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那不安的青春情懷 – 與大勢樂團 hyukoh 的起點對談

由出身高雄知名樂團滅火器 Fire EX.領軍舉辦的 2017 FireBall Fest. 火球祭,已成為今夏備受肯定的音樂盛會。滅火器 Fire EX. 除將今年國內最後一場大型專場演出獻給火球,雙日表演下,繼沖繩代表樂團之一 MONGOL800、當代日本龐克班霸 BRAHMAN,香港被譽為 BEYOND 之後最佳的搖滾樂團 Supper Moment、曾攻佔上新加坡 iTunes 搖滾排行榜第一名的 The Summer State,以及眾台灣搖滾勁旅的聯合競演,曾於七月轟動台灣的韓國獨立大勢樂團 hyukoh,應火球之邀再度來到港都,並在虎舞台帶來一場令人難忘的演出。藉著本次機會,起點編輯部特別與 hyukoh 成員展開對談,現在就跟著我們的報導,認識更多您所不知的 hyukoh。

ABOUT hyukoh

左起:李仁雨(鼓)、吳赫(主唱 / 吉他)、林賢帝(吉他)、任童健(貝斯)

曾攻佔草莓音樂節並兩度於世界性音樂盛典 SUMMER SONIC 出演,韓國大勢全創作獨立樂團 hyukoh,以吉他手 / 主唱吳赫為中心,集結吉他手林賢帝、貝斯手任童健、鼓手李仁雨,2014 年成軍至今,以無法定義的音樂風格,與個人識別強烈的服裝呈現,首張專輯《20》沒有經過任何宣傳,卻在口耳相傳下讓人氣瞬間飆升;加上參與韓國國民節目《無限挑戰》十周年五大重點企劃之一「2015 無限挑戰歌謠祭」的演出,讓 hyukoh 成為了韓國最火的樂隊,更不用說吳赫曾通過韓國三大娛樂公司 SM、YG、JYP 的選拔,最後卻加入著名音樂人 Tablo 創立的 Hip-Hop 廠牌 HIGHGRND,成為半個 YG 人,並深受權志龍、CL、IU 與朴燦烈的喜愛。在給予樂團高度自由性,盡情創作的空間下,誰能想到一支獨立樂隊竟能躍升國民主流,hyukoh 已成為象徵韓國樂團的代表之一,並將其對音樂的熱情,逐步蔓延至全世界。

FireBall Fest. 火球祭 ー hyukoh

2017.8.27

高雄展覽館

NEXT STOP WILL BE HYUKOH 'tour' 2017 NORTH AMERICA

今年因巡迴與火球季兩次來到台灣,19 號再次於 SUMMER SONIC 開唱,至今有無印象深刻的部分。

吳赫:在台北進行演出後,我們一行人要去慶功,移動的過程有歌迷騎著摩托車跟著我們,然後到了餐廳也在我們旁邊開了一桌,這是印象最深刻的部分。這次來高雄希望可以吃點好吃的東西。

賢帝:在不同的國家演出,粉絲呈現的氛圍完全不一樣,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滿有趣的。

上台前有什麼一定會做的事情。

吳赫:抽菸吧,然後前一天因為需要儲存體力,所以會在家看 Netflix 跟喝酒。

賢帝:抽菸。

仁雨:玩手機遊戲還有看遊戲的視頻。

童健:到處拍拍照。

在表演時最怕發生的事情。

吳赫:吉他的弦斷掉。

賢帝:電源發生故障。

仁雨:有一次鼓棒忘記帶,結果臨時請朋友趕快準備給我。

童健:可能我們在廁所打了什麼賭之類的。(團員大笑)

放假時大家的安排。

吳赫:Netflix。(笑)

賢帝:跟女朋友出去玩。

仁雨:我也是。

童健:出去遛狗。

團員們看到彼此的第一印象為何。

吳赫:仁雨給人的感覺是讀書很厲害,那時候童健的鼻毛,不是是留著鬍子(全場大笑),我以為他年紀比我大很多,我們 20 多歲,然後童健好像 30 多歲。

賢帝:我跟仁雨是高中時就認識,第一眼看到他時,會感覺他好像很安靜,但是跟現在比起來完全是兩個人,然後我覺得童健看起來很可怕。(大笑)

仁雨:第一眼看到賢帝時,因為他把頭髮跟眉毛都剃掉,感覺他是個相當特別的人;童健看起來感覺性格很強烈,那時候不知道有沒有辦法跟他當朋友。

童健:第一次見到吳赫時他就有穿唇環,那時的感覺就是「喔」。(全場大笑)然後我覺得仁雨很帥。

第一次覺得自己真的紅了的時刻。

吳赫:最早我們在 Club 表演的時候,其實在場只有兩名觀眾,一直到推出第一張專輯,人們開始蜂擁而來,排隊要看我們的演出,那時候才真正有「我們紅了」的感覺。

賢帝:開始在路上會被人認出來的時候。

《23》專輯推出之後覺得生活上最大的改變。

吳赫:因為空閒的時間變少了,常常要離家表演,所以行李箱永遠是保持打開的狀況,可以隨時整理行李。

賢帝:專輯發行之後變得更加忙碌,因為還有巡迴的部分,但很開心。

《23》專輯提到「Unresolved feeling」的概念,反過來想請問覺得最有安全感是什麼時候。

吳赫:我反而很享受不安定與不安全感,這種充滿不確定的感覺,但確定的是只要可以放鬆跟身邊有 Netflix,就會很有安全感。

賢帝:現在因為真的太忙了,所以會感受不到什麼安全感。

《23》專輯中用韓語、英語與中文創作,覺得三種語言最大的魅力為何。

吳赫:英文因為會有種不那麼壓抑,“smooth”的滑順感,寫成長句甚至使用艱難的單字,其實也不會有累贅的感覺;中文最大的魅力有發音的抑揚頓挫,可能用在些情感的強調很合適,但寫歌的時候會多少受點限制,如果是首輕快的歌,會稍微難找到適合的詞句;韓語因為是我們的母語,相較之下在創作上會背負比較多壓力,困難度會提高些,韓文其實有不同的字詞,文法上也和英文、中文不同,較沒有既定的形式,比如「我吃飽了」用「飽吃我了」這樣順序的變化也是成立,自然會有很多活用的空間。

是否有未來想嘗試的音樂類型。

吳赫:其實有多想呈現的,但一時之間沒辦法說個準,但只要開始進行專輯的錄製,腦袋中會自然出現想要做的嘗試。

成軍至今對團員而言最有意義的單曲或專輯。

吳赫:我想是 <WI ING WI ING> (위잉위잉) ,這首歌為我們開啟了不同的機會,也因為這首歌我們才會再一起組成樂團。

註:之前的相關專訪關於喜愛的單曲,曾出現《22》專輯中的 <Hooka> 與 <Panda Bear> 。

有機會與任何一個人合作,團員的選擇。

吳赫:想跟賈伯斯(Steven Jobs)合作,感覺會產生很多可能。

賢帝:莫札特(Mozart)。

仁雨:披頭四(Beatles)。

童健:吉米.罕醉克斯(Jimi Hendrix)。

如果不做音樂了,團員們想要從事的職業。

吳赫:專業經理人。

賢帝:汽車工程師。

仁雨:動物訓練師。

童健:我也是跟仁雨一樣,動物訓練師。

團員最近參與最有印象的一場演唱會。

吳赫:2017 Jisan Valley Rock Festival (芝山音樂節),街頭霸王(Gorillaz)的表演讓我印象很深刻。

賢帝:在今年 2017 Summer Sonic 表演時,我們一起看了鳳凰樂團 (Phoenix) 的演出。

團員們手機裡常聽的音樂或專輯,是否方便推薦給讀者,另外在台灣部分有無注意的音樂人或團體。

吳赫:Knox Fortune。

賢帝:我推薦 Andrew Bird’s Bowl of Fire 於 2001 年的專輯 《The Swimming Hour》。這是在幾天前因為想聽找到的專輯,當中的 <Two Way Action> 單曲相當喜歡。

仁雨:坂本慎太郎 (Shintaro Sakamoto)。

童健:Devendra Banhart。

吳赫:台灣的話有注意的樂團是落日飛車(Sunset Rollercoaster)

賢帝:我因為聽說有位台灣的演員與歌手姓跟童健一樣,名字跟我有點像(任賢齊),在上中文課的時候還刻意點了他的歌來唱。

1973 年生於美國芝加哥的 Andrew Bird(安朱鳥),音樂特色是將古典結合民謠搖滾、藍調等不同類型樂種,顛覆音樂的既定形象。1996 年自充滿愛爾蘭意象的《Music of Hair》專輯出道,而後  Andrew Bird 與友人一合組爵士樂團 Bowl of Fire,賢帝推薦的單曲<Two Way Action>,即為成立樂隊後,收入於 2001 年《The Swimming Hour》專輯之中。

來自芝加哥,本名 Kevin Rhomberg 的音樂製作人 Knox Fortune,最為人所知的就是與 24 歲饒舌新秀 Chance The Rapper ,入圍第 59 屆葛萊美最佳饒舌專輯(Best Rap Album)- 《Coloring Book》中的 <All Night> 單曲,成為該張專輯在 Kanye West、Lil Wayne、Justin Bieber 等眾星拱月下特別的存在。而 Knox Fortune 同樣以 24 歲的年紀闖蕩樂壇,並受到吳赫注意,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曾為瑛太與松田龍平主演之深夜劇《真幌站前番外地》打造原聲作品的坂本慎太郎,1989 年與貝斯手亀川千代、鼓手柴田一郎組建的樂團「ゆらゆら帝國」,打造了日本迷幻搖滾的新意象,帶有藝術家特質的坂本,也擅長於圖像創作,並熱衷妖怪漫畫鼻祖水木茂的妖怪世界觀,在實驗性、車庫、藍調與迷幻之際,更增添一分前衛的妖異之美,適合於夜半時分帶著愜意的心情聆聽。

延續 60 年代迷幻搖滾情懷,Devendra Banhart 在強烈的嬉皮浪人性格下,兼容民謠搖滾與當代藝術的並陳,掀起一波 Freak Folk 的新浪潮,更因曾與納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的一段情,讓 Devendra 的音樂更受到注目。Devendra 在民謠搖滾之中,加入了異國的多元音樂、爵士與搖滾樂,乍聽之下老派,卻在隨著旋律搖曳之中,饒富一分值得玩味的意涵。

近期注意的設計師或品牌,覺得今年秋冬必備的服飾單品。

吳赫:最近喜歡的是 Martine Rose、Kiko Kostadinov 與 Wales Bonner。

賢帝:我最近也有買 Martine Rose 與 Wales Bonner,另外還有 Xander Zhou。

吳赫:不論是秋冬,我覺得需要擁有的東西,最重要的是房子。

註:本回吳赫於火球季演出,著用的帽款為 IDEA,Polo 衫為 Balenciaga 17 秋冬款,採訪中著用的 90 年代感外套,即爲來自南韓的滑板品牌 CORNER DELI

對於 Supreme 新一季最感興趣的單品。

吳赫:Clipper (Supreme 與 Andis 聯乘的推剪 )。

賢帝:我有購入 Supreme 與 Fender 聯名的吉他與盒子,其實是因為喜歡盒子乾脆整個買起來,也沒有想要拿出去。結果我問吳赫覺得怎麼樣,他說這太多了(too much)。(笑)

吳赫最近為 Converse One Star 代言,包括團員有沒有心中喜愛的品牌鞋型。

吳赫:我的話都是 Converse,CONS 與 One Star

賢帝: Converse Chuck Taylor All Star ’70,從開始玩團就是穿這,算是情有獨鍾,另外還有 Nike Air Force 1。

仁雨:Converse Chuck Taylor All Star ’70 與 One Star 。

童健:Converse Chuck Taylor All Star ’70。

台灣讀者其實對於吳赫怎麼修眉毛相當感興趣,想請問這方面的小秘訣。

吳赫:大概七八年前開始我就是自己修的。

賢帝:有一次我去吳赫的家,然後發現他有超級多化妝品的。

吳赫:但我其實沒有用很多啦。(全場大笑)

2016 年吳赫為 Chuck Taylor All Star II Shield Canva 代言開始,為 Converse 於新一代年輕族群中奠定全新的根基,韓國綜藝節目《無限挑戰》也曾經拜訪過吳赫的家,從數量驚人的 Converse 中,不難發現吳赫對於 Converse 的喜愛。從滑板支線 CONS 開始,Converse 逐步將 1974 年原為籃球鞋設定的 One Star,以各種面貌重返街頭的領銜地位。本回吳赫再次為 Converse 代言自身最愛的鞋款之一,黑色與棕色的皮革下,以 Chuck Taylor 三星標象徵高度的質感呈現。台灣方面據悉將於 9 月第二週上市,有興趣者可留意相關販售資訊。

IKEA 在今年可以說引領各項話題。從 Balenciaga (by Demna Gvasalia) 所推出激似 IKEA Fracta 托特包開始於服飾圈發酵,引發一連串的翻玩效應,《權力遊戲:冰與火之歌》服裝設計師 Michele Clapton 於近期揭露了北境之王 Jon Snow 身上的披肩,原來是用 IKEA Ludde 和 Skold 地毯改造而成,並分享改造指南,韓國 IKEA 近期推出的廣告,則邀請 hyukoh 打造廣告曲 <Golden Peach>,由喜愛 IKEA 的吳赫填詞譜曲,並以容易受傷的桃子借喻想要珍惜的人事物。(part via : 혁오 hyukoh Taiwan

火球季結束至今仍帶給樂迷許多美好的回憶,在 hyukoh 演唱會中進行 <WI ING WI ING> 一曲演出時,因台下歌迷太過熱情而讓吳赫笑場的景象,相信許多樂迷仍記憶猶新。這四個大男孩對於音樂的熱情與率真,透過採訪的過程,其實會對他們的作品更加喜愛。除近日於 라임 트리 페스티벌 / Lime Tree Festival 的演出, 9/14、9/15 hyukol 將來到溫哥華 Albatross 音樂節,並持續美洲、日本與新加坡巡迴及音樂祭的行程。期待團員再次來台之際,藉由本回的起點對談,也歡迎讀者朋友們開啟對於音樂的多方嘗試,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Share