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部屋/ JUST IN XX 主理人周裕穎充滿服裝激情的新家 讓編輯好想住下來

#起點部屋

主理人

與小白

新家流動著對服裝的
熱愛與戀物的激情

記得之前採訪日本設計大師原研哉的時候,他這麼說過:「空間就像是一個空的碗,就看居住者在這個碗裡放入什麼樣的食物,就會呈現什麼樣的一碗料理。」

一直覺得空間不只傳達著居住者的個性喜好,更有他從小到大曾經經歷、以及正在經歷的生活,還有對未來的期待,這從台灣知名時裝設計師、JUST IN XX、Luxury Godbage by JUST IN XX  主理人周裕穎(賈斯丁)位於南京西路巷弄內的家,就能得到印證。

認識周裕穎 Justin 好幾年了,也拍過他前幾個家,相對於之前擺滿他所收藏的 Martin 、錯視為主調,消彌了時間、空間界限的家,現在這個家更能完整傳達他與老婆小白的喜好。

轉近南京西路的巷口,一眼就看到周裕穎的家,畢竟,在整條老房子的巷弄內,如此張揚的門面真的很少見。彷彿巴洛克建築的大圖輸出貼裝飾著玻璃大門,同事說:「真不愧是Martin Margiela 迷,用了他最著名的『視覺錯視Trompe L’oeil』手法,用二維的平面來展現三維的空間感。」

掛著「先驅者沙龍」的霓虹燈,還有植栽,真的是特立獨行的存在,「還有人敲門問這裡是酒吧嗎?」小白說:「這個房子原本是賣鈕釦的店,狀態並不是那麼地好,年初同步在整理房子跟做『先驅者沙龍』,我們花了蠻多時間跟預算在做整理,先做了1樓跟2樓,主要是在處理天花板。」

走進被我們暱稱為 Martin Margiela 展區的1F,同樣用了視覺錯視手法,一面是大量的 Martin Margiela 的收藏品,分門別類地擺放好,一面則是再次使用巴洛克其實建築風格的大圖輸出壁貼裝飾,彷彿將長型的空間拓寬,看起來更加宏偉,加上大量漆白的傢俱擺設,可以說這裡真的是每個 Martin Margiela 迷的天堂。

同事跟周裕穎立刻開啟了 Martin Margiela 話題,完全無視於其他人存在,展示出來的收藏,每一樣都可以聊很久。周裕穎一邊分享了他自己 Margiela 收藏時,一邊和我們分享:「一開始我只買得起愛滋 t-shirt,直到後期工作後,就瘋狂到半夜起來滑手機標他的作品,建議真的喜愛並想收藏的朋友,可以從娃娃時期( Doll Colleciton )開始收,因為現在數量較少,價格不會隨意波動,而自己則是看著他的作品集,照著上面的一個一個逐步去收自己喜歡且獨具特色的款式。」

他真正開始大量收藏是在 2007~2008 年,「我最初從棉被衣開始,在網路上看到有買家在賣其他花色時,發現在他照片後面有擺放著襪子毛衣,然後我就拜託這位賣家可以賣我襪子衣這件嗎?對方當然馬上回絕,說這件襪子衣是他的珍藏,我就拍自己的收藏給他看,這位賣家改口:『這件襪子衣是屬於你的』。」這應該就是每個愛衣服的人遇到知音之後,會有的舉動吧!

中間的人台衣是 周裕穎 用愛滋T重新製作的版本。

周裕穎 Justin 說他創立自己的品牌,也受到了 Martin Margiela 很深的影響,「Margiela 的品牌一直到他離開都沒有真的賺錢,但可以看到出來他在沒有錢的狀態下,還是不停的去用自己方式創造、甚至改變時裝生態的固有想法,而這也是我必須要和他多學習的地方。」

2007 秋冬的輪胎衣,屬於後期大玩肩線輪廓的作品之一。

擅長將不同物件組合成衣服的 Margiela,將古董市場所收集來的皮手套重新拆解成皮背心。

周裕穎有意地讓一樓呈現全白的樣貌,陳列著他收藏 Margiela (13) 家居系列和 (22) 鞋履系列、(11) 飾品系列,而中間也大量使用他去重新漆白的二手傢俱,完整空間的調性。走到一樓最末端,展示著Margiela 迷最愛(使用各種物件素材做成)的衣服,包括歷史上第一個使用打版用人台外殼做成的人台衣,讓原本只是輔助工具的人台,成為了服裝主角。旁邊還看得到用數個皮手套拼接而成的背心,以及 Margiela 在品牌末期的作品(2007 秋冬的輪胎衣、2009春夏品牌二十週年的鑽石衣和鏡片領),雖然這只是周裕穎收藏的一小部分,但光是這樣就足以讓我們看到遲遲不肯離開。

這麼說好了,妝點生活空間是人類的天性,打開門走進來,真的是有如走入了 Martin Margiela 的展示間。「做這個家的首個想法就是讓收藏好好的陳列,特別是 Margiela,能在一個乾燥、乾淨的地方陳列出來,2F則是完全不同的殖民地風格,把賈斯丁的書全部擺出來了。」

走上連通1樓跟2樓的樓梯,這個樓梯就如同一個情緒的緩衝,也可以說是空間氛圍的轉換,藉由義大利藝術家Seletti的創作,就知道 2F 會是一個截然不同的風格,看得出這位屋主,對,就是周裕穎是個超過百分兩百的戀物癖,而且戀的範圍、年代非常地廣。

牆上有一幅創作吸引注目光,看起來像是村上隆的小花,仔細看,旁邊裝飾著一朵朵人工染色的花瓣,小花還有牙齒。「這是我去年還前年的創作,上面寫著『嫉妒是一種病』,看似笑笑接近你的朋有,說不定在背後咬你、不停地陰你,小花看似可愛,其實很血腥。」

Photo _ Eason Wang
Text:Eason Wang、Sofia She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