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二十 / UNDER PEACE 主理 Chris 的無限革新

起點二十/ UNDER PEACE 主理 Chris 的無限革新

灣的街頭流行從90年代美式二手、Outdoor、古著的興起開始奠定其底蘊,外在有來自西洋的龐克、搖滾、男女孩團體音樂與嘻哈等音樂的渲染,以及東洋的澀谷系、日劇、綜藝頻道與雜誌的盛行,到了 2000 年裏原宿文化帶動了日本各系的穿搭風格,以及香港以「潮流」一詞囊括了我們所知的街頭流行,也讓大潮流時代在台灣開始展現多元的面貌,更重要的,自製品牌的誕生也代表著我們的流行環境進入了全新的篇章。

別的地方可能沒有多做著墨,不過就虎編個人的理解,台灣得以在Provider、MANIA 與 OVERKILL 等自製品牌成立初期就為市場帶來相當大的影響,一來是整個環境氛圍讓流行的愛好者期待台灣服裝品牌的誕生,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中文版⟪smarto⟫ 雜誌在報導間不時的露出,這種間接的推廣效應也讓人對自創品牌更能接受。

除了自製品牌、所屬的店家引進國外品牌、亦或正規的代理經銷單位,水貨店的崛起不僅象徵資訊逐步的透明與豐富,也為消費者帶來更多元的搭配選擇,其中有一個單位成功的從水貨的型態轉型為自創品牌,不僅帶來諸多膾炙人口的合作、舉辦過演唱會外,更曾創下 8 位數的營業佳績。以無限大圖騰貫穿品牌和平、創意且不受拘束的自由意識,本回透過 UNDER PEACE 主理小毛(Chris)的觀點,如何在品牌步入 15 週年毅然決然按下 RESET 鍵重新啟動,本回起點二十讓我們一起進入這段革新之路。

這個故事
要從勇於挑戰新事物的本質說起

高中的時候開始從《smarto》、《COOL》認識了各式服裝,當時流行的大宗從二手到了古著,讓小毛(Chris)開始接觸 LEVI’S® 這個品牌,每逢假日跟著朋友往西門町跑,美國學校與達欣美成為他逗留最久的地方。「當時心裏想的就是當服裝店店員,但這個心願隨著去宜蘭唸二專就不了了之(笑)。」不過在二專時接觸了 Ptt、論壇以及 Akko、凱子創立的 CELL 網站仍難掩對服飾的興趣,二專畢業隨即決定當兵,為的就是盡快投身這個市場。

不過萬事起頭難,服飾零售業更是如此,沒有零售經驗想要第一份工作就進入這個圈子不是容易的事,為此小毛還曾進 ESPRIT 工作,但從早折衣服到晚,跟顧客也沒有互動的感覺,最後反而是在販售高爾夫球具的工作,讓小毛找到印象中服飾業服務顧客,同時與顧客成為朋友的感覺,也在這裡打好零售技巧的根基。「販售高爾夫球具需要專業知識,而且動輒數萬元的售價更需要顧客對你的信賴,也感謝當時店長的照顧教了我很多。」兩年後的一個機會可以到日本大阪的代工行工作,就這樣在還不會日語的狀態下小毛決定把握機會闖闖看,開始了日本的工作歲月。

做水貨最大的課題
除了庫存 就是拼流動性

你可能以為小毛流利的日語是在代工行的時期學會的吧?其實不是,代工行是份日夜顛倒的工作,服務的對象其實是在關西批貨的台灣人,白天他們會到中央區的「SELF大西」、「FANBI寺內」這樣類似東京馬喰町這樣的區域或者「海渡」這樣的大型商城用批價購入商品,傍晚開始收貨登記打包寄送回台到凌晨兩三點,好處是身處日本生活環境,還有想知道日劇裡演員到底在說什麼,這樣發起將日語學好的契機。小毛決定工作結束報名語言學校,「每一件工作其實都有因緣際會也會帶給你不同的影響。」因為代工行這份經歷也讓小毛後來的工作都會與前公司合作。

這工作是什麼呢?先將時光稍微倒轉至接觸雜誌的開始,當時認識了所謂「裏原宿」文化,但沒去過日本也不懂日文,20 歲的家庭旅行讓小毛帶著從雜誌剪下的店家資訊及筆記,第一次搭著地鐵走進原宿這些店家朝聖,「我把 HEAD PORTER、A BATHING APE、BOUNTY HUNTER 這些店家在雜誌上的地圖剪下來拼上,然後帶著我媽跟我妹順著這些紅點點一間間去找。」隨之而來的狀況,相信初次到日本的朋友(包括我)都有一樣的震撼。除了有些店找不到方式進入,走入 APE 則遇到整間店不到十件衣服(每件衣服還用壓克力板夾著),一問店員則是什麼都 sold out!這讓小毛第一次認識原來「限量」是這麼一回事。「我本來以為衣服應該是想買就要有,那個年代你去美國街的店家也是滿滿的服裝,為什麼這裡好幾家店都是空蕩蕩跟你說賣光,直到隔天一早回到原宿,才發現原來東西都是要排隊買,還像買伴手禮般硬買了當天發售的東西。(笑)」

Kaws

BE@RBRICK

由於 2000 年初期資訊流通上還是屬於不流通或不對稱的狀態,就算有不良牛、CELL 這樣的地方分享來自日本的資訊多少還是有點片面,小毛發現引進日本的商品進來販售,這樣販售過程有機會養活自己,於是直接到店家購買、尋找特色的品牌或單品,或者剪下日雜圖片 po Yahoo 拍賣,水貨生涯也這樣逐步展開 。90 年代所謂的水貨打著「過鹹水」的口號,引進的多是台灣沒有販售的限量球鞋款式或配色,還有國外名人著用的服飾,2000 年開始隨著裏原宿文化的崛起,水貨商也開始將觸角延伸至日本這些具代表性的品牌。由於資訊尚不對等,許多消費者沒有購買門路,這時像小毛這樣的水貨商就可以供給這些需求,幫助購入心中想要的逸品。

「我一直很好奇水貨商之間是不是會有一個約定俗成的價位。」趁著這機會我提出了一個心中埋藏許久的疑問。

「應該是說當時水貨商自己會有不成文默契的均一價,可能商品入手會增加 20%~30% 的售價,除了負擔額外產生的成本,利潤也足以讓我們滾下一批的貨。」

就這樣累積好的服務素質、迅速供貨甚至提供限定的單品,小毛幸運與 JP SHOW、URA 裏原!成為該領域水貨的三大家,滾的貨越來越多,貨量越來越大,面對的就是累積的庫存量,小毛說如何控制存貨與獲利,是他到現在持續學習的課題。

「我不是主動降價的個性,所以有時也會觀察一下其他家,不過那個年代每個牌子每週都有新款,如果發行的第一週賣的不夠快,到後面放個幾週就是退流行的單品,可能後面就會需要降價,拼流動性變的特別重要。」小毛指出就算過了 15 年的現在,進水貨或者炒賣球鞋、開預購的賣家仍是面對這個問題,只要到貨的兩週內沒有賣出一個量,他有很大的機會成為「挫組」,就是成為庫存,「現在的供給更大,大家的貨源也更充沛,如果最後不降價,那很可能你就是那個擁有一堆貨但沒人要買的人。」也許很多庫存會讓人覺得這邊很多寶,不過小毛指出現多數人追新不追舊,風險還是很大,在我的觀察除非商品夠經典,或者有本事放個半年一年等行情的波段是否能炒起來,不然商品開賣的當下或者一週,大概就能嗅得這件單品的行情如何。

「要說這些年紅回來而且最扯的應該是 KAWS 的東西吧。」小毛這句話帶給我相當深的感觸,曾經從 KAWSONE 網站購入一件不到 1000 塊的短 tee,就算過去已經與 MEDICOM 聯名,也有自己的品牌 OriginalFake 時期也沒有紅成現在的模樣,或許中國消費市場的需求以及國際藝術市場的推波助瀾,將 KAWS 推往史無前例的一個新高度,唯一肯定的是有過這樣跨足流行與藝術而且到 KAWS 這樣定位的藝術家,目前也難發現第二個。「還有一個就是 BE@RBRICK,這也是我 10 幾年前就會買來擺著的裝飾品,完全沒想到現在的漲幅只能用誇張來形容。」

從對面地下室搬至1樓與B1空間的 UNDER PEACE

買賣水貨另一個讓人感到好奇的環節莫過於與正規店家間的相處,廣為人知的都市傳說像是與 Supreme 店員打好關係就有可能提早獲得即將開賣或限定的單品,Wiz Khalifa 也經常到訪的紐約水貨指標 Unique Hype Collection 。「我覺得我與其他 buyer 比較不同的是,當時我 25 歲左右與店員的年紀相仿,所以更像是跟他們玩在一起,白天大家有各自的工作,晚上可能吃飯喝酒一起去 club。」儘管比較熟他們還是會說的很清楚公司控管嚴格,A BATHING APE、NEIGHBORHOOD 這些品牌基本上是不能留貨,為的還是讓大家可以比較公平獲得這些單品。「但有時候啦真的有那個突發的狀況,可能下午收到電話說發售的單品還有要不要買,想的也不是怎麼會有這種問題,而是能幫他們把貨銷掉何樂而不為,有時候也或許是員工的員購拿出來賣。」這種狀況讓我想起過去曾聽過有品牌推出新品,當天販售到一定時間宣布賣完全數回倉,然後只開放員工購買,為的也是營造單品少量搶手的感覺;這時 buyer 或 vip 可以有特別的管道購入。而在網路販售一段時間後,回到台灣與當時在 XLARGE 任職的浩子討論開間店,就這樣在東區的地下室開啟了第一時期 UNDER PEACE 的運作。

我想正因為資訊不對等
許多不知道怎麼購買國外品牌
當你能取得特別的東西
他就會產生轉賣的價值

水貨的販賣除考慮商品本身的話題與獨特性,還有一個參考重點就是有沒有指標或 icon 著用,而在那個年代最為獨特的存在,不得不提到陳冠希(Edison Chen)這位至今仍活躍於流行市場的代表。「不得不說當時我們靠了 EDC 賺了一些錢,因為他沒穿,這些牌子根本不會紅到那邊,我們在販賣上也不會有這麼大的價差,他真的喊水會結凍誒!」小毛舉了一個有趣的例子,當時藤原浩推出 LEVI’S® Fenom 牛仔褲在日本的反應其實還好,但店員很疑惑為什麼包括香港、台灣這些亞洲國家這麼瘋狂,一萬多的定價賣到至少三萬多,後來才知道原來有個香港的「木村拓哉」,他使用什麼單品,什麼單品就會紅。

「最早還不太會日文懞懞懂懂的時候,我每天早上去排那些限量,也不知道什麼會造成炒賣。」小毛認為每天品牌販售的東西都是限量,那時候開始發現有些單品買回來沒沒無聞,有些卻是排隊發現幾百個人根本進不去,開預購被詢問到爆,這才發現商品賣不賣得完以外,商品本身的供需與人氣相當重要,經過不斷的學習與修正,才意會到就算是 A BATHING APE 也會有好賣跟不好賣的單品,有些單品會紅有他的道理,會賣剩可能也有他的道理。

回憶當時印象最深的品牌與單品,小毛想起 2005 年 BAPE 與 Kaws 合作系列出的牙齒棒球外套,他表示 BAPE 到現在看還是走在相當前面,而且應該是第一個推出可以販售型錄,而且型錄還買不到需要加價才能購得的品牌;另外會員俱樂部 NFS(Nigo Favorite Store)的設立現在還是讓小毛印象深刻,他需要付費成為會員,但會送你遠超過入會費價值的贈品,也提供只有會員才能購買的限定單品,這些都已經是 15 年前的事情。

「我想正因為是資訊不對等,許多人不在國外,不知道怎麼購買國外的品牌,當你能取得這些特別的東西,他就會產生轉賣的價值。」現在由於資訊太對等,商品也難賣完的狀況下,水貨店生存的空間就需要尋找。

現在水貨市場的供需形式,除了買回商品販售,還有另種作法就是先開預購累積一個購買量,但相較之下也有是否能保證入手的風險,價格也可能調整,回憶起當時的水貨環境其實就有預購的現象,不過多是已能預測購得多少量的前提才開預購,「那時少部分留學生或者跑單幫的人也來加入這個市場,他們往往來者不拒全接,但最後可能無法正常供貨。」小毛認為要維持穩定進出貨量還是有兩個要點:排隊工,以及跟店員的交情,做投機生意的人一直都有,然而能做多少生意又是另一回事。

正好提到「排隊工」這個文化的出現讓人好奇是不是從水貨店這個時期開始這種現象,小毛的觀察其他類別應該更早就有出現,而過去資訊不對等沒有這麼多東西可以買,街頭流行的部分應該是在 BAPE 台北店與 CLS(The Complete Studio)這些正規單位開始販售日本才能購得的品牌單品時,排隊工也開始往這裡靠攏。不諱言過去某個程度水貨店是被討厭的,現在就如同有 Supreme 大媽的紐約 Unique Hype Collection,水貨文化應該已讓更多人接受。「過去正規店會覺得 buyer 不是真正喜歡他們的人只是為了賺錢,不過這很合理,如果我是品牌發現來買的 100 人有 80 人是代排,我也會覺得應該要賣給喜歡的人。」

曾面對日本店員的疑問為什麼這東西還好卻因為名人著用大賣,作為 buyer 介於品牌與消費者間,逐步從單純的購買到思考經營、製作相關的環節,加上心中勇於嘗試追求服飾更大的可能性,既然自己喜歡服飾,就做我們喜歡的服飾給消費者,告訴大家不一定日本流行的東西才是唯一,就這樣結合浩子與塗鴉藝術家 SHON,以「擇你所信(Choose Your Faith)」為口號的 UNDER PEACE 正式 reset 投身自創品牌市場。

Takuya Kimura

Edison Chen

Show Lo

丹丹:「那個時候日本有木村拓哉,香港有陳冠希,到底台灣那個時候有誰是這樣具帶貨力的代表呀?」

小毛:「那個時候小豬可能有一點,但還是比較多聚焦在搭配上以誰為參考。那個年代的小鬼都還是我們各店的客人。」

丹丹:「我想起小鬼接《綜藝玩很大》之前有滿多男生注意,接之後反而鐵粉增加很多。」

小毛:「他的個性很好,也是滿多人學習的對象,如果沒有意外發生他就是現在演藝與流行連結的代表,或許林柏昇(KID)可能有這樣的黏著度。」

「但說真的 Michael Lau 與 LMF 才是我心中最棒的港潮年代。」小毛這句話帶給我相當深的感觸…

近年來更加把設計重心放在生活感,不論是產品設計或是顏色選用上,都更強調舒適簡單

今年秋冬企圖挑戰品牌至今最高等級做工的高科技單品,與台灣大廠聚陽合作的發熱 M-51,販售方式也將以沒有嘗試過的募資方式進行

嘗試性的推出立體公仔大獲人氣好評,特別能在 KITTY 公仔臉上印上品牌 LOGO 是一大焦點

與日本知名人氣漫畫家伊藤潤二,推出一系列富江的作品雖然小眾但銷售超出預期

早期能與世界知名軍裝品牌 ALPHA INDUSTRIES 合作推出定番款 MA-1 也是難得的合作

藉由每次的不同拍攝手法呈現出每季不同的樣貌與合作是持續努力的方向

投身自創品牌就像是從零開始,學習的起頭就是會面對許多挫折,剛開始覺得圖案只要設計的好消費者就會買單,但也遇過內部覺得有創意的圖案販售結果超爛,或者顏色好看但消費者還是要黑白灰。「前幾年會感到我們默默被消費者制約,結果出的東西反而越來越沒有特色。」這種情況不禁讓虎編想起過去曾有當紅的台灣品牌推出色褲這種具突破性的單品,最後卻是消費者不太捧場的情形。

UNDER PEACE 無限大的 Logo 圖騰象徵著沒有極限的概念,或許是這樣的本心開啟了 UNDER PEACE 的另一項特色,成為最會玩聯名的自創品牌,甚至舉辦過「GIVE PEACE A CHANCE」、「選擇你的信念」兩場演唱會,讓 UNDER PEACE 一度成為台灣名列前矛的自創品牌。小毛不斷檢視這些年下來品牌做對了什麼蓬勃發展,另外做錯了什麼讓銷售下滑,「我想我們做了很多平易近人的東西,但量衝太大扛很大的營收外,庫存量也變得太多。」檢視 UNDER PEACE 的不同時期,小毛認為聯名可以為品牌營造知名度,加上過去跟幾組當時走紅的男子團體,如 MP 魔幻力量、SpeXial 友好,以及師妹團 A’N’D 的支持,這幾次的推波助瀾也將 UNDER PEACE 帶往更廣闊的境地,尤其 logo tee 一款可以出到五色,足見 UNDER PEACE 受歡迎的程度。

2013 年 UNDER PEACE 開啟了許多聯乘,2014 年開始了與藝人、團體的合作逐步攀上高峰,然而品牌膨脹到最後定有個極限,如果支持的名人或 icon 知名度下降,首當其衝的必定是品牌本身。問到品牌面對最大的難題,小毛思考了一會,他認為一來是想跳脫品牌太平易近人的印象,二來當時認為有曝光都是好事,贊助了許多人,卻也會被人認為贊助的人是否適合品牌,這樣的聲量不僅在外,也可能被內部員工提出詢問,「我的習慣是從嘗試中得到解答,這兩年我們就減少了多數的公關,好的是會抓到真正喜歡我們的人,壞的是會有新的人不知道我們的品牌。」這中間就有很大的眉角可以討論,比如需要有公關一職面對這些對象而非老闆,初期大量的曝光是好事,再來如何從撒網中篩選準確有效的 icon,自家商品如何做出區隔給予不同的贊助,像交朋友般建立良好的關係,這都是品牌端可以好好思考的環節。

UP 近幾年開始使用的數位迷彩,特別的是仔細看會看到有品牌 LOGO 在迷彩圖騰中

做自己喜歡的東西
讓你喜歡的東西找到也喜歡的人

點夠多,商品賣的很好但累積相當的庫存,2017 年小毛開始嘗試放下「平」的設計,開始在商品中加入幾款使用高級面料,打造更精緻或者團隊中自己想要著用的單品,「如果因為怕賣不掉而做便宜的東西,他依舊賣不掉。」也因為 2020 年全球性肺炎的衝擊,製作端影響到了品牌的出貨,「提升品牌力」與找到品牌的「代表單品」成為 UNDER PEACE 決定回到起點的首要任務。過往最狂的時候可能一季出到五、六十款單品,現在我們一次下降到十幾款,不用擔心每個禮拜一定要推出單品,也能顧到經營品牌的定位。

「究竟製作多少單品才是適合一個品牌該有的格局?」

「如果不是定位在小眾品牌,目標是走向國際,我想一季至少 5-6 套 look 是能將品牌概念呈現給消費者的最低限度,十幾套才能算是個基本。」

現在重新做自己的單品,而不是隨著環境或熱潮改變方向,這樣或許可以從路線的修正中發現例如 B-SIDE 的全天候外套,REMIX 的 TAIPEI CITY 系列,真正屬於 UNDER PEACE 的代表單品,可能從機能性增加街頭感,或者從街頭中提升機能性。小毛特別預告今年秋冬除有精緻的軍外套,還有雪衣外套這種出自團員喜愛的單品,專注在把每項單品做好,規模拉高、挑戰高單價與市場,就算賣不好至少證明我們做的到,而且可以做的很深;身邊的朋友如果能因此而認同使用,就已經達到 UNDER PEACE 進行革新最大的目標。

Goopi.co

ALIEN EVOLUTION STUDIO®

WISDOM®

丹丹:「對了現在有什麼小毛會注意的台灣品牌呢?」

小毛:「國內大家比較知道的,應該還是 WISDOM®、GOOPI.COAES 吧,這幾個都是很認真做的品牌。」

丹丹:「恩恩這些品牌也都有很穩定的支持群。」

小毛:「如果能夠培養出核心消費者,基本上品牌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然後孤僻從風格的推廣穿搭到製作品牌成功打入市場,其實是很值得參考學習的。」

「只是一味重複做著別人決定好的事,或者不得不去做的事,我想沒有比這更無聊、更累人的生活了。」小毛的故事讓我想起《生活手帖》的總編輯松浦彌太郎,他曾因為喜愛書籍,在不會英文卻想親見雜誌上的光景來到了美國,回國後從移動書店「m&co.traveling booksellers」出發,並與 GENERAL RESEARCH(現 MOUNTAIN RESEARCH)設計師小林節正共同開設「COW BOOKS」,並以多元的視野面對日常的生活,UNDER PEACE 的 logo 象徵人生還有無限的可能,每個人都可以擁抱夢想,做自己喜歡、有創意的工作,而服飾像是一種證明,透過穿搭呈現最好的配色、設計、整體感,讓喜歡的人產生共鳴,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15 年後回到起點,結束所有直營點,將總部搬至內湖外圍以小規模運作,自嘲或許五年後如果還存在才有資格跟大家分享點什麼,聊到給夢想做品牌的人建議,小毛含蓄的說「重要的當然是做自己喜歡的東西」,但也要往更深一層想,喜歡的東西要找到也喜歡的人,然後對於社群經營不能懶,即使是個微網紅,也可能增加一點帶貨力。「我們有一個團隊、一個品牌,休學了一陣子現在重新回來了,請大家多多指教。」UNDER PEACE 的革新之路,我想會繼續精彩的走下去。

UNDER PEACE 重點事記

  • 2006 年 – 以選貨店形式開店,店鋪名稱取名為 UNDER PEACE
  • 2009 年 – 以店名作為同名品牌,首度開始推出品牌系列商品
  • 2011 年 – 創立 5 週年,邀請藝術家 ROCKIN JELLY BEAN、阿推老師、SHON 攜手合作反戰主題展覽
  • 2011 年 – 與 ALPHA INDUSTRIES 聯名合作 5 週年紀念 MA-1
  • 2013 年 – 與貢寮海洋音樂祭聯名合作該年度官方週邊聯名商品
  • 2013 年 – 與加菲貓(GARFIELD)聯名合作
  • 2014 年 – 與新世紀福音戰士(EVANGELION)聯名合作
  • 2015 年 – 與芝麻街(SESAME STREET)聯名合作
  • 2016 年 – 於三創展演空間舉辦品牌十週年演唱會
  • 2016 年 – 與手錶品牌 TIMEX 聯名合作十週年紀念手錶
  • 2017 年 – 與海綿寶寶(SPONGE BOB)聯名合作
  • 2018 年 – 與 HELLO KITTY 二度聯名合作,並且推出紀念公仔大受好評
  • 2019 年 – 與伊藤潤二、藝術家龍家昇聯名合作
  • 2020 年 – 與 Uber Eats 合作外送司機專屬限量雨衣
  • 2020 年 – 與台灣本土創作插畫家-囂搞共同合作,推出名畫翻玩紀念商品

Produce _ Sam Deng
Photo _ whosdandan
Concept _ whosdandan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