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二十 / WEAVISM 織本主義 主理人 Tony「我們就是有點ㄎㄧㄤ、好玩,還很帥!」

起點二十 / WEAVISM 織本主義主理人 Tony:「我們就是有點ㄎ一ㄤ、好玩,還很帥!」

每個人各有自己接觸潮流文化的「起點」,有人是因為喜歡美日音樂、偶像、球星,進而開始研究他們穿的衣服,有人是愛買成專家(羨慕),有人則是因為工作需要得把街頭文化當論文研究(例如我)。從 1990 年至今的二十年,無論你的「起點」為何,我們都還持續走在街頭文化這條路上,雖然路途時有跌宕起伏,更有評論家說:「流行文化」已死,但你我他依然堅持著,更有不少創作者、品牌陸續加入,例如這次的主角,台灣品牌 WEAVISM(織本主義)的主理人陳璽年(Tony)。

「家學淵源」來形容台灣品牌 WEAVISM 織本主義的主理人陳璽年(Tony)與服裝的關係,再適合不過,身為台南和明紡織第三代,雖然不能說是耳濡目染,也是從小就被布料圍繞。

和明紡織創立於 1976 年,當時台灣紡織業正是從蓬勃發展進而逐漸整合轉型的時期,開始發展化學纖維、混紡,並從原料、紡織到成衣做垂直整合,從 1967 年起至 2003 年共計 37 年,紡織品是臺灣最大的創匯產品,每年平均創匯約 100 億美元。 1990 年代開始,受到東南亞、中國布料價格戰的夾擊,不少紡織技術被模仿,台灣紡織廠因此全力主攻機能性紡織品,各大運動品牌都有使用台灣製造的機能布,2018 年世界杯足球賽的 32 隊伍,超過一半的球衣是使用台灣製造的環保機能布。

Stone Island 教會我:「 款式很重要,但衣服是穿在身上,要盡量用大家可接受到方式讓人瞭解材質的進化。」

把焦點回到和明紡織,以天然纖維製造,高單價、工序複雜的平織格紋布起家,包括 Burberry、Armani、Ralph Lauren 等都是和明紡織的客戶,面對國際(包括中國)的競爭,這讓 Tony 一直將新材質研發放在所謂的流行之前。「我最喜歡的品牌是 Stone Island,」Tony 說:「Stone Island 的品牌邏輯跟其他高奢品牌很不同,不會一直強自己是什麼高機能,很專注在研發、測試新材質,例如最早使用卡車防水油布所構成的 Tela Stella 材質、用熱感應變化而成的 Ice Jacket 等,他們有自己專屬的成衣染色實驗室,已經開發出超過 6 萬種不同染色,還會把失敗作品一字排開做檢討,每一季跟最酷、最厲害的匠人一起研發。」

被譽為科技面料之父的  Stone Island 創辦人 Massimo Ost,還有用熱感應變化而成的 Ice Jacket。

Stone Island 是影響 Tony 最深刻的品牌,「每次看到 Stone Island 推出的新材質,都還是會驚艷。」

講起 Stone Island,Tony 的眼神明顯發亮,「連我們本來就在做紡織,持續接觸各種布料,但是看到 Stone Island 每次端出來的材質,都會驚艷:『好新』,沒有一個品牌在材質創新上能強過他。」Tony 說:「Stone Island 讓我瞭解到款式當然很重要,但衣服是穿在身上,要用盡量符合比較多人能接受的方式,讓他們知道材質進化的故事與特色。」

在台灣紡織業代工利潤愈來愈薄面臨轉型的時候,有些外移、有些關廠,「很多工廠都在喊要做品牌,我一直有這樣的想法,就來試試看。」我驚訝地問:「試試看?」Tony 笑說:「真的試了,也是跌得蠻重,這季這個item 賣得很好,下一季若是再沿用,那就完了。」

2021 春夏 _ 失溫層

2021 春夏 _ 失溫層

永續是一個持續進化的過程,
與其要求所有品牌都做到90%,
倒不如大家一起做到30%。

嘴上說是「試試看」,Tony 花了不少時間精力研究了當時的台灣品牌,「先說明,這是我很個人的看法,可能不是那麼深入,我覺得台灣 2010 年代的台灣男裝分為兩個派系,一個是很潮流、很次文化,就像是西門町美國街,另一個就是很機能,WEAVISM 則是結合潮流與機能,走一個中庸之道。」Tony  說:「台灣紡織實力很強,有些品牌過度追求規格,做衣服還是要回到初心,那就是舒服。」

前面曾寫到 Tony 對材質研發的堅持,他腦中有很多想法,有些已經付諸實行,例如植物染、天絲,目前就是卡在是否能量產。Tony 認為研發新材質、新技術是一種永續,「我覺得永續是一個持續進化的過程,與其要求所有品牌都做到90%,倒不如大家一起做到 30%,進而影響更多人。」

髒布重新再利用,大面積的印花布,格子、條紋刻意做比較細,怎麼裁都可以使用,能夠省下很多布料,成衣染的尺寸穩定性是最好的,可以做到0% 的縮率(一般是 3-5 %),觸感又好,這都是 WEAVISM 一直在做的事情。

從虱目魚鱗提煉出的膠原蛋白胜肽纖維製成了環保布料,最初反應普普,但做成了虱目魚,反倒大受歡迎。

我第一個認識 WEAVISM 織本主義的商品是包括陳時中部長都有揹的虱目魚,還買了小條的回家,至今仍安放在我的書架上,看著虱目魚,腦海裡總是會浮現時尚設計雙人組 Viktor & Rolf 說的這段話:時裝最深層次的展現跟精細手藝有強大的聯繫,足以支持無限的創意。要知道無論是任何情況,創意永遠是優先的。」

當一個創意能在3秒內想到別人會怎麼做,
或者有80至90%的元素相同,就不必開發。

虱目魚不就是最好的例證。「原本從虱目魚鱗抽出膠原蛋白胜肽纖維製成了環保布料,因為將蛋白取出了,所以就算穿著它跑兩公里,衣服很濕放在車子裡也不會有味道,穿著感又舒服,超適合台灣的。」Tony 說:「沒想到推出後,反應還好,但布料已經做了,乾脆『還原』,把布料做成虱目魚,沒想到大受歡迎,還有美國的訂單,出乎意料。」

這是WEAVISM 織本主義一個很大特色:「好玩」,用 Tony 的話來形容是有點「ㄎㄧㄤ」。記得聯絡採訪 Tony 時,WEAVISM 公關說:「Tony 每次開會時,都會提出一些天馬行空的想法,讓全場驚呆。」我把這段話告訴 Tony,他大笑,「概念性的天馬行空,往後只會愈來愈多。」

2021 秋冬 _ 迷牆

2021 秋冬 _ 撞牆

WEAVISM 織本主義 2021 秋冬最新推出結合前後兩顆包,變成背心,穿上身很像人體器官的肺,雖然是「肺包」但不費。

如同把從虱目魚鱗片製成的布料,再做成一條虱目魚,這種有點「ㄎ一ㄤ」的想法,Tony 自己是這麼詮釋的:「當一個產品創意,能在 3 秒內想到別人會怎麼做,或者有 80 至 90% 的元素相同,那就不必開發下去了。」就以 WEAVISM 2021 秋冬為例,主題是「世界末日」,世界毀滅的時候,有兩種選擇,一是買更多東西,強化武裝自己,另一個是吞噬別人再進化,當設計師提出了想法,「這很像 ⟪ 攻殼機動隊 ⟫,除非你能改成另一個樣子,讓別人不會聯想到 ,才是好設計。」

這讓我想到 off-white 創辦人 Virgil Abloh 說的 3% 理論,與 Tony 的 3 秒理論衝突嗎?「我認為完全不衝突,WEAVISM 織本主義之後會有一個『抄襲』系列,用虱目魚致敬各大品牌,人家是 copycat,我們是 copyfish,我也是拿品牌經典來改,重點是怎麼把 WEAVISM 織本主義的精神特色搓揉進去,『抄襲』邏輯,通了才能繼續做。」

要做最新鮮、目前沒有人做過,或是以前沒有想到可以做的事情。

Tony 稱之為「極繁主義」的包,是將例如多功能水壺袋等不同包款,搭配背帶、腰帶、扣環等串連起來。(單個販售)

日本傳奇設計師山本耀司有段話是這麼說的,「你不能將生命與創作隔離,所以我大聲疾呼,活出你的創意。」對 Tony 而言,所謂的創意就是做至今沒有人做過、最新鮮的事,2021秋冬,WEAVISM 織本主義會有一個揹起來很像肺的包包,「以前會擔心客人會不會接受,現在覺得就是他們不能接受才更有趣。」

Tony 還從之前 NIKE 與 Clot 合作的 Air Force 1,用火燒後呈現完整體,得到靈感,「我就想若是在衣服裡藏一個燭芯,點火燒之後應該很帥。」

WEAVISM 織本主義最新推出的生化客製系列,將聲波、指紋轉化成圖案,透過 FLUX 雷射雕刻技術,將之在真皮證件套上,獨一無二。

Tony 就是如此天馬行空的人,看到同樣瘋瘋的韓國品牌 Ader Error、日本品牌 doublet,很有感覺。「我覺得他們已經瘋了,我還沒到那種程度(大笑)。」Tony 認為 Stone Island 不幽默,很帥,很有工藝、技術,自家的WEAVISM 織本主義則是要結合以上這三個品牌的特性,好玩、ㄎ一ㄤ的有邏輯,還很帥。

更多起點二十報導

Produce _ Sam Deng
Photo _ Lisihte
Concept _ Sofia Shen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