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ezy 跟 NB 聯名還不夠!改鞋工坊 Rifare 詳談這次知名球鞋設計師 Salehe Bembury 的高難度出題

見到陌生人的第一印象,很容易先觀察對方穿了什麼鞋,從腳上的鞋子就能看出一個人的個性。球鞋的流行日新月異,也造就球鞋的風潮,設計主導權交還給使用者,依據不同的個人口味,打造出獨一無二的專屬客製鞋,在每分每秒也向外傳達了自我風格,畢竟每個人都想穿上與眾不同的鞋子。

第一次在網路看到一雙 Adidas Stan Smith 改成的 Tabi 分趾鞋,驚呼之外也不自覺被它的外型所吸引,一搜尋知道這是來自台灣的 的作品,原本平凡無奇的球鞋,經過 Rifare 主理人 Frank 拆解、切割、重製、組合,讓其蛻變成截然不同的樣貌,純手工的製成極為耗時,也因為如此讓每一雙鞋都如此獨特。

曾參與多雙 YEEZY 設計,也曾擔任 Versace 運動鞋首席設計師 ,每次都顛覆球鞋該有的邏輯,帶來令人大開眼界的球鞋作品,例如以大家熟悉的 Classic Clog  布希鞋為藍本,加入以指紋為靈感的紋理,呈現截然不同的面貌,而前幾日沒想到在他的個人社群上出現了熟悉的 Tabi ,這雙正是出自 Rifare 的製作,而成為另類的台灣之光。

身為 Salehe Bembury 的粉絲,回想大約一年前收到 Salehe 訊息時,Frank 表示心情當然是非常興奮,畢竟他是國際上知名的球鞋設計師。Frank 的改制服務以一對一客製居多,「每個人的喜好不同,所以我也蠻享受溝通的過程,這樣可以更依據顧客喜歡的風格調整接下來的設計。」

幾個月前日本品牌 Sillage 主理人 Nicolas  在社群發布他向 Rifare 訂製的 New Balance 993 TABI,我們注意到不同的是當時中底更換成 Vibram,而 Salehe 的這雙 New Balance 993 TABI 竟然保留了原有的 ABZORB 中底。如果鞋身是鞋子的五官,那中底就是鞋子的靈魂與精髓,要將靈魂分離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Frank 說最初 Salehe 提出沿用原本的中底的期望,但考慮當時技術還不夠成熟,「沿用大底的製程會比原本改為 Vibram 困難許多,不僅拆解過程需要 3 倍時間,也不能有任何出錯的風險,所以在製作上難度及風險上困難許多。」讓他猶豫許久遲遲沒有接下訂單,歷經幾個月的沿用大底的嘗試,Frank 第一雙完成的是 New Balance M990WT2,並接下 Salehe 了要求,完成了挑戰。

Frank 經手改製過許多鞋款,相信任何鞋款對於他來說都不是難事,不過也讓人好奇為什麼 Salehe 選定 New Balance 993 作為藍本,Frank 說「我的第一雙 New Balance TABI 就是拿 993  改製,因此當 Salehe 在網路上看到我的作品,沒有猶豫太久就同樣選定 993,而我一開始會選用 993 就是因為 Nicolas 他特別喜歡 993,當時的設計繆思是以 Nicolas 為發想。」登場於 2009 年的 New Balance 993,中底集結 ABZORB 和 ABZORBSBS 兩大科技於一體,腳板偏寬以及鞋舌偏厚的設計,無論鞋型或舒適度都是毋庸置疑之作,去年擔任 New Balance 美製的創意總監 Teddy Santis 所主理的街頭品牌 Aimé Leon Dore 也選用 993 作為聯乘藍本,也讓人期待今年是否有更多 993 的聯乘作品。

瀏覽 rifare Instagram,不難發現 Frank 非常喜愛透過接植鞣皮革以及鞋舌等配件賦予鞋款不同面貌,例如 Salehe 訂製的另一雙黑色 New Balance 993,即使是小細節的改製,也能感受到與原本鞋款截然不同等級的質感。受到 Salehe 信任的 Frank 「Salehe 本人很滿意我之前拼接植鞣革的設計,所以設計上全權交給我處理,從前期溝通到最後都是非常順利。」最後 Frank 也透露近期正在改製 Salehe 所設計的 New Balance  鞋款,無論是 574 Yurt 或是 2002R 都相當令人期待 Frank 將會如何再設計以及帶來怎樣的新面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