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態度 / 用畫筆勾起共鳴,做影癡也做自己 專訪台北電影節副牌「看電影約嗎」聯名設計師夏于喬

起點態度

用畫筆勾起共鳴,做影癡也做自己

專訪台北電影節副牌「看電影約嗎」
聯名設計師夏于喬

r-keedan-chiao-hsia-Taipei-Film-Festival-cover

電影《總鋪師》裡的愛漂亮的詹小婉、《我的30定律》裡的小資業務何美亮、再到《灼人秘密》裡的謎樣女子3 號,夏于喬已經褪去四年前決定離開多年主持身份的徬徨,一雙大眼睛越來越能掌握鏡頭前的表現,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在踏入演藝圈至今二十年,即使時間漫長,夏于喬不拘泥於原地,不斷切換角色,從主持人、演員到最新擔任台北電影節副牌「看電影約嗎」插畫設計師的身份,都能看到她眼神裡堅定且散發著熱情。「不論是演員或是畫畫,我都把夏于喬的一部分放進裡頭,希望能與觀眾找到共鳴。」這次夏于喬將以插畫設計師的身份進入到大家視野,在本次專訪中,喬喬跟我們分享藏在內心許久的創作靈魂。

學生時期就開啟了喬喬對於繪畫的興趣,「想畫什麼就畫什麼,畫畫就像日記紀錄著每個階段的心情與故事。」也許是演員這份工作讓喬喬累積了細緻的觀察力,比起畫花草,喬喬更喜歡琢磨人的表情以及人物帶來的想像空間「我並不擅長描繪人物,人的神韻很不容易表現,但畫畫不是追求畫得像,而是它有許多可以發揮想像的空間,我喜歡加入奇幻的元素。」直到了去年,工作受到疫情影響而停擺,待在家的時間變多了,讓喬喬有了出版圖文繪本的念頭,以此為目標督促自己每天都要創作,不過對於自我要求甚高的喬喬笑說,雖然繪本已經完成了,但畢竟是第一次嘗試,希望能在慢慢地把細節調整到位。

看到喬喬帶來的原稿作品,能感受到她專注在當下的每一筆線條,享受畫畫的樂趣,喬喬說看到台北電影節把作品縮小成明信片,又有不一樣的感覺。

機會來得巧,網路媒體《女人迷》遞來了合作邀請,開始更多人注意到喬喬的繪畫天份。「我想要畫各式各樣在愛情裡的女生。」創作靈感首先從周遭朋友的戀愛經驗著手,加入喬喬的想像力,有的人對於戀愛就是全盤付出、不求回報的 ALL-IN 女孩、而有的女孩則如同聖母般無私的付出,期盼著對方有朝一日會長大,會理解自己良苦用心的聖母女孩,還有探討戀愛期限的保鮮盒女孩,這個主題引起許多女孩的共鳴,讓喬喬收到雪片紛飛來的訊息,「印象深刻的一則訊息,有位女孩謝謝我畫出了這 12 位女孩,因為她彷彿看到自己的愛情成長過程」喬喬分享獲得女孩們的共鳴,那種單純的開心,因為喜歡而拿起畫筆,讓畫畫變得開心自在。

身為完美主義的處女座,從喬喬的原稿畫作中展露無遺,根根分明的髮絲、細膩的眼睫毛、一筆一勾堆疊出顏色質感,我問喬喬在創作中想克服的困難是什麼?「我很羨慕創作時不會顧忌太多,能瀟灑揮筆創作的人。」喬喬強調重複說了兩次羨慕,「我在生活上沒有那麼潔癖,但在繪畫展現追求完美個性的極致,時常拘泥在筆畫凸出來這種細節,希望能在創作時學著放過自己。」

keedan-chiao-hsia-Taipei-Film-Festival-02

「妳覺得演員跟插畫家有什麼相似之處?又有什麼不同地方?」喬喬笑說演員跟插畫家都是創造者,「不論是戲裡角色或是畫裡的人物都是把夏于喬的一部分放進去,再重新組成新的樣貌。」她認為就算是同一個角色,不同演員對於角色的理解以及自身歷練都會讓角色呈現不同的樣貌。就如同這次為台北電影節繪製的五位影癡(Cinephile)以及重新解讀四部在她心目中佔有特殊意義的經典電影,就是喬喬自己的詮釋與感受。

從左上角順依序為:鏡子女孩、宇宙男孩、望遠鏡女孩、出口女孩以及享樂男孩。

本次主題為「 Im a cinephile 我是影癡」在動筆之前,搜集資料時發現 Cinephile 定義指的是電影狂熱,如同吸血鬼般會飢渴地去搜集電影背景資料,尋找各種蛛絲馬跡,不過她覺得「影癡」的定義應該要在貼近大眾心目中對於影癡想像,才有共鳴感,「我把 I’m a Cinephile 解讀成電影在這些人生活中是很重要的存在,電影應該是生活的一部分,它以不同的意義存在不同人的生活中。」將她在演戲時對於角色設定的揣摩用在插畫創作上,最後創作出「望遠鏡女孩」、「享樂男孩」、「鏡子女孩」、「宇宙男孩」跟「出口女孩」五個角色。再繼續往下看前,不妨先用自己的想像,解讀這幾位影癡分別代表的是什麼。

#出口女孩

第一位登場的是穿著制服的上班族女孩,看電影對她來說是一種抒發工作壓力的出口,喬喬說「有很多事情是沒辦法輕易的說出口,尤其在比較有規範的職場裡,很多情緒是必須吞下去的。」挑一部能發洩情緒的電影,好好的大哭一場,讓情緒找到出口,擦乾眼淚後,繼續加油向前。

#宇宙男孩

電影會受到那麼多人的喜愛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電影帶他們認識更大的世界。穿著花襯衫的宇宙男孩,把電影當作跟世界連接的橋樑,想像力是上帝給人類的特殊能力,透過電影翱遊外太空。「我覺得我有一部分跟他很像,因為著迷於太空、外星人、超級英雄或是動物被放很大的電影。」喬喬補充說,呼應台北電影節總是在每年的夏天舉辦,特別畫了一盞電扇給男孩。

#望遠鏡女孩

穿著洋裝、手上捧著植物的女孩,電影就如同望遠鏡,帶他窺看不同人的生活,進入到不同人的人生,喬喬笑著說「世界真的很大,但我們生活的地方很小,透過電影滿足了探索世界的心,也豐富了視野。」

#鏡子女孩
黑色鉚釘上衣配上格紋褲,帶點個性感的裝扮的鏡子女孩,電影對她來說是一面鏡子,在觀影的過程中,她從電影裡看到自己的縮影,產生共鳴,內心有許多想法冒出,反思自己的人生。

#享樂男孩
最後一位則是給人輕鬆、度假感的享樂男孩,穿著背心悠閒地躺在泳圈上。喬喬將他設定為是一位喜歡找朋友一同看電影,並在觀影後交換心得,增進朋友之間的感情。對於許多影癡來說,電影是放鬆身心的生活調劑。

同是影癡的喬喬,在疫情開始後窩在家看了超過 50 部電影和 9 部影集,對於時間從來不是自己的演員來說,開拍後時間就是劇組的,很多時間不知道幾點收工,喜歡一個人看電影的喬喬總會抓著拍戲的空擋或收工後,打開電影時刻表,只要時間及地點允許,她就會如同影癡搬直奔電影院「拍戲空檔時也會去看電影,比起休息,讓腦袋持續在運轉,會讓我維持更好的精神狀態。」

因為電影《總鋪師》開啟了夏于喬與台北電影節的緣分,不僅是她首次以演員身份參與影展,私底下的她更是台北電影節的忠實粉絲,透過台北電影節看了許多優秀電影,「除了看電影外,我也很喜歡台北電影節裡「電影正發生」的系列講座,讓身為演員的我,有機會一探電影幕後是如何完成的。我們時常用『好看』或『不好看』去評論一部電影,聽到這樣的評論我會很心疼,可能電影沒有得到你的喜愛,但做電影真的很不容易,要每個環節都完美才能做出一部好的電影。」

這次有機會成為台北電影節副牌「看電影約嗎」插畫設計師,除了繪製影癡角色外,喬喬更透過插畫想與大家分享四部對她具有非常重要意義的經典電影,並收錄於筆記本裡。這四部經典電影都是喬喬反覆看了好幾遍,消化咀嚼後,透過插畫重新替電影創造的代表畫面「可能不是那麼讓人印象深刻的場景,但如果你是影癡的話,一定會知道我畫的是哪部電影。」

這趟採訪下來,喬喬談吐間始終閃耀著一股對於電影的熱愛,享受地分享電影的一切以及創作的喜悅,讓人迫不及待想重溫她所提到的電影。如果你也好奇,夏于喬推薦的四部經典電影以及她視角下的魔幻解讀,就請持續關注台北電影節「看電影約嗎」的周邊商品,一起感受電影的魅力!

台北電影節副牌「看電影約嗎」✕ 夏于喬(喬喬) 周邊商品 

即日起於 pinkoi 網站獨家開賣,10 月 31 日前點選指定網址註冊(https://bit.ly/pinkoixTFF),享有 95 折首購優惠與 300 P Coins。

台北電影節將於 9 月 23 日- 10 月 7 日登場,現場也將同步販售周邊商品
更多新訊請關注台北電影節官方 Facebook.

Photo _ YUKALEE,  Editor_ Susie,
Speical Thanks _ 北風社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