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專訪 /「超人力霸王讓怪獸世界更為精彩」開田裕治&西川伸司特別對談

KEEDAN SPECIAL INTERVIEW

「超人力霸王讓怪獸世界更為精彩」/ 開田裕治&西川伸司特別專訪

回首 1964 年東京奧運,當時競技體操的難易有 A 至 C 級之分,要如何超越最難的 C 級,除要有終極的必殺技,幸運與扭轉劣勢的奇蹟等超展開也是必要的元素;所謂「ウルトラC」(ultra C)亦成為當時的流行語,也成為孕育光之巨人的創意基底。延續空想特攝電視劇《ウルトラQ (超異象之謎)》的好評,円谷製作公司於 1966 年 7 月 17 日推出的電視劇集《ウルトラマン(超人力霸王)》第一話《Ultra 作戰第一號》,自此為「特攝」兩字建構全新的定義,不再拘限於大螢幕,更為全世界喜愛科幻題材的閱聽眾帶來全新的衝擊,2017 年五月天《少年他的奇幻漂流》MV 亦請到涅歐斯奧特曼與宇宙忍者巴爾坦星人助拳,足見超人力霸王系列歷久彌新的渲染力。

繼 2014 年以《哥吉拉》為題材的「開田裕治與西川伸司的幻想世界」於台灣造成轟動,讓特攝愛好者得以進一步認識開田裕治與西川伸司,兩位影響世代的重量級繪師;睽違四年 Wrong Gallery Taipei 靠邊走藝術空間所企劃之「開田裕治&西川伸司 作品展 2018 in Taiwan:THE ULTRAMAN WORLD」,更是以日本未曾舉行的形式為號召,帶領大家感受超人力霸王的魅力世界。「其實超人力霸王應該是屬於怪獸的故事才對。」開田老師開朗的笑聲下,正一言道出超人力霸王世界豐富大家對怪獸的想像。

開田裕治

1953 年於兵庫県出生的開田裕治被譽有「怪獸繪師」的別名。從小就深受怪獸電影及特攝作品薰陶的開田,自京都市藝術大學畢業後,就到東京並成為獨立插畫家。開田裕治的畫作以怪獸及機器人為主,並擔任過許多知名雜誌、單行本、模型包裝盒、及音樂媒體包裝盒等的封面插圖;也畫過許多海報及卡片遊戲的圖像設計。其中包括有近百款機動戰士鋼彈系列模型的包裝盒插畫,以及總計上百張的哥吉拉、超人力霸王、魔裝機神、聖戰士丹拜因等機器人作品、特攝作品的插畫。1997 年於日本科幻大會中獲得了星雲賞藝術部門大賞的開田裕治,目前依然持續主導著由同好們所共同創作的特攝研究同人誌「特撮が来た」,而在 2016 年哥吉拉與福音戰士 EVANGELION 的夢幻對決企劃、2017 年《金剛:骷髏島》(Kong:Skull Island)與 2018 年《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日本版海報,開田裕治所繪製的全新作品,皆增添企劃的精彩度,成為亮眼的註腳。

西川伸司

1964 年於京都出生的西川伸司,自小在哥吉拉電影的薰陶下成長。1986 年學生時期於同志社大學漫畫社時創作的同人誌《哥吉拉傳說》,入選了小學館同人誌競賽,並獲得相當高的評價,爾後於 1988 年來到東京,並在講談社的月刊少年雜誌上以《土偶家族》一作出道成為漫畫家。主要作品有《銀髮戰爭》、《YAT安心!宇宙旅行》等,1989 年擔任東寶《ゴジラvsビオランテ(大恐龍)》中畢奧蘭蒂第二型態的設計,此後幾乎參與了東寶每一部特攝作品的製作。1999 年《哥吉拉2000》與 2000 年《哥吉拉大戰蝶龍》中,西川伸司負責哥吉拉及所有敵方怪獸設計與分鏡表。除此之外,也負責圓谷製作的《大怪獸格鬥》系列漫畫,以及《ULTRAMAN GEED》等奧特曼相關系列作品分鏡表,也參與了《超星神》、《幻星神》與《超星艦隊》的相關設計。2016 年哥吉拉 vs 福音戰士的對決企劃,西川伸司也有繪製作品予以應援,與開田裕治、生賴範義並列平成時代三大重要繪師。

ウルトラマン 讓怪獸不再只是出現電影,只要在電視上就能看到,那種憧憬、震撼與感動有點難比擬。 – 開田裕治

問到兩位老師與《ウルトラマン(超人力霸王)》相遇的起點,開田老師表示:「昭和時代的ウルトラマン是我們從小就開始收看,那種憧憬、震撼與感動有點難比擬,《ウルトラQ(超異象之謎)》、《ウルトラマン(超人力霸王)》與《ウルトラセブン(超人力霸王七號)》三部曲的確立,他們讓怪獸不再只是出現在電影,而且只要在電視上就能看到,等於是陪伴我們成長的一部分。西川老師則笑著回答:「雖然《帰ってきたウルトラマン(歸來的超人力霸王)》造型,在當時很像穿著爺爺常用的腹圍,然而最後一話將五大誓言做了傳承,在那個沙灘的場景真正感受的衝擊,到現在依舊難以忘去。」

話說到此不免好奇兩位老師喜愛的超人力霸王與怪獸,開田老師回想起初代的超人力霸王,西川老師選擇了超人七號,同時推薦七號的世界中對於世界局勢與人性道德皆具深度的劇情鋪陳;《ウルトラQ (超異象之謎)》第 4 集〈Monster Flower(マンモスフラワー)〉,在看似正常的住宅區卻開出了巨大花朵,大開年幼開田老師眼光外,《超人力霸王》29 集〈向地底挑戰〉出現,以黃金為食的黃金怪獸 GOLDON(ゴルドン)特別讓老師印象深刻,而 2015 年《超人力霸王X》最終 Boss「虛空怪獸 Guriza(グリーザ)」的第二型態,開田老師認為這隻怪獸藉由實體與 CG,呈現了昭和世代無法實現的未來感,尤其為 Guriza 描繪出破壞光線的,正是過去為超人力霸王畫出必殺光線的飯塚定雄先生,讓 Guriza 更帶有點承先啟後的意味。對西川老師而言最喜愛的怪獸,從開展當天的 live painting 不難嗅出,即為髑髏怪獸紅王 Red King(レッドキング),此幅描繪的場景正好是初代超人力霸王第8集〈怪獸無法地帶〉。

円谷怪獸的誕生,讓「怪獸設計」真正成型,並成為一門顯學。 – 西川伸司

超人力霸王系列的魅力之一,無非是各式各樣的怪獸豐富了許多人對於「怪獸」二字的認知,西川老師更是透過喜愛的髑髏怪獸紅王 Red King(レッドキング),認識了設計宇宙忍者巴爾坦星人(バルタン星人)、宇宙恐龍Z-TON(ゼットン)等知名怪獸的円谷代表繪師成田亨。「東寶的怪獸雖然早円谷近二十年,但基本上只是現有生物的放大,成田老師的出現讓怪獸賦予了全新的意義,各種未曾見過的事物形塑成各式不同的生物。」開田老師接著補充:「將我們未曾見過的東西變成真實呈現在我們眼前,這種衝擊想必是收看《超人力霸王》系列最大的感受,成田老師也為該系列作品樹立了一個典範,過去擔任初代超人力霸王與超人七號的設計,成田老師讓《超人力霸王》就如同確立了經典跑車的外型,就算變動了一些設定,仍舊能認出這就是超人力霸王,這也是成田老師厲害之所在。」

對於怪獸的創造,西川老師會先了解劇組的要求,接著從社會公害,或融合日本宗教、神話的角度做出延伸的設計,開田老師表示怪獸是虛構的生物,在人類平常生活並不常見,如何能理解劇組想說的故事,結合社會議題,讓民眾一看就了解,又能不失藏於怪獸之下的設定意涵,這也是每位怪獸繪師最大的功課。開田老師同時分享了過去繪製怪獸的一個重點:「過去的電視 CG 技術未到水準,所以在繪製超人與怪獸時,要花更多的時間在腦海消去那些戲服的皺褶與拉鍊,讓兩者就像真實存在般自然。」「不過也有人持相反意見,像庵野秀明導演就堅持這些細節,包括確保演員視線的小孔全都要保留,真實的呈現給觀眾。」開田老師笑著表示。是否有還在腦海尚未創造的怪獸,開田老師表示還有相當多,西川老師則表示比起怪獸其實更想多畫一些超人力霸王。

包括開田裕治、西川伸司,以及生賴範義三位老師,被譽為三大特攝繪師,很遺憾生賴老師在 2015 年因肺炎結束 79 年的精彩人生,忍不住請問兩位老師對生賴老師的想法,西川老師認為自己的風格能與開田、生賴老師相比,被並列在一起其實是相當榮幸,2017 年為紀念《GODZILLA 怪獣惑星》上映,在渋谷 Tower Record 8FSpaceHACHIKAI」特別舉行「GODZILLA GENERATION 生賴範義‧開田裕治‧西川伸司 3ILLUSTRATORS’咆吼」聯展,「到現在親眼見到生賴老師作品還是能受到相當大的啟發,那樣的構圖與油畫技巧實在無人能及。」西川老師如此表示。開田老師與我們分享,小時候看特攝作品,到中學開始讀科幻小說,許多的封面與美術設計都是來自生賴老師。「我覺得生賴老師最厲害的地方,就是可以畫出許多好像與作品不相關的元素,但讀完整部作品再回頭看,甚至連原作者都會讚賞怎麼會與原作如此契合。」回想起與生賴老師唯一的一次交流,開田老師表示:「那是生賴老師去世前於故鄉辦的作品展,我特別前往參加開展前日的內覽會,那時第一次見到生賴老師緊張到說不出話,只有把自己的畫冊遞上送給老師,並表示能夠見到老師相當開心。後來經生賴老師友人表示,當晚結束生賴老師一直很仔細的翻閱我的作品,並且給予稱讚,讓我覺得相當感動。」

身為円谷的靈魂要角,円谷英二不僅奠定的日本的特效技術,與知名特攝導演本多豬四郎的合作下,開啟了怪獸特攝片的輝煌時代,從《The Outer Limits(奇幻人間)》 與 《The Twilight Zone(陰陽魔界)》兩部美國影集得到靈感,円谷製作公司從 1966 年到 1967 年推出的空想特攝電視劇《ウルトラQ (超異象之謎)》,描述新聞攝影師江戶川由利子、助手戶川一平與飛行員萬城目淳三人所接觸的種種怪獸事件,在特攝之父円谷英二的監製下掀起 1960 年代兒童節目的怪獸熱潮,《ウルトラQ 》也在後來合併至《ウルトラマン(超人力霸王)》系列作品成為三部曲之一。在《超異象之謎》第 1 話〈ゴメスを倒せ! (打倒哥美斯)〉中,出現的怪獸或許讓各位朋友覺得眼熟,沒錯,如同 1966 年初代超人力霸王第 10 話出現的怪獸吉拉斯(ジラース)一樣,哥美斯同樣為円谷製作公司向東寶情商皮套改造而成的怪獸作品,並請來中島春雄擔任人偶演員。

哥美斯於超人力霸王系列具有一定的人氣,以至於後來《ウルトラギャラクシー大怪獣バトル NEVER ENDING ODYSSEY (超級銀河大怪獸格鬥)》、《大怪獣バトル ウルトラ銀河伝説 THE MOVIE (大怪獸格鬥超銀河傳說)》、《ウルトラマンサーガ (超人力霸王 SAGA)》、《ウルトラマンX (超人力霸王 X)》等超人力霸王系列作品,皆有出現哥美斯的蹤跡。

開田老師除在 2017 年為《金剛:骷髏島(Kong:Skull Island)》日本版繪製充滿特赦感的海報,2018 年《一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日本版海報同樣出自老師之手。老師表示雖然很可惜原本為超人力霸王的設定因版權問題變成了鋼彈,不過這部作品呈現了相當具可能性的氛圍。「超人力霸王雖然是巨大化的英雄,但過去在日本也曾與假面騎士在 1993 年進行《超人力霸王 VS 假面騎士》夢幻共演,所以一切都可能發生吧,就算超人力霸王與 MARVEL 或 DC 合作也不會突兀,甚至如 ORB 穿越世界的設定來到其他作品世界我也相當樂見,在畫一級玩家海報時我也是以不同元素放在一起去做繪製的發想,其實相當有趣。」而如《環太平洋(Pacific Rim)》等作品融合特攝的怪獸意象,西川老師表示是好事一件。「能夠藉由這些怪獸,藉由不同國家去反思我們面對的各種面向,是件很棒的事情,讓怪獸活於各個文化之中,讓更多有趣的設定誕生是我相當期待的。」

本回「開田裕治&西川伸司 作品展 2018 in Taiwan:The Ultraman World」分別帶來開田裕治老師始於為雜誌《サンデー毎日》繪製的肖像畫封面,而後形成一系列的作品選,《超人力霸王 ORB》中的重要角色「無幻魔人 Jugglus Juggler(ジャグラス ジャグラー)」,更是首度於本次展覽揭露,超人力霸王總進擊(ウルトラマン総進撃)與円谷怪獸大進擊(ウルトラ怪獣大進撃)的大型圖繪,只有親臨現場才能感受其魄力,西川伸司老師則是以漫畫作品《大怪獸格鬥 ULTRA Adventure》為主軸,並為本次展覽另外繪製新作,兩位老師也特別表示,有別於台灣特攝迷對兩位在《哥吉拉》系列怪獸繪製的印象,可以在喜愛的台灣特別舉辦《超人力霸王》展是件相當難得的事,兩位老師身處的年代與創作風格不同,藉此發掘超人力霸王世界更多魅力,是舉辦本次展覽的最大目的。最後請兩位老師用一句話形容超人力霸王,開田老師逗趣的說:「超人力霸王雖然以超人為主角,但其實是講關於怪獸的故事才對。」西川老師的回答更妙:「對我來說超人力霸王就是等待,因為到最後三分鐘超人才可以現身。」

從事特攝相關的人員,在愛好者眼中往往具相當崇高的地位,如同已逝世的哥吉拉演員中島春雄,在第九十屆奧斯卡金像獎受到公開的緬懷。開田裕治與西川伸司兩位老師筆下諸多經典作品,不僅豐富特攝迷的想像,也為全球科幻題材愛好者開啟全新的視野,喜愛特攝、科幻與藝術的您,自然更不能錯過此場連日本尚未舉行過的精彩展覽。

開田裕治&西川伸司 作品展 2018 in Taiwan
THE ULTRAMAN WORLD
展覽日期:2018年6月9日(六)~2018年7月10日 (二)
台北市忠孝東路2段68號2F

起點專訪 /「超人力霸王讓怪獸世界更為精彩」開田裕治&西川伸司特別對談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