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態度 / 桃園好無聊?去找滑板店 PANIC 主理人聊一整天文化

主理人阿章在市區打滾二十年的大小事

起點態度 / 北桃園唯一的滑板店 PANIC

滑板人的生活 十多年的經營 和派尼克的文化

園火車站是全台每日旅客量第二的車站,去年開始啟動鐵路地下化工程,新車站也正興建中。位於車站附近的 PANIC Skateboarding 滑板店,也曾在 2018 年時更換了新店面,編輯曾去過舊店,當時小小六到八坪店面裡塞滿好幾桿衣服和一疊板身,現在的 PANIC 位於同一條街,但即便是店面大了好幾倍,走進去還是那熟悉的擠卻又有條理陳設,可想 PANIC 引進的滑板商品也是倍數增加。

「桃園跟中壢一邊一國」這句話是玩笑也是事實,身分認同也在滑板文化裡佔非常重要一環,美國、日本、歐陸會因街道規劃而衍生出不同風格,而各城市的滑板店也會因各自常出沒區域,在地經營久了就變成主場優勢。舉就讀桃園市區附近學校的編輯自己為例,當時想接觸滑板同儕第一個推薦的店名就是 PANIC,它是北桃園代表沒有之一,在這裡混了快二十年、開店十幾年絕對有資格做為代表,但 PANIC 主理人阿章並不是一個擅長網路互動的人,更多時候他喜歡面對面跟你講故事,可能網路上一句描述到現場聽會解壓縮變成半小時的聊天內容,就像是阿章並非土生土長桃園人,但為什麼來到這座城市?怎麼開始的?可能 PANIC 社群某篇貼文裡有提到,但都不會比到店裡聽他本人講來的精彩,所以我們花了兩個多小時跟阿章好好的聊桃園滑板。

#桃園

起手式,你覺得桃園很無聊嗎?

不會啊,有山、有海、還有很多百貨公司、和東南亞的外國人,一點也不無聊(笑)。但如果喜歡小店的話桃園火車站附近會讓你失望,因為你步行五分鐘就有三間百貨公司,人流感覺很多沒有錯,但租金變得高到營業額沒有辦法應付,所以小店都只能往外退。

相較於其他縣市,桃園人對滑板的態度相對友善嗎?

從我開始經營自己的滑板店之後,就開始灌輸一些比較正向觀念:「要把滑板當成日常生活,禮貌跟倫理很重要」所以我想應該會比較友善些吧,我自己在路上滑都沒有問題。環境上桃園興建不少板場,但我覺得這不全然是好事,像是美國因為已經有很好的板場規劃,所以政府的態度就是開放這麼多空間你還跑去街上,抓到開罰也不能有太多怨言,但畢竟滑板還是街頭的東西,不會想被限制在一個地方的。

除了滑板相關,桃園有沒有你很喜歡的店?

隔壁的 STAGE 沙龍美髮,老闆有很個性的人,平時喜歡收集一些古董、偉士牌和老,在沙龍美髮方面也有它的獨到想法,有機會可以跟他們聊聊會有很多收穫。另外就是一峰的 SMOKA,雖然我們不是很熟,但都一起在桃園街頭努力那麼久,互相介紹是一定要的,不過我看你們已經訪問過他了(傳送門)。

讓滑板的風格延續下去
讓街頭的靈魂徹底醒
PANIC SKATEBOARDING
SKATIN' OUR LIFE WITH PANIC

#2008前與後

你本身是桃園人嗎?開店時為什麼選在桃園?

我是台中人 ,退伍時表哥在桃園有一間滑板店 Play Life 上班,找我來上班,但後來表哥的經營方向改變朝服飾方面發展,我又覺得做了五年的成果不願意放掉,而且桃園這附近還是有玩滑板的人,我想要把滑板這個文化跟風格好好傳承下去,所以決定不如自己開一間滑板店。當初想店名時我想要延續 Play Life 滑板店,所以打開電腦上網看到一個英文單字── Panic buying(購物狂),覺得很適合便擷取第一個單字,我自認 PANIC 就是 Play Life 的延續店。

就你的觀察滑板文化在桃園市的發展有分什麼過程階段嗎?

20 年前我來到桃園,大家都是在大有路上的籃球場玩,當時大家都叫那「墳場」;後來縣政府文化局以及桃園後站也開始有自己的族群;但最輝煌應該是在桃園文昌公園時期,公園剛建好後吸引不同地方的人去朝聖;大約 2007、08 年後站蓋好了一個小板廠,可以玩比較正規的道具;再來就是福林公園,也是 PANIC 力推的地方,北桃園雖然還沒有正式滑板場,但天然公園很多,能玩板的地方其實也不少,我現在主要在福林公園、市政府、後站極限運動公園、文昌公園、朝陽公園、東西向橋地方玩。

#滑板是生活用品

感覺得出來,阿章將滑板視為生活而不是運動耶。

說一個故事給大家,之前推動滋卷時有一位媽媽跑來問我有沒有收,我說抱歉 PANIC 沒有,她就追問滑板不是一種運動嗎?我的回答是「對我來說滑板是一種生活方式」。

你認為以前跟現在的滑板文化有什麼差別?

專注度還有資訊的取得管道。以前沒有網路,大家就是在店門口看了滑板錄影帶後就衝去玩板,現在是大家衝去板場,拿起手機滑、看影片或是打遊戲。還有以前玩板會想要全身都是自己喜歡的滑板品牌,現在這個觀念變得比較沒有。資訊取得容易、太多選擇,所以變得沒有那麼專一。

最近有發現什麼滑板品牌可以推薦給 KEEDAN 讀者?

就介紹一個可以說是新也可以是舊的品牌 Darkroom,由美國藝術家兼滑板人 Don Pendleton 創立,他曾經是美國老牌 Alien Workshop 藝術設計團隊的一員,也是那時期的作品被更多人看見打開知名度。如今 Don Pendleton 出來創立的 Darkroom,風格朝更設計方向走而非傳統滑板,尤其他的線條幾何圖形辨識度相當高,一眼就知道那是他的作品。

由於邀約 PANIC 訪問的時間比較晚,所以那些常出沒在滑板店的小朋友也陸續下課並聚集到店外,但是沒有一位走進店裡,除非店裡沒有客人,這是阿章的店內規則。當天有一個畫面至今編輯我仍印象深刻,訪問尾聲我們在店外閒聊,而我想回店裡拿隨身物品時,裡面的兩三位小朋友發現有人進來,立刻彎著身從較遠的走道溜出去,像是深怕被人發現,你要試想他們年紀可都還是國高中而已,行為卻相當有家教(或應該說店教)。「禮貌,是我要教他們的」阿章這樣說,不打擾客人、到別人家地盤保持謙虛,這些想法從滑板人嘴巴裡講出,讓人看到 PANIC 不只有街頭叛逆態度,更多的是對這文化的尊重。

由於邀約 PANIC 訪問的時間比較晚,所以下課後的滑板店小朋友都聚集到店外,但是沒有一位走進店裡,除非店裡客人出來。當天有一個畫面至今編輯我仍印象深刻,訪問尾聲我們在店外閒聊,而我想回店裡拿隨身物品時,裡面的兩三位小朋友發現有人進來,立刻彎著身從較遠的走道溜出去,像是深怕被人發現,你要想他們年紀可都還是國高中而已,行為卻相當有家教(或應該說店教)。「禮貌,是我要教他們的」阿章這樣說,不打擾客人、到別人家地盤保持謙虛,這些想法從滑板人嘴巴裡講出,讓人看到 PANIC 不只有街頭叛逆態度,更多的是對這文化的尊重。

我的滑板觀念分學科術科,文化跟品牌很重要,你不太會玩板沒關係,但看到 ZERO 叫得出(創辦人)Jamie Thomas,我會覺得你是滑板人。

我的滑板觀念分學科術科,文化跟品牌很重要,你不太會玩板沒關係,但看到 ZERO 叫得出(創辦人)Jamie Thomas,我會覺得你是滑板人。

#未來

PANIC 門外有很多小朋友,能不能介紹有潛力的幾位給大家認識?

店裡新一代玩得不錯的小朋友,MADDEST 三人組,李政佑 @zhengyou_li、邱品勳 @seanchiuyelai、張鴻鈺 @____henta1____

可以分享一下你對桃園滑板或是 PANIC 未來的期許嗎?

做好各自的角色,我繼續努力地引進更多更棒產品、分享更專業資訊,希望店裡東西跟國外同步。年輕一輩滑板人就開心地揮灑青春的汗水,看能把技術層面提高到哪個階段,老一輩的滑板人傳承與教育新一代,順便動動老筋骨跟話說當年勇(笑),我不知道能在桃園經營多久,但我希望 PANIC 可以永續經營下去。

panic skate shop 13
– Converse Star Player
這是阿章從台中上來桃園時,腳上穿的那雙鞋,對他或是對 PANIC 來說都別具意義,所以放在店裡的最高處。
– Support Your Local
是滑板文化裡的標語,感謝在地滑板店的耕耘,國際 Skate Shop Day 單位來台灣時,PANIC 很幸運有被負責人找到,成為全台唯三的合作滑板店。
– PRO
滑板選手分成贊助與職業,對阿章來說當你有自己的板子後就是職業 Pro(有點像是簽名籃球鞋)。這張簽名是國外滑板選手 Deedz 和他的好友來台灣升職業時,阿章有幸參與慶祝升職業過程的紀念簽名。

#後記

與上一篇桃園好無聊同樣是在台灣疫情爆發前(四月)去拜訪 PANIC 的,雖然期間有東京奧運的滑板項目撐場,保持社群的活絡,但是主理人阿章理想中玩滑板的方式應該是大家在店裡看完比賽,再熱血的衝去玩滑板。還記得之前訪問同樣也是桃園市區的店家 FLOW 時,主理人峰哥最懷念的就是店外面三五成群的阿弟仔,而 PANIC 訪問時店外的熱鬧讓我有感而發,沒錯,這就是街頭的味道。

相關資訊

PANIC
滑板店

桃園市桃園區武昌街 21 號

03-3317854

15:00~23:00

photo _ Lisihte
edit _Chou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