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二十 / plain-me CEO Akko 的樸然哲學

起點二十/ plain-me CEO Akko 的樸然哲學

我們將時序倒回 90 年代末,在那哈日風潮正盛的時代,網絡資訊還未如此發達普及,我們除了從 ⟪BOON⟫、⟪GET ON⟫、⟪COOL TRANS⟫ 得知國外的流行趨勢,想要的單品就是透過水貨店等店家入手。2000 年裏原文化大開了大家的視野,同時 PTT、網路論壇興起,加上⟪BANG⟫、⟪COOL⟫、⟪SMARTO⟫等雜誌的風行,黃子佼在台北東區開了 A Bathing Ape 專門店,至迎接 UNITED ARROWS、JOURNAL STANDARD、URBAN RESEARCH 與 BEAMS 等國內外指標選物店的到來,為台灣構築相當豐富的購物生態,也讓搭配這個選項變得更具活性。

提到搭配二字你可能會在腦中響起「搭配美好的每一天」這句招牌 slogan,2005 年從一間不足 5 坪的空間起步,成為第一個擁有自社品牌的選物名所,plain-me 至今擁有 10 間門市,與超過 20 個國內外知名品牌、單位進行合作,並以企業化的設計、採購、到生產,打造搭配結合生活的全新意象,一如品牌的兩位代表 Tim & Akko 經常說的:「千萬別小看穿著,為每天帶來的正面力量,我們相信合宜的外表,是尊重自己的生活,跟著 plain-me 一起,搭配美好的一天。」

《起點二十》系列本回特別邀請 plain-me 的 CEO Akko 與我們展開對談,除了傳奇的創業歷程,身為 Ptt Mix_Match 創板板主,並與 Tim 合作部落格「Akko & Tim 的型男養成日記」進行穿搭與風尚的推廣,如何建構現在的企業規模,同時從嚮往的選物打造連日本人都青睞的服飾線,這經 15 年累積的樸然底蘊,現在邀請大家一同來體驗。

從模仿 到跳脫
漸漸形塑自己的樣子

-- 這過程裡「搭配」是舉足輕重的存在

通常與服裝相關的前輩閒聊時會他們受到服裝啟蒙多半很早,也許國高中就受到了同儕團體、喜好文化或者偶像的影響,甚至已經踏進業界,不過 Akko 給了我們一個出乎意料的答案,他在就讀輔仁大學期間,才真正對搭配產生興趣。「應該說國高中時都是買籃球鞋但是不會搭配,並不是顏色的問題而是太大雙了。」回憶起當時穿著窄褲,過於大雙的籃球鞋反而積了一大截褲管,這個問題就這樣到了大二才獲得解答。

「這個解答是什麼?」我問

「解答就是不要穿籃球鞋(笑)」

在這時買了第一雙帆布鞋的體驗不錯,就這樣讓 Akko 走進了搭配的世界。雖然笑著表示真正開啟了搭配的開關應該是來自妹妹(你知道…女生總是比較會打扮),然後在西門町發現路人都穿的很好看,後來到了美國學校,接著走進達新美認識了阿輝、光頭與老國;從中深刻體驗到服務的親切,也在那裡開始接觸日雜,對於搭配的脈絡也從同學彼此之間互相推薦學習,到實際走進店家,看雜誌、電視或從音樂裡面找靈感。

當心中出現一些嚮往的 Icon,自然而然就會慢慢模仿,跳脫有別於同儕的風格,最後漸漸形塑自己的樣子,這過程搭配自然成為了舉足輕重的存在。

如果當時把心力放在 C.E.L.L
或許現在面對的環境會全然不同

虎編不說,或許很多人不知道在那個 PTT 崛起的年代,Akko 成立了 Mix_Match 版並成為尚沒有「網紅」一詞出現的搭配 OG,不過在更早,有個應該說是台灣第一個流行資訊平台「C.E.L.L」,背後的靈魂要角之一正是 Akko。「當時是碩一吧,受日本文化影響一陣子但日文還是不強,然後『.com』世代興起,許多品牌爭相的註冊網站,想要知道新品發售不像有 Keedan 這些網站,必需一個個去點。」那時的流行資訊多半從 BBS 或者論壇中獲取,沒有媒體的概念下想著來練習翻譯吧,Akko 就這樣找了凱子與尼克兩位友人,在 2002 年架設了 C.E.L.L 這個流行資訊的聚集地。「那時候還沒有無名,與其說分享穿搭倒不如說是自己的一個紀錄,結果跟 C.E.L.L 網站串在一起,就這樣莫名的紅了。」自嘲是骨灰級網紅的 Akko 回想起從小就目標作台灣品牌,當時委託了 Ken Guaranteed 製作了皮手環這個屬於 C.E.L.L 網站的第一個單品,300 條的數量在 5 分內完售讓 Akko 嚇一大跳原來流量是可以變現,但因為重心還是放在課業,就這樣不到一年的時間,C.E.L.L 網站默默的消失在時間的洪流之中。

「我們透過 C.E.L.L 辦了可能第一個潮流跳蚤市場,在還是廢墟的華山辦了一個跨年 party,請了 XL 特大號樂團進行演出。」回想起這兩個里程碑的同時也讓 Akko 不禁想像,如果當時不是專心學業而是捨交大選台大,說不定會休學把力氣全放 C.E.L.L 上,現在就過著完全不同的人生,「我曾經遇過投資者想投資說這個事業體可以做的很大,但對一個碩一學生真的沒有概念,卻也因此在一次機會見到張震與方序中,張震還說看過我的搭配讓我印象超深刻。」

謙虛地表示自己到 30 幾歲還是跟流行不熟,完全專注在課業,出社會工作也晚,雖與 Kenlu 總編 Sam 以及 Kumastock 主理 Kuma 同期,走的卻是完全不同的路,倒也因此可以從消費者的角度觀察到更多事情。稍微將時序倒帶至大學時期,圖書館有《MEN’S NON-NO》可以看,但 Akko 每次要租總是被另個輔大日文系的同學搶先留下深刻印象,直到當兵完出社會工作正巧發現同事的朋友就是這位同學,就這樣 Akko 與 Tim 的相遇,也種下了日後攜手合作的種子。

「我跟 Tim 分享了 C.E.L.L 網站的經驗時,才發現那個時候正是裏原宿文化當紅的時期,而 C.E.L.L 報 BAPE、DEVILOCK 等品牌的資訊,我卻沒有購入任何一樣裏原宿文化相關的單品。」兩人深入討論的過程讓 Akko 發現,自己去日本還是在 BEAMS 花的時間最多,相較於街頭反而是對搭配更有熱情,正好 Tim 也是這樣的想法,2005 年「PLaiN(現在的 plain-me)」也在台灣還沒有 Beams 這樣的單位下正式成立。

 

「PLaiN 這名字是我取的,也許作為品牌名不好應該高調熱情點,但我的個性就是很樸素,生活也很簡單只是喜歡搭配。」Akko 笑著說後來改成 plain-me 的原因很呆,因為要搶 .com 的網址而 plain.com 早已被註冊走,後來問個在紐約的朋友當時很多英文都喜歡加 me 這個字,「樸素就是自己」這樣的感覺滿好,2010 年就成為現在我們常見的 plain-me,結果說到這 Akko 又出現極度後悔的表情,他說:「這太難念而且字又長,當時差點把設計師搞死,只好安慰自己 URBAN RESEARCH、UNITED ARROWS 也是這麼長。」

Audience

Audience

「BEAMS 一直是我們的前輩也是我們學習的對象,所以一開始有沒有想朝 BEAMS 的方式走,的確有。」一直強調 32 歲才算真正出社會,當時 27 歲的 Akko 還有在竹科的工作,形容那邊就像一個封閉的場域,面對的只有眼前的電路板;Tim 在這時結束服務業的工作開始專職,加上老戰友大豚跟著 Akko 在週末輪流顧,plain-me 的雛形也在此逐漸成形並持續五年。

回想起草創階段,就像一般服飾店的跑單幫方式,從東大門到日本折扣季,幾乎跑遍各大品牌,單品如果挑得好又買到折扣,中間就有利潤的產生,2008 年真的開始嘗試引進第一個品牌,就是來自高圓寺的 Audience。

「Audience 的主理是個當地的大老,我一直覺得他長的很像火腿隊的中田翔,幾次去日本都聊的很愉快,透過他也介紹了許多他的徒弟品牌給我們認識,找到 Audience 的另一個關鍵是在《milk》雜誌發現香港選貨店有引進這個牌子,商品有特色外價格帶也算漂亮,「價格帶」 通常也是選貨店或者獨立帶貨店家面對的一大難題,如何在價格轉換、扣掉關稅運費後還能產生營收,Akko 建議一定要把功課做足,才能避免之後可能形成的損耗。

回想引進 Audience 這支品牌曾出現了一個小插曲,在大家酒酣耳熱之際,Audience 的主理以長輩之姿狠狠的教訓 Akko 一行人,「他講了兩件事情,對台灣人好是正常的,希望我們也可以用這樣的標準對待在台灣的日本人;然後覺得要進 Audience 真的很特別,為什麼我們不發展自己的品牌多一點。」直到現在 Akko 仍難以忘去的是主理拿出一件當時品牌熱銷的外套,並告訴 Akko 這件的面料來自台灣,而且台灣還有像捷安特這樣世界知名的品牌,所以 plain-me 是可以朝這樣的方式前進的,雖然只是喝醉後的話語,卻也讓 Akko 體會到尋找國外優秀品牌的同時,台灣也是有許多值得發掘的優秀事物。Akko 坦言台灣的確有好的技術,不過對於自製來說最困難的一環無非是布料,如果不是像外銷的數量工廠很難進行協助,所以多是從找庫存布作為起點。


丹丹:「現在 plain-me 也是從北到南開設據點,就你觀察現在南北在搭配上有什麼樣的差異。 」

Akko:「台北競爭激烈,風格跟穿搭上花比較多心思,outdoor、機能性滿多;台中消費跟居住不輸台北,可能受在地品牌影響,感覺很熱衷古著或 vintage 風格,FDMTL 在這裡賣的很好,南部先天的限制就是太熱跟實體活動偏少,搭配層次很辛苦,所以多會是街頭,資訊上三地已經不會落後太多了。如果可以突破活動少這一點就是創意了。」

丹丹:「除了 Akko 提到 VR,或許未來選物店跟音樂季結合也是個不錯的方式。」

Akko:「街頭文化的未來我想是跟科技有關,就看 VR 跟 5G 會發展到什麼程度,然後最近很多品牌都在做仿 vintage 的設計,不知道是不是一種物極必反的表現。」

丹丹:「現在有沒有最感興趣的台灣品牌呢?」

Akko:「我想是羅賓唐。」

陳艾琳 X plain-me

陳艾琳 X plain-me

plain-me x URBAN RESEARCH

plain-me x URBAN RESEARCH

plain me 執行長 Akko 快問快答

三個最想合作的品牌或對象

Akko:Nike、藤原浩,還有一個可能快成了讓我賣個關子。

三本最想推薦的書

Akko:經營、會計的書,還有《洋風和魂》,身處服裝產業的人都應該一讀。

覺得最適合 plain-me 的 icon

Akko:盧廣仲已經有了,蔡依林吧。她的努力過程很讓人著迷。

活下去吧
品牌活得夠久
你才能累積足夠的能量

滾邊 Tee、素 Tee 與西裝或許是構成 plain-me 自製單品的陽光、空氣水,我記得在西裝中著用 t-shirt、西裝背心的 cusual 風潮也是從 plain-me 帶起。

到 2010 年正式到從科技業離職投身創業,朝 Beams 的連鎖通路形式也開始將 plain-me 帶往不一樣的道路,「做東西到現在依舊是件燒錢又很難的事情,如果規模小談品牌也難。」就算前五年覺得順順的做,這兩個課題仍讓 Akko 想破頭,每個服裝品牌都會有創意總監與 CEO 兩個角色,CEO 就像個品牌的藏鏡人,創意總監負責美感的發想,Tim 負責了創意與美感,而 Akko 則是那位蠻不像藏鏡人的 CEO。

搶先於 Keedan 露出的 plain-me x 《假面騎士》聯乘

聊到經營品牌可以給予的心得或建議,Akko 覺得除創意總監與執行長要找到人,最重要的一點無非是「活著」,能夠成立的越久,才能累積足夠的能量。「當時我很天真,覺得創業收入會比較好,後來離職加入 plain-me 同年就開始了台中店,想把經濟規模做起來,卻沒有會計相關概念。」在經營管理還不熟的情況下,可以說虧損了 7 年,一度也面臨是否要結束這個一手拉拔的品牌。「我個人是不怕跟消費者或員工講這件事,因為這就是事實,這也讓我認清原來日本選貨店帝國的建立,已經不簡單,台灣更難因為天氣、物價跟文化水準這三個因素牽扯很深,所以在艱困的環境堅持這件事真的很蠢。」能夠在七年後讓企業體停損,除了經營管理知識累積,現金流、財務的規劃、人員的教育訓練、展店的計畫、SOP 的撰寫、還有組織調整把效率提升,Akko 選擇的依舊是堅持,並且廣泛的進行嘗試。

檢視目前的 plain-me,Akko 認為體質已比過去健康,但又被肺炎疫情打亂一切,如何在後疫情時代服裝產業能站穩腳步,這又是一個全新的挑戰,而且至少是三年的時間,想要投身零售業的朋友 Akko 也給予建議要緩一緩,時間能夠累積的夠久,你才能成為帝國。

2020 gravis x plain-me「Back to the 90S」

我在上一回與 delta skate supply 的對談中聊到滑板店未來的可能,當時 Michael 認為隨著疫情時代的影響,說不定滑板店可以回歸線上,或者成為移動式的滑板店;近期開設了結合復古與二手的 plain-me CIRCLE,並進駐林口 OUTLET,Akko 對於實體與線上的拿捏則認為讓數據說話。分析線上購物本就是 plain-me 的強項之一,人也不可能一直在網路上還是得出門走走,假設 delta 改到線上,將實體的概念延伸,那麼像 plain-me 這樣的存在就可以合作快閃。但實體店面還是有有趣的地方,Akko 認為應該並重,plain-me 有著與 BEAMS 相同的活潑、彈性,也有線上購物結帳的能力,已經成熟的架構如果能展出去,與各種創意單位結合,Akko 相信用實體增加消費者的體驗,市場跟產業一定會好。

過去與 Akko 閒聊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說過 plain-me 最主要的 TA(目標對象群)是剛畢業的學生與社會新鮮人,Akko 表示 plain-me 的定位很特別, focus 在很素的風格很素的個性很素的人,常常因此被新進的同仁或年輕的朋友問怎麼不做些很屌的事情。「我覺得 INVINCIBLE 很屌,他們做什麼都很快而且有這麼多的限量,台灣的消費金字塔裡,頂尖的存在是像 BEAMS、 INVINCIBLE、03、初衣食午這樣的單位,但我講一個概念大家就會懂,如果在認識服裝搭配的過程沒人帶,現在可能會選擇 UNIQLO、GU、H&M,當你想接觸到 WISDOM® 這個管道誰負責,沒人負責,這也成為了 plain-me 成立最大的意義與定位。」

plain-me 沒有這樣的高不可攀,讓選擇 UNIQLO 的大學生從風格開始培養,隨著經驗的累積,願意存點錢往更高的品質邁進,還有 WISDOM®oqLiqYAECA 等品牌,到更高端可以到附近 by plain-me 或感受米台日挑選的古著,這樣到了 INVINCIBLE 等店購物時會更有想法,plain-me 扮演的就是引領你認識平價到高價,培養 sense 並啟發你讓搭配成為一件開心事的好朋友。

TOKYO CULTUART by BEAMS x Laurence Vallières

TOKYO CULTUART by BEAMS x Laurence Vallières

Akko:「這次 TOKYO CULTUART by BEAMS 與藝術家Laurence Vallières 合作的達摩,會讓我想著台灣有沒有這樣的藝術家。」

丹丹:「其實有誒,像用紙製作恐龍等生物的鍾凱翔,還有製作紙板大魔神的陳文泰,都是相當知名的摺紙藝術家。」

Akko:「我覺得發掘這樣在地的藝術家或者工藝是我們選物店的責任,有些人可能覺得難以大眾化,我倒認為這不是問題。」

  • 灌籃高手漫畫,我有收很多漫畫,我會拿這本的原因這是當初大然出版社正版授權的。這絕對超過 20 年了!
  • 我研發的最後一隻 BenQ SIEMENS 手機。最後沒量產,公司也停止了這個品牌。還有日本單曲 CD 見證 JPOP 輝煌的那一段。
  • 兩個任天堂的卡匣,這應該也有接近 30 年歷史?我小時候就留到現在,不知道還能玩嗎?
  • CELL 的皮手環,這是第一次 CELL 推出的單品,我記得 5 分鐘秒殺 300 條。真是年少輕狂的代表作。 (這應該是 2003 年推出的?!)
  • 兩個任天堂的卡匣,這應該也有接近 30 年歷史?我小時候就留到現在,不知道還能玩嗎?
  • 兩本寫真集,我不知道多久了,但應該都有 10 年以上。真的是回憶了,LENA 這本這麼久以前,現在看真的還是很高水準。
  • 我跟蔡依林的合照。這是蔡依林大一的時候吧?那時候常在學校遇到她。我這是 Fred Perry 的 polo shirt

過去從事過服裝業的經驗讓我發現台灣的服務品牌員工好像有著賞味期限,不過光是鄰近的日本,就有許多的中高齡服務人員,甚至在日本兵庫縣西宮市苦樂園的 為 Permanent Age(永遠的年紀)服飾店,林 行雄與林 多佳子夫婦也力倡熟齡的時尚學,對此 Akko 抱持相當開放的態度,服裝業也是種專業的呈現,如果員工能展現價值,同時傳承給年輕員工,公司也負擔得起,何樂而不為,熟齡的時尚概念也讓 Akko 眼睛一亮,面對少子化後即將面對的熟齡社會,未來我們這些人老了後能怎麼穿,或許會成為 plain-me 與我們分享的概念之一。

064A1267

現在的物價、房價與疫情
對年輕人很不公平
所以想在流行產業創業
真的要三思

企業的規模、嚴謹的程序、優良的服務,這是 plain-me 成立至今不斷精進調整的準則,過去開店可能可以單打獨鬥,現在團隊奮鬥的重要性更勝以往,然而現在的環境比過去更艱難,Akko 建議如果想在流行業創業,現在的物價、房價與疫情對年輕人很不公平,所以真的要三思,疫情時代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東西會進不來或不能賣,資金的準備可能要比過去高好幾倍,這些都是需要好好思考的環節。

你可能很難想像經常出席各大場合與報導的 Akko,圍繞在身邊的不是新品或鞋履的發售資訊,而是財報、每股盈餘、毛利率等各項的數據,讓 plain-me 活著是最大的任務,有了這個前提才可以在可控的風險下,讓年輕的同仁自由發揮,這樣品牌才會保持年輕,BEAMS 也是這樣總是充滿著活力。除了 Audience 老闆酒後的心聲記憶猶新,YAECA 幾度不答應引進也讓 Akko 深感難忘,除非風格或資金的需求差太多,談品牌已經不像過去這麼難。「這些年日本的選貨店來台都有與我們合作過,這讓我感覺相當榮耀,畢竟我們是他們的消費者,而且嚮往這樣的生活型態,光是 2017-18 就走遍他們三大總部,來到台灣選擇我們也是種信任,這真的滿有成就感。」

日本選貨店除有無限的創意,過去他們放眼國外,現在則是挖掘本土好玩的創意、知名的設計師、有趣的人,也會讓自社社員提企劃,這些思維也為 Akko 帶來全新的啟發,藉此預告明年 plain-me 將發表第一波的社員企劃,這也代表著品牌生命力的延續。而在心中持續抱著對搭配與選物的熱情,或許將來如果有機會,Akko 打算在華山辦個匯聚台灣品牌的「華山選貨節」,讓大家一次體驗來自台灣的特色品牌,讓搭配持續成為一件美好的事。

Akko & plain-me 重點事記

  • 2002 年 – 架設 CELL 資訊網站
  • 2004 年 – 創 Ptt Mix_Match 版
  • 2005 年 – PLaiN 品牌成立、敦南店開幕
  • 2006 年 – 成為台灣第一個有自社品牌的選物店
  • 2008 年 – 奠定與藝人、媒體合作基礎
  • 2010 年 – 正式更名 plain-me、開啟門市展店計畫
  • 2011 年 – 金馬獎《賽德克巴萊》指定造型
  • 2013 年 – 與《康熙來了》製作人 B2 推出 plain-me 第一個聯乘
  • 2014 年 – 受邀上海時裝展
  • 2016 年 – 成為第一個與 URBAN RESEARCH 聯乘的台灣選取店
  • 2017 年 – Facebook 粉絲突破 20 萬
  • 2018 年 – 第一屆台北時裝周官方周邊指定贊助廠商
  • 2019 年 – 金馬獎指定聯名贊助廠商
  • 2020 年 – 首次推出 JNP 營養早餐店系列企劃,台灣日本同步上架販售
  • 2021 年 – 形象大使盧廣仲

Produce _ Sam Deng
Photo _ whosdandan
Concept _ whosdandan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