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atch 聯手巴黎龐畢度中心 直接把六幅名畫戴上手腕

Centre Georges-Pompidou,巴黎龐畢度國家藝術與文化中心,位於巴黎第四區,1977 年落成,鋼骨外露的結構、以顏色區分不同管線作用的設計,當時引發討論,現在不只是巴黎的地標,更是歐洲最重要、最大的當代藝術收藏館。在 2023 年暫時閉館整修之前(預計 2027 年,50 週年時重新開放)之前,與瑞士國民錶品牌 合作了系列 ,線上發表會就在巴黎龐畢度中心內舉辦。

Swatch×Centre Pompidou 以龐畢度中心六幅經典館藏畫作為靈感,發表會隨著視角一幅畫作、一支腕錶,包括歷史背景、靈感、設計,讓人更能夠將畫作與腕錶有更深的連結,就像聽了一個結合歷史與時間的故事。

Swatch 向來在藝術合作投注了非常多的心力, Swatch 官方的說明很有趣:「recipe of perfect cake」,而這個 recipe 包括藝術作品、被稱為「世界最小的畫布」 的 Swach 腕錶,再加上特有的觀點,才會有一個完美的合作。對 Swatch 而言,artist is artist, art always comes first,Swatch 就是要如何將這個藝術創作呈現在一支腕錶上,原本只能遠觀的設計師、藝術家作品,甚至有可能這位創作者已經不在這個世界,都能出現在最貼近自己的手腕上,讓配戴者能用自己的方式去感受藝術。

說到我們戴的這只腕錶,創作者都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我很好奇跟活著的藝術家、過世的藝術家合作,有什麼差異?「活著的藝術家,包括創作理念、想法、作品都要與 Swatch 互相契合,至於不在人世的藝術家,難的地方是我們如何將他的作品加上 Swatch 觀點呈現在腕錶上。」

這就讓人更期待了,2023年,40週年的 Swatch 會繼續端出什麼樣的藝術家聯名,官方表示:「40週年是 big year,會有很多的合作~~

Frida Kahlo ⟨The Frame⟩ 1938

這是我最喜歡的畫作之一,出自肖像被印在墨西哥500元紙鈔上的墨西哥畫家 Frida Kahlo,看名字就知道,是一幅畫作、也是一幅照片。⟨The Frame⟩ 組成共有3個部分,在墨西哥 Oaxaca 市集買的紅色相框、鮮豔的花朵鳥類裝飾,最後則是 Frida 以鋁版為底的自畫像,這是Frida 唯一一幅被歐洲博物館收藏的作品,就在龐畢度中心。

Frida 是很愛畫自己的藝術家,143幅作品裡就有有55幅是自畫像,她說:「畫自己,是因為我時常獨自一人,而我就是自己最理解的主題。」發表會時Swatch 品牌代表說:「當將藝術創作轉換為腕錶時,最難之處除了如何呈現畫作上包括圖像與顏色的層次感,另外就是帶入  Swatch 獨自的觀點。」以⟨The Frame⟩ 為例,這幅畫作並不百分之百完美,卻非常有生命力,Swatch 並非將 Frida 的樣貌置於錶盤,而是選擇很墨西哥調性的花朵,Frida的臉龐出現在兩邊的錶帶,濃烈的顏色,更為鮮明。

Robert Delaunay ⟨La Tour Eiffel⟩ 1926

看這幅作品的名字就知道,艾菲爾鐵塔之旅,這是 Robert Delaunay 極為代表性的一幅畫作,Chanel 2017/18 高訂秀,Karl Lagerfeld 就是選擇這幅畫作為邀請函,Robert Delaunay 更是第一批將艾菲爾鐵塔作為創作主題的藝術家之一。這麼說好了, ⟨La Tour Eiffel⟩ 是一個小男孩4歲記憶的重現,Robert Delaunay 將小時候在艾菲爾鐵塔拍的照片,轉換成了畫作,金屬材質的鐵塔,在他的筆下是不同色塊、顏色線條的組成,是非常有力量的創作。現在,⟨La Tour Eiffel⟩成為了一支腕錶,下方錶帶有著 Robert Delaunay 所畫的艾非爾鐵塔,上方錶帶則是仰望著的巴黎天空,官方的形容很到位:「free space」,是一種無拘無束的自由。

Robert Delaunay ⟨Manège de cochons⟩ 1922

第一眼看到這幅畫,其實腦海裡響起的是蔡依林 ⟨舞孃⟩ 的歌詞,「旋轉、跳躍,我閉著眼」(笑)。1920年代的巴黎充滿著各種新奇事物,艾菲爾鐵塔、廣告招牌、燈光,在巴黎長大的 Robert Delaunay,用鮮豔色彩重現當時巴黎的活力與熱鬧。發表會時,官方這麼說明:「顏色在畫作裡改變著」,聽起來很玄,仔細看,圓形重疊組合,彷彿是會律動的,還有舞者的舞衣,以及達達主義很重要的詩人Tristan Tzara。彩色圓形圖案佈滿錶帶與錶盤,日曆盤會改變顏色。

Vassily Kandinsky ⟨Bleu de ciel⟩ 1940

這幅讓人看了心情會很好的畫作,出自俄國藝術家 Vassily Kandinsky,任誰也看不出來,⟨Bleu de ciel⟩ 是出自於他的晚年。當時的法國處於被納粹佔領的狀況,他選擇居住於巴黎近郊塞納河畔一棟公寓的16樓,如同 ⟨Bleu de ciel⟩的名字,藍色天空,這幅畫就是他從家裡望出去的天空,很明亮,有著各式各樣曲線在天空自由地舞動著,官方這麼說:「Like a Party」。

將⟨Bleu de ciel⟩ 轉換成腕錶,最困難之處在於如何呈現 Vassily Kandinsky 所用的「藍色」,不是純粹的藍色,而是有深淺漸層等層次,另外還有一個細節可以注意,時針與分針的尖端圓點是對藝術家的一種致敬。

Piet Mondrian ⟨Composition en rouge, bleu et blanc II⟩ 1937

這幅畫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了,出自荷蘭畫家蒙德里安的「構成」系列,最大特色就是用了粗細不同的線條,還有紅黃藍三原色的方型色塊,蒙德里安這麼說過:「萬物的本質都能藉由垂直水平的線條與原色表達,以直覺與感受來描繪心中風景,不要受到現實羈絆」,這麼說或許更清楚,see the art whatever you want。

⟨Composition en rouge, bleu et blanc II⟩則是以線條為主,轉換成腕錶也很有個性,黑色錶盤,黑色線條加上白色底組成的錶帶,紅與白的指針,單純卻又複雜。

Amedeo Modigliani ⟨Portrait de Delie⟩ 1918

這位是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常被偽造的藝術家的 Amedeo Modigliani,是表現主義的代表畫家之一,作品以人像為主,有不少是大膽的裸女線條。這次以他1918年的 Portrait de Delie 為主角,腕錶最特別的是人像臉龐就在錶盤上,背景還是金屬色,透明粉色錶殼,象徵著一種浪漫,穿著黑色洋裝的身體延伸至錶帶。

Swatch×Centre Pompidou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