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二十 / 走進 KEN 桑名為男子漢的浪漫視界

起點二十 / 走進 KEN 桑名為男子漢的浪漫視界

經過前面幾篇〈起點二十〉的對談,可以發現流行不是只有服裝、品牌這麼簡單,涉及的不僅是生活,還有廣泛的歷史與文化在背後運作;如果眼鏡是人們的第二張名片,髮型就如同人們的第二張臉,與流行更是息息相關密不可分!還好我們不必像現在當紅的《Loki》劇中的 時間管理局(TVA)只能遵循一條時間線,多元的世界觀帶來兼容著不同世代的髮型的當代,造型以至於服裝、設計都有著更為豐富的呈現 —— 一切取決於你想成為什麼樣子,以及想過的有多精彩!因為就如《火影忍者》所述,「青春不能回頭,所以青春沒有終點。」

開頭有點熱血中二,不過「中二」這個詞在眼前這位前輩面前卻是用來貫徹人生的不二準則,不論是面對自身超過 20 年累積下來的美髮專業,過去身為搖滾客對音樂的熱愛,反映在身上壯碩亮眼的身形曲線,以及刺在手指上的那句「ようこそ 男の世界」,無不讓人想像《JOJO的奇妙冒險 第七部 飆馬野郎》中林可·羅德艾根那種通往真正的勝利之路需要男人價值的獨到美學,做了日常間的實踐。身兼知名 Youtuber,KEN 桑現在多了一個新身份,就是結合美髮與酒吧「零貳柒」概念店的負責人之一。重拾人生開設第一間店的繆思,並結合更強大的夥伴、KEN 桑將如何延續熱情將專屬男子的浪漫繼續傳遞,相信透過本次的對談,你也可以一起進入男子漢的世界。

因為動漫
讓我希望到老都能活得帥氣

幼年於工業區成長的背景讓 KEN 桑不諱言多少帶點自卑的因子,從小時候就希望長大養活自己的同時可以保有很帥的樣子,「當時看到那些 30 幾歲的人都很老氣,小時候看到漫畫裡的人留長頭髮好好看,尤其《聖堂教父》裡的渡海更是帥到不像話,讓我開始希望自己長大可以跟動漫人物一樣帥氣。」開始有這樣想法萌芽仍需要一個觸發行動的契機,Ken 桑想起國小的男生會注意服裝的也太少動漫跟遊戲還比較多,開始注意穿衣服的起點約莫是在國一的時候,「當時我喜歡我隔壁的女生,成語說女為悅己者容,男生其實也一樣,我發現我的條件很不好,就開始尋找能讓我條件變好的東西,我的身型身材沒辦法改變,至少我的服裝髮型可以變,所以開始從雜誌、書籍搜集情報。」當時尚處於學校有髮禁的規定,也許挑了不錯的衣服但跟頭髮想留成的樣子合不起來,怎麼樣從中取得平衡,就這樣 KEN 桑開始了對髮型的興趣。

從 80 年代的飛機頭、四方頭或者披頭四般的中分到了 90 年代,隨著港片港劇的盛行,當時台灣男士最流行的髮型多跟隨著喜愛的偶像,劉德華、郭富城、L.A. Boyz,想要帥剛開始就是模仿那種風格。「當時我有點不一樣的是我剪了他們的髮型卻覺得超級不適合,後來輾轉在萬年四樓的雜誌店,從日本偶像雜誌感受到很大的衝擊,原來髮型可以這麼多元。」由於 KEN 桑外在條件屬於接近日本人身形,從髮型開始注意到偶像著用的服裝,是演員就看主演的日劇、是歌手就聽他唱的歌,以至於感興趣的不僅於髮型,還有背後豐富的文化脈絡。「90 年代台灣多數追的是港風,而我發現日系風格比較適合我,而且我有中二病覺得日本動漫最棒,就走上了這條不一樣的道路。」

我覺得《COOL》、《BANG》還有 NIKE AIR MAX 95 幫助了哈日風潮在台灣的盛行

回憶起 90 年代當時的流行環境,在港風盛行下哈日尚屬小眾,有時還被當成異類,至於流行面哈日的風潮是從何而起 KEN 桑點出兩個有趣的觀察,一是 AIR MAX 95,二是《COOL》與《BANG》雜誌。「我記得當時一雙 3680 的 AIR MAX 95 彷彿成為哈日風格興起的核心,許多人開始接觸像《Boon》這類的日本雜誌,就算看不懂上面也有很豐富的圖文資訊,戶外休閒風也是從這時候開始盛行;再來 98 年《BANG》跟《COOL》這樣的流行雜誌會有許多翻譯日本雜誌的內容,這點其實幫助了日系文得以在台灣擴散。」

學生時期讀的是廣告與純藝術,因此曾經從事廣告設計工作,儘管自由但還是與心中對未來的想像有點距離,如果不是名設計師,一切只能依公司的規定,後來因緣際會在路上認識一群在日本沙龍工作的朋友,彼此剛好都是銀飾的熱愛者因此熟識,經過引薦進入該日資沙龍企業 JAMS Hair & Make,也開始 KEN 桑視為一輩子的工作。「大約 2000 年時很多日本人開始來台灣投資,那是個哈日風跟大頭貼機相當盛行的年代,美髮工作很帥讓自己生活過得去,再來那時木村拓哉演的《美麗人生》給了我太大影響。(笑)」也因此大學時期讓 KEN 桑決定全心投入美髮師這份行業,頭一洗也超過了二十個年頭。

「還記得當時跟這群朋友聊的銀飾是什麼嗎?」

「當然還記得,我們會討論清春、木村拓哉還有 HYDE 在 MV 還有日劇或雜誌戴什麼銀飾,然後就從 Chrome Hearts 聊到 JUSTIN DAVIS 跟 goro’s 幾乎無所不聊。」

「該不會那時還逛過聖堂教父吧。(笑)」

「哈哈那個一定要去看一下的啊。」

註:聖堂教父是約 2000 年時期開設在東區的銀飾店,貨源雖可議不過種類之多,當時在銀飾雜誌看到的款式都可以在此找到實品。

跟日本人共事最大的影響就是那份職人精神,規矩嚴謹,服務流程做的非常完善,溝通也很明確,不會讓人聽不懂,這些細節也深深影響著 KEN 桑在美髮上的服務理念,不是講的很飄渺,而是透過有邏輯的敘述,讓客人可以更輕易的了解美髮的相關知識。「職人精神的另個層面就是對自己的要求會提升,必須更有自律。」對此 KEN 桑表示這是他在 JAMS Hair & Make 得到最大的寶藏,優異的資質加上對自身的堅持,讓 KEN 桑在短短三年期間跳脫助理身份,成為獨當一面的美髮師。

「做髮型最有趣的就是跟客人變成很熟識的朋友」,對 KEN 桑而言做美髮會遇到各行各業的人,有警察、有流氓,販夫走卒都有,想到的職業他都遇過,「我們其實是消費者最熟悉的陌生人,男生可能三四週剪次頭一剪剪十年,你跟朋友可能都還沒有跟我們見面的時間多。」與每位客人都有著特別的感情,甚至有的客人失戀會找 KEN 桑喝一杯還一起去算命,團隊要角小胖是剪了八年的客人,新店的室內設計也是交給很久的客人結果問到裝潢才知道是國內知名設計師,許多有趣的化學反應,皆在 KEN 桑的一刀一剪下持續發生。

Ken 桑嚴選,髮型與流行結合的 icon 代表

問到髮型與流行、服裝的關聯,KEN 桑認為許多服裝出現的繆思是來自於當代的 icon、藝人、歌手、藝術家,這些劃時代大家想去模仿的對象,這個時候我們就不會只看服裝,那是結合髮型、穿搭、個人素質總體呈現的氣氛。「如果當代流行搖滾樂可能 80 年代,那時的風格走向是華麗搖滾,當時所散發出來的風格是什麼,那是跟服裝去融合起來的,所以我覺得髮型與流行、服裝的關係就跟兄弟一樣,是無法切割的。」

David Bowie

髮型跟服裝的代表最強烈,最能讓你感受到整體性的是David Bowie,他從外星使者 Ziggy Stardust 變成爵士,從服裝髮型展現的整體性就是個跨時代的人類,他在最紅的時候直接捨棄當下的角色變成全新的模樣真的太有趣,剛推出時大家覺得怪,五年一過發現他走的太前面根本就是神,別忘了他還是《JoJo的奇妙冒險》第四部魔王吉良吉影的繆思。

hide

hide 是日本視覺系的代表,不僅這個詞是因 hide 而生,X JAPAN 表達的不只音樂,還有呼應了社會現象這點跟英國龐克的誕生過程有一點像,只是文化的不同而產生的結果。視覺系的髮型、服裝跟歌路是識別的重點,再透過裝幀的設計讓你可以完全投入那個氣氛之中。「而且 hide 如果沒有進 X JAPAN,他現在可能是位國際知名的美髮造型師吧。」

Steven Tyler

史密斯飛船(Aerosmith)的主唱 Steven Tyler,他的髮型與服裝代表的就是 80 年代華麗搖滾(Glam Rock)的樣貌,他在音樂上影響了槍與玫瑰(Guns N’ Roses)的主唱 Axl Rose 等人,穿著上華麗的絲質襯衫、靴型褲與馬靴搭配他的長捲髮,輔以皮飾、銀飾做大膽且中性化的搭配,到現在仍是許多人模仿的樣本。

Kurt Cobain

Kurt Cobain 所處的時代背景是戰後嬰兒潮,加上父母離異對人生帶著某種程度的絕望,才造就眾人眼中寫了那麼多抗議歌曲,Nirvana 這幾個街頭男孩也會玩滑板其實有種後龐克的感覺,反應在衣服上就是油漬感髒髒破破爛爛的,集叛逆與頹廢於一身,所以髮型上就會感受到有點不修邊幅,但 Kurt Cobain 龐克起來又會把頭髮染的很亮,加上那隻讓人難忘的 CHRISTIAN ROTH 墨鏡,成為現在仍是極具代表的 icon。

キムタク

木村拓哉對我們亞洲的影響很大,前陣子我在家裡翻 93 年的傑尼斯寫真集,我發現當時中居正廣、香取慎吾他們對木村的印象就是美國人,所以木村就是個阿美咔機,阿美咔機代表的是「日本的美國風」,日本對美國的憧憬與崇拜下將電影、音樂、服裝轉化為自己認為的樣子,但與真正美國的樣子還是有點不同。而作為這樣文化的代表,木村長的帥,性格真實、髮型讓人記憶,而且等於是國際第一個培養操作出的亞洲巨星。

講到木村拓哉的髮型影響了至少 1995-2010 一個世代,KEN 桑進一步補充,其實日本人的髮型並不如我們印象的木村那種漸深高層次,反而比較歐式,像小田切讓那樣屬於濕潤帶捲的型,也跟男子組合 1 世代成員 Harry Styles 一樣,原因可從歷史追溯到明治維新時日本就是效法歐洲開始,「現在看木村的髮型反而更像邦喬飛主唱Jon Bon Jovi,而木村可以說影響了我的前半生,他就是我心中男性的指標,只是現在 44 歲的我有自己的想法了。(笑)」KEN 桑表示木村不拘小節、看得遠、忍耐力與自律力極高的特質很值得大家學習。

台灣往往只學一門技術
可是這門技術的源頭在哪
似乎很少人去研究他

不曉得有沒有人跟我有同樣的感覺,有些地方其實職業與職業間的界線相當明顯,一個例子是買衣服我們可能被介紹品牌,但不見得會接收到品牌以外比如搭配、身形、髮型上的一些幫助你穿著更好看的建議,這些反而是在 KEN 桑這邊不論是給他剪髮,或者透過 Youtube 節目傳遞的資訊,將各個不同文化的資訊通通串連起來。「我覺得在台灣或者很少地方發現這種場景很大的一個原因來自教育。」KEN 桑以日本為例,比如宮下貴裕是個熱愛 Nirvana 與 Grunge 的人,他的繆思往往來自 Kurt Cobain,自然不只音樂,從服裝髮型甚至成長的背景都會有一定的理解度,儘管不開口明說,還是可以感受到那股多元的特質。

「台灣往往變成只學一門技術,可是這門技術的源頭在哪,似乎很少人去研究他。」經 KEN 桑長期的觀察,常常講日本比我們厲害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會去進行了解與深究,然後有一套自己的延伸方式;我們受的教育多數是老師教什麼我們就學什麼,思考上變得比較線性,沒辦法用多元宏觀的視野看待。「龐克之所以叫龐克不只在音樂,髮型、外套上的 pin 與卯丁是種反社會下對現有環境發出的怒吼,光頭黨甚至暴力程度多於龐克族,他們會這樣做都有其時代的背景,卻也因為成為明顯的 icon,影響了後來的時尚與流行。」KEN 桑認為學設計的人應該要是文化工作者,台灣人的特性是學的很快很好很扎實,有時卻缺乏了美感與創意,如此的觀察放眼許多國際品牌的秀,操作 Model 的人多是東方人,主導多是外國人就是這樣的原因。「東方人的手很巧,但我們的創意不夠。」所以要能釐清自身專業與生活結合,以及釐清楚文化工作者的本質,我想不僅在設計的範疇,甚至放眼各行各業也是同樣重要。

不免讓人好奇,從美髮的角度 KEN 桑是怎麼看台灣的街頭流行,對此 KEN 桑給予肯定,台灣的街頭流行這幾年比較躍進與多元,女生本來就有多元的風格,美貌與美麗在社會背景下是必備的武器;男生在傳統觀念裡是不被需要這些,這幾年因為網路的發達,樣貌已經不是這麼單一,從髮型來看有韓風、武士頭、油頭、頹廢風、龐克等,好似文化復興的感覺,「這在我們的年代是因為資訊不發達,所以看到個資訊會鑽研很久,想跟別人不一樣,現在是資訊發達,有想法的人可以將這些喜愛的獨特性放大,對比服裝也是一樣。」

「然而網路發達的缺點還是有的。」話鋒一轉 KEN 桑發現資訊發達所衍生的問題,會有缺乏思考然後畫虎不成反類犬的狀況。「你可能把想到的好東西一股腦往身上塞,卻忽略了自身的條件,試著想像一個個子不高的朋友結果穿著 The Notorious B.I.G. 感覺的服裝,是不是就變的更矮,這種狀況其實常常發生。」對比日本是了解自己的缺點,再融合國外優點,呈現出來就是穿的很好看;這個問題台灣到現在還沒突破,東西拿來就用其實是比較不夠且缺乏自己的,我們還有很多需要努力的地方。

對於街頭流行的場域會到何時真正改善會,KEN 桑認為或許再一個十年,我們眼裡的小屁孩們長大主導整個環境時,或許會有不一樣的火花產生。「網路發達所造成的 M 型社會對應思考也是一樣,有人可以舉一反十,有人卻連自理能力都缺乏,這是這個時代產生的特殊現象,所以我們看現在 20 歲的年輕人如果到 3-40 歲還有這股熱情,就跟政治一樣舊的東西洗光,環境勢必會改變的,現在流行文化已經有翻轉的感覺,男性風格越來越多,化妝也越來越讓人接受,未來我是看好的應該會躍進。」而美髮其實跟服裝界很像,混沌的時期已經過去,新一代的人開始有各有各的文化,比如專做雷鬼、專剪油頭、專做韓風,不像過去群魔亂舞的時代跟服裝一樣都有互相攻擊的狀況發生,取而代之的都是互相合作,未來也會更加壯大。

GOOPiMADE

Guerrilla Group

在此也請問 KEN 桑現在印象深刻的台灣品牌,他笑著表示 GOOPiMADE 孤僻君株式會社與 Guerrilla Group 吉豐重工帶給他很深的印象。對於吉豐重工欣賞他們的設計與操作模式,而 GOOPiMADE 的設計師外在條件 KEN 桑比較像,但又能整合出一個比例讓矮個子穿起寬版也能很好看,兩者對於幾何跟堆疊的概念是厲害的,所以讓 KEN 桑很欣賞。「讓這我想到美國人做戒指原創性很強、日本人做戒指很華麗,華麗到看久有點膩,台灣人做戒指容易什麼都塞滿滿,美歸美但比例都不對,所以如果能跳脫這個思維,我相信很容易就會被人發現,GOOPiMADE 跟吉豐重工的比例拿捏,還有那種展現創意的風尚就是讓我會去注意。這樣講好像我被業配一樣。(大笑)」

對 KEN 桑而言眼鏡是代表一個人重要的配件之一,所以會根據不同搭配與場合選擇眼鏡,像是 DITA、MOSCOT 與 TVR 等都是愛用的品牌。

身體的維持不只在自律的健身,香氛類產品也是讓男仕維持禮節不可獲缺的要角,BLEU DE CHANEL PARFUM 的木質芳香調不會過於搶眼,是 KEN 桑現在的最愛。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不要捨不得買一套好的用具,那可能是避免花冤枉錢的最佳捷徑。「KIKU 的剪刀我還是定期送去日本手工研磨。」

我想為台灣的男人做點事情
跟所有的男仕站在同個陣線

2018 年有感於台灣男仕這塊討論過於封閉,也覺得自己的年紀與資歷是時候講些具說服力的概念,又遇到了志向相同的隊友,因此開設了 Youtube 頻道《KEN 桑 x MKN Squad》。「我想做的原因很簡單,男仕在台灣其實是不被重視的,經濟上沒有經濟價值,大家寧願去賣女生的東西,這樣下去市場只會越來越萎縮,30 歲到 50 歲的東西鮮少媒體在講也沒有資訊可以參考,所以我想為台灣的男人去幹這件事情,跟所有的男仕站在同個陣線。」

064A9840

隨著 KEN 桑自己的 Youtube 頻道開設,除了技術性與專業的更加強,時間的掌握需要更準確;在不斷的思考選擇的題材是不是群眾要的之間,KEN 桑始終沒有忘記當時開設第一間店「零貳柒」的初心:

零:數學上不含任何原素的集合基

貳心:不被世俗所束縛,有叛逆想法、不屑流行

七音:樂律的宮、商、角、徵、羽、變宮、變徵稱七音

「三大原素磨擦產生無限、無形、無聲、無空間與無重量的領域,感覺好像五條悟的無量空處,剩下唯有決對用心,零貳柒簡稱就是『用心』。」開 Youtube 頻道前 KEN 桑就在思考何謂「台灣仕紳」,台灣的男性可以在什麼場所不覺得尷尬,什麼元素又可以與台灣的文化歷史融合,最後選擇了日治時期作為基底,恰巧導演跟團隊本來就想開酒吧,於是結合了髮藝與酒吧的「零貳柒」,在 2021 的七月,猶如火鳥般重生立足於中山區。「零貳柒有點像老爺酒店,年輕男性來不會覺得不自在,跟酒吧結合也有種成熟男子氣概的感覺,這種氛圍不是躁動,而是沈穩的,比較符合台灣男子悶騷的個性。」

有機會到零貳柒,別忘了在酒吧多停留一下,那道導圓角的美麗弧線是黃銅藝術家直接現場以無接角的方式製作而成,帶有金屬般的高貴,卻又散發一絲溫暖的氣息。

多看是好事
記得多用腦多思考
你會變的更強更好

現在或許已經掌握了一點話語權,KEN 桑心心念念的反而是將身邊伙伴一一拉拔起來,因為他深信一個團隊的茁壯,其力道絕對大於只有實力堅強的一個人。「這個道理很簡單,自己成為神很容易,怎麼讓身邊的人也成為神,這更是我想要做的,有點《海賊王》的感覺。」

持續用健身養成自律的習慣還有磨練耐性,讓頭腦更清醒,現在人生多了一個重心,Youtube 頻道也更名為《KEN桑|零貳柒髮廊與酒館》未來 KEN 桑希望零貳柒成為一個公共空間,不時可以邀請專業人士來做些特別的分享,比如三十歲男子該如何穿西裝、如何把鬍子刮得漂亮,微電影的創作該注意哪些細節,只要是男仕浪漫有關的題材,都希望在這個公共空間發生,讓台灣的男仕可以扎根,而且更有趣不那麼艱深。對於未來 KEN 桑更希望做的,是一間結合台灣茶葉的沙龍。「我們坐在長椅喝著綠茶吹著徐楓,在庭院裡抽著煙喝著咖啡,這肯定是種燒錢的理想,但我就是想讓身為台灣的男士會感到驕傲。」

零貳柒就像是杯以台灣茶為基底的調酒,代表的不僅屬於台灣男子的獨特個性,更是 KEN 桑人生旅途的一個新起點,KEN 桑堅信有文化、懂得生活,台灣男仕自然可以在外國人面前抬得起頭,也期許新世代的年輕讀者多看是好事,記得多用腦多思考,你會變的更強更好;框架打破、拉高格局,未來的世界就是你的。

KEN 桑重點事記

  • 1978 年 – 出生
  • 1994 年 – 接觸廣告設計、視覺傳達與純藝術
  • 2000 年 – 進 JAMS Hair&Make
  • 2002 年 – 到東區 G.A Hair Salon
  • 2003 年 – 正式成為美髮設計師
  • 2005 年 – 開設人生第一間店零貳柒
  • 2010 年 – 開設火鳥 Phoenix
  • 2013 年 – 進駐公館 hss TAIPEI
  • 2018 年 – 開設 Youtube 頻道《KEN 桑 x MKN Squad》,同年位居「快速竄紅創作者」第8名
  • 2021 年 – 開設零貳柒概念店、Youtube 頻道更名為《KEN桑|零貳柒髮廊與酒館》、預計推出自身髮蠟品牌零貳柒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