很潮流的童裝,但要找到我真心喜歡、現在的客人會買單的品牌,難度很高!」

Recent Posts

Produce _ Sam Deng
Photo _ Dandan
Concept _ Sofia Shen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