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二十 / Sexy Diamond 主理人貓王:「我們在美國街實現了台灣夢!」

/ Sexy Diamond 主理人貓王:「我們在美國街實現了台灣夢!」

你還記得 2000 年代的西門町,特別是美國街是什麼模樣?!台灣自創品牌、水貨店群聚,各式各樣的新鮮事物,不同穿著風格的人穿梭其中,臉上溢滿著:「又進了什麼新貨」的期待感。來到西門町的人都很認同本土的設計、做工、文化,還有帶進來的商品,就像是日本人認同裏原宿那樣,畢竟,說起「街頭服飾」的時候,那是真實的人,在真實的街頭穿著真實的服飾。

在當時生意盎然的美國街,有一個品牌受到非常大的注目,當年的潮流線編輯這麼形容:「美國街數一數二的品牌,知名度、銷售量,最重要的是粉絲黏著度非常高,走在西門町只要看到穿著有著鑽石圖案帽 TEE、­戴著超級顯眼的各種項鍊、戒指,就知道是這個品牌。」

這個品牌就是 Sexy Diamond。

說到 Sexy Diamond 在 2000 年有多風光,在西門町走幾步就能看到所謂「Sexy Diamond」穿著風格的弟弟妹妹,非常好認。「我們除了台灣,在上海、北京、新加坡跟香港都有專賣店,」2012 年離開台灣到中國發展,今年年初為了照顧爸爸回到台灣的 Sexy Diamond 主理人貓王說:「意思就是 Sexy Diamond 成熟到,能夠推出足夠的商品開設專賣店。」

小時候
有很多奢望,
長大就會想把這些奢望
變成真實的生活。

跟貓王從 Sexy Diamond 剛成立時就認識,還記得對他的第一印象是:「哇,這個人有夠浮誇,」2009 年專訪他時,標題是這麼寫的:「億萬少年成功記。」這次有機會跟貓王好好坐下來聊這顆原石是經過什麼樣的過程,才被琢磨成光芒萬丈的鑽石。「很多人看我跟我弟的穿著,以為我們是有錢人家的小孩,其實並不是,」貓王說:「我 1999 年就開公司,那年我 19 歲,我弟才 15 歲,這也是我弟外號『didi』的由來,那個時候是代理經銷一些日本品牌,但遇到了一個很大的問題,我是白手起家,財力跟大公司沒得比,代理或經銷好不容易做起來,就被原廠或別的公司整碗端走,一直在幫人做嫁,沒意思了,做得再多都是在幫別人打工,才決定做自己的品牌。」

Sexy Diamond 成立於 2000 年,走的是 NIGO 派的滿版印花、層層疊疊的飾品,貓王跟 didi 兩兄弟也是極盡所能、非常外顯式的浮誇。「那是一個小男孩的夢想,跟成長背景有關,」貓王回憶說:「家境沒有很好,就會有很多的奢望,長大了,就想把這些奢望變成真實的生活,開很好的車、戴名貴的珠寶、住很好的房子,過很好的生活。就像是美國黑人小孩做的那樣,努力拚博,就會有一種從外表裝扮就告訴大家:『我成功了!』」

2000年代 Sexy Diamond的粉絲黏著度很高,西門町長可看到穿著滿版logo、星星的少男少女。

貓王不否認兩兄弟是刻意把浮誇那一面放大,每天更新 Blog,把所有私生活攤在陽光下,想當然爾遭受到不少「炫富」、「靠賣品牌穿金戴銀」等諸多批評,請記得 2000 年期間雖然社群尚不發達,街頭巷尾傳的小道消息殺傷力也是很大。「還是會 care,但我們知道自己條件不好、學歷不高,要做更多的事、更努力,增進日文、英文能力,才能成功。」

我們在美國街把夢想變成一個
在台灣真真實實可以實現的夢。

「外顯式的浮誇是要讓大家知道,我們兄弟從什麼都沒有,現在成為一個 somebody,那怕你條件不好、沒有富爸爸,只要肯拚、肯付出,會有成功的一天,我能做得到,你們一定也可以。」貓王說:「我們在美國街把夢想變成一個在台灣真真實實可以實現的夢,」

的確,與其抱怨生活不讓你好過,還不如自己努力過好生活,因為不努力的話連或許都沒有。我記得在熱鬧的美國街,貓王與 didi 行事很低調,不愛 social,按照貓王自己的說法是:「我們不交朋友。」讓 Sexy Diamond 非常成功,追隨者的黏著度很高,卻在 2010 年,品牌正顛峰的時期,戛然而止。

面對流言蜚語,貓王選擇不反駁,「死豬不怕滾水燙,不用敲鑼打鼓地反駁,一旦回應就代表我心虛,知道我們的就會瞭解我們不是那種人。」

讓貓王毅然決然讓 Sexy Diamond 休止,他終於說出了心裡話:「就是 3% 概念。」off-white 創辦人Virgil Alboh 這麼說:「I was only interested in restraining myself, and only editing it 3 percent(將經典設計改變 3% 就變成我的作品)。」這個法則並非新創,「做品牌的人都瞭解這件事,只是 Virgil 點破了,從 Sexy Diamond 剛創立就一直被攻擊我們學 Bape、BBC,我只能說風格類似,圖案就是不一樣。」貓王說:「我都講很白,你的預算夠,就去買 Bape,我只是提供了一個價格相對便宜的選擇,Sexy Diamond 很多商品,Bape 都沒出,我解釋了所謂的 3% 概念,被說詭辯,每做一件衣服都被放大檢視,講了 10 年,很累。」

台灣生存力很強,做出來東西的性價比打趴全世界。

Major Made成立於 2010 年,貓王給它的設定是「快時尚」,接著預計會推出男裝。

2010年,貓王觀察到快時尚崛起,在成立女裝 Major Made 的同時,讓 Sexy Diamond 暫時離開眾人眼前。2012 年貓王到大陸發展,拿到了廣州十大設計師等獎項,還幫很多快時尚品牌操刀設計,以及做 AI 製造等,didi 則負責 Major Made 在台灣的發展。

我好奇地問貓王,台灣、中國的街頭文化有什麼不同,貓王提出一個很值得思考的觀點,「我覺得現在的中國很像 1990 年代的日本,很多品牌崛起,市場大,很多綜藝節目、活動,中國藝人受到愛國因素影響,上節目就會穿國產品牌,對於本土品牌發展是很有幫助的。」

至於台灣,「我覺得很可惜,台灣在 2000 年開始的 10 年,本土品牌發展的很好,講得現實些,因為大家都得爭一口飯吃,都把東西做到極致,我敢說同樣價格的商品,台灣做出來的東西是 perfect,打趴全世界。」貓王採訪當天拿出來 Sexy Dimaond  衣服就是最好例子,2008 年左右所生產的,依舊完好如新,「你要想台灣很潮濕,這些衣服我放在山上的家,都沒有壞掉,就知道台灣做工有多好。」

貓王認為台灣從 2010 年之後出現了斷層,缺了一個推它一把的力道,現在,他回到台灣,想要把一些在中國 Marketing、包裝,還有一些聯名的人脈帶回台灣。

貓王現在與 LA 藝術家合作的品牌 FKYB,目前只在日本時尚選貨店或 Pop-up store 販售。

FKYB (Freedom Keeps Your Breath),目前有推出包包、椅子,往後還會有更多生活道具的推出。

Sexy Diamond 能在台灣流行史上被記上一筆,陪伴著大家成長,是一件很榮耀的事。

我問他還會想再做品牌、或者是讓Sexy Diamond重新回到大家眼前,貓王點點頭,畢竟,Sexy Diamond是在做品牌,Major Made是在做商品,概念跟操作模式真的完全不同。

另一個促使貓王重啟 Sexy Diamond 的原因就是回憶,「這陣子很多人轉貼照片跟連結給我,有一個日本饒舌歌手,在他還默默無名的時候,有來台灣買 Sexy Diamond,到現在還是很喜歡,他發現牌子居然沒了,透過認識的朋友問我要不要再把品牌復刻出來。」

貓王現在有計畫今年冬天先推出一個 Sexy Diamond 的小系列,2022 年夏天會有比較完整的商品,「Sexy Diamond 能在台灣流行史上被記上一筆,可以陪伴著大家成長,成為很多人的回憶,沒有被大家忘記,是很榮耀的一件事。」貓王說:「這次我回來台灣,發現現在街頭沒有 Sexy Diamond 這樣風格的衣服,我想讓新一代的年輕人有我們經歷過的體驗。」

跟貓王 10 年沒見,我看著穿著風格變得簡約,但手上還是戴著一堆配件的他,聊天感覺還是沒變,我問貓王你覺得自己變了嗎?他笑著說:「我還是 2000 年的貓王,很喜歡服裝、很純粹的貓王。

Produce _ Sam Deng
Photo _ Lisihte
Concept _ Sofia Shen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