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風格 起點站

其實我一直都是位 Outsider / 專訪藝術家米原康正

KEEDAN SPECIAL INTERVIEW

其實我一直都是位 Outsider / 專訪藝術家米原康正

1995 年作為開創 109 辣妹風潮雜誌《egg》創意製作人,奠定誕生於東京澀谷的「GAL 文化」,隨意使用帶在身上的拍立得進行紀錄,開創了拍立得風潮的興起;1997 年至 2000 年,於新潮社推出寫真雜誌《OUT OF PHOTOGRAPHERS》,以來者不拒的方式接受名人與素人投稿,成為出版業界的一大創舉,至《smart girls》編輯時期,一張張將性感偶像與年輕女孩,在看似生活化的鋪陳中,以性感、真實、私密的方式詮釋青春之美,將女體的魅力發揮到最高境界,解構局部展現身形的曲線之美,似乎也呼應了森山大道的相機論,重點不在機器而是拍照的人,做為一位東京街頭女子文化觀察者,米原康正一直站在最前線,挖掘尚未被人發現的新趨勢。

42 歲由編輯轉任為攝影師,58 歲時來到全新的場域,以自身攝影作品作為繪畫的媒材,大膽進行嘗試與創新,在居藝廊 G.Gallery 的引進下,2017 年引發話題的全新系列創作「I AM GROWING OUT MY BANGS」,其挑戰主流思維所賦予的社會價值意涵,日前於台灣造成廣泛的討論。「其實我一直都是位 Outsider」,在對談開頭米原先生的這一番話,撼動了現場所有與會來賓。

About I am growing out my bangs because I don’t want to see him. Exhibition

策展人 - 中牟田洋一

「I am growing out my bangs」這個展第一次展出是 6 月在原宿的時候,我相當喜歡台灣,所以怎麼樣都想要海外第一站就在台灣,雖然 12 月接近年末,可以在台灣舉辦個展,心情上是非常雀躍的。

想做展覽的原因,照片的展覽其實在世界各地都有類似的,但對我來說形式上還是相當古典的,仍有可以創新的空間,所以才會想到一張照片可以透過什麼手法,再次賦予藝術的個性,讓其更有生命力。六月看到米原先生的展時,帶給我相當大的衝擊,也相當感動。來自法國的伊夫‧克萊茵 (Yves Klein) 可以說是我相當敬佩的藝術家,60 年代提出的新現實主義,當時伊夫‧克萊茵可說是指標性的人物,而他的呈現手法,現在讓我在米原先生身上找到了,所以合作了這一系列的企劃。雖然展覽只有短短的十天,還是希望大家的擴散可以讓展覽成功。

藝術家 - 米原康正

「I am growing out my bangs」展今年是第一次,但累積起來已經是第九次於台灣進行展覽。比起吸引主流的觀眾,我更想號召的是被這個社會排斥在外的人。最早我選擇了像是女學生、性感偶像與讀模們,她們在某種程度受到了社會的框架箝制,因此我希望可以透過我的鏡頭做出不一樣的表達。過去六年其實不太有這樣的題材創作,因為上述包括女學生、性感偶像與讀模一度被主流社會給接受,對我來說失去了創新的意義。

簡單的來說,其實我一直站在一個 Outsider 的角度,去進行不被社會重視的創新,所以展中,我藉由女學生與性感偶像,去呈現另一種被排斥在外的感覺,不想太過直接的呈現,也省去了現在盛行的自拍風格,因為對於攝影其實我不是站在拍照者的立場,而是以編輯者的角度切入,所以並非著重技巧面,而是希望營造表面之外,群體的共同意識。

我希望主流的一群與被排斥的一群立足點是一致的,所以並非因應潮流,而是挖掘什麼潮流可以從什麼創新的角度帶領著大家,日本終究充滿著父權主義,女性本來就是被排斥的一群,仔細了解後會發現當代的女性不想被男性的觀點所拘束,雖然我也是男生,但我希望開啟一點改變,所以六月遮住瀏海的系列,不僅不讓大眾看到欲看到的,也有一種「我要拒絕這樣的現象」的宣示。這次展覽的照片也是為了台灣重新進行拍攝的。現在我可以做的就是舉辦新的個展,專注更創新的東西。不知道之後街上會不會增加長瀏海的女生呢。(笑)

Zipper》雜誌即將畫下休止符,想請問米原先生如何看待這個部分與當代的流行市場。

米原康正(以下簡稱米原):我覺得「擁有個性」是一件相當重要的事,看著《Zipper》雜誌漸漸的失去專屬日本的個性,是我感到比較失望的部分;而對於流行市場,一直以來我都是與 10 代、20 代的女性合作,現在他們對於 smart phone 的重視大幅提升,容易流於表面意識,鮮少能看到比較深層值得玩味的部分,流行什麼就追求什麼,這種狀況感覺越來越多。大家可能覺得年紀越大越可以購買一些較為昂貴的單品,有錢雖然很棒,但其實也有不用花很多錢就能表現自己的獨特個性與創新,希望不只日本的年輕女性,其他的年輕女性也能注意到這部分。

剛剛米原先生提到了展現自己的部分,想請問會如何給予年輕人相關的建議。

米原:如果在當代跟著這些流行隨波逐流,其實真的很可惜,最簡單的說就是想辦法建立自己的價值觀,自己想要知道與被知道的特點是什麼。從過去 70 年代開始的龐克風潮,可能當時的年輕人手頭並不那麼寬裕,但還是能透過音樂或者服裝大聲的表現自己,專注秀出自己認同的加值觀是相當重要的。

今年 9 月米原先生曾於村上隆的 HIDARI ZINGARO 進行展覽,對米原而言村上隆是個什麼樣的人,交流中有什麼印象深刻的部分,在現在的創作上有無給予什麼建議。

米原:村上隆先生是個要求作品一定要很完美的人,日本許多展覽感覺好像只要有了贊助商一切就很好了,所以在這邊我學到的是作品不單是被贊助就好,而是所創作的內容是不是真的被參觀者所喜歡。

世界告訴我們,
有錢就會幸福喔,
跟大家要變成好朋友喔,
這些訊息充斥,
大家還認真以為那就是真實的一切。

我討厭那種充滿自私的世界,
一點也不想跟他們扯上關係。

因此,
我決定和曾經相信的「革命」的私密寫真說再見。

把自己的照片畫上瀏海。
把表情遮住,把私密處隱藏起來,
「留了長瀏海就看不見討厭的東西,也不會被討厭的髒東西看到」
向這個社會比出中指。

當這個行為又再流行後。
可以期待許多長瀏海的 TEENAGERS 會充斥在大街小巷。

– 米原康正

在展覽名「I am growing out my bangs because I don’t want to see him.」中,特別選擇 him 一詞的原因為何。

米原:him 代表泛指日本男性社會的這個部分,也廣泛延伸至女性不喜歡的東西。

選擇瀏海作為創作的原因可否與我們分享。

米原:最早像是御宅族,這些 otaku 會將瀏海把眼睛蓋住,有種與世界隔離把自己遮起來的感覺,但其實走在路上反而是相當顯眼的,所以選擇瀏海也是為了將這種看似負面的符碼轉化為正面的意涵,告訴大家我有我自己的個性,而且不隨波逐流於世俗人的想法框架。

前面提到米原先生是從編輯的角度進行拍攝,這個部分可否與我們多做點分享。

米原:攝影對我來說是一種互相信賴的關係,並非單純只是想拍出好照片,而是對方能夠對你有信心,進而配合拍攝的要求。像我的主題會以「非被這個時代所接受的女孩」去進行發想,所以不會是因為「有這個女性」而去進行拍攝,我也不太介意這女孩有不有名這部分,有時候反而是拍了之後這位女性就走紅了,所以 24 小時我可能都在搜尋可以進行拍攝的人與題材,這部分已經超越工作成為日常的習慣了。(笑)

在創作手法上使用局部、拼貼與卷軸呈現的想法為何。

米原:局部的話是我想遮住每一位女生有自信的一面,拼貼則是毀掉男性心中覺得美麗的想像,接下來是我稱為掛軸藝術的系列,當初世我在京都的友人展覽上看到這樣的概念,於是我也將作品與逐漸流失的傳統掛軸結合,也賦予一種時代的新意義。

顏色上的選擇有什麼樣的意義嗎。

米原:多半是照著直覺使用,粉紅色、黃色、藍色算是我會經常使用的顏色。

手機裡常聽的音樂或專輯,是否方便推薦給讀者。

米原:最近聽得有點多,主要有 Higher Brothers、Bali Baby、Asian Doll、Rico Nasty、Leikeli47、KYLE、PNL、Bobby Brackins、Ayo & Teo、Keblack 等,大家也可以嘗試看看。

拍過這麼多的女性,米原先生最喜歡的女生類型可否與我們分享。 

米原:其實並不是說喜歡什麼類型,而是說我在拍照的當下,這個女生就是最好最漂亮的。

過去為 Bis 與でんぱ組.inc 拍攝作品,如何看待當代的秋葉原與偶像文化。

米原:對我來說這兩個文化趨於主流,當開始被系統化後其實就不好玩了,對我而言我比較不看好這個部分,有時地下文化、次文化就是有他獨特的一面,像是 11  i am growing out my bangs FxxK YOU ALL” 展請到 Bali Baby 來日本表演,或者去年十月為  NATURE DANGER GANG (自然危險幫,簡稱 NDG)在台灣的表演擔任監督,我想我會持續專注在這些被視為 outsider 的文化推廣。

來自亞特蘭大(Atlanta) 喬治亞(Georgia)州的 Trap 饒舌歌手 Bali Baby,自 2016 年五月開始錄製自己的作品,並推出《Bali’s Play.》EP 作品,至今以混音專輯《Brazy Bali vs Bubbles Bali》受到網路社群的注目,並在 Youtube 開設網路節目《Gangin’ with Gang》分享對於音樂與生活的相關看法,〈Vintage Vagina〉一曲更是與以政治關懷形塑獨特風格的伊拉克裔倫敦 MC Lowkey 合作,在今年 11 月於渋谷 TRUNK(HOTEL) 舉行的「 i am growing out my bangs “FxxK YOU ALL”」展,也特別應米原的邀請擔當開幕表演,不論是時尚與音樂觀,Bali Baby 的影響力正在火速蔓延中。

2016 年十月曾於 The Wall Live House 進行演出,由 lute/ルーテ 著有專欄的米原擔任統籌,與台灣創意單位 UCCU 聯手,引進掀起東京一陣騷動的日本音樂恐怖份子 NATURE DANGER GANG (自然危險幫,簡稱 NDG),2013 年組成,同年五月在新宿 LOFT 的活動「shin juke」初次登台。被知名前衛音樂活動廠牌「十代暴動社」(Teenage Riot 為名)的社長長州力的評論為:「優點一點都沒有的團體」後,受到日本文青樂迷們矚目。之後在前衛廠牌「OMOCHI RECORDS」(麻糬唱片)發行了第一張專輯《THE BEST OF NDG NONSTOP MEGAMIX》以硬芯、龐克的基底揉合 Rave,最後定位於貝斯電子樂的前衛日本樂團 NDG,現在主要以新宿、下北澤為主要活動範疇,其瘋狂的演出,正被東京最挑剔的樂迷注目著。

58 歲展開全新的創作,對於之後的規劃可否與我們分享。

米原:一方面瀏海的系列會積極在巴黎、紐約、泰國等地展出,另一方面會希望藉由更多編輯與音樂上的呈現,吸引被社會所排斥,集結懂我的人一起交流,激發出新的創作。目前在腦海中已經有所構思,就請讀者們期待了。

從作為一位東京街頭女子文化的觀察者,到結合自身的攝影作品,讓寫真回歸隱私的本質,展開全新的創作,米原康正的全新旅途,正逐步建構全新的視野,並寄望下一波文化革命的產生。

Yasumasa Yonehara Fan Page

居藝廊 G.Gallery Fan Page

谷居 Gu Ju Fan Page

Special Thanks : 阿盟

其實我一直都是位 Outsider / 專訪藝術家米原康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