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二十 / DYCTEAM 主理人 McFly:「希望十年後回顧台灣時尚品牌時,會有 DYCTEAM 存在!」

起點二十 / DYCTEAM 主理人 McFly:「希望十年後回顧台灣時尚品牌時,會有 DYCTEAM 存在!」

起點二十系列至今,我們與許多經歷過 1990、2000 年代,台灣街頭文化正處於繁花盛開時期的業界人士,例如黃子佼、ROUGH CRAFTS 主理 WINSTON,Sexy Diamond 主理人貓王等,聊了不同面向的主題。這些人接觸街頭文化的開始,大多是從小就看日本雜誌,著迷於服裝、球鞋,美國、日本流行文化,或者是有一個學習模仿的 Icon,進而研究穿什麼服裝、聽什麼音樂,循著他們的路前進,這股熱情持續燃燒著,接著就是自創品牌。

次的主角-台灣品牌 DYCTEAM 主理人 McFly ,則屬於不走常規路的那一派,「說真的在 15、6 歲之前,完全不知道什麼是流行,小學到國中,我念的是體育班,每天就是不停的練習、練習,唯一會追的是 NBA,我記得當時教室有電視,會關靜音,上課時大家一致的動作就是不停往上瞄,我還會練習左手寫字、右手寫 Michael Jordan、Scottie Pippen 的名字,以為多寫幾次球就會打得比較好,結果並沒有(大笑)。」

學會打扮自己、讓我有了自信!

這樣一位體育派熱血少年,花的最大一筆錢是買 Jordan XII,「我存了很久耶。」後來唸了機械工程,開始在郵局、永和樂華夜市的鞋店打工,有了多的錢,就想要買些什麼。「以前的我沒在打扮的,你知道體育班的男生,打完球滿身大汗,進教室直接趴著睡,沒在管其他人,長大了再這麼做,會被女生嫌棄。」

McFly 大學念的是機械工程,全班只有 4 個女生,「有位男同學不是長得特別帥,是很有型、會讓我想模仿的那種人,畢竟帥是天生、有型則是能靠後天培養。他帶著我們去逛東區  ATT,裡面有 Ralph Lauren、Tommy Hilfiger、Levi’s,我記得花了 1,680 買了件 Sisley 的白色吊嘎,只有一個小小 logo,身材練好穿很帥,但我只穿過一次,因為我不是郭富城,沒肌肉(笑)。」

在McFly跑東區時,花了6000多買了這雙Trippen,「在當年Trippen是很貴的鞋,還得預定才買得到。」

郭富城的中分頭、白色背心影響當時男生的穿著打扮,包括McFly。

這幾本書在McFly創立品牌的過程中,對他有很大幫助。

有句話是這麼說的:「我盛裝打扮是為了讓自己開心,」McFly 就是如此。喜歡時尚是很棒的,人們對時尚的熱情很重要 畢竟買衣服大多是因為慾望而非需要,對 McFly 而言,開始接觸流行,漸漸學會如何打扮,進而帶來了自信,開關一旦打開,就會想要更多。「並非因為買了什麼名牌,而是照鏡子時覺得:『原來我可以長這樣』,人有了自信、心情也變好。那個時候還會學郭富城梳中分頭,我走在路上會自戀地認為,大家看我是因為我很會穿衣服,現在想起來很好笑,但當時的我真的對自己非常有自信,這就是服裝的力量。」

自創品牌是一門事業、一個商業行為。

McFly 也是從那個時候決定走上被他形容成「不歸路」的時裝產業。「其實我19歲時就決定要創業,我的目標是成為企業家。」先做 OEM(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er),後來想到自己有生產資源,是可以創造出一個 Buisness,DYCTEAM 就在 2008 年誕生。

這麼說好了,只要你真心覺得好玩,真心想做,就去做。McFly 坦承在初期對於「品牌是什麼?」並沒有很清楚的概念,「2000 年代的自創品牌大多是印 T-shirt,大家都還在嘗試找出一條路。」McFly 很清楚的是自己要做的是「事業」,自創品牌是一個「商業行為」,McFly 說:「只是在這個過程裡,我找到了更多對於服裝的熱情與設計。」

DYCTEAM 在品牌成立初期就在台北信義區的 ATT4FUN 開設實體店,現在東區店鋪也 9 年多,McFly 說:「2000年代的 DYCTEAM ,個性與定位還很模糊,屬於走一步算一步的狀態,我記得有一天下著大雨,我跟同事站在李晉良診所樓下,感嘆著做 OEM 還蠻輕鬆,為什麼我們要這麼累做品牌。」即便有兩家店,還是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也不知道能給消費者什麼,這對 McFly 與 DYCTEAM 而言是一次大挫敗,相對於 2000 年代台灣自創品牌幾乎都是成功的,「他們就像一面鏡子,照射出我們特別失敗。」

DYCTEAM 極為識別性的就是有著立體感的緹花丹寧布料,「針數比一般布料多,失敗率高。」

先讓別人喜歡你,
再讓他瞭解背後的故事。

不過,McFly 並沒有陷在想為什麼失敗的黑洞太久,「失敗的原因是理不出答案的,『往前走』最重要,」McFly 說:「我看一本書 ⟪AMETORA 洋風和魂⟫,日本人非常擅長吸收歐美文化,再轉換成自己的東西,我想這不就是台灣,融合各種文化,激發出屬於台灣的東西,模仿沒有錯,任何事都是從模仿、學習別人開始。」

一個品牌的個性絕對跟主理人有關,「我不喜歡穿太複雜、太過寬鬆的衣服,Ralph Lauren、Tommy Hilfiger 的美式休閒是 DYCTEAM 一個很大的方向。」想清楚了,DYCTEAM 的風格定位清晰了,2016 年,一個脫胎換骨的 DYCTEAM 再度誕生,「我認為一個成熟品牌的發展,是在主理人大概33、34歲左右開始,我跟 DYCTEAM 就是最佳範例。」

DYCTEAM=Define Your Character

其實我是在 DYCTEAM 2021 春夏展示會首度認識這個品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視覺與觸覺皆很立體的緹花丹寧布料。「一開始我的想法就是『讓大家知道 DYCTEAM 是誰,我承認第一眼看到緹花丹寧布料真心覺得它很花俏,沒有把握市場是否能接受,抱著實驗性質做了第一款indigo藍的印花迷彩,深淺層次,辨識度很高,就決定做一個 BLUE 系列,讓緹花布料持續下去,成為 DYCTEAM 的 DNA 之一。」

  • Symbiosis – Corduroy 3D patch pocket jacket – NT$4,580
  • See-Through loose shorts _ NT$3,880

我一直覺得設計和所有語言一樣,唯有說了值得訴說的事情,才算真的發揮功用。例如緹花丹寧布料用的是比一般布料三倍的針數(7320-10920針),失敗率高,相對成本也高。例如 DYCTEAM 同樣很有代表性的牡蠣殼回收紗,是因為 McFly 發現雲林因為盛產牡蠣,導致很多牡蠣殼堆疊,若是要自然風化,得花上20年,現在台灣紡織廠已經能夠將 Seawool 牡蠣殼加上 RePET 寶特瓶回收製成的機能布料,就將其運用在服裝上。

故事是每個品牌、商品的靈魂,但要向更多人傳達這樣的故事,得先讓人喜歡上你的設計,故事才能被知道,自己喜歡且瞭解的東西,才能跟更多人分享。

在未來我們要學會花更多的錢買更少的衣服。

DYCTEAM 在三年前就開始在永續材質著力甚深,但 McFly 不想用「環保」這兩個字,畢竟,時尚被稱為最浪費的產業之一,「這是個非常大的議題,最環保的方式就是你不要買衣服、我不要生產,但在這個資本主義社會是行不通的,我們要做的是在商業與愛地球取得平衡。」McFly 認為陷在能做的就是「減少」,不要一直有新的材質,而是recycle,把垃圾轉換成能持續使用的素材,2022 春夏使用了無水染色,「將色母顆粒直接打入纖維裡,讓纖維直接染色,當然相對成本比較高,」McFly 說:「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們要學會花更多的錢去買更少的衣服,而這件衣服品質好、能穿很多年。」

採訪過程裡,McFly 有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所謂的設計是替人解決問題,更重要是把東西變美,讓大家願意穿上身、願意拿出來用。」例如使用碎邊、邊角料製作的 RE:NEW 系列,推出環保餐具組的原因就是McFly聽到蠻多人不隨身帶環保餐具的原因是太醜,才促使他做了環保餐具組,「要先解決顧客的需求,再講自己想傳達的事。」

RE:NEW 系列是使用碎邊布料,按照其尺寸,製作成適合的商品。

  • 緹花面紙套 _ NT$190
  • 緹花飲料杯套 _ NT$350

這次專訪是「起點二十」系列,時序是從1990年代到現在,我不免俗地問 McFly DYCTEAM 未來 10 年會是什麼模樣、是什麼樣的存在?「在這兩年在往海外走的時候,發現大家對台灣的認知很蠻弱的,我們這一輩還在做品牌的人是更有野心地在建立台灣服裝文化,10年後大家再回顧過去10年台灣街頭文化時會有 DYCTEAM 存在,就像我們現在會記得 REMIX、Sexy Diamond、Provider。」

DYCTEAM 2021秋冬主題為重組,在後疫情時代,生活的每一個面向都面臨重組,包括回收材質,緹花丹寧布料則用了有機棉與回收紗,重組不是不同布料拿來拼,「我們會有lookbook,示範過去單品與新商品怎麼混搭。」

更多起點二十報導

Produce _ Sam Deng
Photo _ Lisihte
Concept _ Sofia Shen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